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非洲经济学家孟加:非洲还有另一面,但媒体不会告诉你

2017-07-09 08:53:56

【本文为7月6日作者在北大博雅讲坛100期上的演讲,观察者网是此次论坛的主办方之一。主办方北大出版社整理赐稿发布,未经作者本人审核。】

孟加教授发表演讲 观察者网高艳平|摄

以下为演讲全文(供图/孟加

非常感谢各位,今天虽然说天气非常糟糕,但是来了这么多的人,非常荣幸。

感谢北京大学出版社的盛情邀请,我也非常感谢今天与我一同出席活动的朋友,包括以前在世界银行共事的老朋友,以及林毅夫教授刚才分享的观点。

林教授曾经是我的老师,他也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老师,让我受益匪浅。林教授其实把我想说的说完了,包括非洲的现状,以及过去的一些经济理论,发展的政策和实践。但是我们的主持人坚持让我简单谈一谈我的观点,内容不是特别多,主要是为了开启对话。

首先在第一部分,我会和大家介绍几个主要的人物,然后再给大家介绍非洲主要的政治和经济相关的政策,随后会涉及非洲宏观经济的一些状况,最后跟大家介绍一下非洲开发银行,它是非洲最大的金融机构,致力于非洲的经济发展。

新闻媒体里的非洲与真实的非洲

如果大家打开电视来收听或者收看关于非洲的一些报道或者新闻的话,通常会看到图片上的这些内容,我们有很多的移民或者年轻人离开自己的国土,跨过地中海前往欧洲,刚才林教授也提到了。当然也有一些区域或者国家,充斥着暴力和冲突。

但是非洲还有另外一面大家很少听说,对于这一面我个人非常感兴趣,有很多年轻的孩子(见下图,非洲孩子在听课),他们有非常强烈的学习欲望。哪怕他们生活的环境非常恶劣,这是希望的象征。

下面这张是关于埃塞俄比亚的,这是埃塞俄比亚一个工业园现在的样子,其实很少有国际媒体和记者真正把这些积极的态势报道出来,我认为他们应该更多关注这些方面。

非洲是由许多国家组成的,而不是一个单个的整体。非洲是一个庞大的大洲,许多中国人都以自己的祖国为傲,因为地大物博,其实很多非洲人也有这种心态,甚至有的非洲人认为自己的国家和大陆比中国都要广阔。

但其实由于空间的关系,这张地图上并没有显示所有非洲国家(注:制作此图的老外未使用中国标准地图,仅供参考)

官方数据一般是非洲大陆有54-55个国家,根据非洲联盟官方网站的统计口径,总共有55个国家,非洲开发银行由于统计方式不一样,列出54个国家,但是不管怎么说,非洲都是非常多样化的大洲。

非洲为什么落后

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虽然说非洲如此多样化,拥有如此富饶的资源,为什么在许多机遇面前非洲仍然是落后的?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有许多学者和专家,都在致力于研究和回答这个问题。林教授所给出的阐释是最为合理的,就是在这些非洲国家当中,他们需要政府发挥重要的作用,集中有限的资源,培育那些有潜力成为有比较优势的产业。林教授在世界银行任职的时候,我已经在那个机构任职多年,那时候林教授是非常有名的经济学家。

其实非洲本身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问题出现在领导阶层,他们选择了错误道路,而且一直坚持在这条错误的道路上。当然做出这些选择有一些外部条件和外部成因,主要问题是他们在选错道路之后,一直在这条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非洲历史本身是没有问题的,非洲的文化习惯也没有问题,文化是在不断发展进步的,并不是静态的存在。非洲地理也没有问题,氛围也没有问题,问题就在于这种趋势和惯性,领导人一直坚持这种错误的道路。

其实领导力是最根本性的原因,它涉及这个问题:你如何培养或者如何引进这些最好的领袖?这三个是我个人非常欣赏的领袖,左边是曼德拉,中间是邓小平,可能大家会疑惑为什么秦始皇也在其中。

我一直以来都是中国历史和文化的忠实粉丝,也花了很多时间研究中国领导层的历史,秦始皇是中国第一个正式成为皇帝的领袖,也是我非常感兴趣的人。

并不只是因为秦始皇建立了秦朝,还有一些个人因素,比如他做了一些奇怪的决定,例如焚书坑儒等。根据中国的历史,其实秦始皇有这样的权力,也有理由这样做,但是他的这个决策也成为反对派的把柄,后世中国历史学对秦始皇评价都非常低。

可以说秦始皇是一个非常自我的人,但是如果作为一个领导者,他的自我意识太强,哪怕非常有远见,也可能做出一些错误的决定,比如焚书坑儒。

在焚书坑儒发生之前,中国已经有了三千年文明史,出现了很多流派,包括儒家、道家,像老子、庄子、孔子等等。那么这就涉及一个问题,我们究竟是需要一个优秀的、有远见的领袖,还是一个稳定可靠的体制?但不幸的是,许多经济学家还没有对这个问题达成共识,那就是如何培养领导力,以及如何建立一个稳定持续的体制。

其实新结构经济学,就试图从实证主义角度回答这个问题,如果我们回顾文明史,会发现一个好的领导层,他对发展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与此同时,果我们有一个好的体制,就能够推动社会经济各个方面不断地进步,会推动稳定的增长,人民收入的增加,同时也会给人民信心,认为这个机制或者体制会稳定存在下去。

非洲的经济机遇

下面我跟大家谈一谈非洲的经济领域,在此我特别想强调一点,非洲经济效率在过去几年里一直稳定增长,虽然现在包括石油在内的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对非洲造成了一些挑战,尤其是在过去两年造成了一些挑战。但是如果回顾过去十五年的整体状况,我们会发现非洲经济增长是很快的。

看这幅图,可以看到绝大多数情况下,非洲经济增长都是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非洲人均GDP也是在不断增长的,在过去二十年里,从人均300美元增长到大概2000美元。

其实看这张图的时候,可以对比印度。印度人均GDP大概与非洲大陆总体水平差不多,但是许多人对于印度的前景非常乐观。当然印度发展非常快,也在沿着正确的轨道前进,但是我认为人们更应该对非洲的未来感到乐观,因为非洲是一个大陆,有54个国家,更具有多样性,可能性也更多。

这张图片我经常会跟非洲朋友,尤其是喀麦隆的同事分享,非洲已经沉睡很长时间,1979年喀麦隆人均GDP大概是中国的3-5倍。这一系列重大变化是如何出现的呢?

下面这张图列出了我认为非常重要的因素,对非洲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非常有帮助,主要是借助了一些实现经济起飞国家的经验,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全球经验。

当然有人看到这些会说,这是不是在照搬中国的经验和做法?但我对这种说法是不认同的,因为其中的一些观念和概念当中所含的中国元素是非常小的,反倒是对于过去几百年来西方国家发展历程的总结。

我想提出两点特别重要的,首先政府制定政策的时候,一定要选择正确的参照模型或者参照对象,刚才林教授也提到了这一点。比如现在非洲有一个小岛国叫做布隆迪,它在追求经济增长的时候,试图来照搬瑞士的经验。当然这种做法注定是要失败的。

第二,在实现经济增长之前,首先要创造前提条件,也就是列出一个长长的清单,上面列出改革的内容,创造这些前提条件。但是这么说并不一定正确或者合理,纵观人类历史,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实现经济增长之前,就符合了所有这些条件。

另外是基础设施,如今不管是非洲还是亚洲,基础设施都是不足的。根据最近亚洲开发银行发布的一份名为《亚洲发展展望》的报告,许多亚洲国家现在还存在非常明显的基础设施不足的状况。

非洲国家也是如此,甚至还包括发达国家,据德国政府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国内有44%的桥梁需要进行修葺,更不用说像布隆迪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所以对于一个发展中国家,如果想促进经济增长,就必须要不断升级基础设施,这样才能为发展提供更好的保障。

以中国为例,1978、1979年在改革开放浪潮来临之际,中国当时的铁路只有3000公里,大概相当于今天莫桑比克和津巴布韦的水平。所以我举中国的例子就是想澄清,在实现高速成长之前,作为前提条件之一的基础设施不一定都要面面俱到。

当然基础设施对于维持经济增长是非常关键的。但人力资源同样重要,在经济发展过程当中,你需要培育新的人力资本,支撑未来的经济增长。

其次,需要找到发展的缝隙,也就是那些有可能成为现在具有比较优势的行业和部门。比如今天你来北京玩,但是发现下雨了,这时候你就不能做出决定说我想去海边,因为下这么大的雨怎么可能去海边呢?所以在制订自己计划和行动的时候,一定要基于现实情况。

关于非洲开发银行

现在跟大家介绍一下非洲开发银行,非洲开发银行制定了这样的战略框架,其中列出了五个重点领域。

首先是能源电力供应,现在非洲总共有6.55亿人,他们不能获得稳定的电力,我们需要解决这个问题。

其次是农业转型,现在非洲有许多从事农业劳动的人口,生产力非常低,而他们生产的粮食仅够温饱,所以我们就需要帮助他们摆脱这样的陷阱和困境,让农业在价值链往上游走,同时提高生产的附加值,鼓励他们进行农产品出口。

现在非洲大陆用于粮食进口的花费每年高达50亿美元,这是非常不合理的。

第三,我个人觉得非常重要的是工业化,我相信林毅夫教授也这样认为。

第四,区域生产的多样化,最近有一个热词叫作“区域一体化”,这是许多政府追求的政治目标。但是经济发展方面,由于非洲还是一个体量比较小的市场,资本资源相对较少。所以我们一定要保证在供给方面有一些作为,来扩大和提倡规模效应。

比如说在非洲国家的边界修铁路,形成铁路网,这样能够连接各个国家的首都和不同城市,让他们也能够享受铁路网的带动作用。

最后一点是民生,这当然涉及我们在教育和医疗健康方面采取的多种措施。许多研究都表明,对于长期发展来说,这点都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这方面的支撑,研究显示,北非许多国家,包括阿尔及利亚、利比亚、埃及等国家,遭遇到一些挑战。同样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包括纳米比亚、南非、博茨瓦纳这些国家也会遇到很多问题。

当然非洲开发银行不会亲手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我们可以用自己的号召力,来鼓励那些政策制定者采取措施,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中国可以向非洲分享智慧和经验

最后是关于知识和学习,发展不仅仅是钱的问题,从政治上来说还有关知识和不断学习。在这方面中国可以提供很多的帮助,当然中国会为非洲国家提供物质上的援助和帮助,但是我们认为中国也应该向非洲分享他们的智慧和经验,以及最佳的一些做法。

刚才林教授在他的发言当中提到了工业园,当然有一些非洲工业园发展并不成功,但是我知道在中国,有工业园是非常成功的,在这方面我们就可以学习和借鉴中国的经验。

作为致力于非洲发展的一名专业人士,我非常荣幸能够跟大家分享关于非洲的一些信息,如果我说非洲的一些坏的方面,大家可能认为我不过是在说一些过时的刻板印象,如果我说一些非常积极的内容,大家又可能认为我是在做宣传。

就像有一位法国喜剧演员Francis Blanche曾经说过的,他结过两次婚,而这两次婚姻都是灾难性的,第一次,他的妻子离开了他,第二次,他的妻子留下了。

谢谢!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塞莱斯廷•孟加

塞莱斯廷•孟加

喀麦隆经济学家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张珩
专题 > 非洲之窗
非洲之窗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