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苗柔柔:马克龙的法国会是什么样?

2017-05-08 10:15:27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苗柔柔】

法国大选落下帷幕,不出所料,中间派前进党的马克龙战胜极右翼领袖勒庞,最终赢得法国总统的宝座。现在再来讨论马克龙为何得胜已无益处,倒不如仔细研究一下这位未来的法国总统,和他领导的法国会是什么样。

马克龙还不到40岁,曾是职业银行家,2012年被奥朗德聘用为总统府副秘书长,2014年出任经济部长一职,从政时间不过五年。

他在三十岁的时候迎娶了比他大二十四岁的高中老师,这段恋情即使在今天看来也是令人非常诧异的。2016年4月,马克龙表示希望参选2017年法国总统,但受到了社会党内部的阻挠。于是他干脆在2016年11月正式宣布脱离社会党,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与竞选,并创立新的政治派别——“前进运动”。 这两件事情表明这位年轻的总统敢想,而且敢干,一旦下定决心做事便不会顾忌他人的看法和阻挠。

这次他能当选,没有油滑的政治习性、干劲十足而又不冲动的年轻形象,是选民投他票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肯定能给法国带来一个革旧履新的新时代。

马克龙的短板

必须看到,马克龙的获胜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因为他众望所归,而是很多选民无可奈何的选择。共和党候选人菲永陷入丑闻,社会党的瓦尔斯和阿蒙各树一帜,而更深的背景是法国选民们对左右两派几十年的对立扯皮感到深深的无奈和厌恶,于是异军突起的中间派马克龙成为新的选择。

但是无论选了谁,以后政府的运行、政策制定和实施,靠的都不是投多数票的选民,而是选票只占不到10%的各级官员们。

既无丰富的政治经验又无深厚的政治资源,马克龙能在议会拥有多少支持率,能在多大程度上指挥法国政府体系这个历史悠久、派别林立,而且关系和利益错综复杂的机构,还有待于观察。

要知道马克龙在担任奥朗德总统府顾问和政府经济部长期间,曾经制定经济改革方案,但受到法国工会和社会党左翼的强烈抵制,最后政府和各方达成妥协,改革方案严重缩水,导致效果由预期的0.3%经济增长率降到实际的0.1%。

马克龙原属社会党,从社会党中独立出来,原来的社会党同事们会如何看待他的独立和当选?当他离开社会党时,奥朗德曾经指责他“技巧地背叛”。如果说右派支持他是为了避免“勒庞当选”的最坏结果,那么左派则是早早认识到了大势已去的无奈,但这并不意味着以后他们就能和他合作无间。所以在马克龙当政期,左右两派的官员们究竟能有多配合他、听从他的指挥,这也要考虑。

还有,法国民主制度已经越来越显现美国特色,从“选出最好的”演变为“找出最烂的”,互相揭短发掘黑材料已经成为竞选中乃至竞选后的主要手段。勒庞在辩论中提出马克龙的海外黑账户问题,就是明证。要知道他以前从事的银行金融业,是最容易出现黑幕交易的行业之一。

另外已经有记者和议员指控他在担任经济部长期间,使用了太多的招待费,和挪用经费为他自己的前进党活动,还有这次竞选期间爆出的经费来源问题,都为以后埋下了隐患。马克龙任职期间,会不会被人揭发出贪腐违法等问题?就算不能把他拉不台,也能干扰他的政策措施。

马克龙一直在经济和金融领域工作,他对复杂的国际政治形势又有几分了解和干预能力,能否对风云变幻做出及时和合适的反应?国际重大问题的复杂多变可不是一个一直搞经济的人能轻易领会的。(可参考《华尔街日报》发表的特朗普专访:在听到习近平耐心阐述中朝关系的历史后,他改变了中国可以轻易消除朝鲜威胁的想法,“听了十分钟后,我意识到这个问题并不简单”。)

不过,这位新总统如何运作,毕竟是法国自己的事。对中国来说,抓住主要脉络就好,其他的也不用我们操太多心。

法国需要中国拉一把

法国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经济。滞胀、高失业率、消费不足、脱欧纠纷,乃至治安恶化的一部分原因,归根结底,都是经济停滞造成的。马克龙担任过投资银行家和政府经济部长,拟定过经济改革方案,他对法国经济应该是心里有数的。

当今世界,谁最有能力拉法国一把缓解其经济压力?中国。 作为世界第一大外汇储备国、第二大对外投资国、第二大进口国、欧盟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国在经济领域和法国有很多合作的可能性。

而马克龙支持“全球化”,他曾为世界报的资产重组和法国源讯集团并购西门子SIS的项目工作,最有名的成绩则是在罗斯柴尔德和席埃银行任投资银行家时,促成了雀巢和辉瑞之间90亿欧元的交易,拟定的改革方案主张为企业减少限制和负担;他也比较亲华,担任法国经济部长期间支持中国收购法国图卢兹机场的交易,认为法国应该欢迎外来资本。

法国图卢兹机场

所以马克龙很熟悉金融运行和企业并购,清楚全球化的资本流动收益。他上台后如果没有大的意外情况出现,应该有利于中国资本进入法国,扩大中国企业在法国的份额。还有做为一个曾经的银行家,马克龙应该了解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和中国拥有的庞大资金的投资效力,中法两国的金融业能否有更大合作,也可以加以考虑。

但是这里要提醒各位中方投资人,投资法国除了经常提到的法律和员工福利等方面,现在还要注意,由于法国吸收了大量外来移民,企业免不了出于社会责任和成本考虑,雇佣移民员工。而他们带来的宗教排他性、扩张性,以及宗教信仰和每日仪式,可能会影响到企业的正常管理、运转和工厂流水线生产。由此带来的成本增加,尤其是企业与员工可能的冲突问题,中方不能掉以轻心。

马克龙支持欧盟的继续存在,明确提出,如果他当选总统将加强法德合作,继续推动欧洲一体化。而支持欧盟的稳定也是目前中国的目标,毕竟现在中国的实力还没到掌控世界的地步,一个稳定、能发挥作用的欧盟对中国的战略布局、“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出口,乃至高科技合作都是有益的,其它的事可以以后再说。

总之,从目前来看,马克龙的当选对中国还是有利的,他善于和客户沟通,需要提振法国的经济,尚不熟悉国际政治的方方面面,中法两国互利互惠的机会还很多。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苗柔柔

苗柔柔

法国“中国与卢瓦尔协会”秘书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中法关系
中法关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