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梅新育:对美国国家战略报告无需大惊小怪

2017-12-21 07:45:15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梅新育】

特朗普政府第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已经于美国当地时间18日正式发布了。应该说,由于美国作为超级大国的分量,由于特朗普在耶路撒冷地位等问题上树立起了敢顶压力、说话算话的形象,这份报告尚未正式发布就已经先声夺人,吸引万千瞩目于一身;特别是英国《金融时报》(FT)在16号刊发报道《特朗普将指控中国“经济侵略”》,更是掀起了一场舆论风暴。

须知,在很多人眼里,当今之世就是就是中美两国集团(G2)联手治天下的世界,世界综合国力第一的美国对综合国力第二的中国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祭出“经济侵略”这么重的用词,那意味着全球经济政治正在酝酿完美风暴。

回顾特朗普就任以来的行事风格,审视这篇报告中提出的一系列观念,可以肯定,我们应当对这份报告给予足够重视。毋庸讳言,无论是学界还是传媒界,都不乏人认为,很少有美国总统在其就任第一年便完成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特朗普团队人员不齐,居然在这么短时间里就拿出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只不过是在反对派处处掣肘之下为了赶工制造一个“政绩”来装饰特朗普的执政第一年,因此不必太重视。

但从他的行事风格来看,这人非常重视抓大事,而且非常坚持自己的理念,敢于冒风险顶压力力排众议拍板,在耶路撒冷地位问题上就是如此,对他自己一贯重视的国家安全战略,他不会粗制滥造随便应付骗自己。

当地时间2017年12月18日,美国华盛顿,特朗普政府公布特朗普任内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报告指出,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将保卫国家,促进和平,扩大美国的影响力。(@东方IC)

从这份报告基本内容来看,也充分体现了特朗普一以贯之的主要理念,可以想见,他绝对主导了这份报告的指导思想。而且,特朗普的一些理念其实是体现了客观规律,本质上是对此前多年流行的一些不切实际观念主张的“纠偏”甚至是“拨乱反正”;且不提其众多“铁粉”支持者,还有很多人、包括政界不少人士虽然不敢如他这样冒险犯难大刀阔斧改正,但对许多流行的“政治正确”其实也是长期郁积在心敢怒不敢言,在他“纠偏”、“拨乱反正”之后会乐得沿袭享受他的遗产;有鉴于此,我们对他的许多东西、包括这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不可误以为只是短暂的闹腾把戏,很快就会随风而去。

进一步审视这份战略主要内容,不难发现,其基本理念框架与我国近年提出的“总体国家安全观”颇有相通之处,也是一个正常国家政府应该追求的。看这份报告定义的四项至关重要的美国国家利益:

保护美国人民、国土安全和美国的生活方式;

促进美国的繁荣,首次提出经济安全是国家安全;

用军事力量维护和平;

战略是为了推进美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但首先要在国内创造财富和保障权益。

——这些难道不是一个正常美国政府应该追求的吗?许多人抨击特朗普的“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但作为美国政府、美国总统,他追求“美国优先”难道不是天经地义吗?正如中国领导人追求的首要目标是中国人民的利益一样。而且,要求美国放弃“美国优先”隐含着一个非常危险的问题,因为这样等于是隐含地把美国当成了世界政府、要求他对别国承担义务责任;难道这是我们期望的吗?

国内外不少人大呼小叫,声称这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意味着特朗普对华强硬、甚至敌对,但读了他发布这份报告的演讲,浏览了报告,我感到这份报告并不比以前的战略报告对华更敌对,那些与中国有矛盾有竞争的内容基本上在以前的报告中都有。以美国之大,难道我们还能指望他们的国家安全战略、外交战略宣称“以对华友好为基础”?那岂不荒唐?我们肯定不可能接受我们的国家安全战略宣称“以中美友好为基础”,相应地,我们也不应、不能要求、指望美国这样对我们。把自己的事情办好,就无需过度担忧人家对我们如何定位。

毋庸讳言,这篇报告引言第一节“竞争的世界”(A Competitive World)开头就点了中国的名,把中俄、“流氓国家”朝鲜和伊朗、圣战恐怖组织和跨国犯罪组织等跨国威胁团伙列为美国当前面临的三大竞争或对抗力量。其中,对中俄表述如下:

“中国和俄罗斯挑战美国的力量、影响与利益,企图侵蚀美国的安全与繁荣。他们决意减少经济自由与公平,以增强军力,控制信息与数据以压制其社会,扩张其影响力。”

对比以前对华表述,我不认为其对华敌视程度有何增强。国家之间竞争关系客观存在,我们不应讳言中美之间的竞争关系,把它保持在大体良性可控范围内即可。而且,从特朗普的表述来看,他对中俄的称呼是“对手大国”(Rival powers)而非“敌国”,他把中俄当作竞争对手但又希望建立合作伙伴关系,而且实际上是把中俄当作基本上可以与美国并立的大国。在他发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的演讲中,他这样说:

“在过去的近一年中,我跨越数千公里、到访了13个国家、与超过100位各国领导人会面。我把美国的声音带到了沙特阿拉伯、华沙、联合国、朝鲜半岛。”

——注意到没有?他没有说“把美国的声音带到中国”,这表明他实际上是把中国当作可以平起平坐的大国,不是美国说教听话的对象。

纽约时报专栏作者罗杰·科恩撰文评论特朗普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是一个闹剧

“我们还面临竞争对手——俄罗斯和中国——寻求挑战美国影响力,价值观和财富的威胁。

我们将努力与这些国家和其他国家建立一种良好的伙伴关系,但始终以维护国家利益为目标。”

为了说明这一点,他举了一个例子,就是中央情报局向俄方提供暴恐分子企图袭击圣彼得堡的情报,从而避免了一场可能导致数千人伤亡的重大暴恐袭击,普京为此电话致谢。

审视他对与中俄关系的上述提法,是竞争对手又有合作,这对我们来说够了。中美两个大国相处,双边经贸发展是越来越大,但政治关系的正确做法应当有点像刺猬,合作很多,而且可望日益增多,但不能错误地追求过度紧密,那样会相互刺伤的,特朗普的这些主张其实正符合上述“刺猬原则”。

而且,从特朗普上台前后的一贯表述、实际行动和这次战略报告,我认为特朗普终结了、至少是中断了对中国的许多“自伤性竞争”,这对我们的内政外交都很有积极意义,特别是有利于为我国在某些领域拨乱反正、重建国家凝聚力、整合国内创造相对宽松外部环境。虽然这份报告在经济、政治方面的某些内容、主张存在可能滑到恶性竞争的概率,但相当一部分可供选择的恶性竞争,即使山姆大叔想搞,也有心无力了,或是无法对抗客观规律。

以贸易不平衡为例。尽管特朗普格外强调贸易不平衡,希望消除这一现象,这份安全战略报告也强调了这一点,但贸易逆差本质上是进口别国国民储蓄以弥补本国储蓄与投资之间的差额,不深刻改革美国社会福利和劳工等制度就不可能消除这个问题,而且经济复苏强劲和特朗普倡导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都会显著提升其进口需求,从而扩大其贸易逆差。无论如何强调,他也改变不了客观经济规律。

至于中美双方力量对比格局变化,更是全世界有目共睹。当年我们GDP只有美国几十分之一时遭受美国全面贸易禁运,充当全世界反倾销反补贴最大目标连续当了二三十年,就是在这种环境中成长为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第一出口大国,GDP规模与美国差距缩小到63%,现在美方报告继续把我们当竞争对手,又算得了什么呢?不要过度低估我们自己的实力,好歹也是个好几年前就开始被日本右翼上街游行抗议称作“中帝国主义”的国家,拿出点自信吧!

FT中文网报道截图

最后,需要补充一点,FT中文网这篇报道《特朗普将指控中国“经济侵略”》中,对一个英文词汇使用了我认为不恰当的译法“修正主义”,也导致其在网上大火。

其实,这是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称中俄是“破坏国际秩序”的“修正主义强权”,有些人把这里的“修正主义”与中国政治语言中的“修正主义”混为一谈,我多少有些哭笑不得,我认为,status quo state(国内学界现在译作“现状国”)对revisionist(国内学界现在译作“修正国”),这一对词汇讲的是对现行国际力量和规则格局的不同态度,与中国政治语言中的“修正主义”风马牛不相及;美国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称为revisionist,实际是指中国将全面重写世界价值观,政治,经济和战略秩序,不是讲中国将对马列主义如何如何,他们没那么高深的马列主义理论修养。

我认为,status quo state—“现状国”和revisionist—“修正国”这一对术语翻译太生硬,不符汉语习惯,建议分别译作“守成国家”和“搅局国家”(或“破局国家”),更符合汉语习惯,也避免与中国政治语言中的“修正主义”混淆。读者诸君,以为如何?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梅新育

梅新育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