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日媒:与中国合作、劝说美国放弃对朝动武才是日本使命

2017-04-11 08:08:01

据日经中文网4月11日刊发文章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朝政策的所有选项都摆在桌面上了,包括动武;然而一旦美国对朝动武,就是没有考虑日韩利益的表现,日本将处于极大危险中。文章认为,日本在朝鲜问题上不应一味追随美国、向中国施压制裁朝鲜,而是应该与中韩合作,支持中国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方针,和中国一起劝说美国放弃武力解决的选项,这不仅符合日本利益,也有利于东北亚和平。

日本时报,“安倍和特朗普同意加强对朝核问题的密切合作”(资料图)

4月9日上午,特朗普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举行了45分钟的电话会谈,双方就近日美军对叙利亚导弹攻击、朝核等议题交换意见。特朗普也告知安倍其“急于知道”的中美首脑会谈的情况;安倍对美国对叙立场表示支持,并称美日韩密切关注中国对朝行动。

4月8日晚,美国海军已经派遣了卡尔·文森号航母为首的打击群前往朝鲜半岛附近海域,一名美国海军官员表示此次部署是为了回应“朝鲜在此前的挑衅”。4月8日,朝鲜外务省发言人强烈谴责美国空袭叙利亚是对主权国家的侵略,并表示朝鲜不会被美国所谓的“警告性”行动吓倒。

原文如下:劝说美国不对朝鲜动武是日本的使命,作者/张石

日本时间4月5日早晨6点42分左右,朝鲜从东部咸镜南道新浦附近向日本海方向发射了一枚弹道导弹,据推测已落入日本海中,日本感到了强烈的威胁。首相安倍晋三日本时间4月6日早晨和美国总统特朗普,针对朝鲜发射导弹举行了电话会谈,双方一致认为“这是危险的挑衅行为,对安全保障构成重大威胁”,特朗普总统就对朝政策强调“所有的选项都摆在桌面上了”。

所谓“所有的选项都摆在桌面上了”,也就是说包括动武的选项,今年的美韩联合军演更加明确了“先发制打击”的性质,善于“斩首行动”的美国海军特种作战研究大队(缩写为NSWDG,此名称于2010年后不再使用,新名称至今仍然保密)、善于“非常规战争”的陆军“绿色贝雷帽”等美国特种部队几乎倾巢出动,对金正恩发起“定点斩首”,并一举铲除朝鲜核设施的行动呼之欲出。美国军方证实,以卡尔文森号航空母舰(USS Carl Vinson)为首的一支战斗群正驶往太平洋西部水域。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发言人贝纳姆(Dave Benham)表示,朝鲜仍是区内“头号威胁”,此举可让美军在该水域维持一定部队数量。一切迹象表明,朝鲜半岛局势日趋紧张,战争日益逼近。

虽然日本在朝核问题上一直仰仗美国,但是一旦美国对朝鲜发起“斩首行动”,日本将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

据共同社4月6日报道,日本政府相关人士表示,这是由于“一旦造成武装冲突,日本可能也将成为战区。”“绝对应避免的是陷入自暴自弃的朝鲜向日本列岛发射弹道导弹这一最坏局面。”

共同社分析说:“被视为正在开发将美国本土纳入射程的洲际弹道导弹(ICBM)的朝鲜技术能力的现状,也为日美合作蒙上了一层阴影。对于进入已部署弹道导弹射程范围的日本而言,在不卷入战火的情况下打破僵局是最为重要的。然而,美国的着力点则在于在朝鲜研发出面向美国本土的新型导弹前完全压制住朝鲜。无法否认,双方的想法存在偏差。”

的确,朝鲜的远程导弹和洲际导弹目前还可能处于研试阶段,但是中程导弹如芦洞(Nodong)已经发展得相当完善并装备了足够的数量,足以覆盖日本的大部分地区;舞水端(Musudan)中程导弹在朝鲜2010年10月10日阅兵式上正式展示,以后经过反复研制,其先进的壳体、弹头防热技术提高了发射成功率,射程可达2500-4000公里,部署在朝鲜北部山区,射程可覆盖日本全境。可以说,舞水端导弹的装备使得朝鲜对日本、驻日美军基地的威慑能力日益加强。

如果用这样的中程导弹搭载核弹头或化学武器向日本发射,将对日本造成重大打击。韩国等方面估计,朝鲜的化学武器存量最多可达5000吨,是世界上第三大化学武器保有国,其中包括沙林毒气、VX(神经毒剂)等。今年2月,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国际机场,朝鲜原领导人金正日的长子金正男遭暗杀,所使用的就是VX。韩国认为,朝鲜有能力使用火炮、多管火箭发射器、蛙式火箭、弹道导弹、飞机和海军舰艇投送这些化学武器。

朝鲜去年1-10月,约发射了23次弹道导弹,中间停止4个月后,到今年4月5日为止,又发射了4次,这在技术上意味着什么呢?原防卫大臣、拓殖大学校长森本敏认为:“从3月6日的(朝鲜)弹道导弹发射可以知道,朝鲜弹道导弹在5个方面的能力正在提高:(1)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发射;(2)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发射;(3)可以发射大量的弹道导弹;(4)可以同时对同一目标发起进攻;(5)高精度的着弹能力。”“弹道导弹的弹头部分如果搭载核武器和VX,其威胁就更大。”

而从日本现在的导弹防御系统来看,在导弹飞来的“中间阶段可依靠军舰上搭载的宙斯盾系统击毁,结束阶段可依靠爱国者PAC系统对应,但是如果大量的导弹向同一目标发射时,现在的系统能否有效地对应尚且不明。”

如果美国对朝鲜动武,就是没有充分考虑日本和韩国的切身利益的一种表现,因此日本在朝鲜问题上所充当的角色,不应该是一味追随美国,制裁朝鲜,应该是劝说美国,与中国、韩国等合作,做最大限度上的和平努力,而认为不需要做最大限度的和平工作,只要消灭一个独裁政权,威胁就会铲除的想法,往往是错误的,如美国对伊拉克动武,消灭了萨达姆·侯赛因政权,却衍生出更难以对付的IS恐怖主义势力,使原本通过国家与国家的框架可以对话、谈判的结构彻底崩溃,非对称形态的恐怖主义蔓延世界。不做细致的和平工作贸然动武,就会使被攻击国的民意受到极大的损害,留下深深的怨念,很容易演变成非对称形态的恐怖主义。

中国虽然参加制裁朝鲜进行核试验和弹道发射的行动,但同时也反对断绝铁、燃料、食品等“人民生活不可欠缺的支援物资”的供应,反对用武力解决朝鲜核与导弹问题,以防止把金正恩政权逼得走投无路,自暴自弃,破釜沉舟,使出一切手段与日美韩等对抗,这也是日本最不愿意看到的,最担心的一种形态。

2016年2月17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北京与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举行第三轮中澳外交与战略对话后共同会见记者。在回答关于如何破解当前朝鲜半岛核问题困局时,王毅表示:“当今世界,任何一个热点问题都不可能仅仅通过施压或制裁得到根本解决,军事手段更不可取,只会带来比问题本身更严重的后果。因此,中国政府始终主张通过政治手段解决热点问题,这也符合《联合国宪章》有关和平解决争端的规定,符合当事方与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

日本不应该和美国一起,一味向中国施压,要求更严厉地制裁朝鲜,应该支持中国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方针,并和中国一起劝说美国放弃武力解决的选项,这不仅符合日本自身的利益,也有利于东北亚与世界和平。

在日本目前和朝鲜还没有外交关系的情况下,通过对朝鲜有一定的话语权的中国,在国家与国家的框架内深耕和平,是日本的最佳选择。各种迹象都可以证明,朝鲜金正恩政权不顾国际社会的反对,发展核武器和弹道导弹,并不是因为有侵略韩国或日本等的野心,而是一种担心自己政权崩溃的恐惧使然,越是制裁,朝鲜政权的这种恐惧感也就越强,最后很可能“急鼠噬猫”,走上铤而走险的道路,而首当其冲的受害者不是美国,而是韩国和日本。

只有通过和平的努力,消除金正恩政权的这种恐惧感,朝鲜放弃或冻结核与导弹的开发才有可能。

4月3日下午,韩国最大在野党、国会内第一大党共同民主党总统大选党内初选最终结果公布,前党首文在寅以总得票率过半的结果胜出,成为共同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文在寅一直高居大选热门人选民调榜首。文在寅在对待朝鲜问题上的核心理念是前总统金大中和卢武铉奉行的“阳光政策”的继续,主张实现南北和平、改善南北关系,韩国对朝鲜的“阳光政策”完全有可能再来,而笔者认为:冰雪不能融化冰雪,融化冰雪的只能是阳光。在深耕和平这一点上,日本应该走在韩国前面。

张石 简历:

1985年,中国东北师范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研究生院毕业,获硕士学位。1988年到199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员,1994年到1996年,东京大学教养系客座研究员,现任日本《中文导报》副主编。著有《庄子和现代主义》、《川端康成与东方古典》、《樱雪鸿泥》、《寒山与日本文化》、《东京伤逝》、《孙中山与大月薰—一段不为人知的浪漫史》等著作。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朝鲜现状
朝鲜现状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