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罗思义:中国朋友须注意 反华班农离职但势力不会消失

2017-08-21 06:39:1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罗思义】

8月18日,白宫发言人宣布特朗普首席战略师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当天离职。如果中国能利用这位反华鹰派离开白宫的机会,说服特朗普政府推行符合中美两国利益的双赢政策,那么班农离职对中国将是一大利好。无论结果如何,这样的政策值得一试。

如果白宫理性的力量掌控美国政策,那么中美经济与地缘政治合作成果将惠及两国。这种局面对中国来说最有利;如果以美国新保守派为代表的反华势力掌控美国政策,那么这将不利于中国,其他国家则将渔翁得利。同时,美国新保守派制造紧张态势,将会损害美国人民和第三国利益。

但不管结果如何,中国都不应心存幻想。由于西方深陷政治动荡,班农和他所代表的势力仍将是影响美国政治格局的一大重要因素。

虽然班农已离开白宫,但他所代表的势力仍然不可小觑,因为他们拥有强大的资源,同时深谙西方政治游戏规则。班农主义将来能否继续掌控白宫还有待观察,但它将继续影响美国政治。

事实上,班农在其离开白宫后发布的第一份声明中明确表示,他将继续支持特朗普:“如果大家有任何疑惑的话,容我来澄清一下:我将离开白宫,我也将会为了打击特朗普在国会山、在媒体和在美国企业界的反对者而开战。”班农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道。

用一句话来说就是:班农已不在白宫,但白宫中仍将有他的传说。要明白这一点,就有必要了解美国当前政治生态。

班农钱景光明

班农与他所代表的势力将继续影响美国政坛最简单且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们拥有雄厚的资本。班农正式离开白宫前,就与他的长期支持者亿万富翁罗伯特•默瑟(Robert Mercer)和其家人取得了联系。

最先披露班农离开白宫消息的美国新闻网站Axios报道称:“班农接下来将与亿万富翁罗伯特•默瑟家族保持合作……据参与会议的消息来源称,周三罗伯特•默瑟与班农在长达五个小时的会面中就双方下一步合作的规划进行了深入交流。”

班农宣布他将重回此前供职的布赖特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他的这一决定也得到了默瑟家族的支持。

据Axios证实:“一位熟悉Breitbart News运作的消息来源告诉我,班农将采取更强烈的手段对付‘全球主义者’。班农和他的朋友们认为,政府内部的‘全球主义者’正在毁掉特朗普政府乃至美国……这场针对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迪娜•鲍威尔(Dina Powell)、科恩(Gary Cohn)、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等‘全球主义者’的战争已经打响。”

Breitbart News自身报道称:“班农会见了亿万富翁罗伯特•默瑟的家人,为即将到来的战争做准备。”它指出:“班农的朋友们称,他‘会觉得自己解放了’,他将重返他曾经任职执行主席的Breitbart News大展拳脚。”Breitbart News稍后证实,班农重返Breitbart News出任执行主席一职。

拥有亿万富翁的资金支持,以及其直接掌控的重要新闻网站,班农与他所代表的势力拥有充足的资源。

但更重要的是,班农深谙美国和西方政治游戏规则,因此他拥有清晰的路线图。

西方深陷政治动荡

班农认为,西方政治已极不稳定。自国际金融危机以来,西方国家陷入大停滞所带来的经济和社会影响,正逐渐侵蚀西方政治传统。西方国家平均增速比大萧条时期更慢。由此带来的结果是,西方政治,包括美国政治,从根本上动摇了。相关详细分析,请分别见拙文《要理解一带一路,先看看发达国家都在经历些啥》和《美英当前深陷政治危机 问题出在哪儿?》。

自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环大西洋的主要发达国家中,仅人均GDP增长最快的德国逃脱严重的政治动荡。这个地区的其他主要国家中传统的左右派势力趁势稳步迅速崛起。

• 2012年发达国家民粹主义运动兴起,导致勒庞在法国选举中异军突起;

• 2015年,激进左派候选人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当选英国工党新任党魁,2016年他轻松地击败了党内右翼对他的挑战;

• 2016年6年英国脱欧公投,这一非理性的决定导致英国陷入政治动荡;

• 2016年,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参加民主党初选,成为第一候选人。自称为“社会主义者”的他成为近一个世纪以来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获得最多支持的信奉社会主义的总统候选人;

• 2016年11月特朗普违背共和党和民主党建制派意愿出人决料地当选美国总统,并在正式就任总统后导致美国社会陷入严重冲突;

• 2017年5月马克龙击败法国传统的左右派政党当选法国总统,并携这一余威率领其政党横扫议会选举;

• 2017年的法国大选,激进左派总统候选人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在第一轮投票中获得19.6%的选票,在第二轮投票中仅以1.7%输给勒庞而未能更进一步;

• 2017年6月特雷莎•梅领导的保守党在英国大选中输掉大多数议会席位。

班农明白,西方传统的政治势力为何陷入困境。动荡是受西方国家停滞所致。班农和他所代表的势力深知,如果特朗普政府走中间派路线,那么他将像西方当前几乎所有走中间路线的政府一样,失去政治支持。

以法国为例,据民意调查显示,以压倒性的优势赢得总统选举仅仅一个月后,马克龙已失去大多数选民支持。

正因如此,班农与他所代表的势力寻求组建美国右翼反华联盟。正如他在离开白宫前接受左翼杂志《美国展望》(The American Prospect)采访时称:“对我来说,处理与中国的经济战争是重中之重。我们必须完全专注于这场战争。”

班农的目的是组建一个美国右翼联盟,确切地说应称为“以反华为目的伪左联盟”。正如《美国展望》杂志主编罗伯特•库特纳(Robert Kuttner)在采访班农后发布文章称:“班农解释说,他的策略是从行政手段上发动贸易战争的同时,建立一个包括左派和右派在内的外围贸易鹰派联盟。所以他打电话给我。”

美国的伪左派是指民主党内以希拉里•克林顿为代表的一些人,其他西方国家也存在这样的势力,他们支持美国军事干预外国,支持美国加强军备对付中国,支持制裁俄罗斯等等。

伪左派与反对西方紧缩政策和外交策略的桑德斯、科尔宾等西方真正的左派大相径庭,比如科尔宾强烈反对美国加强军备对付中国,桑德斯反对制裁俄罗斯。


结论:班农已离开白宫,但班农主义在美国政坛的影响力不会那么快消失!

从这些趋势和事件中得出的结论显而易见。过于危言耸听是错误的。虽然西方国家还没有摆脱缓慢增长的趋势,但2017年其经济增速将微弱回升。这意味着,不管是激进左派,还是激进右派,短期内都不会有突破。

但西方国家深陷缓慢增长意味着,班农所代表的势力是不会消失的,中国应对此做好准备,同时应继续寻求与特朗普政府达成双赢方案。特别是应预计如下趋势:

• 因为除德国外的所有走中间派路线的西方政府均陷入困境,以及特朗普自身面临民意支持率下降的挑战,如果特朗普在其任期内走中间派路线,那么他将失去民心。因此,预计特朗普将延用班农的部分策略。即使班农已离开白宫,但班农与他的支持者们仍为其将来重返白宫留下一线机会,比如他离开白宫后发布的第一份声明,就是他将继续支持特朗普。

• 班农所代表的势力将继续在美国政坛,特别是共和党内发挥强大的影响力,并且因为美国经济将继续缓慢增长,他们将获得更强有力的支持。

• 区分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真正的左派势力非常重要。与希拉里式伪左派截然不同的是,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真正的左派强烈反对美国的海外军事行动,干涉其他国家事务 ,反对美国和中国打贸易战,以及与中国真正开战。

再用一句话总结:班农已离开白宫,但班农主义在美国政坛的影响力不会那么快消失!

后注:本文完稿之后不久,特朗普发推赞扬班农,并表示仍将与班农,和班农的支持者保持联系。班农和特朗普的表态都证实了本文的判断。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罗思义

罗思义

观察者网特约作者,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苏堤
专题 > 重阳研究院
重阳研究院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