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火与怒》节选二 | 班农的混乱之治:要使自由派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2018-01-22 08:03:37

【2018年刚刚在凛冽的冷空气里探出头来,美国政坛的火药桶便被彻底点燃。一本新书横空出世,不但令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前首席战略师班农反目成仇,更使白宫不和谐的内幕暴露在世人眼前。曾为默多克撰写传记的美国作家、记者迈克尔·沃尔夫2018年推出新著《火与怒:特朗普的白宫内幕》。

尽管特朗普矢口否认曾给沃尔夫进入白宫收集素材打开方便之门,并称该书为“虚构作品”,但《火与怒》在美国卷起的政治风暴却是真实可见的,而且也将给特朗普政府未来运作带来现实的冲击。因此观察者网选取该书部分章节连载,以飨读者。本文为第二部分。】

“换做我,我可不会拿太多事让唐纳德费脑子。”

2017年1月3日,距离特朗普的就职仪式还有两个多星期,史蒂夫·班农答应前往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小镇的某座联排宅屋赴宴。经友人安排,班农将在那里与罗杰·艾尔斯会面,但不巧,刚跻身世界权力巅峰的他快要迟到了。

雪大得可怕,宾客们一度猜测这场宴会恐怕开不下去了。不过,尽管76岁的艾尔斯与大家一样,对老朋友唐纳德·特朗普能够赢得美国大选感到诧异,但他很清楚今天得把美国右翼的火炬传递给班农。艾尔斯的福克斯新闻网年盈利超过15亿美元,在过去二十多年里一直主导着共和党的政治。如今,班农麾下年利润区区150万美元的布赖特巴特新闻网,将继承福克斯的角色。过去三十年来,艾尔斯一直是保守派阵营的顶梁柱,他一直迁就容忍着特朗普,然而最终把特朗普推上宝座的,却是班农和布赖特巴特新闻网。

晚上九点半,班农刚从特朗普大厦脱身,待他抵达晚宴现场,已足足迟到了三个小时。年满63岁的班农体态臃肿、胡子拉碴,他脱掉迷彩作训服,露出皱巴巴的便装外套和内搭的两件衬衫,然后迅速扎入谈话,开始了解他即将接手的世界。

特朗普的新内阁由商界巨富和军界精英组成,颇具上世纪50年代遗风。班农表示:“我们得全力以赴,未来一周内每个内阁成员都要经受参议院的同意权听证会。蒂勒森两天,赛辛斯两天,马蒂斯再来两天……”

班农原本想让“疯狗”詹姆斯·马蒂斯(退役的四星上将,特朗普提名他担任国防部长)担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但后来逐渐改为支持迈克尔·弗林。“他还不错。虽说他不是詹姆斯·马蒂斯,也不是约翰·凯利……但他也还不错。只要给他配置合适的人手就好。”不过他仍然断言:“刨开那些联名抵制特朗普的人,再刨开那些使我们陷入战争的新保守主义者,我们的替补席其实很单薄。”班农表示自己曾力推著名鹰派外交官约翰·博尔顿出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后者也是艾尔斯特别青睐的人选。

艾尔斯说:“博尔顿是个投弹手,也是个古怪的小混球,但你还真用得着他。还有谁适合跟以色列打交道?弗林在伊朗问题上有点秀逗,而蒂勒森只知道石油。”

班农嘟囔道:“博尔顿的八字胡很成问题,特朗普觉得他看上去就不太称职。他得慢慢看才比较顺眼,你懂的。”

“嗯,有一次博尔顿还在一间酒店惹过麻烦,他跟别人起了争执,追着某个女人打。”

班农狡黠地笑道:“如果我把这事儿告诉特朗普,他说不定能领到这份差事。”

说来奇怪,班农得一方面捧着特朗普,一方面又暗示自己没怎么把他放在眼里。班农认为,许多人突然开始接触一种新概念,那就是这个世界还是需要边界的,而特朗普恰恰是这种概念的传播平台。

艾尔斯凝视着班农,冷不丁问道:“他明白吗?”特朗普明白自己的历史角色吗?

班农呷了一口水,答道:“他明白。”可他再迟疑片刻,改口道:“大致明白吧,差不多就那样了。”

班农把话题从特朗普其人转到了政策议程上。“上任首日,我们就要把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内塔尼亚胡全力支持,谢尔登(即赌场大亨谢尔登·阿德尔森,政治上属于极右翼,全力维护以色列)也全力支持。我们知道未来可能发生什么……让约旦控制约旦河西岸,让埃及控制加沙地区。这个烂摊子留给它们来处理,不成功就成仁吧。”

“特朗普对这事儿什么态度?”艾尔斯问道,显然他觉得班农的立场比上头激进太多。

“他跟我们在一条船上。”

艾尔斯觉得有点可笑,说道:“换做我,我可不会拿太多事让唐纳德费脑子。”

班农又嘟囔了一句:“他想太多,想太少,其实都差不多。”

艾尔斯紧接着又问道:“他跟俄国人是怎么牵扯到一起的?”

班农答道:“主要是,他去了趟俄罗斯,以为能见到普京。结果普京根本不鸟他。所以他还在尝试。”

接着,关于特朗普的话题又被晾在一边,仿佛候任总统是一道庞大的投影,令班农不得不感恩戴德,又不得不耐性服从。既然以特朗普的总设计师自居,班农干脆把话挑得更明确,他说,真正的敌人是中国,中国是新冷战的第一前线。

“中国就是一切,其他事都不叫事。我们搞不定中国,其他问题也甭想搞定。这事儿再明白不过了,中国就是1929年、1930年的德国。中国人和德国人一样,在走向疯狂之前,一直是全世界最理性的民族。他们暴走起来,就跟上世纪30年代的德国一样。你将面对一个民族主义情绪爆棚的国家。一旦让妖怪蹦出瓶子,就没法把它塞回去了。”

艾尔斯耷拉着脸说:“特朗普恐怕不是‘去中国的尼克松’。”(观察者网注:“去中国的尼克松”是美国政坛的一个掌故,只有本属右翼的尼克松与中国建交,才不会激怒美国的反共势力,后指坐稳基本盘才能放开手脚)

班农笑了,既自负又带点自嘲地说道:“去中国的还有班农呢。”

“那小孩儿最近怎么样?”艾尔斯口中的“小孩儿”是指库什纳。

班农回答道:“他是我的合伙人。”他的语气仿佛透露着,即使他心里不拿库什纳当回事,官腔还是一定要打的。

“他老是跟鲁伯特(默多克)一起吃午饭”,艾尔斯似乎有点不放心。

“其实吧,”班农说,“这事儿得靠你帮忙。”接着,他花了几分钟时间,试图争取艾尔斯帮自己给默多克使绊儿。自从因性骚扰指控被迫从福克斯新闻网辞职,艾尔斯就一直对默多克怀恨在心。如今默多克隔三差五就在特朗普耳畔吹风,鼓励他温和化并与建制派妥协。班农希望艾尔斯能利用特朗普对衰老的恐惧心理,带话给后者说默多克已经老糊涂了。

艾尔斯说:“我会给他打电话的,但特朗普对默多克俯首帖耳,就像他对普京那样只晓得跪舔。我担心先发制人却被人家反摆一道。”

特朗普对自己的就职典礼并不满意。他对那些轻慢自己的一线明星十分恼怒,对国宾馆的招待也很不满,而且还被拍到跟夫人闹别扭,弄得她几乎掉眼泪。就职典礼一整天,特朗普都沉着脸,耷着肩,甩着臂,皱着眉,努着嘴,显得愤怒又厌烦。特朗普的这种表情被内部人士称为“高尔夫脸”。

典礼当天,班农是第一个进入白宫的高级官员。在就职游行的当口,他拖住32岁的新任白宫副幕僚长凯蒂·沃尔什,溜出人群前往空荡荡的白宫西翼办公楼。这里除了换上了新洗的地毯,其他没什么变化。这些鸽子笼般的办公室看起来就像公立大学的招生办,似乎需要重新粉刷一下。幕僚长办公室是个大套间,班农选了它对面一间毫不起眼的办公室,然后要来了几块白板,打算在上面为特朗普勾勒百日工作计划。同时,他也把办公室里原来的家具搬了出去,目的是让人进来没地方可坐。少讨论,少争论,这是战争。

特朗普竞选团队的老成员注意到了这突兀的变化。入驻白宫后的第一周,班农似乎就把之前的战斗情谊抛到脑后,成天躲着大家。库什纳问道:“史蒂夫在搞什么?真弄不明白,我们之前那么亲密。”如今特朗普已经当选,班农把目光投向新的目标:掌控白宫的灵魂。

打击政敌是班农迈出的第一步。很少有人比默多克更能激起班农对共和党主流的怒火,这不仅是因为特朗普言对默多克听计从。更重要的是,班农认为特朗普有个特点,即他遇事最后跟谁聊,就受谁的影响最大。特朗普经常吹嘘默多克老给自己打电话,而默多克则抱怨一接特朗普的电话,想挂断都难。

班农时时不忘向特朗普指出默多克不是美国人:“他根本不懂美国政治,对美国人民也毫无感情。”但从某个方面来说,默多克对特朗普的教诲也挺对班农的胃口。默多克时常炫耀自己认识杜鲁门以来的历任美国总统,他曾警示特朗普,一名总统最多只有六个月时间来设置议程,实实在在做出点成绩,因为在那以后,全部精力都得花在“灭火”和政治斗争上了。

默多克说出了班农最急于让特朗普明白的事,可惜特朗普老是心不在焉,甚至已经开始想办法缩短坐班时间,坚持打高尔夫球的习惯。班农对执政有一套战略观念,核心是运用雷霆手段。他在心里暗自规划了一整套果决的举措,不仅要为新政府烧旺三把火,也要昭告外界:美国政治将彻底颠覆。班农不声不响地为总统列出了上任百日内要签署的200多项行政令。第一条行政令必须制裁移民,毕竟这是特朗普竞选期间的核心承诺之一。而且班农很清楚,在移民问题上针锋相对必使自由派暴跳如雷。

班农之所以有能力推动自己的议程,原因很简单:新政府里大家无所事事。除了幕僚长普利巴斯要组织会议、雇佣员工、对行政部门进行总体监督,班农、库什纳和伊万卡等人都没有具体职务,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在班农看来,先得有干大事的意愿,才干的成大事。凯蒂·沃尔什表示:“混乱,正是史蒂夫(班农)的策略。”

2017年1月27日,星期五,特朗普刚上任第八天,就签署了一项行政令,以一刀切的办法将许多穆斯林挡在美国国门之外。当时联邦政府内部几乎没人事先看过这份行政命令,甚至不知道有这回事,而只争朝夕的班农成功地推动了特朗普签署这份行政令,在完全绕过移民机构和执法官员的情况下颠覆了移民政策。

此举导致自由派媒体渲染恐惧、宣泄愤慨,移民社区惶惶不可终日,各大机场爆发混乱的抗议行动,各级政府内部困惑不安,而白宫工作人员则不得不忍受亲朋好友如潮水般的责骂。“你们做了什么?”“你们必须收回命令!”“你们刚上台就要完蛋了!”不过,班农很满意。特朗普的美国要跟自由派的美国划清界限,还有什么能比限穆令的效果更加突出呢?几乎所有白宫工作人员都在要求上面作出解释:明知星期五颁布命令对机场的冲击最严重,引来的抗议者最多,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额,就为这个,”班农说,“就是要让那些玻璃心到机场来发动骚乱。”在他看来,要打垮自由派,先得把他们气疯,逼往极左立场。

特朗普签署行政令限制移民后的那个周日,《早间乔闻》节目节目主持人乔·斯卡伯勒和米卡·布热津斯基前往白宫出席午宴。特朗普骄傲地向他们展示了白宫的椭圆形办公室。“我上任第一周,你们觉得怎么样?”他快活地问道,想要听恭维的回答。斯卡伯勒提出移民行政令原本可得到更妥善的处理,特朗普变得充满防御性,以嘲讽的语气说个不停,试图证明一切多么顺利。他对斯卡伯勒说:“今天我本可以请肖恩·汉尼提(观察者网注:福克斯新闻主持人)来的。”

午宴上,库什纳和伊万卡也来了,特朗普继续滔滔不绝,努力争取自己的首秀给所有人留下积极印象。斯卡伯勒赞扬了总统邀请钢铁行业工会领袖前来白宫的举动。此时库什纳插嘴说,工会本是民主党传统势力,与它们接触是班农的主意,是“班农的行事方式”。

“班农?”总统当场斥责女婿,“这才不是班农的主意,这是我的主意。这是特朗普的行事方式,不是班农的行事方式。”

库什纳像只泄了气的皮球,默默淡出了讨论。

此时,特朗普转移话题,对斯卡伯勒和布热津斯基问道:“你们呢?你们怎么样?”他指的是两位主持人之间半公开的恋爱关系。他们表示说不清楚,但还不错。

“你们俩应该赶快结婚,”特朗普催促他们。

库什纳嘴里突然蹦出来一句:“我可以为你们证婚!我是在网上拿到圣职的一神普教派牧师。”可他其实是一个正统的犹太教信徒。

特朗普反驳道:“什么?你在说什么?他们干嘛找你证婚?明明可以由我给他们证婚!总统证婚,就在海湖庄园!”

和白宫里所有人一样,特朗普的女儿女婿也不得不小心应付特朗普起伏不定的情绪。他们之所以愿意这么做,理由也和别人一样,那就是期望借助特朗普出人意料的胜利,一步登天走向人生巅峰。在综合考虑风险收益之后,库什纳和伊万卡决定无视身边几乎所有人的劝告,涉足白宫政务。这是夫妻两人共同的决定,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做的是同一份工作。他们夫妻之间也达成了共识:如果未来有合适的机会,伊万卡会竞选总统。伊万卡坚信,希拉里·克林顿不会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这项殊荣属于伊万卡·特朗普。

班农将贾里德·库什纳和伊万卡合称为“贾万卡”,这个名字现在在白宫内部广为流传。当班农得知库什纳和伊万卡夫妇的打算之后,惊恐地问道:“他们竟说过这种话?别这样,别瞎扯。他们真的说过这种话?别告诉我这是真的。天哪!”

和所有人一样,特朗普的女儿女婿也不得不小心应付特朗普起伏不定的情绪

事实上,不管是伊万卡夫妇、普利巴斯还是班农,地位都跟白宫幕僚长差不多,他们都直接向总统汇报。伊万卡夫妇选择在白宫正式任职,部分原因是他们知道必须全身心投入才可能影响特朗普。虽然特朗普每天除了开会就是打电话,但如果只通过打电话的形式介入政治,很可能失去特朗普的注意力。你没法跟特朗普正常交流,不管是共享信息,还是双向对话。他不太关心别人在对他讲什么,也不怎么考虑应答的措辞。他跟你说话时要求你全神贯注,然后将其视为软弱卑微的表现。在某些方面,特朗普特别像个天赋极高,被捧惯了的巨星演员,身边围绕着看他脸色行事的马屁精,以及试图在不激怒他的情况下让他进入角色的片场工作人员。

伊万卡和特朗普之间的关系不同于传统的父女关系。她不仅是特朗普生意上的助手,也给他的再婚提供了许多帮助。伊万卡的举动即便并非纯粹出于机会主义目的,至少也是交易性的。对于伊万卡来说,一切都是生意——从打造特朗普品牌,到助力父亲竞选总统,再到如今进入白宫。在处理与父亲的关系上,伊万卡保持着某种超脱疏离的态度,甚至在外人面前出言讥笑他梳头遮秃。

与朋友相处时,她经常揭穿父亲头发的小秘密:经过头皮缩小手术,特朗普头顶有一小块不毛之地,而周围一圈还有头发,所以他把头发从前面和两侧梳往头顶,再统一扫到后脑勺去,最后用发胶定型。为了使整件事听上去更有娱乐效果,伊万卡总要特别强调,特朗普的发色来自一个叫“男士专用”的美发品牌,染发剂在头发上停留的时间越长,最终染好的发色就越深。特朗普一头浅橘色的头发,是他缺乏耐心导致的结果。

对岳父大人,库什纳找不到什么制约办法。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多次威胁侮辱墨西哥总统涅托。所以库什纳自从过渡期开始,就在努力尝试促成美墨领导人会晤。特朗普就任后的那个星期三,库什纳和普利巴斯在白宫接见了一位墨西哥政府的高级代表,这是特朗普政府接待的第一位外国领导人。那天下午,库什纳得意洋洋地告诉老丈人,涅托同意前来白宫会晤,已可着手准备相关事宜。

第二天,特朗普就在推特上抨击墨西哥偷走了美国的就业岗位。他宣告:“如果墨西哥不愿为急需的边境墙买单,那不如取消接下来的会谈安排吧。”结果,墨西哥总统涅托真的取消了访美计划,让炫耀谈判本领和政治手腕的库什纳面子掉了一地。

(观察者网张成译,杨晗轶校)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迈克尔·沃尔夫

迈克尔·沃尔夫

美国作家、记者,《火与怒:特朗普白宫内幕》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杨晗轶
专题 > 美国政治
美国政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