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梅新育:民族宗教极度多元 是印度军队的致命软肋

2017-08-09 17:04:22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梅新育

印度军队很可能是当前中国民众最关注的一支外军,而对这支军队内部凝聚力、战斗力损害最大的隐患之一就是,其极端复杂的民族宗教构成。

这支军队的战史已经充分证实了这一点,甚至今日美军类似的“多元化”(尽管程度远远不及印军)也是可资其对手利用的潜在突破口。

与单一民族聚居或单一民族占压倒多数聚居相比,在多民族混居状态下,居民相互摩擦和激化的几率天然较高。

不仅语言不同容易造成误解,宗教和风俗不同可能产生摩擦,而且单一民族聚居情况下个体之间的摩擦此时也容易上升到群体冲突、乃至民族冲突的层次,正常状态下的社会道德和行为规范,此时都会沦为政治站队的牺牲品,承担维护秩序职责的强力部门、执法机构也常常备受掣肘。

印度民族宗教冲突潜藏巨大破坏力

在极端情况下,这种冲突甚至有可能进而转为对分疆裂土的诉求。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正因为如此,人口众多、民族宗教构成比中国复杂十倍百倍的印度,从来就是滋生民族宗教冲突的“沃土”。

仅就印度教徒与穆斯林之争而言,2007年印度就发生印度教徒与穆斯林冲突681起,死亡96人,2117人受伤;2008年发生印度教徒与穆斯林冲突656起,其中4起发展成骚乱,死亡123人,2272人受伤。

从三甘地之死到延续数十年的克什米尔动乱,到1980年特里普拉邦大规模民族仇杀,到2008年11月震动世界的孟买特大恐怖袭击案件,再到2011年7月13日孟买闹市区的三起连环爆炸案,以及9月7日新德里高等法院爆炸案,2012年阿萨姆原住民博多族(Bodo)与孟加拉族穆斯林移民仇杀冲突及其波及南印度,再到2013年8月末至9月初,北方邦穆扎法尔讷格尔镇印度教徒与穆斯林宗教冲突造成30余人丧生, 逼得印度中央政府紧急调拨五千军警维护秩序……

今年3月27日,莫迪家乡Gujarat,印度教和穆斯林学生发生冲突。图片|Khybernews.tv

我们已经一次又一次看到了印度民族、宗教冲突所潜藏的巨大破坏力,在可预见的未来也还会继续看到。

就总体而言,2003—2012年间印军在印控克什米尔与反政府武装发生的战斗/武装冲突次数几达1.3万场,2001—2012年间印度东北部战斗冲突次数更接近1.5万场。

尽管印军条件不错,但1960年代在解放军面前不堪一击

不可避免地,即使在印度军队这个政府维护秩序的终极工具内部,复杂的民族构成也大大削弱了其内部团结和作战效能,而且深陷提高军队内部团结、作战效能与维持印度代议制民主政体下国家政治团结,二者难以兼得的两难困境。

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时,作为我军对手的印度军队在规模、装备和战史等方面基础其实相当不错。

印度军队曾经是英帝国最大的殖民地武装力量,二战时期一度扩充至200万人,且陆海空三军兵种齐全。数百年来,在英国殖民者统率下,英印军队足迹遍布亚、非、欧广大地区,为保卫英国本土和扩张英帝国殖民地立下了汗马功劳。

仅在中国,其“武功”就包括第一次鸦片战争中的定海和镇江城之战、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圆明园之劫、八国联军之役……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仅半年,英印当局就从印度向法国战场派出了21万印度官兵和8万英军;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从殖民地征兵共计450万人,其中印度士兵就占120—150万。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英国将领统率英印军队在北非、欧洲等战场立下不少战功,仅在意大利一国就战死印度士兵5782人,6人获得英军最高勋章维多利亚十字勋章。

特别是后来在中印边境自卫还击战中担任东线印军主力的第四印度师,二战期间在中东、北非、意大利、希腊等战场转战6年,在意大利蒙特•卡西诺战役中表现优良,也因此在印度独立后成为印军“王牌部队”,号称“标准师”,是印军推行一切改革的试点部队。

正因为有此战史渊源,印度独立后至1962年对印自卫还击战期间,印度军队多次受邀在海外执行维和任务。然而,民族构成复杂成为这支军队最大的软肋之一。

在克节朗河谷的兼则马尼战役中,我军俘获印军阿莎姆联队第五步兵营辛格少校。图为1962年10月20日,在兼则马尼的玛尼堆旁,西藏边防部队从建筑物中搜索出印军并俘获了他们。摄影|蓝志贵 黄建鹏画廊

在我国军事科学院、成都军区、兰州军区和新疆军区、西藏军区联合编写的《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史》中,提及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时,西线当面印军主力十五军十九师一一四旅时,就指出,其最大弱点在于内部民族、宗教构成复杂,具有两个国籍(印度、尼泊尔)、三种宗教(印度教、锡克教、伊斯兰教)、四个民族(印度斯坦族、锡克族、拉达克族、廓尔喀族)、五种语言(印地语、锡克语、拉达克语、廓尔喀语、英语),致使官兵平时彼此歧视,隔阂甚深,互不信任,各存戒心,战时各自为战,互不支持。

尽管这支印军曾在缅甸战场参加对日作战3年,印度独立后参加了印巴争夺克什米尔之战,拥有良好的战史记录;1960年又在改编克什米尔地方武装基础上重组,长期驻扎克什米尔,适应高原环境,士兵射击技术好,但内部民族宗教矛盾错综复杂,导致其在上下齐心的解放军面前几乎是不堪一击。

美军也曾为此栽过跟头

孙子曰:“上下同欲者胜”;放眼更广阔历史背景,民族宗教构成复杂、缺乏单一主体核心,从来就是损害一支军队士气和战斗力的烈性腐蚀剂,不管这支军队曾经创建过何等辉煌的武功。

希波战争中的波斯军队如此,帝国后期充斥各色蛮族的罗马军队如此,淝水之战中兵败如山倒的前秦军队如此,溃败于日本、安南的元军如此,从统一使用德语转而使用12种语言的奥匈二元帝国军队如此,二战中望风披靡成建制向人数只及自己零头的日军投降的英法殖民军如此,晚期的南斯拉夫军队如此,印度军队也将长期无法避免这一问题的严重困扰。

即使是当今貌似独步天下的美国军队,在这方面也栽过跟头。

抗美援朝二次战役时,美军第25步兵师24团本是拥有对华作战胜利战史的部队,在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时号称率先破城。但在朝鲜战场上,该部已成了黑人部队,碰到志愿军这样的强硬对手,因士气低落、开小差多、动辄丢弃装备逃跑而被白人士兵编派出了“逃窜舞蹈”小调:“中国人的迫击炮轰轰叫,24团的老爷们撒脚跑”。

其C连更是在1950年11月抗美援朝二次战役时向我军投降,成为美国独立战争以来第一支向外国军队投降的整编连队。此战之后,美军解散黑人步兵24团,全面推行白人黑人士兵混编,朝鲜战场上也就不再出现向志愿军集体投降的美军建制连队了。

抗美援朝中,向我军投降的美军第25步兵师第24团C连

今天,美军如果持续追求军校学员、军队官兵构成的“多元化”,不惜为此大幅度降低对黑人、拉丁裔、印第安人等少数民族入伍和读军校的录用标准, 假以时日,这支军队的士气和战斗力也必将蒙受深刻损伤。

为军队内讧和叛乱制造良机

在极端情况下,过度复杂的民族宗教构成甚至会为军队内讧自相残杀和叛乱创造良机。

罗马帝国晚期的军队便是这样成为国家和人民的劫掠者、压迫者而非保卫者;安史之乱因此被称为“内乱形式的边患”;努尔哈赤与明朝东北边防军李成梁部的关系也是千丝万缕,有的学者认为他曾在明朝正规军内任职历练。

南斯拉夫末期人民军内发生阿尔巴尼亚族士兵向熟睡的战友开火打死数十人的惨剧;苏联末期率先组织、领导车臣分裂主义叛乱的匪首杜达耶夫本是苏军少将,担任过战略轰炸师师长、爱沙尼亚驻军司令等职位,12次获得苏联政府授勋,获得“苏联英雄”称号;接替杜达耶夫的车臣匪首马斯哈多夫本是苏军第七近卫空降师副师长。

在美国本土最大的装甲兵基地——得克萨斯州胡德堡基地(FortHood),五年之内发生两起军人内讧枪杀大案,凶手都是少数族裔:

2009年11月5日,现役美军少校尼达尔•马利克•哈桑(Nidal Malik Hasan)向战友及其家属开火,造成包括孕妇在内的13人死亡、30人受伤,成为有史以来在美军基地内部发生的最大枪击案,创造了多年来美军单日伤亡最高纪录,这个在美国土生土长的阿拉伯裔美军军官做到了成百上千伊拉克、阿富汗武装分子都无法企及的事情。

2014年4月2日,西裔美军士兵伊万•洛佩斯在胡德堡基地内打死3人、打伤16人后自尽。

此外,美军内部还发生了一些未遂少数族裔军人内讧案件。如2011年7月27日,美军逃兵纳赛尔•杰森•阿卜杜尔在临近胡德堡基地的基林市被捕,其住处搜出枪支弹药和可以制作炸弹的高压锅。与尼达尔•马利克•哈桑一样,他也是以与其宗教信仰冲突为由拒绝服从军令赴阿富汗作战,因电脑中藏有儿童色情资料而遭到起诉、调查。

若来犯 找准突破口歼灭之

印度不是不能选择使其军队民族宗教构成单一化,以求提高军队内部团结和作战效能;问题是那样做有可能将对其国家政治统一构成重大威胁。

1962年自卫还击战时印军的混杂编制做法始于1857—1858年印度反英大起义之后,为了降低印军士兵串联发动兵变的风险,英印殖民政府刻意安排每一个团队都由不同民族、种姓和语言的士兵组成,且相邻团队的兵源地相隔遥远。

作为具有丰富统治经验和战争经历的统治者,英国人不会不知道这样的代价将是降低军队内部凝聚力和协同作战效能,但为了保住自己殖民帝国的整体秩序,他们选择了两害相权求其轻,毕竟当时英帝国面对亚、非对手时占有压倒性的技术和组织优势,印度殖民地军队混杂编制对作战效能的损害仅仅是潜在的,直到80多年后遭遇日军这样组织良好的东亚军队时方才暴露出来,在解放军面前更是暴露无遗。

独立后的印度面临类似的两难选择:如果军队军、师、团等编制的民族宗教语言构成单一化,固然可以提高这些单位自身的战斗力和效能,但如何防微杜渐避免这些军队自视为、也被视为不是统一印度国家的军队,而首先是某个语言邦、某个民族地区的军队?

与当年英印军队潜在弱点暴露类似,冷战后的美军直接交锋过的对手与其国力、技术水平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面对敌人的压倒性优势使得美国政府和军队决策者似乎不用在意军校学员、军队官兵构成“多元化”花架子对其战斗力的潜在损害,但假如遇到了意志足够坚韧、组织足够坚强灵活、技术和国力差距不甚大的对手呢?

对于这样的对手而言,美军“多元化”是不是一个可资利用的突破口呢?

(作者声明:本文仅代表个人意见)

注释:

1)刘向阳:《印度穆斯林的发展困境及政府的应对措施》,《南亚研究》,2010年第4期。

2)北方邦穆斯林人口比例为20%,穆扎法尔讷格尔镇穆斯林人口比例为38.1%。

3) 培伦主编:《印度通史》,第482页,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90年。

4)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史编写组:《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史》,第四章第五节之二,军事科学出版社,1993年12月。

5)在其《一个超级大国的自杀:美国能挺到2025年吗?》一书第七章中,作者帕特里克•布坎南(Patrick Buchanan)对美国军队的“多样性”主张及其误区做了犀利的分析。

参考书籍:梅新育:《大象之殇——从印度低烈度内战看新兴市场发展道路之争》)中国发展出版社,2015年。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梅新育

梅新育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苏堤
专题 > 龙象之间
龙象之间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