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孟凡辰:特朗普盯上中国既得利益 有两种极端可能

2017-02-24 07:06:38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孟凡辰】

这次春节回国探亲和公务两周半,多次与国内智库和商界精英朋友交流美国大选出乎意料的结果,总体感觉有一些对特朗普的高估,以及不必要的“惊慌失措”。当然这也有可能是中美交往的渠道拥有者,和一些所谓智囊们在故意“抬高身价”渲染炒作。

要理解把握特朗普动向,应该有两个关键常识:企业家的利益驱动及其先听取专家建议然后决策的常规;西方最高层商界精英永不懈怠的博弈思维,及其对事不对人的和谐待人处事(利益冲突越大越客气)。

特朗普的三项基本原则

其实特朗普本人,是一个相对容易预判的角儿。他是非学者型、依赖直觉、并在重大决策时必先先征求专家建议的典型企业(家)决策者。根据我的了解判断,他此次从政的言行明显展示了,他是遵循如下三项基本原则的人:

一、 坚决不允许美国工作岗位继续流失全球,尽一切可能威逼利诱国内外企业在美国创造就业机会。

他坚信企业外迁及由此导致的贸易逆差,是美国经济社会丧失未来的最大现实威胁,也已威胁到了他毕生打造并引以为豪的庞大房地产业的既得利益。在专业层面他还未能或不想理解(至少在胜选前),美元霸主地位对美国的最大利益,就是能不劳而获全球产品和财富;而这个霸主地位会直接消灭国内就业,因而是一把宏观经济的双刃剑。

二. 坚持美国主流社会白人文化和基督信仰主导,在对黑人廉价劳动力和社会阶层(作为美国历史和相关短板传承)完全接受的同时,必须预防甚至扭转尤其拉丁族裔特别是穆斯林,对美国精英治理及社会安定和谐的犯罪威胁挑战。

2015年12月,在特朗普提出要彻底禁止穆斯林入境美国时,小报《纽约每日新闻报》画了特朗普斩杀自由女神的封面漫画,并改遍了德国反纳粹神父马丁尼莫拉的知名诗句:“当特朗普来抓墨西哥人时,我没有作声,因为我不是墨西哥人;当他来抓穆斯林时,我没有作声,因为我不是穆斯林;当他来抓我时……”

国内某知名智库朋友认为,特朗普是介于茶党和3K党之间的白人至上主义,我深有同感。这方面特朗普所代表的,首先是西方主流社会,对其整体和民意被穆斯林牵制甚至主导未来的反抗。这是特朗普在“正确”引领西方世界,也许在开创了精神上的新“十字军”先河。

三、 在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特朗普必然置家族利益于国家利益之上,为此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打擦边球。原因很简单,他坚信没有抽象的国家利益(如自由民主法治和人权),美国国家的存在,就是服务于他所代表的商界精英和普通(尤其是白人)白领利益的。

他一生都在操纵政治,服务于自己直接的商业和经济利益;从政就任美国总统,只是他职业生涯的继续,是对职业政客们更有效更经济(低成本)的掌控而已。

特朗普的三大挑战

美国政治和经济治理,传统上由5大行业博弈主导:金融,媒体(娱乐),军工,能源和高科技(硅谷)。他这次组阁,提名的主要阁员,是金融能源和军工的巨头或代言人。

特朗普已推出的行政指令,已开始为能源(输油管道和对俄和解姿态)和金融(修改多德弗朗克法案)输送大量的利益;他对北约,日本和韩国军事开支分担打压,是对军工的额外利好。

特朗普完全明白,面对媒体的打压及高科技行业“外国决策者”,其它行业必须是他的同盟军,他才有机会有所作为和成就。

特朗普尤其清楚,可以危及他生存的,不是文人政客,而是金融军工能源业的狠角们;作为企业家和商人,他在为目标利益接受任何风险前,必须保底首先必须预防如肯尼迪尼克松那样被做掉。

作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给美国攫取全球利益带来的战略选项,已经且必然面临下述三大可行性挑战:

首先,他习惯性地企图(也许坚信)用管理特朗普集团模式,作为总统治理华盛顿及其团队的办法;他挑选的有决策权的核心团队,首先是他的同类,即企业精英而不是传统政客律师和学者。

这也就导致在一月底,特朗普总统需要提名的近700名华盛顿高官高管,他只提名了28个;18个被提名核心内阁成员(部长级)获得参议院确认的仅11个。

鉴于特朗普会坚持优先从实业遴选他核心的团队,他其实在放弃利用华盛顿现有且必需的人才资源,及其积累的国内国际政府运作管理能力和经验。

年前德国有几个重要全球会议,我的德国朋友告诉我,克林顿团队的数百名高官,在忙着全球找工作。

第二,特朗普已兑现甚至透支了所有可能的“速赢”,如打压墨西哥(“最软柿子”)、日本(利用钓鱼岛/中国,安倍因极右理想已将日本带入“战略死角”)、中国(利用“一中原则”这一无本买卖和日本)和欧盟(利用英国脱欧,与俄国和解姿态),而且已面临无法预计的阻力和成本(如中国对其“一中”言论的反制);尤其在“亲俄抑中”这一明显理想丰满现实骨感战略选项上,已面临党内外政治正确势力的“恶搞”诋毁,尤其是这些诋毁并不是空穴来风。

特朗普应该已明白,联俄抑制中国,北约会是个过不去的一个坎;更不是打压欧盟削弱欧元的有效选项,也无从由此而搞乱中国获取就业所需市场投资增量。正相反,联俄会是其总统的最大政治风险,一个潜在的滑铁卢,其保底思维和本能注定联俄难以落到实处。

第三. 俄国的地缘政治利益,首先是保障其能源市场的稳定可靠(这点已和中国捆绑),最理想目标是搞乱逊尼派的沙特等国,效仿美国伊拉克战争和茉莉花革命抬高全球能源价格,平衡美国页岩气开发增加的能源产能。

这是和美国依赖逊尼派石油输出国,维护其全球美元霸主地位这一根本地缘政治利益,水火不相容的。

俄国也明白,特朗普的“买美国产品雇美国人”的基本原则,意味着美国不会也不可能帮助俄国再工业化;正相反,美国庞大昂贵的战争机器需要维持的西方既得利益(保障),是不可能分享给俄国保障其政治生存经济独立的必需军事机器的。

特朗普从中国获取利益的两种极端可能

特朗普如果想“敲诈”中国既得利益,预防中国未来继续消灭美国本土工作岗位的话,有两种极端选项可以考虑:

最坏可能:挑起一场局部冲突,如果获胜,就能马上获得对中国购买的美债甚至整体外汇储备的支配权。

这一选项的战略利益是极为庞大且看得见摸得着,但问题是战术上落实方案及风险,是否会导致成本失控?毕竟美国在中东的军事参与,利益上得不偿失,且地缘政治反倒让普京反客为主,掌握了主导权。

当然中国最近10颗分弹头的导弹试射,也是预防这一极端选项的最好实力展示。如果预测一旦挑起军事冲突,中国如有实力干掉美军一个天价航母作战系统,没有任何美国总统敢用他的政治生命来打赌,特朗普这个商人总统更不会。

最有利可能:中国对美国的巨大贸易逆差,是特朗普美国就业增量获取的最可行抓手;鉴于美国联手欧盟否定了中国应得的市场经济地位,能随时根据需要实施反倾销,效仿德国最大可能攫取中国市场利益。

贸易方面尽可能打压中国,将是一个最可行的短期选项。如何预防中国可能的反制,尤其是对特朗普庞大家族利益的制裁,特朗普将有必要做出最大权衡。

今年春节期间,伊万卡·特朗普到中国大使馆拜年,带女儿感受中国春节

特朗普同意女儿参加中国大使馆春节活动,无非是在传递这样一个信息:我个人和家族对中国极为友好,我如果对中国有所作为,也是公对公,你们可不要因公废私。毕竟特朗普家族的酒店办公楼和高尔夫球场现在和未来最大客户及增量,会来自中国。

特朗普第一任能做成什么?

如果要预测一下特朗普第一任期的可能成就及失策行为,其实也有两种极端的可能,可以用来界定实际情况:

最好可能:特朗普政府能够成功敲诈欧洲大国如德国,和日本等盟国,以及墨西哥、中国等,不用冒太大风险和额外军事冲突,就获取足够的利益实惠和就业增量,保证他美国的白人选民们能不时为他欢呼雀跃,能事实大于雄辩地获得更多支持者。

如此他就有可能在作为门外汉磕磕撞撞完成第一任期后,能驾轻就熟更有效地开始第二任期。从目前日本和墨西哥应对来判断,尤其是安倍到访美国带来的礼包看,特朗普已首战告捷,但仍然需要数年时间落到实处展示给美国公众,获取第二任期必要的政治资本。

最不利情况:特朗普因在联俄抗中,或被迫与中国发生局部冲突等诸多失当措施,使之丧失了太多党内支持和家族利益,且在2年内的中期选举失利后,黯然离职结束他的从政生涯。

从他目前捆绑既得利益的阁员选择来看,他明显精明大于智慧,既得利益大于将得利益及信仰。这无疑是对美国治理精英传统的严重背离!传统理性看中的是战略利益而非短期经济利益。

如此“文化大革命”式的执政行为,对操作技巧应变能力要求高,但成功几率不高,但小处精明大处不笨的特朗普及其团队应该会与时俱进,所以这一失控局面可能性有但会较低。

综合上面的主要是地缘政治及特朗普本人的分析判断,即便在最有利情况下,特朗普也需要2-4年时间,建好自己团队,掌握熟悉华盛顿运作,有效敲诈勒索主要盟国获取额外军费和军工支出,并实现可用来吹嘘获取政治资本的贸易逆差缩减和国内就业回升。

至于国内减税和大幅基建可能的正面宏观经济效应,不会是快赢而更多会首先需要新利益集团的组合;相关面对国会山的政治运作及必要利益捆绑,尚会耗时良多,且面临国会中期选举的不确定性干扰。

中国如何应对

最后我再来分享一下我对中国如何利用好未来2-4年,在博弈特朗普和其美国上,中国如何主动有所为有所不为,灵活把握上述机遇期的4点主要思考:

一:不能慌乱 让对方占先机

特朗普对“一中政策”的挑衅,明显想做无本买卖,已在心理和实际中方被动反应上,获得一定先机。西方媒体炒作是新国务卿蒂勒森和国安顾问福林,游说特朗普做出的政策调整。

其实我的判断,是特朗普及其团队通过中方对他,他的团队及家人的努力接触,看到了中国的“慌乱”。尤其是中国不再抗议美国为日本钓鱼岛立场站台,他已如愿获取日本在美国创造就业投资承诺后等的见好就收而已。

中国未来必须主动有所作为有所不为,在确保底线不因被动采取失当措施,终被占便宜的同时,主动让特朗普不时有便宜可赚。

二:与特朗普达成共识 对日声东击西

 特朗普对日本的敲诈勒索,主要是利用日本对中国下一步崛起的恐惧和政治经济打压需求。也许中国可以考虑,和特朗普达成心照不宣的共识和默契,主动在钓鱼岛或对马海岬制造一些紧张局势,帮助他满足军方巡游东海南海需求,增加军费开支并帮他合情合理抬高对日本要价?

为此应尽快促成中美两国元首的庄园会谈,建立两国领导人的默契和最大可能共识并摸清彼此底线;由此争取最好结果,即和美方心照不宣地联手,配合特朗普对日韩及欧盟大国的“速赢”,在美国打压盘剥这些盟国时,并落实中国相关中长期战略意图如核心产业的转型升级,铺平所面临中等收入陷阱的改革路子。

三:趁美欧“交恶” 加强与欧盟的关系

 特朗普利用支持英国脱欧和对俄和解姿态,正在努力营造对欧盟大国尤其是德国和北约各国的“敲诈勒索”氛围,获取尽可能有利的谈判开局,由此中国完全有可能在战略和战术两个方面有所作为。

北约各国对美国军费开支的增量分担,且被迫提高军费开支占GDP比重主要造福美国军工,会帮助它们更好理解一带一路战略的智慧。

中国利用廉价俄军保障了一带一路国家的政通人和,营造获取额外市场和增长的努力,对比昂贵的美军保障西方现有市场秩序,会越来越显现我们的成本竞争力。

联手欧盟主要国家,利用及其高科技产品和创新能力,开发第三方市场,如联手法国开拓英国核电市场,或主动出击开拓中亚汽车市场迫使德国提携中国电动车产业,都要求我们短期对欧盟政商精英有更多实实在在的利益捆绑,特别是乘特朗普政治不正确的东风,开展有的放矢政治感召,如鼓励法国更多在政治上对华投靠投奔。

对美博弈准备好保底

中国必须在未来2-4年,落实和美国博弈的底线思维,明确准备好保底。假定特朗普能成功完成第一任期,那么美中的局部军事冲突和地缘政治经济的摊派,也许就将无可避免。

韩国部署萨德系统的政治短视和当事人的短期利益行为,已为中美两国提供了一个最好管控的局部军事冲突的最佳场所。

为此中国必须准备好再来一次“抗美援朝”,且做好只许胜和不许败的各项准备;同时,中国也必须准备好在东海尤其是南海一旦开战,必须具备能干掉1-2个美国航母战斗群的战术能力,使得美方无法承受与中国冲突所付出的代价和风险。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孟凡辰

孟凡辰

海德思哲国际咨询公司全球合伙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苏堤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