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梅新育:中国狙击潜在资本外逃前哨战初获成功

2017-10-27 10:29:45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梅新育】

中国狙击潜在资本外逃前哨战初获成功——当我看到10月26日中国发行20亿美元主权债券的最终结果时,第一判断就是如此。

为什么?因为美国国会两院几乎在中国此次发债同时相继通过2018财年预算案,从而开启了税改快速通道,而市场普遍预期美国税改有可能触发别国、特别是新兴市场经济体资本外逃浪潮,此前主要国际信用评级机构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又等于给中国潜在资本外逃浪潮加压。

在此情况下,中国不做评级而能成功以较低利率发行主权债券,让市场参与者看到国际投资者对中国的信心,其效果无异于狙击潜在资本外逃前哨战。

首先看看美国围绕2018财年预算案的政治斗争结果及其对国际资本流动的潜在影响。先是参议院以51票对49票通过,然后是众议院通过;虽然投票优势不明显,但已经为特朗普政府推进税改扫清了一大障碍。关键是预算案通过有助启动一个程序,在该程序下,共和党只需获得本党票数就可通过税改法案。正因为如此,美国白宫、参众两院共和党头头相继发声,强调预算案过关对税改的意义。

当地时间2017年5月19日,美国华盛顿,美国2018财年预算出台,印刷出版。(图片来源:东方IC)

参议院通过预算案后,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尼(Mitch McConnell)在参议院表示,通过预算案对完成税改至关重要,在前任政府治下停滞多年的美国经济将得以走强。

众议院也通过预算案后,白宫新闻秘书桑德斯(Sanders)迅速表示,预算为税改和减税创造条件。

众议院共和党籍议长瑞安(Ryan)表示,众议院筹款委员会正在处理税改细节内容;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布雷迪(Brady)更表示,众议院税改议案将在11月1日公布。

声称美国经济“在前任政府治下停滞多年”,这类政治斗争语言我等外人自可不必理会,但美国税改的潜在巨大影响我们却不能不理会。美国税改对国际资本流动会产生直接的较大影响,进而会波及价格。

预算案过关显著提升了市场参与者对美国税改未来过关的预期,进而提升了市场参与者对跨境资本回流美国的预期,相应抬升美元汇率。这段时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总体走势疲软,美国参议院通过预算案当天,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全天下跌;美国税改前景日益清晰即使不是主要原因,也是主要原因之一。

联储继续加息和启动缩表已经是板上钉钉,本身就造成了资本回流美国的压力;如果再加上美国税改,国际资本流动逆转、回流美国的压力还会加倍放大。作为事实上的“世界央行”,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本身就是打击商品价格;税改如果再来凑热闹,给新兴市场外汇储备(亦即其通过外汇占款渠道投放的基础货币)收缩压力放大一倍,这国际经济可能就有好戏看了。中国不怕这个,不等于其它大多数新兴市场消受得起这份冲击;中国不怕这个,不等于要对此潜在压力熟视无睹根本不做防备。

再看这笔主权债券的情况。自2004年以来,中国就未曾在国际资本市场发行过主权债券,这次发债是13年来头一遭,5年期、10年期各10亿美元,认购约220亿美元,比计划发行金额多10倍,可算相当抢手。

而且,这笔主权债利率不高,虽然主要国际信用评级公司今年相继降低中国主权信用评级,这笔债券发行又没有做评级,但实际发行利率低于多个信用评级高于中国的国家的主权债券,也低于财政部的指引,等于是给了唱衰中国经济前景的主要国际信用评级公司一记响亮耳光,也让市场参与者借此都看到了国际投资者对中国经济前景的信心。

图表:财政部时隔13年重启主权外币债券(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倘若只看这笔债券的成本收益,肯定会认为不合算:5年期美元债收益率为2.196%(票面利率2.125%),比美国财政部10月25日标债溢价13.8个基点;10年期美元债收益率为2.687%(票面利率2.625%),比美国财政部8月10日标债溢价43.7个基点;虽然本次中国美元债收益率均小于财政部指引,发行前市场预计5年期债收益率可比美债高出30—40个基点,在2.35%—2.45%区间,10年期债收益率比同期限美债高40—50个基点,在2.83%—2.93%区间,但仍然高于美债利率。以高于美债的利率发债,收入的美国进入外汇储备后又拿去购买利率较低的美债,好像吃亏了;但倘若算算大账,结论就相反了。

这次发债给我们带来的好处首先体现在降低国内企业在国际市场融资成本。近年来中国企业在香港等金融中心的美元债券市场上非常活跃,国企、民企皆然;而主权债券通常是一国融资成本最低的债券,这次发行美元主权债券利率低于多个信用评级高于中国的国家,而且相当抢手,必然拉低中国企业境外发行美元债券的融资成本。

更重要的是,既然国际投资者在金融市场上常常扮演“头羊”角色,而这些“头羊”又这样抢购中国债券,市场参与者目睹这些,他们对中国经济的预期会怎样变化,他们在未来参与资本外逃浪潮的内在动机是会削弱还是增强,不言而喻。从这个角度看,这次发债无异于狙击潜在资本外逃的前哨战,而且初获成功。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梅新育

梅新育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国家安全
国家安全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