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因否认下令军队血洗光州,韩前总统全斗焕全回忆录被禁止出版发行

2017-08-07 15:36:54

据台湾联合新闻网8月7日刊文称,“光州屠夫”谈“光州事件”,这样的回忆录有没有问世的资格?8月4日,韩国光州地方法院以扭曲光州抗暴的史实为由,禁止86岁的韩国前总统全斗焕发行回忆录。当时下令军队镇压平民、血洗光州的全斗焕在回忆录中不仅否认下令军队射杀民众,更坚称“光州暴动疑似北韩特种部队的策动”。不过,全斗焕的这一说法,遭到光州受难者驳斥,怒斥对方手染鲜血还试图逃避历史责任。

全斗焕/@东方IC

政变夺权

在韩国历史上,1980年的“5·18光州事件”是现代韩国民主化的重要转折。在事件发生的前一年,即1979年10月26日,强人总统朴正熙(朴槿惠父亲)遭亲信中央情报部部长金载圭枪杀身亡,总理崔圭夏继任总统,宣布全国戒严。同年12月12日,国军保安司令部司令全斗焕发动政变,逮捕参谋总长郑升和,史称“双十二政变”。崔圭夏沦为傀儡,8个月后全斗焕取而代之。

1980年9月至1988年2月,全斗焕任韩国总统,是为“第五共和国”,光州事件就是发生在全斗焕执政初期。不满全斗焕军事政变的韩国学生、工人与市民大众,接连发起抗争运动,数月之间全国反军政府示威风起云涌。至1980年5月,汉城(即首尔)、光州等地都出现5万人以上的街头抗争。眼见局面失控,全斗焕于是在5月17日宣布“全国扩大戒严”,除了冻结国会与政治活动外,更严禁一切批评政府或国家领导的行为。此外,全斗焕还下令逮捕当时的民运领袖金大中、金泳三,并派出空降兵部队进驻前一天才发生万人游行的光州,封锁全城、武装镇压。

光州事件/资料图来自网络

光州事件/图片来自韩国国家档案馆(韩国民主基金会)

光州的流血镇压持续了十日,但全斗焕政府对内却宣称“光州骚乱是金大中等亲共主义者主导的内乱阴谋事件”,并趁着血洗光州的杀鸡儆猴成功稳固权力、登上总统大位展开独裁统治。直到1987年“六月民主运动”起义,全斗焕才在数百万韩国民众的抗议压力下结束独裁,韩国自此真正朝民主化时代过渡。

90年韩国韩开放后,失去权力的全斗焕也遭到民选总统金泳三政府的调查。1995年11月,全斗焕及继任总统卢泰愚因筹集和侵吞秘密政治资金而沦为阶下囚。1996年8月,汉城地方法院以主动参与军事叛乱和内乱罪、谋杀上司未遂罪及受贿罪,判处全斗焕死刑,终审以无期徒刑、追缴2205亿韩元定谳。直到1997年12月,在韩国遭遇亚洲金融风暴的当下,当选的候任总统金大中,才建议即将离任的金泳三特赦全斗焕、卢泰愚等人,以促成“国民大和解”的目的。

回忆录否认血洗光州

逃过死刑的全斗焕,出狱之后虽过着相对低调的生活,但20多年来仍受官司诉讼与司法追讨缠身。但在2016年5月,全斗焕却意外地丢出震撼弹,表示自己已完成《全斗焕回忆录》,要将自己认知的历史内幕付梓出版。但如同出狱后的全斗焕本人,《全斗焕回忆录》的第一册在今年春末问世后,其争议内容——特别是对光州事件的陈述——也很快激起受难者团体与遗族的怒吼。

全斗焕写道,在光州“除了生命受到威胁之外,戒严军绝没有把枪口指向平民过”,并再次重提“我觉得事件有朝鲜特种部队渗透起事的迹象”。与他下野后的多次声明相同,全斗焕始终不承认自己下令军队镇压,反称是受到朝鲜煽动的暴民无法沟通,为了保护民众的军队才会自卫反击。

他认为,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诉讼能认定全斗焕之于光州事件的责任,但自己却还是被韩国人认作光州事件的真凶,而就像为了国家和解而献祭的“死者巫仪”一般,“如果这就是担当大统领的原罪,那这个十字架就由我来承担吧”。

全斗焕与朴槿惠/资料图

今年3月30日,被弹劾的韩国前总统朴槿惠接受法院是否逮捕的审问,巧合的是,全斗焕回忆录内容也在当天被公开。据韩联社称,2002年2月,当时身为国会议员的前总统朴槿惠试图挑战竞选总统,派人带话给全斗焕,希望能得其相助。但全斗焕委婉劝告朴槿惠放弃这个想法。全斗焕在回忆录中写道:“以朴(槿惠)议员的条件和能力来看,(竞选总统)是超出她能力的野心。虽然不知道朴议员以后是不是能当上总统,但我认为她很难成功履行总统的职责,如果失败,只会让她的父亲(朴正熙)被骂。”

1961年朴正熙发动军事政变时,时任大尉的全斗焕鼓动陆军士官学校的学员举行示威,积极支持朴正熙,此后得到朴正熙赏识与器重。

光州法院禁止出版

因为《全斗焕回忆录》而愤怒的光州团体,很快便搜集资料,并于6月12日向光州地方法院提出民事诉讼,以侵害光州受难者名誉权利为由,要求禁止该书出版,直到出版社撤除33处争议文字。

光州法院在8月4日对相关诉讼作出裁定:法院认为,全斗焕对不开枪、朝鲜渗透的叙述,有扭曲历史事实之嫌,尽管其内容以个人回忆录形式,但在光州事件的真相仍未大白之际,这样的内容也将影响平反调查与求偿诉讼,进而侵犯光州事件受害者与遗族团体的权利。因此,光州法院才全面禁止回忆录的出版、发行、复制、广告与贩卖,否则每次举报都将罚以500万韩元(约3万人民币)的赔偿金。

此前,据媒体称,《全斗焕回忆录》由其子全宰国旗下一家并不出名的出版社出版,几乎算是自费出版物。

如今,尽管光州事件的历史地位已获平反,但事件真相仍留下许多疑问与空白,例如确切罹难的市民与示威学生人数有多少?究竟是谁命令军队开火?全斗焕将军是否一开始就准备血洗光州?何以证明?包括全斗焕在内的不少韩国保守意见认为,光州事件就是“朝鲜与亲共人士里应外合的叛乱事件”,例如与李明博政府关系密切的保守派评论者池万元,就在今年初发表反平反光州的纪录片,纪录片内容将光州示威者与朝鲜内应军放在一起的做法也同样遭到遗族团体提告封杀。

今年5月18日光州事件37年忌日的悼念活动上,新上任的总统文在寅向遗族承诺将深入追究真相调查,此举也被外界视为是针对全斗焕而来。文在寅当时表示,“37年前在光州发生的事,是韩国近代最伤感的时刻……这些死难者曾是某人的亲人、邻居,他们是普通的市民和学生……但他们仍以生命争取人权、及自由不受侵犯的生活。作为总统,在此对牺牲者的灵魂致意。”

朱敏洁

朱敏洁

观网编辑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三八线之南
三八线之南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