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日本学者:即将被特朗普总统破坏的日本战后国体

2016-11-14 22:15:55

【翻译/观察者网 马力】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日本社会感受到了强烈的冲击。11月11日,日本学者池田信夫在Japan Business Press网站刊发评论文章《即将被特朗普总统破坏的日本战后国体——以为无论何时都会存在下去的日美同盟》,文章对日美同盟的历史和未来进行了详细分析。作者担心“今后中国对日本的威胁将越来越严峻,美国却可能无法履行自己在东亚的军事安全承诺”,而且认为,“日本童年期的终结很可能即将到来,如果特朗普总统如此警告日本的话,这将是历史交予日本必须完成的任务”。观察者网翻译全文如下:

2015年10月18日,安倍访问神奈川县横须贺美军基地,登上“里根”号核动力航母(资料图)

刚刚结束的美国总统大选令全世界大跌眼镜,特朗普成功当选,对于这一结果,我预先也完全没有料到。特朗普曾声称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筑起高墙、驱逐非法移民,诸如此类的荒唐言论到底能否施行呢?我过去对此曾是完全无法想像的。

特朗普在竞选时为何将日本列为抨击对象呢?为何会将“美国的马路上到处都是日本车,而日本却很难见到美国车”这种上世纪80年代日美贸易摩擦时的旧话重提呢?我曾想,不久这样的言论就会销声匿迹吧。结果特朗普不但赢得了共和党内初选,还成功当选为美国总统。

希望日本核武化的特朗普

特朗普赢得大选并不能说是他个人的胜利,还要考虑到希拉里“邮件门”丑闻以及参众两院共和党都占多数席位这些因素。而且也要考虑到,孤立主义的思潮在美国国内正在扩大之中。

其中最明显的就是TPP问题,由于特朗普曾明确表示反对,在他的任期内恐怕很难获得批准。另外,他还暗示重新修订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退出WTO。即使在传统上支持自由贸易的共和党内,也有很多支持特朗普保护主义的议员。

与上述问题相比,更严重的问题在于,特朗普在安全保障方面的孤立主义倾向也非常明显。关于驻日美军,他虽然承认日美同盟,但却要求日本承担所有驻军费用。如果日本不答应,他就会要求美军撤离日本,并声称即使日本和韩国核武化也无所谓。

上述言论在日本人看来,虽然像一句玩笑,但对美国人来说却并非如此。从19世纪开始,美国就有“门罗主义”的传统,也就是说美国支配美洲大陆,与欧洲划清界限。

20世纪的美国,孤立主义和膨胀主义交替出现。冷战后,美国从1990年爆发的海湾战争转向膨胀主义,伊拉克战争失败之后,再一次回到孤立主义的路线。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倾向并非心血来潮,而应看成是“不再做世界警察”的奥巴马路线的发展。

冲绳民众抗议美军基地

日本“保育箱”中的和平是在搭美国便车

首先应该明确,1951年缔结的日美安保条约并非为了保卫日本,当时美国作为联合国的代表,可以利用此条约一方面监视昔日敌国日本,同时还确立了日本在东亚冷战体制中的桥头堡地位。

因此,在最初的日美安保条约中,并未明确规定美国保护日本的义务。1960年,岸信介前首相争取修正了条约的内容,使日美两国在条约中更加对等(1960年1月19日,日美两国签署新《日美安保条约》。与旧《日美安保条约》相比,它增强了日美关系的对等性,很大程度上纠正了旧条约不平等的条款和内容。但是日本国民最关注的几个问题却没有得到解决:1、驻日美军、美军基地和刑事裁判权问题;2、驻日美军基地核武器化问题;3、琉球和小笠原群岛归还问题。最重要的是新条约的适用区域扩大了,大大增加日本卷入美苏战争的危险性。自日美开始修约谈判起,日本国民就掀起了战后最大规模的社会运动——观察者网注)。此后,日美同盟的定位发生了变化,驻日美军基地成为美军在远东的前进基地。

因为有了日美同盟,当初日本自卫队即使在“专守防卫”方面是一支无力的军队也不是什么问题。此后日本经济实现了发展,美国开始要求日本承担防卫资金。为了在表面上回应美国的要求,政府在国会答辩时表明,“日本应该维持最小限度防卫能力”。

由于在野党指出,这里“最小限度”的定义过于暧昧模糊,于是政府表明,是“个别自卫权的最小限度防卫能力”(与“集体自卫权”相对应,“个别自卫权”是指日本自身遭到外国攻击时,日本保卫自己的权利——观察者网注)。“是否最小限度”与“个别自卫权或集体自卫权”是两个不同的问题,但却出现了“集体自卫权违宪”的对宪法本末倒置的解释。

集体自卫权成为一个特别的问题,是在冲绳归还日本之后开始的。越南战争的时候,冲绳还归美军托管,很多飞赴越南的美军轰炸机就从冲绳起飞。

1972年,越战结束,冲绳的管辖权被交还日本,当时的内阁法制局提出了“行使集体自卫权违反宪法”的否定观点。从此开始,集体自卫权便变得含义不明,“虽然保有此项权利却并不使用”。取代“容许从冲绳起飞的美军轰炸机进攻他国”这样的表述,代之以“自卫队不能在海外行使武力”的解释。因此,日本逃脱了在远东的防卫责任。

这样一来,日本就在美国的“核保护伞”下免费搭车,此后也一直因此被美国批判。

上世纪80年代,日本在经济方面成为美国的对手,冷战结束后,保护日本的理由也变得站不住脚,90年代又爆发了海湾战争,于是美国开始提出日本应负担一定的驻军费用。虽然“集体自卫权”本就是日美同盟的前提,但从这一时期开始,美国向日本明确提出日本应行使“集体自卫权”。

但是,日本政府以1972年的见解(即上述“行使集体自卫权违反宪法”的观点——观察者网注)为由,拒绝了美国的军事协助要求。在野党也主张,如果在日美同盟的框架下可以确保日本的实质安全,日本应该保持“非武装中立”的国家定位,也就是美国人所谓的“免费搭车”。于是,日本执政党和在野党都非常享受躺在美国制造的“保育箱”中的和平状态。

如此一来,表面上作为国家主权所有者的日本国民保卫着国家,而实际上,根据日美安保条约,美国保护日本是战后我国的国体(摘自篠田英朗著《集体自卫权思想史》——原注)。而特朗普所要破坏的,正是我国不可侵犯的“国体”!

冲绳美军基地分布图

特朗普警告:日本童年期的终结

改变这一状况的正是2014年安倍内阁出台的安保法案,在野党认为,“个别自卫权是合乎宪法的,而集体自卫权违宪”,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见不到此类荒谬观点,他们到处宣传这种奇怪的解释,谋求废止安倍安保法案。

围绕驻冲绳美军普天间基地搬迁问题,一些活动家提出彻底将美军基地赶出去,其实大家都很清楚,这种可能性基本为零。在无论讲什么任性的话美国都会保护日本国体的认知前提之下,才有了“美军滚出冲绳”这样儿童撒娇般的任性言论。

驻冲绳美军的改编是日本所呼吁的,从长期来看,美国海军陆战队从冲绳撤出也是个大趋势。虽然从防卫冲绳的角度来看,美军驻留是个好事,但每次改编,“反对美军基地”的闹剧就重演一次,美军对此也早已厌倦了吧。特朗普如果说,“既然冲绳人民讨厌美国海军陆战队,那就让他们撤到关岛去吧”,反对美军基地的冲绳县知事又该如何应对呢?

日本战后一直遵守宪法第九条(宪法第九条是“日本和平宪法”中较为著名的一条,主要内容是“放弃发动战争的权利”,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盟军占领时期确定的,1947年5月3日开始施行,2014年7月1日,以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为主导的内阁正式通过关于“解禁集体自卫权”的重大修改——观察者网注)规定的国体,在美国制造的“保育箱”中酣睡至今。但是,今后中国对日本的威胁将越来越严峻,美国却可能无法履行自己在东亚的军事安全承诺。

日美同盟是世界历史上为期最长的军事同盟之一,但这并不意味着日美同盟无论何时都会存在下去。日本童年期的终结很可能即将到来,如果特朗普总统如此警告日本的话,这将是历史交予日本必须完成的任务。

池田信夫,经济学家。1953年生。东京大学经济学部毕业后,加入日本放送协会(NHK)。1993年离职,成为日本国际大学全球化交流中心(GLOCOM)教授、经济产业研究所首席研究员。现任アゴラ研究所所长。主要著作有《网络超越资本主义》、《为何世界陷入萧条》等。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核电池解读:
日本在二战后国际框架安排下, 仍然抓住机遇获得了经济成功, 当经济体量长大到一个限度以后必然会面临体制所带来的限制, 这也是日本30年经济停滞的内在原因. 这时日本为了继续实现经济成长, 就必然会产生修改体制设置方式的内生诉求. 但修改国际体制安排是需要政治和军事力量做支撑的, 而这两点却恰恰是日本所没有的。
政治上, 日本不断在联合国入常上下功夫, 但是日本也意识到单打独斗是不会产生效果的, 所以日本目前采取了拉帮结派的策略, 试图联合那些二战中并没受到日本迫害的国家一起把水搅浑, 然后从中渔利. 但情况的发展对日本仍然不乐观。
军事上, 日本在和平宪法和日美安保条约的双重束缚下, 仍然处在阉割状态, 或者说是休眠状态, 经过了安倍政府的不懈努力, 日本成功的解禁了集体自卫权, 这是为日本获得真正的军事力量所迈出的实质性的一步, 也是彻底架空和平宪法的实质性一步。
现在新晋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让日本自己负责日本安全的言论, 让日本真正的看到了摆脱日美安保条约这道紧箍咒的天赐良机, 所以日本的应对策略一定是撒泼耍横欲擒故纵, 看似依赖得很, 实则会想尽办法把美国推开, 最终达到解开紧箍咒的目的. 一旦日本达到了他的目的, 那么最后则将只剩下剩下那个早已名存实亡的和平宪法了。
下一步日本必将大力推进武器贸易化, 振兴军工行业, 以此作为日本军事的支柱, 并迅速将自卫队升级为日本国防军, 进而让日本在国际规则制定上有实力争取更大的话语权。
中国的崛起从外部也给日本带来了巨大的紧迫感, 不仅是因为担心二战时日本给中国带来的巨大灾难在未来会带来反作用的可能性, 根本上还是在于日本更希望能够站在未来国际经济食物链的顶端的渴望。
但日本为了达到他的目的所将面临的障碍也是巨大的, 首先政治上的障碍是无解的, 是继续维护二战后国际秩序安排还是推翻这个安排的矛盾, 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这对于日本来说, 是无法逾越的, 也是未来日本在军事力量增强了以后将如何运用这个力量的风险所在. 日本再次发动战争的可能性并非为零。
其次法律上虽然和平宪法已经名存实亡, 但汉献帝毕竟还在, 它的道义制高点仍然是无法撼动的, 这就会导致日本很难名正言顺的增强军事力量和扩军, 由此所带来的社会阻力对日本来说虽然并非无法逾越但也将是巨大的。
再次, 即使日本不顾一切铁了心非要先把强军的路走下去, 事情的发展也不会如日本所料的一帆风顺. 国际军火市场的竞争也不是风平浪静的, 日本自信满满的所谓高质量高价格是否真的会被国际市场接纳, 是否真的会被竞争对手美国允许, 这都是不乐观的。
那么日本是不是非要选择这条艰难的路来走呢? 客观的说并非如此, 只是人心贪念太盛, 无法自拔而已。

马力

马力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日本产经
日本产经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