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马逸群:为了埃尔多安主义,哪怕毁了土耳其?

2017-05-08 08:48:40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马逸群】

大概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止埃尔多安了。

4月30日,埃尔多安下令开除3900多名司法系统、军方和学术界公务人员的公职,关闭40余家非营利机构和协会。这是土耳其4月16日举行公投通过修宪草案后,埃尔多安发起的又一波清洗运动。4月26日凌晨,土耳其警方和情报部门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大搜捕,超过1000名涉嫌与旅美宗教人士居伦有关联的警察系统人员被捕。

如今的土耳其,“埃尔多安主义”替代了“凯末尔主义”,4月16日的公投标志着“埃尔多安主义”对“凯末尔主义”的清算。公投通过的结果刚刚出炉,许多学者秉承“存在即合理”的原则,为埃尔多安主义的合理性大做文章,试图从土耳其人的民生状况、文化意识等方面找到埃尔多安“成功”的证据。

然而,那些让埃尔多安追随者津津乐道的民生政绩已成云烟,土耳其内政外交上面临众多尴尬现状,非但不能成为埃尔多安主义生发的“国情基础”,反倒会把埃尔多安主义者,甚至整个国家推向更危险的境地。

埃尔多安2003年上台成为总理,2014年改头换面当总统,统治这个近八千万人的国家已14年,其政治主张也在这漫长的执政生涯中日渐清晰。埃尔多安是虔诚的穆斯林,早在上台之前就因为朗诵赞美宗教极端主义的诗歌遭受牢狱之灾,当然,这件事定性为军方势力对他的打压更合适。但埃尔多安伊斯兰化举动有目共睹,他全面废除了土耳其人戴头巾的禁令,时常发表歧视女性的言论,限制酒类消费,强化学生的宗教道德教育等等,都是佐证。

在土耳其复兴伊斯兰是埃尔多安主义最鲜明的特征,这也是与主张世俗化的凯末尔主义最大的不同。伊斯兰教可谓埃尔多安唯一不变的原则,除此之外,这个政治老手总是惯于左右摇摆。而在伊斯兰化之外,并无显著原则的埃尔多安主义,却没有表现出同时代发展的适应性,已经与土耳其经济、内政、地缘政治现状背道而驰。

埃尔多安主义失去经济利好

许多人乐于用土耳其近年来取得的经济成就表现埃尔多安主义的成功。凯末尔时代的土耳其大搞计划经济,忽视民生,造成凋敝不假。但早在上世纪50年代,来自民主党的时任总理曼德列斯就进行了经改,放开私企,重视三农;到80年代,祖国党的厄扎尔出任总理,进一步开放市场,打造面向欧美的外向型经济。埃尔多安借着前人政策坐享其成,并搭上全球化便车,形成了以制造业出口为支柱的经济结构,又利用阿拉伯产油国暴富的契机向中东靠拢,获取了巨大的经济利益。

埃尔多安经济的成功一是延续前人政策,二是赶上好时代。当然不能否认埃尔多安政府对前些年经济发展有功,但土经济最近两年遭受重挫,民众对如今生活困难的感受恐怕盖过前几年对埃尔多安的感激。

曾创造经济腾飞的曼德列斯和厄扎尔都有伊斯兰教背景,两个人的结局也很悲惨,前者因为试图独裁被土耳其军方推翻并处决,后者据说是被军方下毒杀害。这两个人取得的经济成就和下场的凄惨,因为共同的伊斯兰色彩,为埃尔多安的支持率加分,但他们的经济治理能力毕竟不能引申成埃尔多安有着同样高度的经济智慧。从这两年土耳其里拉汇率暴跌后,埃尔多安发表“换美元的是恐怖分子”这种言论就能得出答案。

目前支撑土耳其经济发展的外国订单轰塌:全球经济普遍凋敝、国际油价低位徘徊、西方贸易保护主义盛行,来自欧洲和中东的需求大幅下挫,土耳其制造产品的外销前景越发悲观。而另一个创汇来源旅游业也因为本国内政外交形势的恶化遭遇重创,目前土耳其外汇储备仅为3年前的四分之一。凝聚民心、强化统治的经济基础近乎消失殆尽,经济“黄金时代”渐行渐远,埃尔多安却开始加强威权统治。

埃尔多安民主形象破灭

土耳其军方一直是凯末尔世俗思想的捍卫者,埃尔多安上台后大打“民主”牌,利用民众对军人干政的恶劣印象,以及欧盟对于土耳其实现彻底民主的期待,将军方实权人物一一解职,甚至逮捕。埃尔多安动辄使用“民主”“民意”等借口,一步步实现着国家的伊斯兰化和自身权力的扩大化。

如果说埃尔多安解除头巾禁令是赋予民众自由选择穿戴衣物的权利,那么他以反恐为名不断抓捕异见者、连续延长紧急状态、改任总统并在此次修宪公投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大权,还可连任到2029年,这些显然与“民主”并不沾边。

此外,埃尔多安政府虽然以伊斯兰教的清规戒律作为美德,却并未以清廉形象示人。他的豪华官邸面积相当于30个美国白宫,某种程度上其生活奢侈程度已经与非洲政治强人无异,甚至还爆出他的家庭与IS做过生意。可以说,埃尔多安近些年的所作所为,已经使其所代表的伊斯兰势力“民主”“清廉”形象破灭。

埃尔多安豪华官邸

再看土耳其的民族问题。实际上,民族政策是凯末尔主义的短板,凯末尔主义者强调大突厥思想,对国内少数民族的态度极为苛刻,拒不承认库尔德人的民族身份,并对其进行长期残酷的打压。而埃尔多安执政初期重视与库尔德分离主义者谈判,甚至于放下身段,同被捕入狱的库尔德领袖奥贾兰达成和平协议,一度缓和了民族矛盾,实现了土东南部库尔德区的和平。埃尔多安执政初期宽容的民族政策如果能贯彻下去,或许可以成为他本人强化统治的民意基础。

可惜的是,近年来埃尔多安转变了民族政策,撕毁了与库尔德人的和平协议,重新兵戎相见。原因主要是叙利亚战争爆发后,库尔德人控制了叙北部大片土地,并同伊拉克的库尔德自治区相连。这令埃尔多安政府感到不安,为此他进军叙利亚“反恐”,阻止库尔德人在叙土边境连成一片的努力。同时,土耳其军警在土境内的库尔德人聚居区打击分离主义者,而埃尔多安在巩固权力的过程中也大肆抓捕库尔德政治家和同情库尔德的人士。

资料图:美军特种部队士兵支援库尔德人打击IS

土耳其外交面临孤立

表面上看,如今的土耳其不再为西方马首是瞻,不再忍受欧盟的颐指气使,挺起了民族脊梁。实际上,与西方渐行渐远的土耳其没能找到新的伙伴,面临外交孤立的危险。

特朗普上台后与埃尔多安尚未怼起来,但美国支持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对土耳其造成了掣肘。土耳其发动“幼发拉底之盾”军事行动,在打击IS的同时就是希望消灭掉叙利亚曼比季、阿夫林等地的库尔德武装,可目前碍于美军对“叙库”的支持,土军不敢发动总攻。

埃尔多安嘴上依然强硬,要继续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铲除库尔德“恐怖分子”。美国如今也是个要面子的国家,是否真的愿意牺牲掉自己栽培起来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听任埃尔多安把他们消灭干净呢?显然不能。

土欧关系也在恶化。埃尔多安时常对欧盟进行敲诈,比如扬言要“开闸”让难民潮更汹涌。这些敲诈不一定有胆量实现,反倒是他充满挑衅威胁的言论会刺激欧洲极右势力。以土耳其的体量和欧盟较量无异于以卵击石,当前欧洲的主流政治家对土耳其绥靖,而一旦极右翼在欧洲获得权力,就会使欧洲国家对土强硬,最终让土耳其吃亏。

土耳其也没能在东方找到好朋友。土俄关系有所改善,但由于埃尔多安推翻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的意图不改,与力保阿萨德的俄罗斯依然不容。在特朗普轰炸叙利亚政府军后,埃尔多安立刻表示支持特朗普推翻阿萨德,并要继续保持土军在叙利亚的存在,力挺叙反对派武装,这与俄罗斯完全对立。因此,土俄关系的改善很难再进一步。相应的,土耳其与俄叙盟友伊朗的关系也很难柳暗花明。

当前,土耳其与世界、地区主要大国都存在着矛盾,乍看土耳其在与各大国的较量中没有处于下风,但实际上在国际上面临着被大国孤立的危险。

土耳其虽是地区军事大国,但土军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非常不顺利,仅从IS手中夺取巴卜小城就打了几个月,付出惨烈的代价。巴卜之战已经暴露了土耳其实力的不足,长期看,无论是和美欧俄较量,还是与库尔德、叙利亚短兵相接,恐怕土耳其都不会占便宜。

埃尔多安主义真的得到多数民意支持吗?

回归到土耳其修宪公投的支持率分析上。2014年,埃尔多安当选总统时,其得票率就是51%,三年后本次的修宪公投中,埃尔多安的支持率仍是51%。三年间他的支持率竟没改变,全是擦着50%大关涉险通过,不禁令人怀疑。

此次修宪公投结果的地理分布,土耳其的欧洲部分、首都安卡拉和安纳托利亚西部沿海地区全以反对票为主,而东南部的库尔德人聚居区也不赞成埃尔多安的修宪,这些地方要么是世俗力量强大地区,要么是少数民族地区,不支持埃尔多安实属正常。

但本次土南部和东北部多地民众也投下反对票,而支持埃尔多安的地区多是安纳托利亚中部人烟稀少处,因此,其支持者究竟有多少,恐怕并不乐观。

土人口流动一直是从安纳托利亚高原腹地,向沿海发达地区转移,埃尔多安家族就是由东北部的里泽迁至伊斯坦布尔的。这样的背景下,闭塞地区人口比重不如发达沿海地区。因此,埃尔多安无法取得西部发达地区的多数人支持,就足以证明他实际达不到过半支持率。当然,此次公投囊括了土海外公民选票,埃尔多安利用旅欧土耳其人对欧洲生活的不满,煽动他们支持自己怒怼欧盟,这可能是最终支持率高于50%的原因。

但海外土耳其人的支持并不能巩固埃尔多安在国内的统治基础,何况自去年未遂政变后,埃尔多安逮捕的各类人士超过万人,并以恢复死刑威胁反对者。在这种高压下,民间的怨气积重难返。

土耳其是中东大国、欧洲东南大门、G20之一,埃尔多安外交一团糟,但外部势力对埃尔多安的所作所为一般无可奈何,即使真的打算干涉土耳其,也会参考去年未遂军事政变的狼狈下场而投鼠忌器。

土耳其的不稳定因素还在萧墙之内,风光不再的经济形势、难以调和的民族冲突、打压异己造成的怨气暗涌,独断专行催生的政治对立,这些内政问题已相当尖锐。埃尔多安主义所秉承的复兴伊斯兰、强化政治集权等内容对于这些内政问题非但不能解决,反倒会进一步激化矛盾。因此,埃尔多安现行的种种政策早已无法适应国情发展,如果继续下去,土耳其的强国之路真的要南辕北辙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马逸群

马逸群

南开大学国际关系硕士,中新社海外中心评论部评论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薄荷四国
薄荷四国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