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弥彦:我向学生会举报有人违规使用“民主墙”,结果……

——香港“民主墙”事件中的三个故事(之一)

2017-09-20 07:30:55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弥彦】

在正式开始故事之前,让我们先回顾一下事件开端,这样有助于从时间上理解这一切的荒诞:

9月4日,在香港中文大学开学礼当天,有香港学生在中大文化广场挂上“HK INDEPENDENCE”的横幅,三十余分钟后被中大校方工作人员撤下,随后这一横幅又被中大学生会重新挂上,对此中大校方发出公开信表示:“港独”言论已违反《基本法》。

9月5日,一中大内地女生撕去了“HK INDEPENDENCE”海报,并与中大学生会干事发生了言语冲突。

9月6日,香港城市大学学生会开始在本校民主墙上张贴“香港独立”和“支援中大学生会”的标语,被校园保安口头通知后撤下。

9月7日,城大学生会再次贴上“撕一贴十”、“香港独立”和“支援中大学生会”等标语,其中“港独”标语被校园保安旋即撤下。

9月8日上午,城大的内地学生开始在民主墙上张贴表情包和用简体字写成的“反独”标语。

以上,就是我来到城大时的背景。

Student Union or Sanctimonious Union(学生会还是伪善会?)

9月8日(周五)下午两点多的时候,当我从民主墙前的自动扶梯下来准备进入图书馆的时候,城大学生会的干事们已经在民主墙前架好了摄像机和麦克风,三两个穿着学生会黑T的学生则在扶梯出口,试图向每一个经过的人手上塞宣传海报;而在图书馆的门边,一个戴眼镜的小哥已经手持麦克风排开两面大旗,开始进行“插电”演讲。

我颇有兴致地驻足听了一会,满以为阵势如此之大必有高论,然而没两分钟便发现演讲者只是反反复复地用粤语背诵一段相同的内容:“民主墙是学生会管辖领域,校方无权干涉”、“支援中大学生会捍卫言论自由”、“内地生不规范使用民主墙”……遂感无趣,转身走进了图书馆大门。

快六点时,我从里面出来准备和约好一起吃晚饭的同学碰头,结果惊奇地发现,学生会的“眼镜小哥”竟然还在原地背诵,唯一与几个小时前有区别的是,小哥的头和声调都已经耸拉下来,不再像几小时前那样充满了战斗的高亢能量,看着就有种撑不下去的“心疼”感。果然,我都还没有等到赴约的同学,小哥旋即就和同伴一起收拾好了各种设备和物资走出校园,结束了这场估计看起来长达数个小时的……“演讲”。

也就在当天深夜,发生了“肥蔡”潜入城大校园,在民主墙上继续张贴“港独”和“冷血”标语的事件。次日,香港城市大学学生会于脸书发表声明:指有人于深夜在缺乏学生会干事在校管理和保安巡查的时间,张贴违反民主墙使用守则的标语,学生会已立即移除有关字句。

“肥蔡”留下的标语

然而实际上,当我第二天下午再次来到图书馆时发现,被移除的仅仅是“冷血”标语而已,“肥蔡”一伙留下的“港独”内容同样既非城大学生粘贴、也不符合学生会自己所主张的“民主墙使用守则”,然而依旧牢牢盘踞在墙上。

此时尽管还有些疑惑,但联想到昨天下午那位“眼镜小哥”倾情而又卖力的一番情景出,我只能先从最善良的角度进行了一轮换位思考:“大概只是城大学生会的干事们办事有所疏漏,没能发现和处理这部分不合规内容。”于是,拍照取证后,便通过脸书向城大学生会进行了举报,并严格依照守则附上了本人的姓名和ID,希望他们尽快完成自己之前未能全部履行的职责。

事情的结果……当然是石沉大海啦。事实上,截至本人落笔已经是十天有余,从未收到来自学生会的任何人、任何形式的答复,或看到任何行动。学生会衮衮诸公们现在对“违规行为”的置若罔闻,与那时在镜头前声嘶力竭地“誓死捍卫民主墙‘主权’与言论自由”演出相比,真是活脱脱一出幽默剧。

在这种情况下,从中大学生会到城大学生会,一个个都在信誓旦旦地宣布自己始终不忘论战的“初心”,说:“我们的侧重点一定不是支持香港‘独立’还是反对,因为我们一直在说的都是言论自由的问题”,“事件重点是学生会和校方的关系,强调问题是校方拆除港独横额,侵犯言论自由”。

在强烈主张自身不可辨驳的“立法权”与“执行权”的背景下,学生会却不仅对如何有效行使权力毫不关心、甚至还对学生的投诉意见置若罔闻、更是躲在“民主墙规则”和“言论自由”两块“挡箭牌”后面拉偏架,而且从头到尾都没有显示出要和内地生交流的样子、连摆出努力一点的架势都不肯,这种“反以为荣”的“雍容”气度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

我们可能还不足把这种行径称之为“恶”,但至少也够得上教科书级的“伪善”。至于那些学生会的前任会长一而再再而三的爆粗视频,可以说就只剩低级了。

每当想起那位“为你声沙”的学生会小哥,你不能说他们的这种行为没有充满十足的仪式感。也正是借由这种过程带来的仪式感,我相信他们都给自己、给旁观者注入了一种强烈的自我暗示,暗示你必须要认真地去对待这件事。

很显然,我之前拍照与投诉的举动也是因为在这块特殊的场域中“被传染”,哪知道学生会口中的“守护规则与言论自由”这种事情,大概就跟火箭队说自己是“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维护宇宙的和平”一样,到头来我也只能感慨自己前几日时还是“太年轻、太天真,不时犯幼稚病”。

其实,通过那些简单粗暴、内涵空洞的社运口号和标语,民主墙上港独学生的“刷版”行为已经传递了非常明显的信号:他们本就是为了在视觉上抢夺媒体资源,以挑起争端。除了社运动员本就需要依靠情感、认同和视觉冲击的手段这一原因之外,事实上,面对大陆高分生源的大规模“入侵”(以至于我在全楼Phd迎新Party中竟然看不到一个香港本土学生),指望“独派”的本土学生能够在公共空间的公共辩论中,开启真正涉及到观念讨论的内容也实在是强人所难。

此外,这几天的事实也证明,除了本人在民主墙上张贴的带有一定讨论性质的长篇内容之外,“独派”本土学生或者城大学生会从未做出过任何有质量的论述,当然对我的长篇内容更不会有什么有效的回应。

在这种情况下,单方面地指责内地生“启动”的“表情包大战”是“非常低幼和空洞”、“无门槛且毫无个性”,是与“字句清晰的表达”背道而驰的“虚假表达”,就可以说是非常的爆笑了。

即使不谈首开衅端与被动迎战之间的先后关系,毕竟,看到对面这样一群水平低劣到能把“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与“拒绝沉沦,唯有独立”这两句话硬凑到一块、如喋喋不休的复读机一般的对手,深刻感到“不可语冰”的内地生们贴上去的哪里是什么表情包、明明就是自己脸上的真实表情。

至于为什么事情可以发展到城大学生会都能够对自己所公开发布的规则明目张胆地食言而肥的地步,那就要联系到几天之后在民主墙上发生的另一个故事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弥彦

弥彦

香港城市大学传播学博士在读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香港
香港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