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媒认为不可预测的“特朗普主义”充满风险

2017-04-10 15:22:56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4月8日文章】题:正在浮现的特朗普主义——不拘泥于教条(作者  彼得·贝克)

上周,面对着从中东到亚洲的一系列国际挑战,特朗普总统确定了如下一点:他的外交政策无定章可循。正在浮现的特朗普主义似乎是这样的:不要囿于教条。

在这一周里,特朗普一边接待外国元首,一边对叙利亚政府发动巡航导弹袭击,他按照自己的信条行事,这迫使其他国家领导人重新评估他们对美国在这个新时代将如何发挥领导作用的看法。他表现出一种高度即兴和随形势而变的态度——这种态度可能给与潜在敌手的关系注入一种充满风险的不可预测性,但也为美国以更传统方式与世界进行接触开启了一扇大门,从而缓解盟国的担忧。

颠覆昔日的话语

作为一名不担任公职的公民和候选人,特朗普在多年中一直声称,叙利亚内战不是美国需要解决的问题,应该与俄罗斯为友。但作为总统,特朗普上任伊始就让美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直接地涉足叙利亚泥淖,与俄罗斯开始一场新的激烈争吵。



特朗普与普京(资料图)

在这一过程中,特朗普也颠覆了国内政治。他驳斥了白宫内以首席顾问斯蒂芬·班农为首的民族主义派别——班农反对以除打击恐怖主义外的方式卷入中东冲突,并支持对北京采取惩罚性贸易措施。特朗普对俄罗斯盟友叙利亚发动袭击,反驳了曾将他描绘成一名听命于普京的候选人的批评人士。

考虑到其不可预测性,凡此种种并不意味着特朗普已在上述任何领域进行永久性政策调整。特朗普将派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于11日访问莫斯科。在莫斯科,蒂勒森要探究俄罗斯能否成为打击叙利亚境内“伊斯兰国”组织的真正伙伴,他还肩负着努力消除彼此间的敌意这一传统任务。

按照计划,作为对化学武器袭击之回应的导弹袭击是一场有限的一次性行动,总统似乎决心迅速转换话题。在6日夜间宣布了这次袭击后,他在7日的公开路面中没有提及此事,也没有在8日的每周例行讲话中提及。

特朗普在8日的讲话中说:“我们的决定将由我们的价值观和我们的目标引导——我们将摒弃不灵活的意识形态这条往往会导致意外后果的道路。”

这一概念,即灵活性,似乎是理解特朗普的关键所在。他不愿拘泥于条条框框。上周,他对记者说:“我认为自己是一个非常灵活的人,我不必遵循某条特定道路。”他表明,他珍视不可预测性。他说:“我不喜欢说,我要到哪里去,我要做什么。”

这种灵活性是他在房地产行业中崛起的一个特点,如果批评人士更愿意用难以捉摸这个词的话,特朗普也不介意——这一特点效果很好,助他一举入主白宫。但是,他现在是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武装部队总司令,全世界领导人都在努力找到了解这个人的方式。

美不会“后撤更远”

目前在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任职的五角大楼前官员凯瑟琳·希克斯说:“在外交政策方面并未出现传统意义上的特朗普主义。然而,正在浮现一些与他本人之特性相符的清晰特点:不可预测、依直觉行事和难控制。”

在叙利亚问题上,特朗普曾嘲笑贝拉克·奥巴马总统在使用化学武器问题上设定“红线”,并在巴沙尔·阿萨德2013年逾越这条红线后敦促奥巴马不要对叙利亚发动惩罚性袭击。就在上周美国袭击的数天前,蒂勒森表示,华盛顿将接受巴沙尔继续掌权的现实。

巴沙尔·阿萨德(资料图)

实际上,包括共和党参议院马尔科·鲁比奥在内的批评人士声称,正是因为特朗普政府开绿灯,巴沙尔才感到自己可以不受约束地发动化学武器袭击。批评人士还说,俄罗斯没有约束巴沙尔,是因为手握一张过分友好的特朗普政府开出的空白支票。

巴沙尔不是唯一在试探特朗普的领导人。朝鲜最近数周接连试射导弹,几乎是在努力吸引特朗普的注意。

迄今为止,特朗普的反应是审慎的:在海湖庄园敦促中国方面采取更多措施约束朝鲜。但是,如果中国不采取更积极态度,国家安全顾问们也在为特朗普准备其他选项,包括在韩国重新部署核武器。

特朗普在叙利亚的行动受到很多传统美国盟友的欢迎。他们曾苦恼于奥巴马不愿在中东发挥更大领导作用,并担心特朗普将后撤得更远。

在导弹袭击后,以色列新闻媒体上充斥着“美国人回来了”之类标题,欧洲领导人对他终于采取了行动但又没有走得太远表示宽慰。

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宋煜昊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