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日本拟向东盟各国免费或低价提供武器 对抗中国

2017-01-20 11:46:57

【观察者网 综合】自2014年3月安倍内阁通过“武器出口三原则”后,日本武器出口完全打开了口子。近日,日本政府寻求国会支持,计划向东盟各国免费或低价提供武器。日本图谋利用这种手段搅乱南海局势,扩大在世界军火市场的份额,强化和接受武器国家的关系。但长期缺席国际军火市场等限制因素,意味着日本要实现上述目标,面临的障碍可能是无法逾越的。

据参考消息网20日转引日媒报道,日本政府18日决定,将在20日召集的国会例会上提交相关法案,使无偿或低价对他国提供自卫队旧武器装备成为可能。此举旨在向在南海与中国存在领土争议的菲律宾等东盟各国提供旧武器装备,加强“防卫合作”。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驾驶飞机(资料图)

日本《读卖新闻》19日报道,日本《财政法》第9条规定,不能以不合理的价格让渡国有财产,禁止免费或低价提供国有财产。《财产法》是对国有财产的管理和利用进行规定的法律。相关法案方面,在自卫队法中附加规定《财政法》第9条例外对象的特别准则,可以使免费或低价提供旧装备成为可能。

报道称,2014年4月,安倍内阁决议通过“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大幅放宽了对武器出口的限制,但财政法的规定成为障碍,在处理已过部署期的、自卫队不再需要的旧装备之际还是面临限制。日本政府去年试图向菲律宾提供退役的海上自卫队训练机“TC-90”之际,菲律宾方面要求日本以低价提供,最终就租借5架达成了协议。

报道称,为“提高与中国存在领土纠纷的菲律宾和越南等国的警戒和监视能力”,日本政府要用政府开发援助(ODA)提供巡逻船等。如果提供旧装备的阻力变小,则日本与其他国家的防卫合作将进一步增强。

但为防止技术外流至第三国,日本要求必须根据“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签署防卫装备品和技术转移协定。东盟国家中,日本仅与菲律宾签署了这一协定。报道称,日本政府今后将加快签署协定。

日本需要自卫队以外的客户

英国《金融时报》称,70年来,日本一直是军工行业“沉睡的巨人”,但这个巨人正在苏醒。2014年4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终结了日本强加给自身的武器出口禁令,作为其“积极和平主义”新立场的一环。

有迹象表明,东京方面不仅将防务装备出口视为一项产业政策,还将其视为在一个因中国崛起而变得不安宁的地区推行的外交战略的要素。由于关系如此重大,日本看上去决心克服任何障碍。

“和友好国家在装备或技术上合作,有助于增进双边安全和防务合作,而联合开发项目能够加强我们的军工行业和技术根基,提高我国的防务能力,”日本防卫副大臣兼内阁府副大臣左藤章(Akira Sato)说,“战略上,我认为有很多领域是日本想要探索的。”

日本自卫队(资料图)

据估计,日本有3000家私营企业参与生产军事装备及其组件,安倍的举动在理论上为这些企业打开了国际市场。这些制造商的雄心和财务将不再受限于日本自卫队相对较小的70亿美元年度采购预算。事实上,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自卫队是这些企业唯一的客户。海外销售将降低单位成本,而且就日本自身的需要而言,关键是能让许多艰难挣扎的小型供应商维持经营。

但在现实中,有望受益于禁令解除的是一个更少而精的企业圈子。行业顾问估计,军工业务占收入比例超过一半的日本企业不到300家。三菱重工、小松(Komatsu)、石川岛播磨重工(IHI)和其他主要承包商之所以很少提到军工业务,一个原因是军工只占这些公司总收入的1%到11%。

相比之下,美国各大承包商60%到90%的收入来自军工业务。

“日本企业不想张扬自己在从事战争业务,尤其是在战争业务对它们无足轻重的情况下,”汉和信息中心(Kanwa Information Center)资深顾问清谷信一(Shinichi Kiyotani)表示,“即使是收到美国和法国军方直接问询的企业,比如某家专长于夜视光学的公司,也因为形象方面的原因不愿谈论此事。”

但他补充说,其他一些公司有充分理由想要出口。据德勤(Deloitte Tohmatsu)分析师的说法,2011年自卫队的采购预算为67亿美元,预计到2019年将仅升至73亿美元,如果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放缓,即使这一预算也有可能缩减;相比之下,2011年中国军方的采购预算为181亿美元,预计到2019年将升至468亿美元。

“日本需要自卫队以外的客户,”清谷信一说。

出口军备关键是打造关系

放行武器出口背后的政治考量和商业考量一样确定无疑。尽管日本与中国和韩国关系紧张,但安倍对亚洲其他国家乃至世界各国开展的外交相对成功。他还深知,销售潜艇和巡逻机等大型防务平台——这些是与俄罗斯、朝鲜和中国接壤的国家渴望获得的产品,有望争取到更深层次的地缘政治关系

印度一度对日本新明和工业的水上飞机US-2非常感兴趣(资料图)

驻东京的外交官表示,自取消禁令以来,安倍政府的态度发生了明显的转变。最初,此举是安倍推动日本成为一个正常国家的整体努力的一部分,军售只是达到政治目的的又一个手段。

然而,日本的国家安全政策制定者很快就从战略角度看待军品出口。一位亚洲国家的外交官表示:“你可以通过采购来取代结盟。”他补充称,东京方面似乎更关心缔造友谊,而不只是强化其军工产业。

在被问及日本会不会在即便不盈利的情况下也出口军事装备时,防卫副大臣左藤章承认,这种情况“在个案基础上是有可能出现的”。他说,关键在于关系。“我们必须考虑我们能为世界和平做出多少贡献,因此这不仅仅是价格的问题”。

常驻东京的咨询顾问和军工经纪人兰斯·加特林(Lance Gatling)表示,“对日本公司来说,通常先例就是一切。”

缺席世界军火市场70年 障碍重重

出口禁令只是日本实现大规模军品出口的众多障碍之一。行业专家表示,其他障碍可能被证明是无法逾越。长期缺席国际市场使日本缺乏在防务市场开展业务所需的情报、小道消息和圆滑手腕

IHS防务周刊(IHS Defence Weekly)高级总监泰特·努尔金(Tate Nurkin)指出,日本官员和商人置身于全球采购流程门外已有几十年了。尽管日本投入数百名官员和军官组建了新设的采购和销售部门,但日本防卫省尚未敲定该部门将如何运作?它会不会采用欧洲或美国的军工销售方式?如果日本防卫省、经济产业省和财务省就每一项协议的技术细节展开争论,可能会爆发消耗力量的地盘战。甚至连企业自己也承认感到困惑。

建造二战后日本最大战舰——全长250米的出云级(Izumo-class)直升机航空母舰的日本海洋联合公司(JMU),应该位于这一行动的核心。该公司生产的两栖布雷车可能会吸引很多需要保卫岛屿的亚洲国家。然而,JMU销售部门总经理Hirohiko Sakurai表示:“规则已改变,但我们仍不知道我们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还有就是日本企业在海外面临的常见障碍:日本缺少具备外语能力的高管,大型承包商的军工部门没有几个管理者拥有海外经验。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廖志鸿
专题 > 南海局势
南海局势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