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军媒批新疆日报原总编在反分裂上不能与中央一致

2017-02-12 12:04:20

2月12日,微信公众号“当代海军”(ID:ddhjzz)刊发人民海军报社社长刘金来文章《坚守新闻理想 瞭望伟大航程——开年后与编辑部同仁的一次谈心》。文中提到,这几年,习主席反复强调党管媒体,各级自觉坚持党报姓党。但是,一些问题务必引起高度警惕。像新疆日报原党委书记、总编辑赵某某,在反对民族分裂主义、暴力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等重大原则问题上,言行不能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炎黄春秋》原执行总编洪某某捏造历史、污蔑“狼牙山五壮士”;嘉兴日报原记者王某某在微博上公开反对国家统一、呼吁地方自治、支持香港占中。网络上各种篡改历史、抹黑英雄、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事也不少。这些都给我们党的新闻工作者、党的宣传舆论战士提出了严峻挑战,要求我们必须扛起党报如山如岳的责任,打一场信仰保卫战。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2015年11月2日,经新疆自治区党委批准,自治区纪委对新疆日报社原党委书记、总编辑、副社长赵新尉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新疆日报社原党委书记、总编辑、副社长赵新尉

观察者网转载全文如下:

习主席对如何干好党的新闻事业,如何办好媒体,如何当好记者,有一系列重要论述。作为时代大船上的水手,我们应以怎样的抱负、追求和担当记录强军航程呢?

一、忠于信仰,执著扛起如山如岳的时代责任

关于信仰的论述很多,这里和大家探讨下信仰与新闻宣传的关系。

先分享2段历史。

一个是百年前。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后,马列主义传入中国,在这个大背景下,中国共产主义先驱和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从事的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办报办刊,传播主义。李大钊主办的《晨钟报》,陈独秀创办的《新青年》,李陈合作创办的《每周评论》,毛泽东创办的《湘江评论》,中国共产党成立后党中央主办的《向导》周报、团中央刊物《中国青年》、瞿秋白主编的《前锋》月刊、毛泽东主编的《政治周刊》等,都流行一时,成为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的坚强阵地。

另一段历史发生在30多年前。1985年戈尔巴乔夫担任苏共中央总书记后,大力推行所谓“新思维”,党的话语权旁落到变节变色之徒雅科夫列夫的手中,一时间大小媒体失控,都以耸人听闻的报道、荒诞无稽的假新闻乃至造谣,诽谤和攻击苏共,否定社会主义。舆论导向方面的错误带来了一系列严重后果:过度揭露社会阴暗面,使苏联人民丧失了民族自豪感;攻击苏共,让1800万党员成为人民的对立面;否定苏联历史,使人民产生了民族虚无主义;揭露军内腐败,影响了军队的威信,煽动了军心涣散。苏联亡党亡国,核心的是,信仰的崩塌。

历史是现实的映照。早期共产主义报刊在中国的风靡,不仅传播了理论、指引了方向,而且培养了一批有坚定共产主义信仰的骨干,成为革命最终胜利的坚强力量。而苏共对媒体的失控,造成了党内外理想信念的缺失,以至堂堂社会主义阵营的老大哥,在所谓和平的大旗下被悄悄演变,最终走上了亡党亡国的不归路。

信仰,对一个政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生死存亡,实在是太重要了。而忠于信仰,对专责传播思想、引领舆论的新闻媒体来说,同样是太重要了。

记者,是时代大船上的瞭望者。如果瞭望者的信仰出了问题,看错了方向,甚至故意指错了方向,那大船就可能触礁或驶向深渊。

这几年,习主席反复强调党管媒体,各级自觉坚持党报姓党。但是,一些问题务必引起高度警惕。像新疆日报原党委书记、总编辑赵某某,在反对民族分裂主义、暴力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等重大原则问题上,言行不能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炎黄春秋》原执行总编洪某某捏造历史、污蔑“狼牙山五壮士”;嘉兴日报原记者王某某在微博上公开反对国家统一、呼吁地方自治、支持香港占中。网络上各种篡改历史、抹黑英雄、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事也不少。这些都给我们党的新闻工作者、党的宣传舆论战士提出了严峻挑战,要求我们必须扛起党报如山如岳的责任,打一场信仰保卫战。

新闻媒体都是有阶级性的,都是归属于某个政党或团体的。作为党报记者,我们必须认清这个根本属性,在工作中理直气壮地亮出自己的身份,坚决地为党的事业鼓与呼。这是政治责任,也是政治底线。应该说,我们报社的同志都是有政治信仰、政治立场、政治定力的合格的党的新闻工作者,这几年来不管是办报、办杂志还是办微信,在政治方面没有出过一点问题。特别是圆满完成习主席多次到海军部队视察、中央和军委层面的重要会议报道转载、海军党委和海军首长的重要活动报道等,都做到了万无一失、绝对准确。这就是忠于信仰在工作中的体现。

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对我们海军报来说,忠于信仰最重要的就是要进一步增强“四个意识”,把坚定维护核心作为最紧要的政治、最根本的要求、最忠诚的信念,在舆论阵地上为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实现强军目标、建设世界一流海军提供坚强舆论支撑。

媒体人忠于信仰这个话题,另外需要说的是,作为党报的记者,在笃信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前提下,还应始终保持职业敬畏感。古人用“上致君、下泽民”来概括读书人的追求。新闻界的老人也曾讲,记者“笔下有财产万千,笔下有人命关天,笔下有是非屈直,笔下有毁誉忠奸”。时刻有这样的坚守,我们的笔锋就不会写偏。

作为军队党报记者,把忠于信仰见诸行动,根本的是要把习主席的期望与重托落到实处,做政治坚定的新闻工作者、做引领时代的新闻工作者、做业务精湛的新闻工作者、做作风优良的新闻工作者,一句话,就是要做党和人民信赖的新闻工作者。

二、勇于战斗,始终保持战风斗浪的冲锋姿态

笔,是用来战斗的;新闻,是有杀伤力的。

大家知道,毛主席立党、建军、开国,风云一生,战斗一生,笔耕一生,毛泽东思想蕴含在理论著作中、讲话演讲中、批示指示中,也同样闪耀在新闻名篇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解放前夜,毛主席巧施空城计,几篇新闻稿退敌10万兵。

那是1948年10月,解放战争正值大决战这一残酷阶段,傅作义部欲突袭中央首脑机关所在地,有点像斩首行动。在这十万火急、万分危急的时刻,毛主席亲自策划安排、亲自撰写修改了一组新闻稿,《蒋傅军妄图突袭石家庄》《华北各首长号召保石沿线人民准备迎击蒋傅军进扰》《蒋傅军已进至保定以南之方顺桥》《评蒋傅军梦想偷袭石家庄》,新华社、《人民日报》于10月25日至10月31日先后播发,蒋傅军闻风而慌,吓阻而退。

战地记者的榜样也很多。像说过“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离前线不够近”的罗伯特· 卡帕,这位著名的战地记者最终也牺牲在战场上。还有我党优秀记者范长江,他的名篇佳作也大多写于烽火硝烟的战场上。不管是卡帕,还是范长江,因为所处时代特点,他们应该算是战斗在有形的战场上。

那么现在,当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当炮火硝烟离人们的生活越来越远时,我们记者的工作是不是也离战场越来越远?是不是不再需要战斗的精神状态?当然不是,无形战场的考验,很多时候不比有形战场简单,甚至更加残酷、复杂。

去年访华前夕,俄罗斯总统普京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在当今世界,新闻报道的重要性不亚于外交官的实际工作。

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曾讲:我们今天的大部分工作量,不管是按重要程度计,按时间计,按精力计,除了最核心的决策之外,其他几乎都是在和媒体打交道。

新闻记者首先是战斗员。在延安时期,毛主席曾说,我们有两支队伍,一支是朱总司令领导的拿枪杆子的队伍,一支是鲁总司令领导的拿笔杆子的队伍。既是宣传队,也是战斗队,一直是我党新闻工作者的鲜明特点。时至今日,我们战斗队的特点,可能更多的是体现在面对突发事态、急难险重任务时,能不能冲得上、拿得下。这几年,随着海军日益走向深蓝远海,海军报记者的足迹,也顺着海军的航迹不断延伸,在各种大事特情不断考验下,报社全体人员都表现出很强的战斗精神和战斗意志。

比如2008年汶川地震,震后第二天稿,这就是战斗。还有非典时期,在对SARS病毒的传播和防疫没有完全控制的严峻形势下,我们的记者进入小汤山医院采访,同样也是战斗。还有护航,特别是首批护航,在对海盗、海情并不掌握的情况下出征,自然更是战斗。这些战斗中,都有我们记者的背影,战斗的身影。

遇到重大任务是战斗,平时的工作同样是战斗。在我们报社,现在每天三改样后换稿成了常态,这就导致几乎每天都不能按时下班,还有每周日下午上班也已成为制度,微信团队更是已连续3个春节不休息,大年三十、初一也坚持推送。这些看似平常,其实都是在战斗,而且是一场艰苦的持久战。有时首长临时交代下重大任务,有时突出宣传全国重大典型,有时集中组织撤侨救灾等重大宣传,那吃住在黄楼、通宵在办公室,同样是战斗。这种遭遇战我们也遇到很多,社里大多数同志都参与过,大家的战斗精神令我难忘。

勇于战斗,还有很重要的方面就是勇于担当。法国著名作家巴尔扎克的书房有座拿破仑雕像,他在雕像底座刻了一行字:“你没有用剑征服的地方,我要用笔去征服。”对文人来说,笔,就是匕首,就是投枪,就是飞机大炮。面对当前复杂的舆论环境,可能很多时候飞机大炮无法发挥作用的地方,我们党报记者要敢于以笔做枪,捍卫利益、开疆扩土。

南海维权、钓鱼岛斗争等,我们都在较量中,勇于举旗帜、当先锋、打头阵,有时就是脚下踩着雷、头上顶着剑在冲锋。这种担当,就是和平时期最大的战斗。

三、精于出新,善做引领风尚的前行者

对媒体人,特别是传统媒体人来说,刚刚过去的这个新年,可能是最寒冷的一个新年。2016年的最后一天,曾经蜚声媒体界的《京华时报》和《东方早报》,双双在出版了最后一期纸质版报纸后,宣布从新年起正式停刊。传统媒体面临前所未有的生存发展挑战。

与这样的“坏消息”相对应的,在新年前后同样有一堆好消息:上海几家国资6.1亿元入股澎湃新闻;广东宣传文化系统宣布设立第三个百亿元规模的媒体发展基金;“今日头条”全资收购美国移动短视频创作社区Flipagram;《南方都市报》机器人记者“小南”正式上岗并于春运期间开始写稿……

对媒体的生存而言,这确实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也确实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作为党报人,作为为党和人民事业鼓与呼的党报人,自然不能固步自封、坐以待毙。创新,这一时代强音,这一思想革命,这一伟大实践,也成了近年来党报人思考和实践最多的话题。

媒体创新,到底应该创什么?新什么?习主席在去年初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明确指出了9个方面,“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必须创新理念、内容、体裁、形式、方法、手段、业态、体制、机制,增强针对性和实效性。”

客观地讲,作为一份军内党报,作为一张军种党委机关报,我们直面媒体变革的冲击并不大,也没有办不下去要丢饭碗那种特别直接的切肤之痛。但没感受到不等于没有,等到风浪临头再想出路就晚了。

这几年,从创刊《〈人民海军〉学习活页》、创办“当代海军”微信,到改版《当代海军》杂志等等,应该说我们报社一直在主动创新,主动试水,取得了一些成绩,积累了不少经验。创新的实践证明,这是需要我们海军报人作为的时代,也是海军报人可以作为的时代。

创新创什么?结合工作实践,可能有3个方面特别需要使劲用力。首先是理念的创新。新闻媒体被称为时代的风向标、社会的看门狗,在创新的道路上更应该起得更早、走得更快。实话实说,我们党报,特别是军内党报,守着一亩三分地,很容易自给自足、自我陶醉。这几年,通过推出当代海军微信,给大家打开了一扇突围新媒体的窗户。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信息时代带来媒体通天彻地的变化,对我们传统党媒来说,创新,已经不是发展之需,而是生存必须。

就像文艺复兴孕育了第一次工业革命,启蒙运动推动了第二次工业革命一样,创新最直接的体现就是技术的创新。当代海军微信现在已成为有广泛影响力的新媒体品牌,是海军在新媒体领域的一块宝贵阵地。下一步随着改革的推进,新媒体建设的规模和力度都将继续扩大,如何让新媒体发挥更大作用,是需要每名同志思考的问题。

还有,立于高处,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不论媒体形态如何变化,内容创新永远是最大的根本。换言之,“纸红”与“网红”之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内容永远是赢得受众的最强力量。怎样把作品写得更加短实新,写得更加深活烫,写出高原高峰,创新超越永远在路上。所以,作为海军党委机关报,我们要牢牢把住海军建设这个独一无二的内容优势,向独家、向深度要影响力,向前瞻、向思想要引导力,向一线、向地气要感染力,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这块内容的沃土,结出灿烂的花朵。

当然,创新不是一蹴而就的。这要求我们既要有充足的思想准备、知识积累,也要用敢于担当的精神,不怕白眼口水,只有这样,才能让海军报,让海军新闻事业,始终保持青春之气,始终走在别人的前头,哪怕仅一步。

四、乐于书写,写出能流传能立身的精品力作

历史是昨天的新闻,新闻是明天的历史。记者作为时代的记录者,当我们提起手中的笔时,应该要有对文字的敬畏、对历史的敬畏,并带着这种敬畏感来十分严肃而又万分快乐地写好每一篇新闻作品。这就是书写的魅力,记录的意义。

何谓“精”?阅一字受一字益,即为精。去年离世的当代著名作家陈忠实曾有句名言:既然自己是作家,就要写一部死后能放进棺材当枕头的书。他说得出,他也做到了,《白鹿原》的分量足矣。那我们呢,写的每篇新闻都会在开头署上自己的名字,编的每篇稿子都会在文末署上自己的代号,当这些带着我们名字的文字印成油墨,传遍万里海疆时,是给自己添彩了,还是让自己丢人了?还是多次强调过的老话,作为新闻记者,最起码要对得起自己的署名。

记者该写什么?当然是新闻。但这并不是多余的一问,我所要说的是,我们要把握住新闻书写的内核。我国现代新闻事业奠基人邵飘萍有句名言:“探究事实,不欺阅者。”我党新闻事业的开拓者范长江也有句名言:“真理是新闻记者唯一的武器,忠实是新闻记者唯一的信条。”我党思想宣传战线的卓越领导人陆定一也曾说:“报纸有两种。一种是人民大众的报纸,告诉人民以真实的消息,启发人民民主的思想,叫人民聪明起来。另一种是新专制主义者的报纸,告诉人民以谣言,闭塞人民的思想,使人民变得愚蠢。”从这些新闻前辈的论述可以看出,记者写什么,最核心的就是坚持唯物论的反映论,写事实、写思想。具体到我们的工作,忠诚传播习主席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及时传递党中央、中央军委和海军党委的声音,热情讴歌海军建设发展波澜壮阔的火热实践,大力宣扬具有海军风貌中国风采的重大典型,以引领思想、引导舆论、推动发展、助力建设,就是我们要重点书写的内容。

怎样对待写作?我的认识就是乐兹念兹。毛主席戎马半生,越是在艰苦的战争年代,越是他经典作品的高产时期。抗战期间,在延安窑洞昏暗的油灯下,毛泽东的《实践论》《矛盾论》等先后问世,成为武装全党、指导革命的强大武器。《毛泽东选集》四卷本中的158篇文章,有112篇写于延安时期。

习主席作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可谓日理万机,习主席系列重要讲话涵盖治党治军、内政外交等各领域,《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已翻译成多种文字在全球发行,广受欢迎。我认真看了下《之江新语》,这是习主席主政浙江时为《浙江日报》专栏写的言论结集,从2003年2月至2007年3月,共232篇文章,平均每月4篇还多,也就是说至少每周一评。2007年刚一开年,5日、6日、7日,习主席就连着写了《为民办实事旨在为民》《为民办实事重在办事》《为民办实事成于务实》,1月份共发表11篇,堪称乐于书写的典范。

我们现在确实很忙,加班也很多。但与伟人相比,只能说我们吃的苦还远远不够。海军苗华政委在海军机关“三新”大讨论时讲:“灯火通明才能前途光明”。应该说,首长的这句话,为我们指明了努力的方向。

关于书写,最后还要说的一点是,阅读。没有积累是写不出好东西的,而这种积累,最主要的就是阅读,广泛地阅读、深入地阅读。只有当一个爱读书的人,才有可能成为一个会书写的人。有媒体曾做过一个统计,关于近年来各国国民的阅读情况。统计显示,全世界最爱阅读的是以色列人,平均每年读书64本,俄罗斯人平均每年读书55本,日本人平均每年读书40本,而中国人每年平均读书4.77本。这个差距太大了。在这里,我们自己也问问,每年读了几本书?是64本,55本,40本?有没有连中国人的平均数4.77本都没有达到呢?

切记,别以忙为借口。再忙,能有领导着13亿多人口大国的习主席忙吗?人民日报微信曾列了一份“习近平书单”,看看领袖阅读过的数百上千本纵横古今、贯通中外的煌煌巨著,恐怕会让我们每一个人汗颜。

北大教授陈平原在一次演讲时说过一句话:“如果你半夜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读书,而且没有任何负罪感的时候,你就必须知道,你已经堕落了。不是说书本本身特了不起,而是读书这个行为意味着你没有完全认同于这个现世和现实,你还有追求,还在奋斗。”希望大家能用读书证明自己还没有堕落,还有追求,还在奋斗,还愿书写。

五、甘于清苦,守住花开前的寂寞和生长

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是对文化人最基本的要求。

古人讲“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讲“板凳甘坐十年冷”,说的都是读书治学要甘于清苦,特别是在原始积累阶段,必须屁股坐得住,尔后才能站得起。

这方面的故事很多。范仲淹小时候家境贫寒,他每天早上煮一锅粥,等凉了就分成三份,然后早中晚各吃一碗凉粥,留出足够的时间读书。有个同学的父亲爱惜范仲淹好学上进,便送来了美味佳肴,却被退了回去。范仲淹讲,我吃粥读书已经习惯了,如果吃了美食,可能以后就不能静下心来了。还有一个很有名的割席断交的事。讲三国时管宁和华歆是好朋友,坐在一张席子上读书。有一天读书时街上有车队通过,华歆放下书跑出去看热闹。管宁觉得华歆读书太容易受外界影响,就把席子割开说,“子非吾友也。”在这两个历史典故里,不管是美食也罢,车队也罢,并不是说有多么罪大恶极,而是从拒美食、拒热闹里,体现了静心静气,这是读书治学的必要条件。所谓,宁静以致远,成大事者必有静气。

我们讲甘于清苦,首要的就是像范仲淹、管宁一样,甘于物质上的清苦。古语讲,“五色使人盲,五音使人聋”。十八大以来,上下大力改作风,政治生态有了很大变化,觥筹交错少了,灯红酒绿远了,我们应该张开双臂欢迎这样的变化,让自己俭以养德,静以修心。

甘于清苦还有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精神上的修行。1958年,“两弹元勋”邓稼先在受领原子弹研制任务后,下班回家对夫人许鹿希说:“我最近可能要调动工作。”夫人问他:“去哪?”邓稼先回答:“不能说。”夫人又问:“干什么?”邓稼先回答:“不能说。”夫人再问:“那去多长时间?”邓稼先回答:“不知道。”过了8年,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横空出世。在邓稼先埋首西部荒漠的日子里,他的同学杨振宁获得了诺贝尔奖,而邓稼先在两弹成功后得到的奖金仅有20元,核弹10元,氢弹10元。这20元与巨额诺奖,孰重孰轻?在邓稼先的天平上,他更倾心的不是物质、不是名利,而是精神层面的价值。忍得了精神上的苦旅,才能有精神上的崇高。古人讲:成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说的就是这种执著理想的追求者。

甘于清苦,还有一点,就是要能正确面对名利得失。报社是清水衙门,一不管人,二不管钱,有没有同志羡慕那些管钱管人的部门?平时,从社领导到处领导,下去采访人家也尊你一声“长”,编辑记者下部队,基层官兵也叫你一声“老师”,这也算另一种名。但,我们的同志切不可被名所累。古人说得好:“我贵而人奉之,实非奉我,奉此峨冠大带也;我贱而人侮之,实非侮我,侮此布衣草履也。我胡为喜,我胡为怒。”正确对名利,需要毕生的修为,作为一名党报记者,应以党性纪律和道德修养双双律己,看淡名利,笑对人生。

当然,甘于清苦不是只为了苦而苦,而是要在苦中学,在苦中炼,在苦中积累。科学研究发现,新生的竹子用了4年时间,仅仅长了3厘米,从第五年开始,却以每天30厘米的速度疯狂生长,仅仅用了6周的时间就长到了15米。其实,在前面的4年,竹子将根须一直在向更广更深的土壤里延伸。做人做事做学问概莫如此,多少人,没熬过那3厘米!希望大家能耐得寂寞,守住花开。

今年,掐指算来,是海军党委机关报《人民海军》创刊60周年。忠于信仰、勇于战斗、精于出新、乐于书写、甘于清苦,是我们海军报人在60年金戈铁马、60年战风斗浪、60年笔耕不辍、60年挑灯夜战中,一点一滴凝结起来的精神;是我们上万期报纸上每一篇文章、每一幅图片、每一个版面,一文一字累积出来的筋骨。作为海军报的传承者,我们要切实在工作和生活中铭记、实践、笃行。

清朝诗人龚自珍的《乙亥杂诗》中有一句,“科以人名人可重,人以科名人可知。”说的是清朝3年取一榜进士,这榜进士成就和名气的大小,取决于最有名的几位,这些人就是“科以人名”,还有些人庸碌无为,仅在提到每榜时,才会让人想到他,这就是“人以科名”。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牢记使命,闻鸡起舞,撸起袖子加油干,让我们的《人民海军》报以你而名,让强大的人民海军以你而名。(刘金来)

分享到
来源:微信公众号“当代海军” | 责任编辑:陶立烽
专题 > 边疆战略
边疆战略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