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媒:日本监狱成为年老女性的避风港

2018-03-17 22:46:50

【编译/观察者网 郭光昊】每个老龄化社会都面临着不同的挑战。日本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老龄人口,65岁及以上的老龄人占日本总人口的27.3%,比例是美国的近两倍。日本面临的挑战就是:老龄犯罪。

其中高龄女性犯罪尤甚。日本监狱里每五个女性中都有一个是老年人。他们的犯罪通常很轻微,九成都是偷窃。《彭博商业周刊》3月16日刊发了题为《日本监狱,年长女性的避风港》的报道。日本女摄影师深田志穗近日走访了日本监狱,记录下了高龄女性罪犯的身影。

网站截图

F女士,89岁

因偷窃大米、草莓和感冒药,被判一年零六个月,第二次入狱。有一女和一个外孙。

F女士,89岁(深田志穗 摄)

“我84岁时第一次入狱。入狱前我一个人吃福利过活。我之前曾跟我女儿一家住一起,我自己所有的积蓄都用来养那个暴力还搞家庭虐待的女婿了。”

A女士,67岁

因偷窃衣服,第一次入狱,被判两年零三个月。丈夫在世,有两个儿子和三个孙辈。

A女士,67岁(深田志穗 摄)

“我在商店顺手牵羊了超过20次,都是衣服,没有特别贵的,大部分是促销货。我并不是没钱。我第一次顺东西的时候没被抓到。我知道了我可以不花钱就弄到我想要的。从中我体会了乐趣。”

“我丈夫还愿意支持我,定期给我写信。我那两个儿子气坏了。三个孙辈还不知道我在这儿,他们以为我住院了。”

T女士,80岁

因偷窃明太子、干果籽和一个平底煎锅,被判两年零六个月,第四次入狱。丈夫在世,有一子和一女。

T女士,80岁(深田志穗 摄)

“年轻时,我从来没想到偷窃,我一门心思想的都是好好工作。我在一家橡胶工厂工作了20年,然后在医院当护理员。虽然手头总是很紧张,但还是把儿子送去上大学。”

“我丈夫6年前脑溢血,从此卧床不起。他还患有老年痴呆,经常陷于错觉和偏执之中。我的年纪也大了,照顾他让我身心俱疲。但我又不好意思向其他人谈论我的压力。”

“70岁时我第一次入狱。我在商店偷窃时,我钱包里还有钱。然后我开始思考人生,我不想回家,但我也无处可去。向监狱寻求帮助是我唯一的选择。”

“在监狱里,我的生活好过多了。尽管是暂时的,但我能松下一口气来做自己。我儿子说我病了,应该去精神护理机构调理一段时间。但我并不感觉自己病了。我认为焦虑促使我偷窃。”

N女士,80岁

因偷窃一本平装书、一把折扇和炸丸子,被判三年零两个月,第三次入狱。丈夫在世,有两个儿子和6个孙辈。

N女士,80岁(深田志穗 摄)

“我每天都是一个人过,感觉非常孤独。我丈夫给了我一大笔钱,别人都说我‘你看你多有福’。但钱并不是我想要的,钱并不能使我开心。”

“我第一次偷窃还是13年前的事情。当时我晃进镇上的一架书店,顺了一本平装小说。我被抓到了,带往附近的警署,被那里最甜的警官问话。他十分和善,我说什么他都愿意听。这辈子头一回有人愿意倾听我说什么。最后他温柔地拍拍我的肩膀,说:‘我知道你很孤单,但是下次请不要这么干了。’”

“在监狱里做工我不知道有多享受。有一天,他们称赞我干得又快又仔细,我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工作的乐趣。我后悔我从来没有工作过,不然我的人生很可能大有不同。”

“我更享受在监狱里的生活。身边总是有很多人,我从来不会感受到孤独。我第二次出狱的时候,我发誓不会再回来。但一出去,我又开始还念这里。”

K女士,74岁

因偷窃可乐和橙汁,刑期未定。有一子一女。

K女士,74岁(深田志穗 摄)

“我一个人靠福利生活,日子很难。如果出去了,我必须想办法用1000日元过一天。我并不指望出去。”

O女士,78岁

因偷窃能量饮料、咖啡、茶、一个饭团和一个芒果,被判一年零五个月,第三次入狱。有一女和一个外孙子。

O女士,78岁(深田志穗 摄)

“监狱就是我的绿洲,一个能让我放松的地方。虽然在这里我没有自由,但我也没有什么别的需要担心。这里有很多人跟我说话,一天还提供三顿营养餐。”

“我女儿一个月来看我一次。她跟我说:‘我不会为你难过了,你真差劲。’我想她是对的。”

为什么有如此之多在其他方面守法奉公的女性会小偷小摸?

彭博社报道提到,以前照顾老年人的担子落在家庭和社区的身上,但问题正在起变化。从1980年到2015年,高龄独居人群增长了超过6倍,达到近600万。2017年有日本政府进行的调查显示,半数以上的老龄偷窃犯都是独居。四成不是没有家人就是很少和亲属来往。他们常说当需要帮助时,他们无处可寻。

而那些有地方去的女性也常抱怨被人无视。“她们或许有幢房子,她们或许有家庭。但并不意味有个地方能让她们感觉是家。她们感觉不被理解,感觉别人只把自己当做干家务活儿的。”岩国监狱狱长村中由美(音)如此说道。岩国监狱是一所女子监狱,距广岛约40公里。

日本女子监狱(深田志穗 摄)

年长女性通常在经济上十分脆弱。近一半的65岁以上独居女性,相对其他人群而言更贫困。一名犯人这么说:“我丈夫去年死了。我俩没有孩子,于是就剩我一人孤苦伶仃。我有一天想去超市买点菜,然后我看到了一块牛肉。我想要,但我知道买了牛肉,日子就要难过了。所以我直接偷走了。”

与此同时监狱收容老年人的成本不断攀升。白天监狱通常会雇佣人手照顾老年人洗漱,到了晚上这类活儿只能由狱警来干。

在某些地方,监狱的矫正人员已经快变成家庭护理员了。位于东京以北的枥木监狱也是一所女子监狱,资深矫正员毛塚里美说处理大小便现在也是她的工作之一。“她们不好意思还把内衣裤藏起来,我就叫她们拿出来给我,我会帮忙洗的。”

统计数据显示,65岁以上的老龄囚犯中(不分男女),两年内再次入狱的比例高达23.2%,相当于每4人里就有一个。这一数字是29岁以下囚犯再犯率的两倍多。其中又以偷窃、欺诈居多。NHK报道称,有相当一部分人的目的就是“回到监狱”。他们出狱后难以生存,反倒是监狱生活比较安稳。

2016年,日本国会通过法律,保证年长惯犯能够得到国家福利机构和社会服务机构的帮助,地检部门与监狱也密切合作为高龄被告提供帮助。

但是对于那些进监狱寻求慰藉的年长女性而言,这个体制依然不能为她们做什么。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郭光昊

郭光昊

不合时宜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郭光昊
专题 > 日本
日本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