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尼尔·弗格森:全球网络让世界变得更危险

2017-02-26 08:49:23

今天的世界就像一个即将出现重大故障的巨大网络。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发推文说,他自己的情报机构正在非法向《纽约时报》透露机密信息。这些信息同总统选战期间特朗普与俄罗斯政府的通信有关。但特朗普坚持说,那都是“假消息”。

同时,通过维基揭秘网和其他网络手段干预美国总统大选后,俄罗斯人派遣他们的“维克托·列昂诺夫”号军舰在康涅狄格州新伦敦的美国潜艇基地刺探情报。

在大西洋的另一边,法国和德国的政界人士同样对俄罗斯人干预他们的选举感到不快。但在欧洲,引人注目的消息同27岁的网红菲利克斯·谢尔贝格有关。最近谢尔贝格的视频出现反犹内容,这导致他同谷歌和迪士尼的合同被取消。

踩了“政治红线”的网红谢尔贝格这次惹了个大麻烦

同时在光天化日之下,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哥哥在吉隆坡的国际机场被刺杀。

全球化处于危机之中。民粹主义大行其道。专制国家抬头。我们究竟如何理解所有这些现象?为了找到答案,很多困惑的评论家指望在历史中寻找类比。一些人将特朗普视为希特勒,而美国即将变成独裁国家。其他人将特朗普视为尼克松,认为他即将受到弹劾。

但现在既不是1933年,也不是1973年。在上世纪30年代,技术很容易被集中控制起来,这让专制政府变得可能。40年后,一位民选总统要违反法律而不受惩罚,这就难多了。不过,上世纪70年代,媒体依然只是一些电视台和通讯社。而在世界大部分地区,这些媒体是由中央控制的。

特朗普会是新时代的希特勒吗?在传统等级权力结构被网络所“解构”的今天,这基本不可能

如果不理解新信息技术给世界带来的变化,就不可能理解今天的世界。这已经变成一种老生常谈。问题在于,世界是如何改变的?答案是,技术已经把巨大权力赋予了所有有关传统等级权力结构的网络。

网络是理解去年各种政治事件的关键。俄罗斯情报网竭力利用“电邮门”破坏希拉里·克林顿的声誉。“伊斯兰国”组织在大选年后的恐怖袭击活动让特朗普有关“拆掉本国激进伊斯兰主义的支持网络”和禁止穆斯林移民的承诺变得可信。

此外,还有一个草根的支持网络,这是特朗普利用脸书、推特和布莱特巴特新闻网的力量建立的。正是这些打败了“全球特殊利益群体”。这一“全球特殊利益群体”站在“失控和腐败政治当权派”背后,特朗普的反对者则是这种政治当权派的化身。这里要注意一个网络是如何攻击另一个网络的。

美国情报网络的反攻令人印象深刻。上周一,美国情报机构网络成功促使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拜克尔·弗林辞职。情报机构人员向《纽约时报》泄露同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人的其他一些协议有关信息,这恰当吗?不恰当。但这是网络运作的方式。它们切入了官方的行政管理系统。官方行政管理系统在任何国家都是中枢结构。

所有这些都显示,网络不仅通过广告、定向营销、汽车和公寓的“共享”改变着经济,而且还改变着公共空间和民主本身。

脸书网站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贴出了一篇长文,为他理想中的相互连接的世界辩护。他写道:“作为全球最大的社群,脸书网可以探索社群管理如何较大规模运作的例子。”他援引的例子是上月的反特朗普女性游行。

2月17日,扎克伯格以“建立全球网络社区”为题在Facebook上撰文

现实情况是,全球网络已经变成一种不稳定的结构,这很危险。网络远没有促进平等,而是做了相反的事,因为它让超连通的“超级中心”得以出现。

网络没有传播真理和爱,反而擅长散步谣言和仇恨,因为这就是我们堕落的人类喜欢点击观看的东西。如果扎克伯格真有意将脸书变成自由世界政府的先锋,那么他将很快加入乔治·索罗斯的行业,登上史蒂夫·班农“最讨厌的人”名单的前列。

记住:让全球网络不可避免出现故障的原因在与该网络的设计存在缺陷。在这方面,扎克伯格要负更多责任。

(转载自《参考消息》2月24日第10版)
尼尔·弗格森

尼尔·弗格森

哈佛大学历史学教授,《大退化》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网络战线
网络战线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