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中石油与法国道达尔携手破冰伊朗 总投资48亿美元开发天然气田

2017-07-04 22:50:58

据新华社7月4日报道,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法国道达尔公司与伊朗国家石油公司3日在德黑兰签署合作协议,共同开发伊朗南帕尔斯天然气田第11期项目。根据协议,法国石油巨头道达尔公司是该项目作业方,持股50.1%,中石油持股30%,伊朗国家石油公司持股19.9%。项目开采经营期20年,总投资额48亿美元。

这份合同是自去年1月欧美全面解除对伊朗经济制裁后,国际能源企业首次在该国投资。

南帕尔斯天然气田(South Pars gasfield)位于伊朗和卡塔尔交界的波斯湾,总面积约9700平方公里,是世界最大的天然气田,为伊朗和卡塔尔共同拥有。

中石油、法国道达尔与伊朗国家石油公司3日在德黑兰签署合作协议, 共同开发伊朗南帕尔斯天然气田第11期项目。来源:新华社

7月3日,伊朗德黑兰,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右)会见法国道达尔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Patrick Pouyanné。来源:视觉中国

产出天然气最早2021年供给伊朗市场

7月2日, 伊朗石油部宣布, 道达尔、中石油与伊朗国家石油公司将于3日在德黑兰签署一份为期20年的南帕尔斯第11期天然气田开发合同。

法国回声报网站2日称,有什么能比一份大合同更好地庆祝自己的回归呢?在对伊朗制裁得以解除的两年后, 法国道达尔将成为第一家回到伊朗的西方石油公司。 道达尔的发言人强调,“我们很骄傲能够成为在伊朗签署首个伊朗石油合同的国际企业”,此次开发计划严格遵守法国法律和国际法相关规定,产出天然气将最早于2021年供给伊朗国内市场。

中石油海外勘探开发公司总经理吕功训表示,伊朗国家石油公司选择与中石油再次合作是对中石油专业技术的肯定,也是对多年来中国与伊朗在能源开发领域的友好合作的认可。

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称,中石油与伊朗业界以往的合作口碑良好,期待双方通过南帕尔斯项目进一步加强油气领域合作。

伊朗石油部还指出, 第11期的开发成本估计为48亿美元, 开发后的日产量为37万桶, 将从2021年起投放当地市场。

据悉,项目将分两阶段开发。第一阶段的工作是钻30口油井,建成两座海上钻井平台,以及两个将气田与陆上天然气处理设施相连的天然气管道。仅这一阶段就将花费20亿美元, 其中道达尔将出资10亿美元。第二阶段将根据气藏条件建造海上天然气压缩设施;预计项目投产后,日均天然气产量将达到56亿立方米。

据华尔街见闻称,英国石油公司 (BP) 估计,伊朗天然气储量为33万亿立方米,同时是石油输出国组织 (OPEC) 中的第三大产油国。伊朗缺乏液化天然气的相关技术和资金投入,为了提高产量努力寻求诸如法国道达尔 (Total SA)、荷兰皇家壳牌 (Royal Dutch Shell) 、俄罗斯卢克石油 (Lukoil) 等国际油企投资其油气田。2016年1月伊核相关制裁全面解除后,去年伊朗石油产量攀升达33%。

伊朗:道达尔是“破冰者”

去年11月8日,美国CNN新闻网援引道达尔首席执行官Patrick Pouyanné的话称,“我很高兴道达尔成为伊朗制裁解除后第一个与其合作的西方能源公司。”当天,道达尔领衔的财团在德黑兰签署了一份价值48亿美元的意向书,将与中石油、伊朗Petropars公司一起开发南帕尔斯天然气田部分区块。道达尔无疑让西方油企快速重返伊朗石油市场的希望又增大一分。

当时,伊朗负责商务和国际事务的石油副部长Amir-Hossein Zamaninia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道达尔是一个‘破冰者’,接下来我们应该能吸引更多外国公司的目光,其中俄罗斯和欧洲的公司动作可能更快一些。”虽然没有提供更多细节,但他透露下一份协议将在未来几周内出炉。

根据临时协议,道达尔将与中石油、Petropars投资48亿美元开发南帕尔斯11期,道达尔持股50.01%、中石油持股30%,Petropars持剩余股份,最终合同将在未来3个月内签署,时效期长达20年。

法国道达尔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Patrick Pouyanné/资料图 来源:视觉中国

Patrick Pouyanné表示,这笔协议是在没有银行融资的情况下达成的,而且完全符合国际标准,商业条款颇具吸引力。“拥有巨大能源潜力的伊朗,一直是我有兴趣投资的地方之一,自2014年中油价下降以来,能源业资本支出大幅减少,迫切需要新的油气项目来防止供应短缺。”

他指出,“目前被批准的新项目数量远远不足以对抵储量下滑,投资能源资源大宗商品行业,必须在价格处于低点、成本较低时出手。”

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数据显示,伊朗拥有全球第二大天然气储量、第四大石油储量。未来5年内,伊朗能源部门可能需要2000亿美元投资才有望恢复过来。

华尔街日报则认为,这份协议的问世无疑给伊朗吃了一颗定心丸,虽然国际制裁已经取消,但在美国施压下,许多海外银行和金融机构仍然忌惮与德黑兰合作,国际能源公司重返伊朗的步伐也如蜗牛一般,更多的投资者还是持观望态度。

不过,对伊朗石油官员而言,这不是历史上第一次。早在1997年,道达尔联合俄罗斯和马来西亚的公司,与伊朗签署了一份价值20亿美元的油气开发合作,向美国《达马托法》挑战。2009年,伊核经济制裁迫使其停止作业之前,道达尔一直与伊朗合作开发南帕斯气田。另外,从2010年起,道达尔一直持续运营在伊朗的办事处,也是第一家购买伊朗石油的欧洲石油公司,并在解除制裁后将石油运送到欧洲。(注:美国1996年制定了一项旨在惩罚向伊朗和利比亚投资的外国公司的法案,即《达马托法》。)

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在签订意向协议时称,“感谢道达尔总是第一个站出来,而且每次都是在困难时期回到伊朗。我希望道达尔能够消除其它外国公司的担忧,促使它们尽快重回伊朗。”

金融时报当时还撰文称,这笔协议为道达尔重返伊朗打开道路。此举突显出,尽管石油市场持续疲软,但这个法国石油巨头仍在积极寻觅增长来源。道达尔的一马当先,为埃尼、挪威国油等石油巨头铺平了道路。

不过,壳牌和BP则相对谨慎一些,两家公司今年都在伊朗开设了办公室,但仍认为投资伊朗存在障碍。一方面,制裁余温仍存,美国对伊朗的警惕仍然很大,致使美国银行体系无法在伊朗顺利开展工作;另一方面,油价低迷让油气开发商“节衣缩食”,加上早前伊朗在油气开发合同条款上“大做文章”,种种不确定因素加身,导致外国公司对于重返伊朗心有余悸。

有分析认为,与壳牌和BP深入美国不同,道达尔之所以大张旗鼓重回伊朗石油市场,是因为其在美国缺乏显著存在感。此外,伊朗选择天然气作为与西方公司达成制裁解除后的首个协议很明智,毕竟与石油相比,天然气在伊朗引发的政治争议要少一些。

此外,中石油自2004年起就在伊朗境内展开合作,在油田、气田和油服方面均有涉猎。2006年,中石油被授予在南帕斯气田提供海上测井和其他服务的三年合同。

北方-南帕尔斯天然气田/来源:华尔街见闻

中东危机“原罪”会迎来转机吗?

据华尔街见闻援引国际能源署的数据表明,南帕尔斯天然气田的天然气储量大约有51万亿立方米,是世界上第二大气田(俄罗斯乌兰戈伊气田)的六倍,其可采储量占全世界天然气可采储量的19%。由于领海划分的因素,这19%的可采储量中,卡塔尔获得了14%的份额,伊朗获得了5%的份额。

目前,卡塔尔是世界上第二大天然气出口国及第一大液化天然气(LNG)出口国,拥有最先进的LNG设备。早在伊朗因核计划受到国际制裁时,卡塔尔却自2013年开始主动接触伊朗,提供气田开发的进一步融资和技术服务。

上个月,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海合会(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集体切断与卡塔尔的外交和通商往来,指责卡塔尔与伊朗关系暧昧;在南帕斯气田上与伊朗的合作,可被视作此次中东断交危机中卡塔尔的“原罪”。

7月3日,伊朗与中石油、道达尔签署协议的同时,正好与卡塔尔回应海合会提交的要求清单最后期限相吻合。截至目前为止,卡塔尔明确表示拒绝最后通牒,而沙特等国3日则表示将最后期限延长48小时,个中原因耐人寻味。

稍早前,据不具名海合会官员的说法,清单要求中包括关闭半岛电视新闻网,切断与伊朗的外交关系,切断与穆斯林兄弟会的关系,并结束土耳其在卡塔尔的军事存在。

分享到
来源:新华网等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能源战略
能源战略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