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罗思义:中国在国际舆论渐占美国上风,美国领导层功不可没!

2019-04-15 07:57:21

【文/ 罗思义】

美国著名民调机构盖洛普(Gallup)今年发布的最新国际民意调查显示,中国全球领导力现超过美国。这份涉及全球134个国家和地区的民调还得出了一个非常惊人的结论:中国全球领导力支持率涵盖北美洲外的所有受访洲,可能还有澳大拉西亚(一般指大洋洲的一个地区,澳大利亚、新西兰和邻近的太平洋岛屿),尽管后者还不确定。

国际舆论从美国转向中国,对中国来说显然是一件好事。因此,下文将对这份民调结果及其所蕴含的意义,进行详细的分析。

中国全球领导力支持率超过美国

这份民调发现,所有受访国家和地区的民众对中国全球领导力的支持率从两年前的31%升至34%,美国仅为31%,俄罗斯则为30%,仅略落后于美国。美国的全球领导力平均支持率为31%,不支持率为40%。

德国的全球领导力支持率最高,为39%,尽管这较去年的41%有所下降。但德国在全球重大地缘政治事件中发挥的作用不如美国、中国和俄罗斯。因此,本文的关注重点是中国、美国和俄罗斯。不过,下文会在分析欧洲情况时稍带提及德国,毕竟德国在欧洲一直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调查显示,中国全球领导力支持率在所有受访洲都超过美国,美国占据主导地位的北美洲和盖洛普没有给出单独数据的澳大拉西亚除外。发展中经济体和发达经济体,以及不同受访洲之间,对中国全球领导力的支持率,存在显著差异。这种情形反过来有助于人们清楚地明白各洲受访国为何认可或不认可中国的原因,那就是受访国对中国的认可度与他们的经济状况有着密切的关系。下文将给出各个受访洲的数据。

非洲:中国全球领导力在非洲的认可度最高

首先从发展中国家开始。非洲是对中国全球领导力认可度最高的受访洲——支持率为53%,不支持率为16%,净支持率为37%。尽管美国在非洲的认可度不及中国,但也相对较高——支持率为52%,不支持率为19%,净支持率为33%。非洲是唯一一个认可美国全球领导力的国家多于不认可的国家的受访洲。俄罗斯在非洲的净支持率为16%,显著低于中国或美国。

非洲的这种情况比较罕见,因为其是唯一一个对中国、美国和俄罗斯都有净支持率的受访洲。显然,非洲对外部大国的认可度都较高,中国在其中占据首位(详细数据见表1)。

就经济而言,被调查的所有34个国家都是发展中国家,34个国家中的绝大多数(30个)都位于撒哈拉以南非洲。最新数据显示,按照国际可比价格——购买力平价(PPP)计算,2017年撒哈拉以南发展中经济体人均GDP为3803美元,按照当前汇率计算则为1554美元。

亚洲:亚洲是对中国全球领导力认可度第二高的受访州

如表2所示,亚洲(包括澳大拉西亚)是对中国全球领导力认可度第二高的受访州——支持率为34%,不支持率为33%。俄罗斯在亚洲的净支持率也为正,但美国的净支持率为-6%。美国在亚洲的认可度可谓两极分化,在以色列、缅甸、蒙古和越南等国获得极大认可,在土耳其、澳大利亚、伊朗和印度尼西亚等国则遭受强烈反对——亚洲20个国家对美国全球领导力的净支持率为负,14个国家为正。盖洛普没有单独提供澳大拉西亚对中美全球领导力的支持率数据,所以美国在澳大拉西亚的认可度高于中国与否无法确定,但美国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不支持率极高,分别为-43%和为-50%。

在亚洲和澳大拉西亚地区接受调查的34个国家中,27个是发展中经济体,7个是发达经济体。这一地区发展中经济体被划分为两类:一类是东亚和太平洋地区,一类是南亚地区。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东亚太平洋地区人均GDP为13576美元,按照当前汇率计算为7127美元;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南亚人均GDP为6494美元,按照当前汇率计算为1840美元。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两个地区的平均人均GDP为10035美元,按照当前汇率计算则为4483美元,明显高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

拉丁美洲和北美洲:中美在拉丁美洲的全球领导力净支持率均为负数,但美国情况更糟糕

如表3所示,中国、俄罗斯和美国这三个大国在拉丁美洲的不同之处在于,中国(-3%)和俄罗斯(-3%)的净不支持率较小,美国的净不支持率(-22%)则太大。拉丁美洲只有四个相对较小的国家(海地、多米尼加共和国、巴拉圭和尼加拉瓜)对美国的净支持率为正数,包括巴西、阿根廷、哥伦比亚和智利在内的所有14个主要拉美国家对美国的净支持率为负数。

盖洛普没有给出美国数据,但可以肯定的是,美国全球领导力在美国的认可度高于在中国,尽管加拿大对美国全球领导力的不支持率非常高——支持率为16%,不支持率为79%,净不支持率为63%。鉴于美国在北美洲占据主导地位,北美洲是唯一一个美国全球领导力支持率明显高于中国的受访洲。

在美洲接受调查的国家中,有15个是发展中经济体,5个是发达经济体。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2017年拉丁美洲发展中经济体人均GDP为13620美元,按照当前汇率计算则为8313美元,明显高于非洲或亚洲的发展中经济体。

欧洲:欧洲对中美全球领导力都不认可

如表4所示,令人惊讶的是,欧洲对中国、美国和俄罗斯全球领导力的净支持率都为负。相反的是,德国在欧洲的净支持率相当高,为31%(见表5)。如上文所述,德国在所有受访洲的支持率都为正。德国在欧洲是一个极具影响力的国家,但欧洲以外,其在地缘政治方面的影响不如中国、美国和俄罗斯。

令人吃惊的是,欧洲对中国全球领导力的不认同要比对美国和俄罗斯少得多——中国的净支持率为-16%,美国为-35%,俄罗斯为-8%。与美国和俄罗斯相比,欧洲的民意对中国相对有利。

在欧洲接受调查的国家中,有7个是发展中经济体,29个是发达经济体。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2017年欧洲和中亚(包括俄罗斯)人均GDP为32616美元,按照当前汇率计算则为23416美元。欧洲大多数国家都是发达经济体,所以他们的人均GDP数据远高于非洲、亚洲或拉丁美洲发展中经济体。

结论:中国全球领导力超过美国,美国领导层功不可没

根据盖洛普民调数据,可以得出诸多结论,但最重要的是:

受访国家对中国全球领导力的认同感高低,与他们的经济发展水平密切有着密切的关系。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2017年中国人均GDP为16806美元,按照当前汇率计算则为8826美元,明显高于非洲发展中经济体或几乎所有亚洲发展中经济体,与拉丁美洲不相上下,明显低于欧洲。虽然有一些特例,比如情感因素或是地缘政治利益,但总的来说,非洲和亚洲人均GDP低于中国的国家对中国有良好的评价,拉丁美洲人均GDP与中国大致处于同等水平的国家对中国的看法稍微不利,欧洲人均GDP较高的国家则对中国持负面评价。但从整体来看,这个结果尚算不错,起码中国在欧洲的不支持率明显低于美国和俄罗斯。

受访国经济发展水平与对中国持认可或不认可态度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清楚地表明,决定受访国对中国态度的是经济发展水平,而非议会民主等非经济问题。直白一点,如果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程度低于中国,那么它对中国持正面看法;如果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程度高于中国,那么它对中国持负面看法。经济因素,而非西式民主或互联网监管,决定着受访国对中国的态度。换言之,这证明,提升软实力的基础是提升硬实力——经济发展水平。

这一现实或许将对正拟推广软实力的中国产生强烈影响。中国正通过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等媒介手段,向美国、欧洲和其他发达经济体以及发展中经济体,推广国家形象和软实力。这种做法很有必要,但也应认识到其中的局限性。欧洲和美国的人均GDP仍远远高于中国,考虑到经济因素决定别国对中国的态度好坏,这意味着争取这些国家转向支持中国有着很大的局限性。这并不是说,中国就应放任自流,停止向北美和欧洲推广自身形象和软实力。但认为精通媒体或其他手段,就可以从根本上改变这些国家的看法,是一种幻想。中国经济发展日益成功才会改变人们对中国的看法。中国经济发展水平超过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这一事实,为中国赢得这些国家的好感,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盖洛普调查的是民众的意见,而非政府的立场。比如,目前在拉丁美洲,虽然公众舆论强烈不认同美国的全球领导力,但一些拉丁美洲国家政府非常亲美,比如巴西、厄瓜多尔和阿根廷这三国政府亲府,这三国民众对美国全球领导力的净支持率则均为负,分别为-14%、-21%和-46%。因此,舆论是一种压力,但并非唯一的压力。应牢记的是,“西方民主国家”的政府上台前常常扮作人民的倾听者,以人民代表自居,上台后则经常忽略人民的呼声。

中国在非洲和亚洲大部分地区的舆论斗争中占了美国上风。考虑到美国在北美洲占据主导地位,中国在这一地区的认同感很长一段时间内是无法超过美国的。结果尚不明朗的关键地区是拉丁美洲,中国在拉丁美洲的认同感占美国上风,是由于美国的净不支持率太高,而中国的净不支持率则较低。至于欧洲,美国和中国在这一地区的认同感都不怎么样,但美国的不支持率高于中国。

最后,美国媒体宣称“国际舆论不利于中国”的说法,显然是错误的。中国全球领导力支持率在所有受访洲都超过美国,美国占据主导地位的北美洲和盖洛普没有给出单独数据的澳大拉西亚除外。

当然,中国要国际舆论完全倒向自己还任重道远。中国当前的全球领导力支持率占美国上风,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国际社会极端反感美国领导层。但从总体情况来看,中国无疑在国际舆论上渐占美国上风。

罗思义

罗思义

观察者网特约作者,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人大重阳 | 责任编辑:小婷
作者最近文章
中国在国际舆论渐占美国上风,美国领导层功不可没!
要了解中国道路,需破除三大误读
2049年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意味着什么
中国内政议题为解决国际难题设立了标杆
脱欧后英国会更愿意跟中国做生意吗?别天真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