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孟凡辰:回忆大智若愚的德国前总理科尔

2017-06-25 09:09:3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孟凡辰】

同济大学名誉教授、1982年至1998年连续4次胜选担任联邦德国总理的赫尔穆特•科尔,于2017年6月16日在普法茨家中辞世,享年87岁。

被联邦德国现任总统斯泰因迈尔称为“德国历史的幸运和德国例外政治家”的科尔,生前曾造就了极端两极分化的德国政坛尤其是他的辉煌政治生涯因献金丑闻被迫黯然终结;但其辞世后,德国以及欧洲政坛领袖们,包括他生前的政敌,毫无例外地众口一词,只有颂扬美誉和缅怀。

德国统一20周年时科尔向民众招手。图片| Sean Gallup/Getty Images Europe

科尔前总理无疑是欧洲近代史上成就最大的一个政治领袖:配合法国落实了欧洲一体化,终结柏林墙所代表的冷战时代,和平统一德意志民族。欧盟主席容克在他去世后第二天宣布,欧盟将为这位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欧洲政治家举行“国葬”。

观察者网的高编辑微信向我约稿,请我写点对科尔前总理的经验了解,并鼓励我说上次默克尔文,已获得上百万点击量。其实她不用百万点击率来鼓励,我也在考虑写一写自己对科尔的了解和观察,毕竟他于1993年被同济大学授予名誉教授,而我在1999年被聘为同济大学兼职教授,及2005年被聘为同济大学经管院博士生和博士后导师后,我也沾上点他的光,尤其在德国精英的圈子倍觉荣幸。

我是1986年到德国求学的,1991年在顺利完成德国硕士和博士学位后,又加入科尔尼开始了我在德国商界精英圈的职业生涯,并于2000年重又回到中国。所以我在德国顺风顺水的14年中,科尔当了12年的联邦总理,我职业生涯的开始和成就,充分享受到了德国政治经济和社会治理的严谨和中规中矩,尤其受益于科尔作为核心政治领袖参与主导的两德统一,及欧元区成立带来的西德经济增长。

作为留学德国的大陆精英团体中的一员,我有幸全程参与和经历见证了,德国为中国工业化培养关键人才的有效性和共赢,及以科尔为代表的政界领袖对此表现出的极大热忱和友好。

科尔的成就绝非偶然

不同于在民粹盛行的法国,毫无从政经验的大学生或家庭妇女一时兴起就可以成为国会议员,也不同于金钱政治决定一切的美国,有钱就可以任性成为总统,科尔的从政,及其最终成为第一个统一后的联邦德国民选总理,是他一步一个脚印辛苦积累成长的结果。这其实也是德国政府及其社会治理,远超法国和美国,更卓有成效背后的人才优势。

作为一个普通税务官的儿子,科尔曾经是“希特勒少年”准军事组织成员,他幸运地平安渡过了二战的最后岁月,并于1947年17岁在家乡城市路德维希港创始成立基民盟少年联盟。1959年即在完成博士学位(Dr.phil)后一年,科尔已成为基民盟路德维希港党首,并于30岁成为路德维希港市议会基民盟团组首脑。

1966年,也就是科尔36岁那年,他已成为基民盟联邦执委会成员;1969年,年仅39岁的科尔已成为莱茵兰普法茨州州长,和基民盟联邦执委会副主席(二把手);1973年科尔成为基民盟联邦执委会主席即基民盟的首脑,并就此连任25年至1998年;他于1976年作为基民盟总理候选人获得48.6%选票胜选,为此科尔在选举前辞去莱茵兰普法茨州州长职务,全力投身于联邦事务。

科尔在地方从政时的金主,是橡胶和高级酒店大佬弗里茨·里斯;里斯也是当时基社盟党魁、巴伐利亚“国王”弗朗茨·约瑟夫·斯特劳斯的金主,斯特劳斯夫人被爆参股了里斯的一家企业;里斯唯一的一个女儿,嫁给了基民盟的另一个重量级人物,萨克森州长库特·毕登考普。

科尔联邦从政时最出名的金主有两位,一个是德国最大私人媒体集团科尔希传媒的创始人——勒欧·科尔希;另一位是当时奔驰的主要股东之一,联邦德国的首富卡尔·弗里德里克·弗里克,这也是导致科尔最终黯然退出政界的弗里克献金丑闻事件的金主。

科尔“是个有远见的人”

科尔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憨厚可靠,而不是精明善于思考。因其外表体型上小下大,被有些知识精英和自由派文人轻视为没脑子的“梨”。这一错觉,是所有轻视他的政敌和党内外对手后悔莫及的错误,也是他的盟友和追随者津津乐道的的人文特性,完全符合中国的大智若愚评判。

1976,科尔作为联邦总理候选人获得大选胜利后,就遭遇到第一个棘手的挑战。

尽管基民盟拥有议会相对多数,但是社民党和自民党的的联合执政政府仍然在议会拥有绝对多数;科尔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领袖,还有一个强势竞争对手,即当时基社盟党魁,巴伐利亚“国王”弗朗茨·约瑟夫·斯特劳斯。

斯特劳斯是一个能力出众,极其自信且绝对掌控基社盟的保守派盟友。如何赢得目中无人老子天下第一的斯特劳斯本人及被他近乎“独裁”的基社盟的支持,在联邦层面作为保守派政治领袖持续获得成功,是从政以来顺风顺水的科尔遇到的最大挑战和难题。

因为科尔外表看似木讷,斯特劳斯数次公开指谪,认为他不具备作为联邦总理的素质和能力;当时看透玄机的《金融时报》在一篇报道中曾写道:“没有任何人(包括他最恶意的对手)会指谪科尔,他是一个远见卓识者或一流演讲家,基民盟党徒们对此种素质非常心存戒心(作者注:因希特勒演讲才能超群),而科尔也确实极力掩饰它们。”

看似木讷的科尔力排基民盟党内追随者的异议和不满,不顾自己1976年作为联邦总理候选人取得的骄人选举结果,力推斯特劳斯代表更大基民盟和仅在巴伐利亚主政的较小基社盟的保守派联盟,作为联邦总理候选人参加1980年大选;宁可让保守派联盟败选,以换取斯特劳斯这一关键盟友心服口服一生的支持,尤其是赴汤蹈火般地忠诚。

经历了这次联邦败选,斯特劳斯从此集中精力经营巴伐利亚州的政务,而把保守派联邦事务完全交由科尔领导的基民盟主导,至此成为联邦德国保守派领袖科尔最可靠盟友。


1982年同样被弗里克献金搞定的自民党党魁们,宣布退出执政社民党同盟,科尔如愿取代施密特成为联邦总理;并于1983年重启大选,获得了48.8%的相对多数,锦上添花完美地开启了他16年的联邦总理生涯。

当选后的科尔,首先是改变了社民党“华而不实”的和平主义外交方针。1982年,科尔向撒切尔夫人秘密承诺,将大幅减少土耳其人在德国的移民,降低幅度甚至可高达50%;移民问题和欧洲大陆的穆斯林化,是英国脱欧“政治不正确”但不能明说的真正动机,当时科尔就已完全明察!科尔的儿子彼得和一个土耳其裔姑娘结婚,这也被认为是父子不和的导火索。

1983年科尔不顾西欧各主要国家民意,尤其是和平组织的强力反对,决定联邦德国签署同意北约关于更新和削减核武器的双重决议,获得了美国执政保守党的赞许。

里根总统一报还一报地和科尔于1985年在普法茨比特堡,在世界媒体争议中、众目睽睽之下,为埋葬了包括党卫军在内的阵亡将士墓敬献花圈。1984年科尔携手密特朗一起在一战遗址凡尔登,共同悼念亡灵开启了欧洲一体化(马斯特里茨条约和欧元区建立)的征程。

在获得英美保守派领袖们以及法国社会党总统的强力支持后,科尔于1987年开启了他政治生涯最辉煌的成就,迈出了两德统一的第一步:邀请安排了民主德国即东德首脑昂纳克首访联邦德国;据此开始利用东德国家机器向东德国民展示,民主自由的联邦德国,即西德的普通民众的丰富物质生活以及经济社会治理成就。

科尔在1988年带着两个儿子私人回访东德,深入基层接地气地详细了解东德经济社会的民情民意,和政治经济治理的缺陷不足。事后他称这次旅行,是他人生最为动情的一次经历。

当1989年东德政府垮台在即,科尔没有事先和执政联盟的自民党以及西方盟国沟通,就在联邦议会胸有成竹地提出了10点计划,旨在同时克服德国和欧洲的分裂。

鉴于美国里根总统已在柏林墙前公开要求戈尔巴乔夫推倒柏林墙,所以科尔推进落实两德统一的关键障碍是苏联的既得利益团体,以及对合并后的德国充满恐惧的英国和法国。

所以科尔首先向苏联承诺,负责承担苏联军队撤出东德的全部费用,并为他们在苏联建设相关设施确保其无回国的后顾之忧。

当时作为苏联克格勃(KGB,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被派往东德莱比锡的普京,如今已是俄国总统。6月16日,当普京获悉科尔去世的消息时,回顾起两德合并时的亲身经历,由衷感慨科尔“是一个有远见的人”。

普京赞科尔“是个有远见的人”

当年在获取苏联支持的同时,科尔为了安抚英国尤其是法国,同意法国密特朗总统的要求,承诺在两德统一的同时,开启欧洲一体化政治进程;同时在不和当时联邦银行首脑讨论的前提下,同意法国要求引入欧元,借此帮助英国金融界在美国和欧洲大陆之间有了赚钱的期待(法国领袖当时似乎没明白这点),结束了大金融资本主导的撒切尔政府暗中对两德合并的反对。

法德(英)首脑同意,分三步实现欧洲经济和货币同盟:

1. 1990年7月1日欧盟各国开启资本自由流动,并在1992年的马斯特里合约予以法律确认。

2. 1994年1月1日欧洲货币机构,即1999年在法兰克福成立的欧洲央行前身,被建立并开始审核欧盟各国的财政开支情况。

3. 1999年1月成立欧洲央行,并将欧元和各国的货币兑换值,不可更改地永久确立。

迷信市场导致科尔辉煌终结

1990年联邦德国和民主德国签订了货币经济和社会联盟,科尔不顾当时联邦银行行长的强力反对,决定东西马克1比1兑换,在东德引入西德马克,表面上短期换取东德民心民意,实质上长期消灭东德落后的工业和其它产业,幻想靠市场和自由竞争实现东德的再工业化,接轨西德。

1990年科尔作为总理候选人领导基民盟和基社盟保守派联盟赢得大选,并在1991 年被联邦议会确认为两德合并后的第一任联邦总理。

我在1989年柏林墙倒塌之际,和当时的女友一起在柏林亲历了这一难忘时刻;1991年我完成博士学位后,在两德统一西德市场高速增长大环境中,在杜塞尔多夫开始了激动人心的职业生涯;也作为唯一大陆华人,亲历亲为,在东柏林参加了东德企业(最大水泥厂)的转型改造过程。

柏林墙被推到前(下)后(上)拼图。下图拍于1989年11月,上图拍于1999年12月。图|路透社David Brauchli (下)、Fabrizio Bensch(上)

东西马克一比一的兑换率,在一夜间就终结了所有东德企业的成本竞争力,使它们毫无例外地面临破产重组的命运。而所有西方尤其是西德企业对东德企业的破产重组的投资参与,都是首先由自由市场竞争逐利动机主导:优先目标是消灭潜在低成本竞争者,预防对既有市场既得利益的侵害;其次才是尽可能地获取市场增量,实现额外增长。

这如同欧盟和北美的大企业集团,尤其是瓜分和主导全球市场的世界500强企业,对前中东欧实体经济,包括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实体经济的对策完全一致,即投资购买当地主要企业(竞争对手)关停并转,由此大幅消灭了当地就业和工作岗位。

作为统一进程的直接结果,德国的失业率大幅飙升,从1991年初的260万很快达到360万并在1997年高达440万,这一统计数据不包括在东德被提前退休进入社保体系的绝大部分员工数。

科尔在两德合并时承诺的“欣欣向荣景色”,结果被东德的普遍社会场景所否定:遍地关停的企业,只有孤寡老少留守的萧条的当地经济,离乡背井到西德谋生的东德年轻人。市场和自由竞争,以及巨额财政补贴和基础设施现代化建设,都解决不了东德社会的萧条经济及其负面社会问题。

因此,1991年在东德哈乐视察的科尔,被愤怒的民众用鸡蛋炸了头。1994年科尔依靠财政补贴东德,给西德带来的经济刺激,勉强再次也是最后一次赢得联邦大选;1995年申根协议生效,1998年法兰克福成为欧洲央行所在地,科尔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联邦德国到了政治领袖换代的时候。

1998年大选社民党总理候选人施罗德胜选。作为下萨克森州长,他曾代表该州的20%股份长期参与大众集团的监事会活动,充分了解德国大企业和实体经济的运行决策机制,在这方面他明显要胜科尔一筹。施罗德提振德国经济的2000年纲要,以及和德国最大企业集团的首脑们达成的东德地区分片包干产业再投资计划,开启了东德地区的再工业化和经济社会复兴,引导出了德国经济在欧洲大陆真正持久的一枝独秀。

德国实体经济如同政治运作,被小圈子决策文化主导。科尔作为纯正职业政客因为对自由竞争和市场经济的迷信,没能如同施罗德全力把握好这一产业再造的关键抓手,为他的继承者和竞争对手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成功机会,是名符其实的“大意”而失荆州。


科尔杰出的遗产和不尽如意的晚年

一个民选政治领袖的执政能力,首先就来源于于他能够建立和获取团队和盟友的支持,有效服务于为他站台的利益团体。科尔政治生涯的成就来源,在德国精英圈子被公认的特点就是,他在团结人,忠于自己人,慧眼识人和培养人方面出类拔萃。

遇到他手下各地区重量级党魁的家人生日婚庆等重大个人事宜,他总会实时亲自给他们打电话或送礼庆祝致意;德国现任总理默克尔,就是科尔一手提拔培养出来的,曾被德国媒体和精英戏称为“科尔的姑娘”。

欧盟的主席容克,比科尔年轻24岁,就是在卢森堡财务大臣和总理任上被科尔看中,组织协调德国政界全力培育支持他,成为德国利益的欧盟看门人。容克也是科尔家庭的私密朋友,他是科尔去世后,夫人直接电话告知的欧盟政治领袖。

科尔的晚年,其实在向众多失意、黯然和不幸抗争。

1998年基民盟大选失败,科尔失去总理职位后,旋即陷入献金丑闻;他拒绝透露基民盟250万马克的献金来源,虽然他作为联邦总理本人曾签署了要求公开的“党派法律”。他的辩解是,他给了捐献者荣誉承诺,即绝不公开他们的名字;由此他和一手扶植起来的接班人默克尔,发生冲突而最终分道扬镳,并于2000年放弃了基民盟荣誉主席头衔。

为了弥补由此给基民盟带来的600万马克的财务损失,他的金主如勒欧·科尔希一次性捐赠了100万马克,延续了他对科尔的投桃报李。

联邦议会的基民盟调查委员会,1999-2002年在党派博弈中用了三年时间,因为科尔拒不配合,还是没有搞明白这一献金丑闻的来龙去脉;波恩市地方检查官只能在2001年以轻微过失罪,罚款科尔个人30万马克,而对此案不了了之。

科尔本人其实是老吃老做,在这方面已驾轻就熟;早在在1975年,他就作为非主要当事人,经历了一次类似丑闻,即弗里克献金案。当时的德国首富弗里克的企业集团,出售了19亿马克的奔驰集团股份,应该缴纳近10亿的联邦税;该集团当时申请联邦经济部特批免税,由自民党党魁担任部长的联邦经济部,当时批准了这一申请。

1981年联邦税务调查官,查到了弗里克集团一份内部财务文件,记载了当时给执政联盟和反对党各党魁的个人献金记录:3次给基社盟党首斯特劳斯25万马克,给基民盟党首科尔56.5万马克,给时任经济部长的自民党3个党魁个人4万、7万和10万马克,给时任财政部长的社民党党魁4万马克。

这一调查同时也确认了,弗里克集团在70年代给所有德国执政党捐款如下:1500万马克给基民盟/基社盟,650万马克给自民党,430万马克给社民党。

科尔生前最亲密的金主无疑是勒欧·科尔希:他在科尔的总理任期内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私人媒体集团,在德国创新引入了付费电视,科尔始终对他全力以赴地,在行政立法(如欧盟层面关于私人付费电视)和人脉(如促成其与德国电信和贝塔斯曼的合作)方面给予配合帮助。

可惜在科尔退位后的不久,因为德意志银行首脑傲慢和轻率的蔑视性公开质疑,所有德国和欧洲银行对该集团断供,导致勒欧·科尔希集团于2003年申请破产保护。调查官在该公司破产文件中发现,科尔属于勒欧·科尔希集团有偿顾问名单中的众多政客之一,在他卸职联邦总理后的三年内每年共收到勒欧·科尔希集团顾问费60万马克。

这些事件,加上联邦总理府在应对包括上述丑闻时,大量销毁相关文件的举措,也为离职后的科尔光环投射了不和谐的阴影。勒欧·科尔希在2011年经历了与德意志银行劳心尽力的漫长无尽头的官司后,郁郁辞世无疑对科尔也是重大的打击。因为他是科尔离职后,依然保持忠诚的友谊,对科尔不离不弃患难见真情的少数几个还能呼风唤雨的朋友之一。

科尔于1960年和时任外文秘书的汉娜洛勒成婚,育有两个儿子瓦尔特和彼得;对外,婚姻家庭一直表现完美,直到2001年夫人在长期深居简出后,因怕光照等疾病困扰厌世自杀身亡。

2004年科尔和前联邦总理府官员,对他极端崇拜的国民经济学博士里西特女士同居。2008年科尔意外跌跤,丧失自我行走能力和部分说话能力后,娶年轻34岁的里西特为妻,当年科尔已78岁高龄。因为婚礼没邀请两个儿子参加,公众由此确切了解媒体传闻他和儿子们长期不和。

科尔的儿子们据说是从广播里获悉父亲的死亡消息,并确认祖父科尔从来没有和孙儿们嬉戏甚至沟通交流过。他的私密圈子确认:他爱第二个夫人,最后13年的生活确实依靠娇小的里西特女士悉心照顾,并由她负责科尔和外界沟通。

默克尔看望科尔

“科尔的姑娘”联邦德国现任总理默克尔,也在他神智清楚的时候,与他和解。根据德国联邦退休官员法,里西特·科尔女士将无法享有科尔的每月7700左右的欧元养老金,因为她是在科尔退休后与其成婚的。

据德国明镜网站6月22号头条巨幅披露,里西特女士根据科尔最后意愿,不同意在联邦德国举行国葬仪式,而是在容克帮助下将于7月1号在斯特拉斯堡由欧盟主办国葬,并覆盖欧共体蓝旗;该报道甚至披露,传言里西特女士甚至原计划不允许任何德国政治领袖,在该葬礼上致辞,包括默克尔。

里西特当日第一时间通过律师发表声明,明确表示从来不曾反对默克尔致辞,确认默克尔会在葬礼上致辞。该葬礼将主要确认科尔对欧洲一体化的成就,尤其是欧元区建立的贡献。对此自由偏左的《明镜》周刊讽刺调侃道,斯特劳斯最后还是完胜科尔:他是在打猎时精神抖擞猛然辞世的,没像科尔坐着轮椅死前话都说不清;而且他的葬礼是在巴伐利亚家乡举行的,当时万人空巷,而科尔的葬礼将会是在一个法语城市,在那里预计半年后就会被人忘却。

对中国充满偏见的德国主流媒体,对自己有如此成就的政治领袖身后,还这般刻薄挖苦,确实可悲可叹,愿逝者安息。

孟凡辰博士2017年6月23日于德国家中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孟凡辰

孟凡辰

同济大学经管学院兼职博导、(德法)创新创业服务中心股份公司董事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苏堤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