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马逸群:为了总统宝座,特朗普只能对普京说抱歉

2017-08-03 14:23:2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马逸群】

8月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制裁俄罗斯、伊朗和朝鲜三国议案。该议案此前于7月27日获得了参议院几乎全票通过。伊朗是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就遭到“火力全开”的靶子,特朗普(至少在表面上)要与伊朗恶化关系的态度鲜明,此次遭到美国制裁并不奇怪。朝鲜在今年丝毫不给美国面子,频繁试射导弹,让特朗普政府忍无可忍,遭制裁亦是情理之中。惟独俄罗斯,是特朗普政府起初希望改善关系的对象,两国关系却在今年继续下行,越发疏远。

此次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更为严厉,不仅包括奥巴马时期对俄的一系列制裁措施,还将有“干预美国大选”嫌疑的俄罗斯实体纳入制裁范围,特别是此轮制裁涉及到对俄石油开采和能源出口管道建设的限制。

俄罗斯经济结构多年来难以改变过度依赖能源出口的状况,尽管当前国际石油天然气价格告别了暴利阶段,但俄罗斯还是不得不继续指望多出口石油天然气赚取稀缺的外汇。俄天然气主要出口欧洲国家,对俄制裁无疑将影响俄罗斯从欧洲市场获利。当然,这次制裁对欧洲打击同样严重,天然气资源短缺的欧盟各国因而亟需寻找替代的能源供应方。目前,传出美国将全力对欧供气的消息,但时效性和可行性还有待观察,毕竟特朗普政府做的“坑”欧洲的事已经不少了。

针对美国的猛烈制裁,俄罗斯方面也毫不示弱。据报道,俄罗斯将裁减美驻俄使馆工作人员人数,并限制美国使馆对莫斯科一些场所的使用。

美俄关系如今可谓降至一个新的冰点。不禁令人想起,特朗普政府曾经在缓和与俄关系上曾被寄予厚望。上台前后,特朗普也频频对俄罗斯表示“善意”。这样一届频繁被人们贴上“亲俄”标签的美国新政府,却做出了继续恶化两国关系的举动。其中原因,一方面是特朗普在美国政治内斗中窘迫状况的反映,另一方面体现出美俄关系的长期恶化态势积重难返。

“特朗普不会在对俄制裁上与参众两院对抗”

特朗普可以说是美国历史上少有的、上台伊始就麻烦连连的总统。民主党对他的胜选怀恨在心,对他“舞弊”上台的指控不绝于耳。特别是“俄罗斯黑客帮助特朗普获胜”以及“特朗普通俄”这两大指控压得他坐立不安。也许是为了早日洗刷“通俄”的罪名,特朗普政府在今年多次对俄罗斯发表措辞严厉的抨击,如今签署制裁法案,亦有助于其证明自身清白。

但特朗普的压力不仅来自于民主党,共和党人士对俄罗斯的仇视丝毫不亚于民主党。甚至可以说,民主党怼俄罗斯,其中包含着打击特朗普的成分,而共和党对俄罗斯的怨恨,要更为纯粹一些。共和党中的鹰派一向将冲突对抗挂在嘴边,何况美俄关系的恶化就是从共和党小布什时期开始的。如今共和党的权威大佬们,特别是麦凯恩等强硬派还放言“俄罗斯是比IS更危险的敌人”。与俄罗斯对抗已然是多数共和党人士的共识,因此制裁俄罗斯的议案能够几乎全票通过,证明民主、共和两党在反俄方面很有交集。

正如俄罗斯专家所指出的,特朗普不会在对俄制裁上与参众两院对抗。特朗普作为“政治素人”,面对强大的反对力量显得势单力薄。他迎合多数人意愿加大对俄制裁,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如若不然,他“通俄”的罪名恐怕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加之其如今面临着一系列困境,对俄关系方面已经不是他着重考虑的了。

不仅是朝堂之上,甚至在美国民众中间,与俄罗斯对抗都成为了一种“政治正确”。前不久一名俄罗斯乘客在美国坐飞机时,不仅遭到周围美国人“侵略者”的辱骂,还竟然被航空公司人员赶下飞机。可见美国人对俄态度的恶化从小布什时期开始,历经十年,已经在美国朝野各界根深蒂固、积重难返。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美俄关系的恶化由来已久。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中东欧国家被接纳入北约起,俄罗斯就深刻感受到自己与西方世界的缓冲区开始消失。美国支持的“颜色革命”在多个独联体国家成功爆发,更是让俄罗斯的缓冲区和“后院”丧失殆尽。但彼时俄罗斯还不敢与美国撕破脸,对于“颜色革命”的袭扰只能兵来将挡,无法根除。但是,当几个“颜色革命”成功的国家开始挑战俄罗斯的权威时,俄罗斯的怒火就控制不住了。

2008年,经过了“颜色革命“洗礼的格鲁吉亚发动收复南奥塞梯的战争,结果一败涂地,作为“大哥”的美国必然要对其力挺,而俄罗斯却在美国面前毫不退让,不禁让美国感受到俄罗斯再也不是畏惧于自己的“小伙伴”。美俄关系从南奥塞梯战争开始正式恶化,双方政界减少往来,民间互不信任的声音渐起。

小布什带着“美俄关系恶化”的政治遗产退休,新上台的民主党人奥巴马打着“改变”的旗号,踌躇满志要化解美俄矛盾。一开始,美俄关系升温迅速,奥巴马也改变了小布什时期主动在别国挑事儿的作风,美俄在军事、贸易方面成果显著。

出人意料的是,2011年“阿拉伯之春”在中东爆发,事件由头虽不是美国挑起,但奥巴马政府还是不愿放弃这个“扩展民主”的时机,利比亚政权被推翻,叙利亚陷入内战,威胁到俄罗斯在中东的利益,特别是俄罗斯在叙利亚拥有军事基地。但普京考虑到美俄关系升温的大局,只能得过且过。

但到了2013年年底,政局长期动荡的乌克兰再添变数,乌克兰亲西方派发动了第二次“颜色革命”,将有亲俄倾向的亚努科维奇驱逐。这一次美国照例对乌亲西方派予以支持,俄罗斯终于忍无可忍。

于是,就有了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以及在乌东部挑起冲突的事件。俄罗斯对乌克兰采取报复可以理解,但是吞并克里米亚,成为了雅尔塔体系建立后,第一次有国家明目张胆成功吞并别国领土的行为,这令西方世界无法接受。随即,奥巴马开始对俄严厉制裁,将俄罗斯赶出8国集团,不与俄罗斯领导人见面。美俄关系恶化至今。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美俄关系的恶化由来已久,如果追究其中责任,双方都有不当之处。美国长期在俄罗斯周边搞颠覆活动,挤压俄罗斯的生存空间;俄罗斯则直接吞并他国领土,犯了国际秩序的大忌。但如果论谁的责任更大,显然是美国。俄罗斯曾经愿意与美国和睦相处,但美国为什么总要在俄罗斯周边“搞事情”?一是美国对传播“民主”有着偏执般热心,二是美国抱着遏制俄罗斯的冷战思维不放,三是垂涎于俄罗斯中亚的油气资源(这一条目前已不太重要)。

美俄关系稳住为先

如今对特朗普而言,改善对俄关系几无可能,但与俄罗斯真的兵戎相见也不可能。俄罗斯依然是世界上举足轻重的大国,且与中国关系不断加强,何况美国现在还要处理中东、亚太的众多烂摊子,攻击俄罗斯显然与美国的能力和精力不匹配。

有分析指出,当前特朗普政府的对外政策是以稳住为先,不能丢失既得利益,但也不再令局势升级。比如在叙利亚,美国不再支持多数反对派组织,因为这些组织有变成恐怖分子的危险,但是美国继续支持库尔德人武装,利用他们与俄罗斯、土耳其等国势力对抗,保住美国在叙战果。又如在乌克兰问题上,美国严守现状,继续支持乌克兰政府,但也不挑动后者攻击亲俄武装。如果特朗普政府能做到“稳住”局面,既减轻了美国的多线作战压力,又不至于丢掉海外利益,的确是明智之举。

当然,目前许多对外政策特朗普决定不了,特别是对俄制裁方面。但是,美国国会也不敢与俄罗斯狭路相逢,毕竟那将是以美国自身命运为代价的冒险。因此,美俄关系虽然紧张,但还是以“冷战”为主,正面、武力对抗可能性微乎其微。

美俄保持“冷战”,互相制裁,对于美国而言自然不会有什么损伤。美国自身地大物博,经济发达,对俄罗斯没有多少所求。俄罗斯虽然屡次在制裁中遭遇重创,但毕竟已经习惯了经济困难的生活。而且事实证明,普京的政治实力并没有因为经济制裁而垮掉,俄罗斯多数人当前也并不敢因为经济形势不好去推翻普京的统治。何况以俄罗斯人强烈的自尊心,即使政局发生变化,俄罗斯民族与西方的对抗还会延续。

不过,美俄关系长期紧张还是会对其他很多国家造成负面影响。欧洲恐将失去俄罗斯的能源供应,中东则继续在代理人战争中生灵涂炭。因此,美俄矛盾对国际社会的打击不小,如果双方能尽早做出改善关系的努力,对世界将大有裨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马逸群

马逸群

南开大学国际关系硕士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