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毛克疾:缺席一带一路峰会,又要加入上合,印度打的什么算盘

2017-06-13 08:24:4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毛克疾】

2017年6月9日,印度和巴基斯坦终于在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成为上海合作组织的正式成员国。2015年在俄罗斯小城乌法启动的上海合作组织扩员程序,如今终于修成正果。上合组织接收印度和巴基斯坦实现了首次扩员,有望成为世界上幅员最广、人口最多、潜力最大的地区性国际组织,将包含全球43%的人口以及全球24%的GDP。作为世界人口第二大国和最有潜力的新兴市场国家,印度此番与巴基斯坦一道加入中俄主导的上合组织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值得揣摩。

冷战结束以后,印度曾一度陷入战略迷茫期。随着苏联解体,印度失去了事实上的强力盟友。因此,印度在面对独霸世界的美国,以及在南亚地区强势的美国-巴基斯坦联盟时,就产生了很强烈的战略焦虑。因为印苏历史上亲密关系的路径依赖,俄罗斯也把印度视为重要的潜在伙伴,两国除了在先进军火领域联系密切之外,在战略领域也有诸多合作举动。例如早在1998年,时任俄罗斯总理的普里马科夫就在印度首次提出“印俄中战略三角”。此外,俄罗斯也一直是推动印度加入上合组织的主要力量。这也是为什么莫迪在2017年6月初与普京会晤时主动提及“感谢普京支持印度加入上合组织”。

印度之所以渴望加入上合组织,其背景就是美国是世界唯一超级大国,且美巴之间保持较为亲密的军事同盟关系。在这种国际格局“一超多强”的条件下,印度倾向于选择靠近中、俄、欧等国,推进“世界多极化”的政策目标,借此平衡强势的美国。

此外,作为仅次于中国的发展中大国,印度对于既有的国际秩序也颇为不满,尤其认为印度没有得到与其自身影响力和实力相符合的话语权。在这两种动因的驱使下,印度对于中、俄主导的国际场合一直保有比较浓厚的兴趣。例如,除上合组织之外,印度是“金砖组织”的重要成员国(一般认为,印度“金砖成色”仅次于中国;印度也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第二大股东(中国持有亚投行30%股权,印度为8%左右);此外,中、印、俄三国也在多个其他国际场合互有配合。

不过印度最近“高调缺席”在中国举行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可能传递出政策导向发生变化的信号。此中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印度来说,原先将其推向中、俄的前提条件似乎已经发生了变化。

从印度的角度看,美国的全球唯一超级大国地位正在受到中国的全方位挑战;随着阿富汗反恐战事的结束,美巴关系也走向平淡,中巴关系却随着“中巴经济走廊”而不断升温;原本亲密的印俄关系,近年来也频现龃龉(正如复旦大学学者林民旺在一篇评论中所指出,2016年在印度试图“孤立”巴基斯坦的背景下,俄巴却联合举行了“友谊2016”军事演习;俄罗斯在果阿金砖峰会期间,也没有加入印度谴责巴基斯坦“恐怖主义”的行动;此后,俄罗斯甚至表达要加入中巴经济走廊的意向[1])。

这些变化很自然地使印度的政策导向发送了偏转:原本印度渴望加入上合组织是为了与中俄等国抱团取暖,以在美国独霸的背景下谋求更大的影响力和话语权;但是如今印度加入上合组织,三家紧密抱团的意味难寻,反而更像是印度在对冲潜在不利局面——对于印度来说,中俄巴三国在欧亚大陆腹地抱团而将其排除在外可以说是地缘政治灾难。加入上合组织以后,印度则可以在保持最低限度的参与和支持的情况下,利用其成员国身份迟滞、解除那些对其不利的议程。

很多印度战略学家开始预估印度加入上合组织的风险,并谋划如何利用其成员国身份谋取自身利益。

例如,印度著名战略家拉贾·莫汉指出,“反恐和反分裂是上海组织的核心目标,但是中国仅会在口头上支持,却不太可能在实质上向巴基斯坦施压,使后者停止支持克什米尔的跨境恐怖袭击和分离主义……中国反而可能会以上合组织区域‘睦邻友好’为借口向印度施压,迫使其与巴基斯坦进行接触和谈判……从以往经验看,俄罗斯也不可能在克什米尔问题上对印度施以援手”。[2]

有鉴于此,莫汉指出印度应该利用其成员国身份避免“中国和巴基斯坦在上合组织内部利用克什米尔问题‘暗算(ambush)’印度,比如印度应该昭示中国与印度在克什米尔问题上也存在领土争端,此外也要揭示中巴之间的同盟关系……”

上合组织扩容后,各国领导人首次同框


此外,印度不仅不像其他中亚、南亚国家一样渴望得到上合组织带来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红利,还对“一带一路”怀有明显的怀疑和潜在的反对情绪。正如中国驻印度大使馆公使刘劲松在2017年3月的一次演讲中所指出的那样,“中国正大力推动‘一带一路’同上合组织及各成员国的发展战略对接。印度即将成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将履行以往各项文件和条约的义务,并为组织未来发展做贡献……去年上合组织元首理事会联合公报指出,‘成员国重申支持中国关于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将继续就落实这一倡议开展工作,将其作为创造有利条件推动区域经济合作的手段之一。’”[3]

印度成为上合组织的成员之后,自然也会受到上合组织的各种条约和规定的限制。在这种情况下,印度如何调和其对于“一带一路”的既有立场和上合组织的现有集体立场值得关注。

除了地缘政治博弈和国际格局的考虑之外,上合组织所覆盖的欧亚大陆腹地也是印度一直以来“期待战略投射而不得”的区域,此次加入上合组织则为印度介入该地区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窗口。

中亚地区历史上一直是游牧民族入侵南亚次大陆的策源地,而时至今日,在印度眼中,“巴基斯坦-阿富汗-中亚”方向仍是威胁印度安全的头号风险区域,受制于地缘阻隔,印度一直处于无处下手的状态。因此,如果印度能够直接接触中亚各国,例如在反恐、反分裂等问题上直接与域内相关国家协调,对印度来说也是一大利好。

在经济事务上,印度也一直渴望获得中亚地区资源和市场入口。印度是世界最大的能源进口国之一,而中亚地区是世界主要油气出口区。虽然印度一直计划连接中亚的能源网络,但是受制于薄弱的执行力和糟糕的区域协调能力,这些计划一直停留在纸面上。如果上合组织能够发挥协调作用,这将助力印度实现其能源联网计划,改善印度脆弱的能源安全局面。

此外,印度比起中国和俄罗斯,不仅地理上核心区距离中亚更近,也在文化上和经济上具有特殊的亲和力。例如,印度的医疗、教育和商贸已经成为许多中亚国家高端、乃至中产阶级消费者的重要目的地。在这种情况下,加入上合组织也使得印度能够获得更多市场机遇。

虽然加入上合组织曾是印度的夙愿,但是当前的国际局势和国际间力量对比都已经使印度的心态和动机不复当年。对于印度来说,主要地缘政治对手中国越发强势,传统盟友俄罗斯与其日生间隙,而宿敌巴基斯坦则在“一带一路”的框架下与中俄靠近。

站在印度的角度看,加入上合组织与其说是积极谋取战略主动的行动,不如说是对潜在不利局面的对冲举措——作为上合组织的成员,印度虽然很难在中俄主导的局面下设置议程,但是却可以迟滞、解除那些对其不利的议程。从这个角度看,印巴加入上合组织以后的首要挑战是保持组织内部和谐,避免重演南亚区域合作联盟(“南盟”,SAARC)因为印巴对立而效率低下的情况。

参考资料:

[1] http://www.guancha.cn/LinMingWang/2017_06_08_412292.shtml

[2] http://carnegieindia.org/2017/06/08/beware-of-beijing-pub-71200

[3] http://news.haiwainet.cn/n/2017/0424/c3541090-30877871-2.html

毛克疾

毛克疾

风云学会会员,南亚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上合组织
上合组织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