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从五违整治到无违创建,上海环境大整治持续2年仍将继续

2017-09-28 10:04:36

白墙黛瓦、道路宽敞、水清岸绿,坐落在上海西郊的许浦村现在有了几分“世外桃源”模样。

“环境能变得这么好,以前想都不敢想。”9月22日,村民李雅琴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作为上海最大的“城中村”,许浦村曾经污水遍地横流,违法建筑随处可见,许多远道而来的租户望而却步。如今,这座村庄的面貌已焕然一新。

改变的缘起,是在2015年上海“两会”。适时,有市人大代表表达了浦东新区合庆镇一位老妈妈希望改善环境的心声,引起包括市委书记韩正在内的许多代表的共鸣。

2015年9月,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亲赴浦东合庆镇主持现场会,明确首批11个重点整治地块,上海市“五违四必”区域环境综合整治大幕由此拉开。

“五违四必”,意即在整治违法用地、违法建筑、违法经营、违法排污和违法居住这“五违”现象中,要做到安全隐患必须消除、违法无证建筑必须拆除、脏乱现象必须整治、违法经营必须取缔。“彻底消除”、“全覆盖”、“没有例外,没有特殊”,这些关键词成为上海定下的铁律。

两年多过去,这场远未结束的环境综合大整治已取得显著成效。经过三轮生态环境综合整治,拆除违法建筑1.5亿多平方米,基本实现全市“五违”问题集中区域基本消除的总体目标。

“通俗讲,这一工作的成效表现为,改善了上海的人居环境,挖掘重塑了城市魅力。”上海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陶希东表示,上海作为一座人口众多、规模庞大的超大型城市,正努力走出一条符合自身特点与规律的社会治理新路子。

许浦村原貌。(图自澎湃新闻)

黄妈妈的心愿

上海环境整治风暴,发端于一位老太太的愿望。

“我想把一位基层老妈妈的心声带给韩书记。”2015年1月25日,上海市十四届人大三次会议浦东代表团审议现场,市人大代表爱新觉罗·德甄向上海市委书记韩正讲述了合庆镇居民黄妈妈的心愿。

合庆镇是德甄的基层联系点。在与当地村民代表座谈时,年逾七旬的黄月琴拉着她的手,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德甄回忆,“老妈妈告诉我,她嫁到合庆镇时,小姐妹都很羡慕,因为这里‘天空很蓝,河水很清’。”然而,随着城市发展变迁,当地环境持续恶化,如今儿孙已经不愿意继续居住下去。

“黄妈妈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这里的变化。”德甄说。

“非常感谢德甄代表把黄妈妈的心愿带来,也请替我向黄妈妈问好。”韩正现场回应。他说,上海一些郊区确实有环境恶化的趋势,虽然这些年通过整治有所缓解,但依然不容乐观。合庆镇的违法建筑猖獗,无证经营泛滥,也曾经专门进行过整治,但这里的环境对当地村民的生活依然有很大影响。

“我们决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来发展。牺牲环境,就是牺牲了长远利益、牺牲了百姓利益,实际上也是输掉了眼前利益。”韩正说,合庆镇必须改变环境面貌。

曾经脏乱不堪的向阳河如今已成为合庆镇春雷村的一道风景。(图自合庆镇)

当时,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上海其他地方。

从小到大,38岁的归伟俊一直都在普陀区红旗村。上世纪90年代起,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四面八方的流动人口逐渐涌入村中。

“红旗村常住人口曾达到3万人以上,流动人口最高峰超过6万,而居住在这里的户籍居民比例很少。”归伟俊说,随着流动人口越来越多,红旗村的环境、交通等生活配套逐渐跟不上了。

原先,红旗村附近集贸市场众多,“黄鱼车、水果运货车特别多,随意停放,路面也开始变得不平整。再加上地势低洼,一到暴雨天,排不出去的水最高可以没过我的膝盖。” 归伟俊说。

糟糕的生活环境也“逼”走了村民。归伟俊说,由于违法搭建越来越多,私拉电线严重,夏天天气特别炎热时,经常断电,最后“很多本村人都去其他地方买房生活了”。

越是难的骨头越要率先啃

2015年,上海拉开“五违四必”区域环境综合整治大幕。

当年9月15日,在合庆镇勤奋村,上海市委、市政府召开现场会,部署推进合庆镇环境综合整治,对全市加强违法建筑拆除和环境综合整治工作进行全面动员。

会上,上海以环境污染问题严重的“硬骨头”先开刀,明确了9个区县11个重点整治地块。

澎湃新闻记者走访上海各区时,不少干部坦言,当时的确感到了巨大压力,一开始甚至也有些“想不通”。

暗访成了“利器”。早在2015年8月20日,韩正就悄悄来到合庆镇,实地察看前一阶段整治工作有没有进展、下一步还需要重点抓哪些方面。“合庆镇的整治,必须靠市、区、镇、村一起努力,一件一件事情去梳理、去推进、去落实、去解决。黄妈妈的心愿、当地群众的心愿,一定要合力实现。”韩正强调,违法现象必须取缔、安全隐患必须消除、脏乱差必须改变,该追究责任的必须追究责任。

2016年首个工作日下午,上海市委书记韩正轻车简从,继续进行不打招呼的暗访调研。第一站就前往位于真如街道和石泉街道结合部的红旗村,也就是归伟俊生活和工作的地方。

红旗村东至真如港、南至中宁路武宁路、西至曹杨路、北至铜川路,占地约586亩。2015年启动旧改,至2016年初已拆除了沿街部分违建,但违法用地、违法建筑、违法经营、违法排污、违法居住“五违”现象依然十分严重,大多数违法建筑被层层转租,千余租户当时仍然在此经营,近3万来沪人员聚集于此,消防安全隐患突出,环境极度脏乱差。

韩正在铜川路真华路附近下车,沿着狭窄曲折的小路走进村里。天上下着蒙蒙细雨,道路泥泞,该区域没有排污设施体系,污水粪便随处可见。沿途有地下废品回收站,有垃圾堆场,有废弃的铁路工棚,有违法改建的生产经营生活三合一厂房。无证照印刷厂连成一片,底楼作坊忙着印刷盗版书,油墨味熏天,二楼三楼是违法搭建的办公住宿层,空调外机就挂在路边高压变电箱之上,晾衣杆随时会戳到电杆和电箱。抬头看,整个区域处在高压线走廊之下,低头看,废品成堆、垃圾如山、私拉电线如麻,堆满无证无照食品的无证无照冷库和餐饮小店混杂其间……这里一旦发生火灾,后果不堪设想,既没有可用的消防栓,消防车救护车也根本无法进入,施救将非常困难。而不远处,不少高层建筑拔地而起,有些是高档商品房。韩正边走边看,心情沉重。

走进当地旧改项目部,韩正详细询问旧改推进情况。工作人员告诉市领导,红旗村正按计划滚动拆违,2016年底要完成“城中村”改造。韩正说,旧改任务十分艰巨,必须加大力度推进,大家在一线工作非常辛苦,但各项工作不能掉以轻心。“这里的安全隐患非常大,一年时间很长,拆违同时一定要加快整治,确保安全。”离开红旗村后,韩正又来到普陀区光复西路苏州河边,登船沿河而上,察看两岸环境整治情况。

2016年1月6日下午,韩正还再次不打招呼来到浦东合庆镇,这次进镇,走的线路与2015年8月完全不同,除了到全市关注的勤奋村以及海塘地区察看整治成效,还特意深入合庆镇腹地前哨、朝阳、向阳、向东、青四等村,实地了解镇域范围内“五违”情况,听取当地群众意见,部署推进整治工作。

而闵行区华漕镇许浦村,在拆违和环境整治中创造了堪称奇迹的“许浦速度”,用的是“沉入基层”的方法。

这个曾以脏乱差严重而闻名的“城中村”,用了50天左右时间,拆违57.7万平方米。其经验之一,就是派遣大量干部驻村办公,合力整治。许浦经验此后开始在闵行区广泛复制,领导要求班子成员“一定要下去走”。

许浦村内郁郁葱葱的绿化,原先都是密密麻麻的违法建筑。(图自澎湃新闻)

正是有了啃下这块“硬骨头”的底气,闵行区拆违工作很快开始“齐步走”。到2017年上半年,闵行全区共计拆除1860多万平方米的违法建筑,基本建成违建“清零区”,也为未来发展腾出了宝贵的空间。

就像韩正所说的那样,环境综合整治工作,必须全市形成合力,市、区县、部门一齐动手,越是难的骨头越要率先啃,越是成片的老大难地区越要率先整治。这项工作考验各级领导干部的能力和担当!

“零反对”背后是细致沟通

细密的前期宣传与细致的沟通,也让整治得以顺利推进。

2015年10月,破墙开店严重的闵行爱博五村,成为底楼综合整治试点。对可能出现的阻碍,居委书记王慧萍做了最坏的打算。

没想到此次整治居然顺风顺水,没有发生一起冲突。

她说,居委会与小区65户居民事先一一进行了沟通,如果房主不在,也对房客进行告知,尽量做到耐心细致。居民自治也有功劳。

今年7月11、12日,长宁区周家桥街道顺利封堵玉屏南路、娄山关路、天山支路破墙开门店家76家、拆除违法建筑74处。

在这之前,街道牵头相关部门,先后至少3次分别与每位业主及商户进行约谈沟通。房管部门主动配合调查房屋性质、提供原始图纸;市场监督所负责提供商家经营证照相关情况;平安办(信访办)配合做好居民信访、政策解释工作;服务办做好困难居民帮困工作。

在多部门的合力准备下,街道第一批、第二批环境综合整治行动顺利收官。“没有一家阻挠、对抗或上访。”

“一届接着一届干,一棒接着一棒做”

从更大层面来看,上海的环境整治是连续重拳,沉重又持续。

“抓住这些关键问题,一届接着一届干、一棒接着一棒做,就一定能形成合力把问题解决好。”早在2015年9月,对上海市加强违法建筑拆除和环境综合整治工作进行全面动员时,韩正就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继2015年完成11个重点地块整治之后,2016年,上海又在17个重点地块和各区重点地块上,拆除违法无证建筑超过5000万平方米。2017年2月,在上海召开第五次“补短板”综合治理现场会上,韩正再次强调,目标要咬住、重点要聚焦,全市各区要再接再厉、乘势而上,再狠抓一年,巩固向好态势,保质保量完成今年确定的目标,认真兑现对广大市民群众的承诺。

2017年计划拆除5000万平方米,到目前已拆除9000万平方米违法建筑,提前完成年度目标。目前,第三轮22个市级地块任务全面完成,基本实现全市“五违”问题集中区域基本消除的总体目标。

虽然成效显著,但这并不是终结。上海的环境综合大整治仍将继续攻坚克难,韩正强调,要全面开展“无违建”居村(街镇)创建,加快建立“五违四必”综合整治常态长效机制。“五违四必”工作远没到完成之时,一些“老大难”、“硬骨头”和零星分散违建需要拆除,“五违”现象也有反弹反复的苗头,必须坚持不懈打好持久战,以“无违”创建巩固“五违”整治成果。要以开展“无违建”居村(街镇)创建为抓手,巩固全社会防控和治理违建的良好局面,关键是做到全覆盖,全社会共同行动、全面参与。各区和街镇要切实承担起主体责任和属地管理责任,把环境整治牢牢抓在手上。紧盯工作目标,力争在2019年底前,全市90%的居村(街镇)实现成功创建。要抓住调整优化体制机制这个根本,更加注重以法治和制度治理违建行为,各区要加强招商引资工作统筹,上收和规范镇村经济发展管理权限,强化法治引领,坚持依法严管,对违建者形成强大威慑,使他们处处受限,让他们不能搭也不敢搭。要完善源头发现和快速处置机制,坚决控住新增违建,对新增违建要零容忍,做到第一时间发现、第一时间处理,发现一起、查处一起,露头就打、快速拆除。要坚持分类处置、把握好度,各项工作要让群众满意,重点盯住单位违建尤其是国企违建、部队违建、集体经济违建、领导干部家庭违建,紧盯不放、一抓到底。要一切从实际出发,认真把握好度,设身处地为困难群众考虑,结合美丽乡村、美丽家园建设,拿出更加细致的工作方案,切实解决群众的实际困难。

正是在这一步步的推进中,市民们真切地感受到了身边的变化。

普通市民的获得感

拆违、整修、生态恢复……不断地改善着大家的生活。

两年前,澎湃新闻记者走访时合庆镇时,这里脏乱不堪,空气中弥漫着恶臭。小道上摊贩集聚,河道也大都已发黑。今年9月下旬,记者再次来到黄月琴居住的合庆镇勤奋村,朝勤路已经变成了一条通达到底的整洁马路,空气清新,向北望去是联排民居和蚕豆地。两年多来,合庆镇共拆除无证违法建筑397万平方米,取缔拆除近2000家违法经营户。

许浦村则“整洁得连自己家都认不出”。

9月22日,澎湃新闻记者来到许浦村,看到整个村子房屋外立面都是统一的白墙黛瓦,每家每户门前种着白玉兰、金桂等植物。

许浦村内的村民公园。(图自澎湃新闻)

在许浦港河两侧,原先密密麻麻的违法建筑早已拆除,取而代之的是各色绿植、木栅栏以及宽阔的沿河廊道。一眼望去,心旷神怡。

如今,村民李雅琴常在新建的村民公园内快走。“以前,几乎每家都有违法建筑,现在环境真是好了不止一点点,心情也愉快了很多。”她说,以前自家也有不少违法建筑,平日的收入主要靠房租,拆时很心疼,“但为了大家的环境好一点,必须支持这项工作,全都拆掉。”

今年年初的一天,走在河道旁,红旗村的归伟俊看到了白鹭。

许浦村的沿河廊道和绿化。(图自澎湃新闻)

2016年,红旗村提前半年出色完成了“五违四必”环境综合整治任务,成了上海“城中村”改造的探路者。

在村里,原先堆满果品垃圾的真如港河面变得清澈了,可以望见成群的鱼。河道也拓宽了,两岸种上了绿化植物,还建设了亲水平台、木质栈道。

归伟俊原先是三个三口之家生活在一起,今年年底,他们一家三口即将搬进了当地一座新建高层住宅。小区内绿树成荫,附近交通便利。

归伟俊说:“因为这里居住环境好了,越来越多曾经搬出去的村民,他们都想再搬回来。”

今年年底,红旗村村民归伟俊就要搬进离红旗村地块步行不到5分钟的一新建高层住宅。 (图自采访对象)

(李佳蔚 栾晓娜 陈斯斯 李菁 徐晓阳)

分享到
来源:澎湃新闻 | 责任编辑:刘潇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