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日本TBS电视台采访91岁前毒气厂工人:我虽是受害者,但更是加害者

2017-08-16 16:51:12

【文/观察者网 郭光昊】昨天是二战结束72周年纪念日。每逢此时,日本各大媒体都会制作特别节目。在8月13日晚,日本官方背景的NHK电视台播出了731部队纪录片,引发日本及中国舆论热议。昨晚,日本TBS电视台播出的特别节目,跳出“受害者”的程式反思战争。

TBS电视台从2010年起,在每年的8月15日都会把NEWS23节目时段延长,加播二战纪念特别节目“随绫濑遥追忆战争往事”(綾瀬はるか「戦争」を聞く)。该节目播出时间虽在深夜,但请到了一线知名女演员绫濑遥主持。

今年节目要讲述的故事发生在日本濑户内海上的一个小岛——大久野岛。现在的大久野岛以“兔子岛”著称,全岛散养了超过700只兔子。每年有近10万来自日本国内外的游客造访此地,当然其中也包括中国游客。如果你在中文搜索引擎里搜索“大久野岛”,你会看到各种各样的旅游攻略:“日本有个岛全是萌萌哒的兔子”、“兔子的天堂”、“被兔子‘活埋’是怎样的体验”……

绫濑遥在逗弄岛上的野兔(TBS节目截图)

但这些来自全球的游客大概不会想到这样一个问题:在散养兔子之前,大久野岛是什么样的?

大久野岛是一个曾经在地图上消失的岛屿。1929年,日本陆军在岛上建设了毒气军工厂。为了保密和欺敌,在一般民用地图上都找不到大久野岛。

1938年出版的地图上,大久野岛及附近海域直接留白处理(资料截图)

节目组找到了今年已经91岁高龄的藤本安马,藤本在战时曾在岛上工作3年。1941年,家境并不优裕的藤本安马听说岛上的工厂招收学工,可以边学习边工作,还能拿工资。15岁的他就登上了大久野岛。但由于日本军方保密,他上岛后才知道这是一座生产毒气的军工厂。

学徒工时代的藤本(资料截图)

藤本回忆,每次打开放毒气的罐子,毒气都会沸腾。因为毒气有很强的刺激性,我没法边看着罐子里面边操作,只能探着身子用棍子搅拌。在恶劣的工作环境中作业的工人,尽管不时会吸入泄漏的毒气,却仍以各种理由互相激励:这都是为了国家、为了打胜仗。他们始终相信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

两人在岛上的长浦毒气储藏库遗址前驻足(TBS节目截图)

然而战争结束之后,对于工人们来说真正悲剧却刚刚上演。曾经的工人们一个个因为各种后遗症而倒下。“我们自己就是毒气岛的受害者”。直到今日,对于幸存者而言,这种生理和心理的苦痛仍然存在。

与其他同事一样,二战结束时只有19岁的藤本在日后也查出罹患疾病:为此,他在十几年前因癌症被切除了胃和十二指肠。

藤本展示自己切除手术后留下的疤痕(资料截图)

因为自己是战争的直接受害者,自己体味到了战争带来的伤痛,所以一定要反对战争,保卫和平。这是日本二战记念节目以及很多战争亲历者的常见思维方式。但节目却未止步于此。日本为什么当年要制造毒气?制造毒气又是为了做什么?

TBS节目截图

“我们制造毒气就是为了杀害中国人——我就是所谓的‘犯罪者’。”藤本平静地说出了很多日本人不愿面对的事实。

藤本在战时被分配到生产路易氏毒气(2-氯乙烯基二氯砷)的车间。路易氏毒气是一种糜烂性毒气,中毒者吸入后皮肤会大量糜烂,最后致死。当时大久野岛上曾大量生产这种毒气。

大久野岛上的毒气生产厂——忠海兵器制造所,当时为防备美军空袭,厂房都刷上了迷彩(资料截图)

TBS节目组造访了河北定州的北疃村。1942年5月27日,日军在“扫荡”时,对北疃村军民使用了大量毒气,事件共造成800多人遇难,史称北疃惨案。一位亲历者回忆,当年村里老小都逃进村里地道。但日军并未罢手,开始向地道里投掷毒气弹。地道的出口是一口井,有人实在受不了从井里爬出来,都被守在井口的日军用刺刀杀害。这位老人当年松开了8岁妹妹的手,他至今想来依然心痛。

中文原声:那还不恨到牙根子里头了(TBS节目截图)

不仅是当年,日本毒气弹在战后依然给中国民众造成新的痛苦。2003年8月,齐齐哈尔一工地挖出五个金属罐,一个当场破裂,泄漏的毒气造成40余人入院。事后查明这就是日军当年遗留的芥子气。

作为日本陆军唯一的毒气生产厂,这些残留的毒气无疑是来自大久野岛。听闻这个消息后,藤本打破了当年的“封口令”,主动为“毒气岛”作证,还多次造访中国,向受害者谢罪。

藤本在节目中表示,尽管已经过去70多年,但生产路易氏毒气的化学方程式,他始终记得。虽然胃切除之后现在每餐只能吃几口饭,但他表示自己还不能死:我死了就少了一个一个日本曾经制造毒气的人证。岛上现在建有大久野岛毒气资料馆,藤本仍然坚持向登岛游客介绍当年的历史。

藤本在接受采访时默写路易氏毒气的制备化学方程式(资料截图)

藤本回忆在中国期间,中国的毒气受害者对他说,你也是日本发动战争制造毒气的受害者啊。但他自己坚持认为,中国人在战争中收到的伤害,正是日本这个加害者造成的。用毒气杀死中国人,日本必须谢罪。作为制造者的自己必须谢罪。

藤本在另一次采访中斩钉截铁地痛彻:我难道不是协助杀人的从犯吗?

TBS这档节目最后都会有一个“绫濑遥评论”。这次的评论是这样的:

“本期我们听了曾制造毒气的藤本安马老先生的经历。藤本先生他虽然是毒气制造的受害者,但与此同时,完全接受了日本对于中国是加害者的事实。在91岁高龄的今天仍然坚定认为不能让战争卷土重来,向外界介绍自己当年的经历。听罢藤本先生的这一番经历,不啻为一个良机:去了解战争是何等可怕,而再一次感激和平的来之不易。希望更多的人能了解藤本先生的这段故事。”

TBS节目截图

昨天日本政府举行的“全国战殁者追悼式”上,遗属代表的发言是这样的:我的父亲参军后,在拉包尔前线阵亡、尸骨无存。因为痛念父亲离世,所以深感战争不能重演,珍稀和平之可贵。因为怀念在战争中失去的亲人或是回忆在战争中曾遭受过的苦难,从而痛彻心扉反对战争,这的确是一种再朴素不过的个人情感过程。但如果全国都囿于“自己是战争受害者”,不免让人对于其真诚与否产生怀疑。

TBS这期节目前几年也是这种风格:采访未婚夫在珍珠港阵亡的老妪、采访在长崎核爆中丧失亲朋的亲历者……

反思战争,不能仅因为自己的伤痛,还要为了他人曾遭受的苦难。今年,这位老者向我们展示了别样的勇气和决绝,希望能给另外一些日本人以触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郭光昊

郭光昊

不合时宜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郭光昊
专题 > 中日关系
中日关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