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罗思义:民调吃紧、经济放缓,特朗普还要打贸易战吗

2019-07-17 08:32:01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罗思义】

美国总统大选民调对中美贸易战有着重要影响。这是因为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来说,17个月之后的一个日期——2020年11月3日——下一届美国总统大选的日子,远比其他任何一天都重要。特朗普的履历中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是一个准备为了国家长远利益而牺牲个人地位的人,因此连任问题对他来说是重中之重。从这个角度来看,民主党竞争2020总统大选候选人的最新民调,给特朗普带去了坏消息。

《华尔街日报》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新闻频道联合开展的一项民调显示,3位民主党候选人均以相当大的优势领先特朗普。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以51比42领先特朗普9个百分点,Bernie Sanders(伯尼·桑德斯)以50比43领先特朗普7个百分点,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以48比43领先特朗普5个百分点。即便是鲜为人知的民主党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也以45比44领先特朗普1个百分点。这份民调于7月7日至9日进行,7月14日公布。

《华尔街日报》与NBC联合发布的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落后四位民主党候选人

民主党主要候选人民调领先特朗普的幅度,令他深感不安,原因很明显。美国总统选举制度具有反民主党的偏向,而这有利于共和党。过去七次总统大选,民主党候选人有六次在普选得票率上击败共和党候选人。但2000年和2016年这两次选举中都是共和党候选人当选,尽管他们的普选得票率低于民主党候选人。

但美国总统选举制度存在的这种反民主党特点,有时所起的作用有限。2000年共和党候选人落后民主党0.5%,2016年特朗普落后希拉里2.1%(见下表)。然而,任何一次美国选举的结果都不足以表明,美国选举人团制度的反民主党特征,会帮助特朗普在民调落后于拜登九个百分点、桑德斯七个百分点、沃伦五个百分点的巨大劣势下翻盘。

此外,拜登在郊区女性选民和工业州选民等摇摆不定的选民群体中的支持率,尤其高于特朗普。《华尔街日报》的民调标题《在选战中,特朗普面临民主党第一候选人们的严峻挑战》,点出了这一点。

有必要指出的是,这份最新民调验证了早前的民调结果。此前数月直到特朗普6月18日正式启动竞选连任以来,他的民调一直不佳。竞选“官宣”的数天前,特朗普解雇了五名竞选团队民调专家中的三人,理由是内部民调外泄,而外泄的民调内容显示,在决定2020年大选结果的关键州,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大幅落后于民主党参选人乔·拜登——例如,在明尼苏达州和密歇根州,特朗普的支持率均为40%,拜登的支持率则分别为54%和53%。

特朗普竞选团队曾对17个州作内部民调,3月份的一项内部民调显示,特朗普在威斯康星州、宾夕法尼亚州、佛罗里达州和密歇根州等摇摆不定的关键州以两位数劣势落后于拜登。而一向支持特朗普的福克斯新闻(Fox News)发布的6月9日至12日的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在全国范围内的民意支持率落后于民主党人伯尼•桑德斯(40%VS49%)和拜登(39%VS49%)。这项最新的民调与美国的长期趋势是相符的。

那么,这些民调对中美贸易战有何影响?无疑,现在就断定特朗普输掉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为时过早,毕竟现在距离选举日尚有17个月的时间,尽管这些民调不利于特朗普,也符合同样的民调结果——52%的美国选民不认同特朗普的执政表现,认同的则仅占45% 。

这些新民调显示,民主党主要候选人在支持率上以巨大优势领先特朗普,而且今年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如此,因此给特朗普施加了巨大的压力。这就迫使他不得不考虑是否在谋求连任时,仍延续对华贸易战。毕竟迄今为止,他并没有如他在去年3月发推特所说的“贸易战好打又易赢”赢得对华贸易战。

2018年的特朗普总统眼中,“贸易战”so easy

美国总统选举制度的第二个关键特征是美国经济形势会影响民调,值得我们仔细分析。对此,我在前一篇文章《见习近平之前,是什么让特朗普“压力山大”?》已经做了详细的分析。美国最新经济数据所表现出的增长放缓也印证了文章的观点。包括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在内的美国工业总产出自2018年底以来停滞不前——截至5月,美国工业总产出比2018年12月水平低0.9%。同期美国制造业产出下降1.5%,下降幅度更大。2019年4月,美国制造业产出比11年前的2007年12月水平还低了4.8%。这意味着特朗普振兴美国制造业的政策失败了。

就采购经理人指数(PMI)而言,2019年6月份美国综合采购经理人指数为51.5,是自2016年以来的第二低水平。同期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则从52.6跌至50.6,为2009年以来的第二低水平……美国私人部门固定投资年增长率从特朗普就职时的9.9%,降至2019年第一季度的1.5%。

美国综合经济指标的下一个公布关键日期是7月26日,届时将公布2019年第二季度GDP增长数据。拙著《别误读中国经济》曾详细分析过,2019年美国经济不会陷入衰退,但相较2018年和今年第一季度增速将有所放缓。既然在2018年和2019年年初美国经济增长向好期间,特朗普民意支持率都落后于民主党候选人,那么美国经济放缓期间,他将面临更大的负面压力。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特朗普频繁指责美联储,并要求美联储降息,以阻止美国经济放缓。2019年第二季度美国经济增速,肯定远远落后于中国第二季度增速( 6.2%)。

《华尔街日报》文章,特朗普面临民主党候选人的挑战(图片来源:网络)

综上所述,那么依据美国最新民调对中美贸易战的影响,我们可以得出什么样的结论呢?特朗普是在2018年美国经济周期性好转,美国经济快速扩张,距离下届美国总统大选还有两年半之际挑起对华贸易战的,那个时候对他来说是战略上的最佳时机。现在,距离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只有17个月的时间,与此同时,特朗普民调支持率大幅落后于民主党候选人、美国经济增长也逐渐放缓。在这个如此重大的议题上,避免夸大其词是很有必要的。近期的民调结果也许不足以给特朗普政府制造恐慌情绪,但这些民调读之使人不悦,无疑增加了特朗普政府身上的压力。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罗思义

罗思义

观察者网特约作者,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戴苏越
作者最近文章
民调吃紧、经济放缓,特朗普还要打贸易战吗
见习近平之前,是什么让特朗普“压力山大”?
与特朗普的经济持久战,中国最具有杀伤力的武器是什么?
中国“未富先老”的说法站得住脚吗
中国在国际舆论渐占美国上风,美国领导层功不可没!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