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NE0:美国税改,一次前途未卜的闹剧

2017-12-04 08:55:11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NE0】

在美国以51:49的比率通过特朗普的税改之后,中国的媒体们又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一夜之间,仿佛数十亿海外美元会立马回流美国,仿佛大量的小企业会无中生有地冒出来扩大美国的税基,仿佛制造业又要重新崛起了,而中国,又输了。

这一幕,总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当年奥巴马时代,TPP出来之后,网络上充斥着一大片中国仿佛要亡国灭种的声音。

两年多过去了,TPP怎么样?中国又怎么样?

特朗普上台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废除掉“极品前任”奥巴马的政治遗产TPP,而中国比两年前,在国际贸易和全球商业市场的影响力,只会更重要而不是更孤立。

那些当年高呼中国或成最大输家的人,脸被打得肿了吗?当然,考虑这批人已经在过去的三十多年来被打肿了无数次,我觉得他们也已经进化出了足够的厚度来抵御现实的对他们的无情。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的,如果税改能有中国的这些狂欢者口中那么大的威力,那么全球最强大的国家怎么不是马其顿、卡塔尔、科威特?他们国内的总体税率大致是7%、11.3%和12.8%。

而北欧三国和德国这种动辄50%以上税率的国家,基本上要被归类到垃圾国家之流了。

包括制造业企业在内的大量公司经营,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它涉及到整个产业上下游的需求,相应配套的基础设施和物流网络,还有能源价格,市场规模等大量的因素。税负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

如果一个人对你信誓旦旦地告诉你,只要如何如何,就一定能够如何如何,按照我的一点微小的人生经验,这种人基本可以被定为骗子。

世界的运行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线性过程,它不是小学练习上的1+1必然等于2,包括经济和政治在内的社会体系的运行是一个超级复杂的动态过程,涉及到无数的变量,其中一个变量的改动,可能会对无数其它的变量产生干扰,从而导致最后得出一个根本不在意料之中的答案。

同理要反推回来的话,如果一个人想要得到某个特定的结果,那么可能他需要寻找的根本是一个无法预料的变量。

对于美国这个国家来说,它之所以能够成为当今世界头号强国的原因在于三样东西:美元、美军、还有由美国媒体塑造出来的意识形态神话。

美元之所以能成为全球的通用货币,要求美国必须经常性地保持一个巨额的对外贸易赤字,不然你的美元怎么流得出去呢?

而流出去之后,为什么能在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后强迫其他国家的人无条件地使用呢?

答案是拥有一支能够把控住全球七大洲五大洋的黄金水道以及战略要点,又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投放到全球绝大部分地区的军事力量,这既是美元这张废纸片最大的成本,也是它最大的价值之所在。

我有实力碾压你,你如果不乖乖听话用我的货币,我就能把你的国家打烂,我就能拦截你在海上的所有商船,切断你所有的商业命脉,以封锁饿死你的国民,以制裁困死你的经济,你还敢不用吗?

而维系这样的一支军队,需要的是什么?是巨额的财政开支。

财政开支背后是什么?是一个国家的税收。

税收的来源同样受到无数个变量的影响。

很多“中国经济学家”们喜欢卖弄自己大学一年级学的曼昆写的《宏观经济学》,时不时抛出一个“拉弗曲线”这样的名词来说明,减税不会导致税收的减少,相反,减税会扩大税基,税基的扩大会导致税收的增加。

呵呵,牛顿第一运动定律也说任何物体都可以保持匀速直线运动或静止状态,直到外力迫使它改变运动状态为止,但是这些经济学家们倒是给我找一块完全光滑没有阻力的面板给我做做实验啊。

经济学总结出来的规律,甚至是推导出来的结论,本质上依然是一个在过滤掉无数影响因素的情况下的一个最简化的模型,它只存在于书上。

真实的世界如果是经济学家们推导的那么简单,怎么就没有一个经济学家走上了世界首富的位置?反倒是各种经济学家在投机市场折戟沉沙的新闻层出不穷,他们难道就不曾对自己反思过,为什么自己这么幼稚吗?

减税=增加税基的前提是,当曲线下降的时候,有无数个理性的经济人,把手头的工作换掉,投身于中小型企业的建设。说得好像把税率降低到20%以后,那些美国最底层的人,就要挥汗如雨地开展创业大潮,那些在公司工作得不错的“中产”,就要纷纷抛掉原有的工作,来开公司,来增加你的税基,给你当活雷锋。

拉倒吧。

美国最底层的人里,有一部分连正常的工作都不愿意干,只想着领点食物券,救济金度日,指望这些人去搞中小企业?

而很多中产,湾区码农,家里几个小孩,背着房贷车贷,指望他们一夜之间不顾贷款压力,放着几十万刀的稳定年收入不干,去搞中小企业?

呵呵。

当然,把企业赋税从35%降到20%,对企业来说,当然是有正面作用的。但是,降到20%,是否就能够一定使得扩大出来的税基填补会之前的空缺,鬼才知道有没有用,这种东西根本不会有一个可靠的答案。

所以,站到一个金融市场投机者的角度来说,我根本不信经济学家们扯的那些什么“拉弗曲线”,我宁愿去相信投机者钟爱的“墨菲定律”。

什么是“墨菲定律”?

第一、任何事都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第二、所有的事都会比你预计的时间长;

第三、会出错的事总会出错;

第四、如果你很担心很害怕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一定发生。

就像一片干面包掉在地上,这片面包的两面均可能着地。但如果你把一片一面涂有一层果酱的面包不小心掉在地毯上,一定是带有果酱的一面落在地上。

我对特朗普税改的前景并不乐观,因为有太多变量的影响目前还不清晰,而很多出现的问题也只有一些站不住脚的依据而不是逻辑清晰到无可敲击的结论。

万一税基没有扩到可以填补原来税收的范围,那么美国的财政状况和赤字状态就有可能出现恶化,而财政状况的恶化,第一会导致美国开始被迫缩减开支,如果不是砍军费,就是砍教育医疗或者科研开支。

砍科研和教育,就是砍掉一个国家的未来。美国的阶层壁垒和上升通道已经变态到一个中国人很难理解的程度,再砍一下,估计以后用来对付美国国内这班无业游民的维稳费用就要超过军费了。而没有科技的领先,美国倒也还好,无非就是像刚跟中国签署的两千亿美元大单一样,卖能源和大豆嘛,还可以当个农业国和资源国的。

如果砍军费,那么就会导致美国在全球影响力的衰退,美国全球影响力的衰退,在全球只有美国一个超级大国的前提下,影响不大,因为在理想情况下,收缩完之后,只要在完成内部改革,积攒够足够的能量,又可能在下一个周期释放出去。

但是如果美国不断收缩自己军事实力的同时,另外有一个有能力也有强烈意愿的大国则利用这个机会去填补那些美国离开后的空位,去构建属于自己的国际政治体系和话语体系,充分利用美国的每一次战略收缩完成自己的扩张,那么收缩对于美国来说就是死路一条。

美国军事实力的收缩会导致全球的美元区,包括从中东到非洲,再到南美洲,亚洲,出现一个又一个大洞,就是里面的国家不再愿意把自己绑到美元上,而美国又无法再用军事优势来解决这些国家,例如伊朗,俄罗斯等。

美元瘸掉,美国在对全球征收铸币税的能力就会大打折扣,而没有全球的几十亿人为美国这几亿人输血,美国还想拥有今天这种生活?做梦去吧。

在前几次金融危机里,美元之所以能够周期性地利用收缩和扩张去掠夺其它国家,其中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前提是,美元虽然退去,但是美国对那些地区的军事影响力,是一直在保持甚至是增加的,只有派美国大兵继续看守着这些地方,那些退去的美元才能在下一轮扩张的时候涌过去。

就像水,要流到某个容器的前提,是有人帮你看着这个容器还在这,如果容器都没了,被人扔掉了,你这水,下一次想流回来,你流到哪呢?

没有足够的政治和军事实力,同时还被其它大国插了一脚的情况下,那些退回去的美元想再次出来的时候,很大的几率会发现已经没有自己的空间了,被另外的货币占了,当然,我就不说这种货币可能是哪个了。

那这时候回流的美元还是一个解药吗?

不,它们会变成毒药。美国在二次大战之后一直没有出现那种夸张的通胀,是因为大量的美元其实是在海外流通的,一旦这些“热钱”涌入美国境内,美国人在十几年前给我们造成的“输入型通胀”,就让他们好好体会一下吧。

美元的贬值带来的高物价和高通胀,恐怕这一代美国人还没怎么体会过呢,想想就激动。

不过,那些巨型跨国公司的海外利润是不是会真的那么容易就回流呢?恐怕也是要打个折扣的。

幼稚的经济学家们还是犯了那个错误。以为做了什么什么,就一定会怎么这么。

他们自己估计连几万美元都没管过,却一厢情愿地意淫拥有几万亿美元的利益集团会如何如何。

就像一个段子说,古代有三个农民干活之余休息闲聊,躺在草地上,望着悠悠白云,其中一个说:“如果我们能当上皇帝那该有多好啊。”

中间一个也说:“是啊,不知道皇帝过的是怎么样的生活。”

另一个则肯定地说:“嗨,还用问么,人家皇帝肯定是天天白面馒头管够,锄地用的也是金锄头!”

经济学家们就是这种觉得皇上一定是有吃不完的大馒头,拿金锄头来干活的人。

对于拥有数千亿,数万亿的人,要考虑的不单止是这点税,而是资金的安全问题。

好,这次,你特朗普说要把钱弄回去,万一几年后其它上台,说钱不够了,要对我这些钱又开刀,我怎么办?就许你特朗普变税率,不许哪天再冒出个猴赛鹰·奥拉里上位来变你的税收政策啊?

与其折腾来折腾去,还不如我找几个律师,弄几个非美国的空壳公司,左手倒到右手,还省事点。

历史上的改革并不少,凡是打算改革,就意味着不确定性,尤其是大幅度的改革,更是会导致大量的不确定性后果。

在面对矛盾的时候,不改一定会死,但是改得太快,下场未必就比死好到哪里去。

上一个天真地以为自己改了就会如何如何的国家,叫苏联。

从1991年苏联解体,到20世纪末,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比1990年下降了52%;同期工业生产减少64.5%,农业生产减少60.4%,卢布贬值,物价飞涨五千多倍。

不但GDP、人均寿命下降,人口居然还少了10%, 而且到现在还没恢复,人口下降10%是什么概念?超过了二战期间世界人口的减少。

大量的女大学生,博士生,最后被迫到欧洲卖这种事,就不多说。

对于中国来说,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围观。是保持住自己的定力。

拍电影的时候我们都知道,冲动的人,往往会死得比较早。他们的死亡就是为了主角后来登上舞台做铺垫的。

特朗普的税改,对美国的国内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包括美元的汇率,美国的国际影响力和国内矛盾,都产生了一个不可预测的影响。

一个三角形的一边被扯掉,另外两边必然会产生形变。如果真变好了,我们可以参照这个经验去改进国内的税收政策,我就不相信在短时间内一个税收政策就能改变全球的制造业格局,恐怕美国连足够的产业工人数量都未必能满足得了,肯定会有时间差来给我们修订自己的国内政策。

而如果美国这次的税收改革一旦出现预想不到的灾难性后果,那么,美国的每一次战略收缩,就是中国进行战略扩张,去挤占美国全球影响力和经济实力的好机会。

当然,那时为了解决美国改革出现的问题,我们一定会出于国际道义和一个负责任大国的义务,给它打包一打“中国经济学家”空投到白宫的。

NE0

NE0

低调的金融市场投机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赵晓明
专题 > 美国经济
美国经济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