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梅新育:澳大利亚应更加珍重对华关系

2018-01-18 13:46:35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梅新育】

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于本月18日访问日本,预计双方将讨论签署军事互访协议事宜,以求方便两国军事人员、设备长期往来、部署。

鉴于世人众所周知近年中日关系龃龉,且中国高度重视日本重新武装的动向;鉴于近一年来澳大利亚对华关系不断传出不和谐音调,一些澳大利亚政客和媒体甚至上纲上线到了中国“渗透”“泄密”、“干预澳大利亚政治”、乃至“颠覆澳大利亚政权”的层次,特恩布尔本人也宣布将引进实施新的反间谍和外国干预法,且丝毫不隐晦地直指中国势力正在干预澳大利亚,甚至在上月9日公开用汉语普通话喊出了“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我们不能不期望澳大利亚方面珍重与自己最大客户之间的关系。

特恩布尔用汉语说“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

中澳关系曾经相当和谐。早在1972年,澳大利亚就在西方国家中早早与中国建交,并由此奠定了中澳经贸、人缘互利交流的良好基础,早在1980年代,中国就成为这个“骑在羊背上的国家”的最大羊毛出口市场。新世纪以来,双边经贸更是突飞猛进,中国成为澳大利亚遥遥领先的最大出口市场和直接投资流量最大来源国。

澳大利亚经济能够连续26年保持正增长,在西方国家中堪称一枝独秀,“中国机会”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与此同时,中澳两国人员和文化交流也发展到了相当大的规模。中国已在澳开设14家孔子学院;中国在澳留学生总数2015年底已达约26万人,是澳最大海外留学生群体;2016年中国赴澳游客120万人次,在澳消费92亿澳元(1澳元约合5元人民币),澳中工商业委员会主席、前维多利亚州州长约翰·布伦比预计2026年中国来澳游客可能上升到330万人次;两国已建立102对友好省州和城市关系;……鉴于中澳两国已于2015年签署并实施了双边自贸协定,两国关系本来有着相当不错的发展前景。

然而,近一两年以来,随着在澳中国留学生安全与受歧视问题浮出水面,随着中资项目接二连三遭遇狙击,更由于一些澳大利亚政客和媒体锲而不舍爆炒所谓中国“渗透”澳大利亚政坛问题,曾被视为未来工党领袖的议员邓森(Sam Dastyari)与中国新移民、地产商人黄向墨沦为靶子,邓森就南海问题正常发表个人观点就被上纲上线,特恩布尔也公开发出这样严重的指控——“邓森显然是为另一国政府或势力的利益而服务”,最后逼得邓森于2017年12月辞职,……中澳关系大有风高浪急之势。

中国网民纷纷抱怨“澳大利亚好嚣张”,实在不足为奇。在这样的情况下,日澳军事互访协议一旦成真,肯定还会更加损害与中国的关系。

澳大利亚对华关系为什么发生这么多磕磕绊绊?为什么会在中澳经贸持续发展深化的同时发生这么多政治摩擦?就短期而言,相当一部分应当归咎于竞选政治游戏。因为2017年下半年以来数名澳大利亚国会议员因被曝具有双重国籍而被迫辞职,本来只领先反对党工党两票的自由党-国家党执政联盟顿时沦为少数派,特恩布尔有可能丧失总理宝座。

当地时间2017年1月14日,澳大利亚悉尼,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对澳大利亚进行为期三天的访问。(@视觉中国)

面对这种压力,选择攻击被某些媒体指为“亲华”的工党参议员邓森,以此为突破口,借助媒体推波助澜之力,渲染反华气氛,破坏工党在选民心中形象,压低工党支持率,以求使自由党候选人在补选中上位,就成了特恩布尔政府眼里的上策。至于这样做是否会损害澳大利亚自己的经济利益和外交长期利益,就不在他们考虑之中了。

在更深层次上,澳大利亚这种对华经贸与对华政治摩擦并举的自相矛盾、近乎精神分裂的做派,寻根溯源,可以追溯到澳大利亚国家定位和发展战略选择之争——那就是:澳大利亚应当将自己定位为什么国家?她首先是一个盎格鲁-撒克逊西方国家,抑或首先是一个亚太国家?

在东亚经济社会发展远远落后于西方的1980年代之前,澳大利亚对上述问题的答案极为明晰,那就是应当毫不犹豫地选择前一个答案;但随着东亚经济政治崛起,特别是随着中国综合国力日益回归历史常态,她对前一个答案的选择日益模糊不清,她在这个问题上精神日益焦灼不安。

毕竟,在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五大主要盎格鲁-撒克逊国家中,与人口众多且连成一片的美国-加拿大、英国不同,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人口不多,且孤悬南太平洋,面对的则是人口数以十亿计的东亚。澳大利亚想要抓住中国市场成长的机遇,但内心深处又担心被巨龙“吞噬”而丧失自己的盎格鲁-撒克逊国家特征。

由于诞生于大英日不落帝国的“辉煌”历史,尽管理智可以告诉澳大利亚人他们的经济前途更多地与东亚联系在一起,尽管东亚各国无意触动澳大利亚的文化特征而一心一意致力于对澳经贸,尽管至少从1990年代初出任总理的基廷(Paul John Keating,1991—1996年任澳大利亚总理)开始,澳大利亚有识之士早已致力于在保持本国文化特征的前提下抓住亚洲机会、特别是中国机遇,内心深处一种难以名状的情感仍然会使得许多澳大利亚人在相关问题上分外敏感,分外容易激动,以至于白人种族主义政党及其政见一度在该国政坛产生较大影响。也正是这种心态,使得在对华双边自贸协定问题上,澳大利亚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本世纪初就已经起步谈判,却一直拖到2015年方才签署实施。

再加上美国及其全球战略的无形之手作祟,澳大利亚在融入亚太和绑定美英战车之间摇摆不定,也就让人看到二十多年来澳大利亚与自己最大客户之间的经贸关系不断发展,但经济政治摩擦也一再升级。

当地时间2017年11月13日,菲律宾马尼拉,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在东盟峰会举行会谈。(@东方IC)

同时,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澳大利亚政界基本上全部押错宝,支持希拉里相当卖力,以至于损害了同特朗普政府的关系。这种情况也使得澳大利亚政界感到压力,需要分外卖力地向美国表忠心,显示自己坚定站在美国一边,与中国划清界限。对这种心态和处境,我们在“呵呵”之余,多少也有几分同情。

我们一直相当重视对澳经贸关系,从2002年起,《澳大利亚人报》、《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悉尼先驱晨报》等澳大利亚主流媒体就开始时常就全球经济、中国外经贸与外交形势和政策、中澳经贸与政治关系等问题采访我,以至于澳大利亚议员曾在其国会听证会上引用我的论述,恐怕还不止一次,在澳大利亚的友人就曾经给我发过当地主流媒体提及澳大利亚议员引用我论述的报道。十五六年这样打交道下来,我对澳大利亚人的心态深处多少有些了解。

我理解澳大利亚人面对历史巨变时内心深处的惶惑,理解澳大利亚国家定位和发展战略选择之间的矛盾,但无论澳大利人理想多么自以为“性感”,生活在现实世界中,还是应该直面“骨感”的现实,更何况现实压根就没有某些澳大利亚人以为的那么“骨感”呢!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梅新育

梅新育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中国外交
中国外交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