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马凯硕:美国应该以中国为榜样

2017-05-02 07:49:15

【翻译/观察者网马力】2005年的一个秋日,美国纽约,前世界银行行长罗伯特·佐利克(Robert Zoellick)在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的一次会议上表示,希望中国能与其他大国一道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成为全球体系里一个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a responsible stakeholder),这一措辞影响极大,至今仍为人们所熟知。当佐利克先生发表这一讲话时,在他本人以及绝大多数美国政界领袖的心目中,无疑只有美国才是国际体系中真正意义上的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而中国并不是。

然而,2016年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当选使全世界对美国和中国的认识出现了显著的翻转。

特朗普总统曾直白地表示,将寻求一种单边主义的、“美国优先”的施政方向,他还威胁称美国将从WTO(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的缩写,即世界贸易组织——观察者网注)退出。

去年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采访时,特朗普说:“我们得重新谈判,否则美国就退出。这些贸易协定对美国来说简直太糟了,整个WTO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新加坡《海峡时报》4月28日文章:《美国应该以中国为榜样》

与特朗普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1月通过在瑞士达沃斯的两场演讲成功树立了中国作为全球多边秩序维护者的良好形象。佐利克先生2005年的那番话在2017年已经不合时宜,因为美中两国的角色已经互换了。

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的隐晦建议

这一切本不必要也不应该发生。作为一个相对走下坡路的国家,维护多边秩序其实是更加符合美国利益的。

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先生的一些言论也支持我的这一观点,2003年他曾在耶鲁大学说过这样一段话:“如果你认为维护美国在全世界的权威、控制力和绝对的行动自由对这个国家的未来至关重要,那么就没什么可疑虑的。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我们今天有这个国力,尽情施展就是了……

而如果你认为,当美国不再是一个军事、政治、经济超级大国的时候,我们应该努力塑造一个各国都依靠规则、伙伴关系和行为规范来运转的世界,你也就不会支持美国在今天随意施展自己的国力。这一切就看你抱着怎样的态度了。”

当时耶鲁的听众也许很少有人能真正明白克林顿话里的意思,这位前总统的发言在今天看来的确非常精辟而巧妙。说白了,其实克林顿先生当时是在告诉听众:我们现在就应该为将来美国成为世界第二而中国成为世界老大的局面做好心理准备。届时作为世界第二大国,美国当然希望看到作为世界老大的中国“努力塑造一个各国都依靠规则、伙伴关系和行为规范来运转的世界”,而不是自己一手遮天。

然而更加巧妙的是,通过这段话克林顿先生也在向中国人暗示,当美国还是世界老大的时候,如果美国给自己戴上支持多边主义的“手铐”,那么有朝一日中国取代美国时,中国也应该戴上这副“手铐”。

其实,如果克林顿先生老老实实承认,破坏而非维护多边主义是美国政府的一贯政策,那么他那天的讲话可能效果会更好。我是在担任新加坡驻联合国大使时发现这个肮脏的秘密的,我曾在1984-1989和1998-2004这两个时间段担任上述职务。

1985年,美国拒绝批准1982年决议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2002年美国削弱了海牙国际刑事法庭(ICC)的权威,这两个例子体现了美国一贯的单边主义倾向。

另外,美国还多次推举弱势、毫无主见的人选担任联合国秘书长。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曾在自己的回忆录里公开引述时任国务卿康多丽莎·赖斯(Condoleezza Rice)的话:“我们并不想要一个很强势的联合国秘书长(I'm not sure we want a strong secretary-general)”。令人遗憾的是,美国政府的领导人很少如此坦率。

不过,特朗普倒是一个例外。他可能是对待多边主义立场最为坦诚、直率的一位美国总统。他曾公开反对多边主义,他认为TPP(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即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观察者网注)这种多边协定对美国不利,还威胁不再履行美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做出的承诺。美国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局长米克·马尔瓦尼(Mick Mulvaney)在今年初曾表示:“关于气候变化问题,我想总统讲得很清楚,我们不会继续在这个问题上花钱了”。

拥护多边主义的中国

上面这些洋洋洒洒的论述在北京听起来,也许像小曲一般无聊。在西方,人们一般会认为,作为一个即将在10年后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国家,中国一定希望能弱化甚至边缘化联合国等多边机构,毕竟美国在过去几十年里就是这样做的。不过中国人的想法却与西方人通常的预设有所不同。

如果得知中国的战略,他们一定会感到意外,甚至是震惊。因为中国人反其道而行之,主张巩固多边协商机制,而不是像美国那样享受单边主义唯我独尊的快感。作为未来的超级大国,为何中国制定这样的战略?我想其中一个原因在于中美两国对各自在世界上所扮演的角色有不同的理解


美国是个弥漫着“美国例外论”的国家,认为自己对这个星球肩负着全球责任。当美国干预他国内政时,他不希望自己受各种多边主义规则的束缚。美国曾推动了多场颜色革命,世界上恐怕没有任何其他国家像美国这样具有如此强烈的救世主情节。

与美国形成对照的是,中国目前最为关注的是如何提高14亿国民的生活水平。在经历一个半世纪地狱般的历史(从1839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到1976年文革结束——原注)之后,中国终于迎来经济的高速增长,尤其是融入全球多边体系之后,这一增长更加迅猛。我想没有任何国家像中国那样从WTO获益如此之多,这也是中国成为全球最大贸易国的原因。

图片来源:新加坡《海峡时报》

自从告别毛泽东时代的闭关自守、走向邓小平时代的改革开放,中国人从自己的亲身的经历感受到,融入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国际秩序是有好处的。

虽然自由贸易的价值和益处是由美国人而非中国人首先阐释的,但在今天的美国,捍卫北美自由贸易协定、TPP等自由贸易协议在政治上是不正确的。而中国却在跟各国签署越来越多的自由贸易协定。自从2001年加入WTO以来,中国已经与澳大利亚、韩国、秘鲁等国签署了14份自由贸易协定。2002年,中国还与东盟10国共同建立了自由贸易区。

华盛顿能以北京为榜样吗?

如果美国的政策制定者等精英阶层对习近平今年1月在达沃斯的两场演讲不屑一顾的话,那将是个极大的错误。演讲的内容其实反映了中国仔细斟酌过的观点,即中国受益于稳固的多边国际秩序。

另外,当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按照中方的一贯说法——“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non-conflict, non-confrontation, mutual respect and win-win cooperation)”——来描述对美中关系的期望时,美国媒体对这位国务卿的批判是不明智的。《联合国宪章》第二条就对国际合作应遵循的原则进行了描述,蒂勒森国务卿的发言其实也是对这一条款内容的阐释。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蒂勒森国务卿却被批评为“向中国叩头”。一些西方人在发表批评时的心态是,美国的外交政策是正确的,而中国是错误的。其实,明明是美国在致力于弱化多边主义,而中国却认为多边主义符合本国利益。

正如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先生所言,现在美国改弦易辙、维护多边国际秩序是符合自身利益的。在全球金融危机迁延不愈、气候变化加剧、流行性疾病爆发、恐怖主义泛滥以及饥荒、网络安全问题日益严重的今天,美国应该拥抱多边主义并重新成为国际体系里一个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

(观察者网马力译自4月28日新加坡《海峡时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马凯硕

马凯硕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