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日媒:安倍所谓“美丽的日本”并不美丽

2017-06-06 14:45:38

参考消息网6月6日报道 《日本时报》网站5月27日发表坦普尔大学日本校区亚洲研究部主任杰夫·金斯顿的文章《在安倍治下,我们迈向的是美丽的日本还是丑陋的未来?》称,安倍提出的意识形态目标是没有任何美丽或激动人心之处可言的,那些价值观已经与当代日本脱节。

杰夫称,他在5月中旬驾车驶入日本山间,凝视着地平线上片片积雪犹存的山峰和满目青翠的山坡,不禁为这番人间胜景所折服,“迈向美丽的日本”顿时脱口而出。副驾驶因此责怪道:“那么说你终于改为认同安倍的观点了?”

《迈向美丽之国》是现任首相安倍晋三出版的一本书的书名。杰夫称,他的遣词造句是故意把有如仙境的日本与安倍的黑暗空间放在一起对比。安倍为未来勾画的反动愿景被困在了1945年之前的时间隧道,它源自日本帝国盛行的价值观,而那些价值观已经与当代日本脱节。安倍提出的意识形态目标是没有任何美丽或激动人心之处可言的。

安倍继承岸信介价值观

和其他许多日本政客一样,安倍在国会的席位以及他的政治观点是继承来的。安倍的父亲安倍晋太郎曾在日本最强硬的首相之一中曾根康弘的政府里担任外务大臣(1982年至1986年),安倍的外祖父是前首相岸信介(1957年至1960年),岸信介通过当时成立不久的自由民主党的一次幕后交易掌控了大权。自由民主党是由两个保守党派在1955年合并而成的,美国中情局在20世纪70年代以前一直向该党提供资助。

曾是甲级战争罪嫌疑犯的岸信介1948年从监狱获释,不到10年,他就实现了日本史上非比寻常的“东山再起”,开始担任日本的战时对手帮助组建的一个政党的党首,并领导日本。岸信介在美国的甲级战争罪嫌疑犯名单之列,但岸信介并未因在前首相东条英机的政府中担任商工大臣、签署1941年偷袭珍珠港的开战宣言以及参与战时满洲强征劳工而被起诉。

安倍在2014年接受《经济学人》周刊采访时表达了自己对外祖父的深深景仰。安倍对外祖父一意孤行地就《美日安保条约》展开重新协商的做法表示赞赏。当时,几乎无人为岸信介的行为喝彩,岸信介也确实在争取到国会对新条约的批准后被迫下台。这主要应归因于岸信介的粗暴策略,包括用暴力手段把反对派议员赶出国会,随后又在他们缺席的情况下就上述有争议的条约进行表决。然而,在针对该条约的抗议活动中,对岸信介的强烈反对情绪同样明显。

杰夫称,岸信介代表了与战时军国主义者的可悲联系,那些军国主义者对亚太地区肆意劫掠,同时带领日本走向灾难性的失败。

谈及岸信介被赶下台一事,安倍曾对《经济学人》周刊记者说,担任领袖有时需要作出不受欢迎的决定,“但正确的事未必需要赢得大多数人的支持”。

杰夫称,在那一点上,可以毫不含糊地讲,安倍的领导地位也受到了终极考验,因为他出台的几乎所有标志性政策都至多得到了冷淡的支持。比如,他在2015年开始推动的立法——即允许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仍然极其不受欢迎,因为公众担心华盛顿会把东京拖入某种几乎与日本的利益或生存无关的冲突。

几乎推翻战后安保“八不”

安倍是五角大楼在日本的代理人,安倍比所有前任加起来满足的长期需求都要多得多。安倍正在改变日本,虽然采用的是渐进的方式,但正在让日本朝着加强军事角色的方向迈进,与此同时破除着这条道路上的宪法限制。这种“切香肠”战略的例子包括2015年出台的新版《美日防卫合作指针》(它扩大了东京对美国的军事承诺),以及日本近期派遣一艘造价10亿美元的直升机航母——也是日本最大军舰——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巡航一事,这次巡航的高潮将是与印度和美国在印度洋举行的联合海上演习。投射力量成了现在的新常态。

华盛顿大学的荣休教授肯尼思·派尔曾在几年前对日本不断演变的安全姿态进行评价。肯尼思把日本在1945年后推行的政策概括为“八个不”:不在海外部署,不进行集体自卫演习,不发展力量投射能力,不发展核武器,不出口武器,不分享防务技术,不允许军事开支占GDP的比重超过1%,不对太空进行军事利用。派尔说,除了“不发展核武器”这一条,所有的“不”都被推翻了。

杰夫称,安倍最近表示有意修改宪法第九条,也就是“第九个不”。而日本人民仍在指望着依靠“安倍经济学”来提高家庭收入。在大多数日本人看来,“美丽”的安全是指收入增加、工作稳定,而不是安倍提出的可疑的“积极和平主义”。

同样不美丽的还有臭名昭著的森友学园哄骗幼儿挥舞国旗进行爱国秀、并向这些幼儿灌输针对华裔和韩裔的种族侮辱语汇的做法。安倍夫妇曾经对森友学园进行支持,直到该学园开始有损于安倍的政途为止。

此外,在针对“在日”(Zainichi,对朝韩裔日本人的称谓)的有组织仇恨言论日益升级的问题上,安倍作出的反应十分迟缓,他最终于去年颁布了一部禁止发表仇恨言论的、没有什么威力的法律。

内政外交政策均脱节

杰夫称,尽管借“女性经济学”大秀一番,但安倍并未履行承诺。安倍发表了动听的演讲,制定了崇高的目标,但并没有贯彻实施。安倍在为女性劳动者赋权方面的进展速度令人尴尬地缓慢,日本劳动者的性别工资差距目前仍然巨大,日本女性的职业抱负常常无法施展。

杰夫称,安倍同样错过了改革日本皇室所遵循的、奉行男性至上主义的继承法的机会。考虑到缺乏男性继承人,要求真子公主婚后脱离皇籍的做法是否合理呢?她的幼弟——现年10岁的悠仁——是皇室年轻一代的唯一男性,这凸显出一场继承危机。如果对皇室法律进行修改、以允许女性继承皇位,那么这一危机能够得到大大缓解。但是,安倍是反对打破这块玻璃天花板的,即便最近的一项民调发现,86%的公众完全能够接受由一位女皇来出任“国家以及人民团结的象征”。

杰夫称,日本在“慰安妇”问题上进行外交欺骗,压制媒体言论,宣扬爱国主义教育,通过特殊的国家机密立法来降低透明度,重启核反应堆,与印度签署一项核技术转让协议、却没有明确把核试验规定为终止该协议的条件……这些做法何美之有呢?

杰夫称,奉劝诸君:不要在任何集会上开始抱怨安倍的目标,否则你可能沦为安倍新出台的反阴谋法的打击对象,该法完全没有领略到言论自由之美。

分享到
来源:参考消息网 | 责任编辑:何书睿
专题 > 日本产经
日本产经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