观察者网

罗思义:作为英国人我想对香港说,忘了港英时代吧!

2017-07-02 12:56:12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罗思义】

2017年7月1日,是香港回归中国20周年的好日子。对于一个对中国饱含热情的英国人来说,这一天非同寻常。

侵占香港是我的祖国英国历史上犯下的罪过之一,二十年前的今天,英国将香港主权交还给中国,这意味着英国对中国所犯罪行的纠正和自我救赎。

6月29日中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香港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梁振英。新华社记者 鞠鹏 摄

香港回归是中华民族实现主权完整取得的伟大胜利。习近平29日在抵达香港时指出,香港和平回归,改变了历史上但凡收复失地都要大动干戈的所谓定势,这在古今中外都是很少见的。

本文将论述英国占领香港100多年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希望有助于大家了解中国和平收回香港是一个多么伟大的成就,并且相信中国将有能力全面解决英国统治香港所带来的历史遗留问题。

英国窃取香港对中国造成巨大伤害

英国占领香港以谎言开始,又以谎言结束,直到现在某些英国政客仍在以虚伪的面目对香港事务指手画脚 。

英国的这种行为不仅伤害了中国内地人民,也伤害了香港人民和英国自己。也许有人会问,为何英国占领香港会伤害英国自己?别急,下文将为您分析其中的原因。

7月1日庆祝香港回归当仁不让的主角,虽然非中国人民——内地人民和香港人民莫属,但英国人也有理由加入庆祝香港回归中国的行列。

1997年香港回归主权移交仪式上,五星红旗和香港特区区旗升起的瞬间。

英国侵占香港和发起的鸦片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的伤害众所周知。这开启了中国一个多世纪遭受外国列强侵略的历史,导致至少一亿中国人死于非命,最后是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使中国摆脱列强凌辱。

对于争取民族独立所遭受的苦难和牺牲,中国人民比我这个外国人更有切肤之痛。所以,关于这个问题,我只能讲到这个地步。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一位国民党的支持者曾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期间,在英国电台感人地总结道:“毛泽东和周恩来将外国侵略者赶出了中国,没有谁能夺走这份属于中国人的荣耀。”连外国人听了都深受触动。

因为中国人比我更适合评价毛泽东和周恩来带领中国人民赶走外国侵略者,给中国带来的巨变,因此在这里我将分析英国占领香港百年对两种人——英国人和香港人的影响。

评价对香港人的影响,我的外国人身份也许会有优势, 一些香港人跟我交流时比跟从中国内地人直率得多。我希望,我的分析有助于大家了解香港一些问题比如民族认同的根源,以及他们将如何克服英国殖民主义离开后所带来的历史遗留问题。

英国和西方价值观在香港大行其道危害甚大

先谈英国对香港的影响。那么英国是如何夺取香港的呢?前者发动了一场战争,迫使中国进口鸦片,由此带来的鸦片成瘾使数亿中国人遭受痛苦和死亡,英国却借此大发其财。

这就是“西方文明”的虚伪本质。

然后,英国统治香港持续150多年。在此期间的大部分时间,英国是采用英国精英和精心挑选的少数中国富人的种族主义制度管理香港的,从未允许香港人选举香港总督。

直到香港回归中国后,英国才“突然发现”,香港以普选的方式选举特首应成为一个基本准则。

令人迷惑不解的是,英国统治香港期间从未推行这样的原则。相反,英国故意在香港买办精英与母国之间制造隔阂,由此带来的结果是这些精英对中国充满敌视。

那么英国为何要这样做?下文将对此进行分析。

中英当年香港谈判时,时任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称"英国应继续在香港回归祖国后发挥一些作用“时,邓小平直截了当回绝了她的要求。

撒切尔夫人如此的震惊,以致于这位铁娘子在会议结束走下人民大会堂时摔了一跤 。

邓小平和撒切尔夫人谈判

可以说,香港得以顺利回归,邓小平居功至伟。他是一位真正伟大的历史人物,他坚定地维护了自己祖国的利益。

现在香港已经回归祖国,摆脱了英国的占领,鸦片战争的历史也早已翻页。顺便说一下,中国施行的一国两制政策,使得香港人可以自己选举特首,这比英国统治香港时民主得多。

讽刺的是,得益于非民主制度上任的末任港督彭定康,却时不时写一些虚伪的文章抨击这种民主得多的制度,他从不解释为何英国统治香港期间不允许香港人选举特首。

这对英国自身来说是一个教训。马克思曾写道:“奴役其他民族的民族是在为自身锻造镣铐。”他这句话是谈论当时英国和爱尔兰之间的关系的,但这同样适用于香港。

奴役其他民族的民族,反过来会伤害到其自身精神层面。直到亲眼见证到殖民主义施加给其他国家的罪行之后,英国人才了解殖民主义的虚伪本质。因此,发掘英国过去殖民历史(尤其是殖民香港)的真相,是英国真正实现自身解脱的一部分。

在英国的对外关系中,有一个简单的测试可以发现,英国人应为什么而感到骄傲,应为什么而感到羞愧。香港是这其中的试金石。

英国有许多对世界进步的贡献,并且深受其他国家欢迎,比如莎士比亚、牛顿、达尔文、哈利•波特!这些文学家、科学家和作品,是每个英国人可以也应该为之自豪的。

但是,英国历史上通过武力强迫其他国家和人民所做的那些事——大西洋奴隶贸易、占领爱尔兰和印度,尤其是占领香港,却不那么光彩令人羞愧。

所以,7月1日英国人民应加入中国的行列, 捧一杯香槟酒或白酒庆祝英国窃取香港的大错得到纠正。这不仅可以洗刷英国在香港问题上的虚伪,而且最重要的是,要祝贺中国帮助英国纠正了自己的错误,帮助英国从虚伪和镣铐中真正解脱出来。

英国分而治之令部分港人心态失衡

现在谈回香港。前面说过,一些不了解我的香港人在和我打交道时,对我和来自中国内地的中国人的态度截然不同,因为我不是中国人,也因为我的国家英国是其前宗主国。因此,最初他们跟我交谈时比跟从中国内地来的中国人更直率。

英国治下的香港

因为我有中国内地人所没有的一些间接经验,也许我的看法会有助于大家了解部分香港人的心态。在此先声明一下,如果我提供的一些信息令大家感到冒犯的话,还请大家原谅。

但对于这样重要的事情,只有呈现真实的情况才有用。也许这样才有助于解释香港现在面临的一些问题。

英国曾是世界上最大的殖民帝国。与其所统治的领土相比,英国自己的军力微不足道。因此,它不能仅仅依靠武力,它得找到一种方法分化其统治的国家的人民,扶持一批背叛他们自己国家和支持英国殖民者的阶层。

对此,英国有两种标准方法。首先,扶持一批“买办精英”,即在其所统治的国家扶持一个小的特权集团,允许其在英国统治下发家致富,拥有一些特权。但即使这样,英国社会也只会把这样的人视为二等公民,不会把他们视为真正的自己人。

其次, 培养“奴隶心态”,即崇拜英国统治。另一方面,培养这些阶层的优越感 ,令这些阶层轻视其他阶层的人民。英国在香港就用到了这两种手段。

比如,印度王公被允许保留地方权力,在维多利亚女王或者她的特使面前骑大象游行,加入英国的板球俱乐部。

在香港也是如此,英国统治者任命少数本地人作为他们的代理人 ,允许这些中国香港人变得富有,也允许他们加入高级的英国俱乐部。

再举一个例子,在爱尔兰,新教徒受到教唆看不起占多数人口的天主教徒;在香港,一些本地社会阶层受到教唆视认为自己优越于中国内地人。

英国在香港推行美国南部各州战略:在美国南部各州,“贫穷的白人”生活贫困,受当地统治者剥削,但因受到教唆而看不起黑人,丧失了挑战当地统治者的念头。

英国教唆部分香港本地人俯视中国内地人的优等人心态,这些人从而忽略了,其实自己已经被英国占领者排除在香港真正的权力机构之外。

当然,香港也有坚定的爱国者,但英国用尽各种手段,以达到分而治之的目的。这就是为何香港回归祖国前后面临一些民族认同问题的原因。

香港经济蓬勃发展得益于与内地的联系

客观来说 ,香港经济蓬勃发展得益于其与中国内地的联系。事实上,这对双方来说显然是一种双赢。

只要中国没有完全开放资本账户,或者只要不快速开放资本账户,中国就需要一个承担人民币和其他金融业务的离岸基地,而香港就是一个理想选择。

因为中国发展越来越国际化,香港可以在一带一路和亚投行等倡议提供的国际扩张机会中发挥重要作用。但多年来香港部分精英仍然保留着港英时代的思维,也被鼓励面向西方而非中国经济的需要。

虽然中国所取得的经济成就将克服这些问题,但这些人的存在难免制造一些临时摩擦。

这些经济现实与政治相互影响。英国统治香港的150多年间,从未允许香港进行任何形式的特首选举。但英国离开香港后,英国一些人突然宣称,香港直选特首应成为一个“基本原则”。此举是鼓励分裂主义——香港一些团体公然从国外获得财政资助,并与同样获得国外资金援助的台湾分裂势力沆瀣一气。。

今年3月26日,林郑月娥当选香港特区第五任行政长官人选后会见媒体。 新华社记者 秦晴 摄

这种相互作用导致部分香港民众被英国教唆用“贫穷的白人”的态度,对待中国内地。可能这说来有点冒犯,但这是事实,也是英国100多年的统治所造成的深层次的遗留问题。

曾与我在英国共事的一个香港人,就持有这样的极端看法,当他去中国内地人开的餐厅吃饭时,他会坚持自己清洗碗碟,因为他不相信内地人可以正确地把碗碟清洗干净——当然,当我发现这一点时,我终止了和他的交往。

我从微博上得知,在香港工作的中国内地人被他们的一些香港同事歧视,因为他们的香港同事受到英国的教唆,一向认为他们自己比中国内地人高人一等。

同样是这群人,他们自以为优越于他们的同胞,但当他们面对西方人时,他们往往又觉得低人一等。部分香港人形成这种态度是英国统治所带来的遗留问题。

众所周知,香港曾经爆发过无数次针对内地游客的社会舆论事件,他们这种伤害中国内地旅行者的行为,最终损害了香港经济。

我曾写过一篇关于香港问题和英国虚伪本质的微博,当时那篇微博一度成为当天阅读量最多的微博,甚至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也曾撰文分析过我这篇微博所带来的反响。所以我才知道,我就香港问题的分析并非代表少数人的意见。

在香港面临重大问题的关口,中国政府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就我的经验来看,香港现在面临的这些问题会得到解决,因为我也认识香港一些真正的爱国者。中国所取得的经济成就如此伟大,它为香港经济提供了动力。

据我所知,经过占中闹剧对香港经济的损害,香港人开始觉醒,也开始对这些占中人士产生排斥。而且中国政府在香港面临重大问题的关口,都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1997年7月1日,江泽民把“香港明天更好”题字赠予特区

中国国家实力终将继续强大,而且我相信,中国人最终会解决我所提到的这些问题。但正如上文分析所示,英国殖民统治的遗产和其窃取香港对中国主权事务的干预,对中国内地以及香港和英国都造成了巨大的损害。

希望大家看完上面的分析后,会明白我为何要在29号写这样一篇微博:

7月1日我将加入中国庆祝香港回归的行列。也许有人会问:“这关你一个英国人什么事?”甚至也许有人会认为我是“英奸”。马克思曾说:“奴役其他民族的民族是在为自身锻造镣铐”,英国窃取香港助长了英国的奴隶主心态。从长远来讲,这对英国是不利的。所以,英国归还香港给中国,对中国来说是一个伟大的胜利,对英国自身来说则是一种解脱。这便是我作为一个英国人,加入庆祝香港回归中国行列的理由。”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罗思义

罗思义

观察者网特约作者,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苏堤
专题 > 香港
香港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