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帕特里克·布坎南:美国新闻人曾劝诫“信任民众”,现在他们倒害怕起来了

2018-02-22 07:54:35

【翻译/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岑少宇】

“(这有)所有值得印刷的新闻”,《纽约时报》的刊头这样向读者宣告;“民主在黑暗中消亡”,《华盛顿邮报》在同样的位置予以呼应。

而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的教授们曾反复向我们灌输“人们有权知道”,劝诫我们要“信任民众”。

既然如此,就该解释下目前媒体的歇斯底里。四页的努恩斯备忘录详尽展示了,对特朗普的仇恨情绪如何酿成联邦调查局对共和党候选人和总统特朗普的调查,而那些媒体对此备忘录恐慌不已。

记者团在害怕什么?它不停恸哭,嚎叫着要让备忘录不见天日。

媒体不信任民众吗?美国人不能处理好真相吗?

当年,《华盛顿邮报》的老板凯·格雷厄姆在《纽约时报》收到禁令后,拍板继续刊发关于“五角大楼文件”的报道,指控在肯尼迪-约翰逊时代中“最美好最光明”的那段时间里,当局诱骗我们卷入了越南战争。现在的记者团,还是当年热切吹捧《华盛顿邮报》和格雷厄姆的那个吗?

凯·格雷厄姆,图片来源:维基

为什么媒体要求我们所有人都有一个“安全空间”,这样我们就不会因为阅读或听到备忘录中的内容而受到伤害。

他们警告说,安全机密将受到损害。

真的?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大部分成员会投票公开值得保护的秘密吗?议长保罗·瑞恩和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已经阅读并批准发布备忘录,他们会同意泄密吗?凯利将军是个爱国者,这不已经得到许多次证明了吗?

国会委员会的资深民主党人谢安达(Adam Schiff)曾警告说,这会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现在看来已经准备好“对等辩论”(Equal Time)了。谢安达说,如果公开努恩斯备忘录,他们少数派另拟的备忘录也应该公布。

谢安达是对的。前提是,双方还应该有对等的后援。

然而上周,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雷和副总检察长罗森斯坦溜进白宫,恳求凯利封杀共和党人撰写的备忘录。1月31日,两人都公开警告白宫,别做特朗普曾说要做的事。

这是大胆抗命。倒要问一问罗森斯坦和雷,他们是更担心国家安全受威胁呢,还是更担心他们自己的机构有不当行为被曝光?这么问不算不公平吧?

备忘录的内容包括:特朗普的“俄国门”调查,是基于“一大堆”谎言和未经证实的指控推动的,声称特朗普支持者与莫斯科之间有肮脏的勾结行为。

谁准备了这些卷宗?希拉里·克林顿竞选期间雇佣的主要挖料人、前英国间谍斯蒂尔。在他搜集与俄罗斯相关的黑料时,也许被克里姆林宫安全机构的老同志们一点点喂料。

联邦调查局不仅凭借这些黑料发起对特朗普的全面调查,显然还用它说服《外国情报监视法》(FISA)法庭的法官们,授权调查局监视和窃听特朗普竞选。

如果是真的,这意味着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最高层,与一个挖黑料、帮希拉里毁灭竞选对手的英国间谍共谋,试图把民选总统拉下马,结果还失败了。

这难道不是我们有权知道的吗?它应该被掩盖起来,以保护那些可能参与进去的联邦调查局成员吗?

“现在他们正在调查调查人员!”这就是媒体的哀号。

可在这个分裂的首都,有着水火不容的对立叙述。

第一种说法是,特朗普被俄罗斯收买,与他们勾结,利用黑客黑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和希拉里的竞选团队,试图取消其候选人资格。可在18个月后,联邦调查局和“通俄门”专项调查组的探员们未能证明这一点。

第二种叙事正在浮现。

2016年中期,詹姆斯·科米和联邦调查局内的阴谋小集团,包括副主任麦克布、首席研究员斯特佐克和他的情妇佩奇,决定不能让希拉里因邮件门而接受指控,那将使特朗普成为总统。所以他们相互勾结,要搞定此事。

这起可能的阴谋正在接受调查。新发现或许能解释近日麦克布的突然辞职,以及去年夏天斯特佐克为何被踢出“通俄门”调查组。

阴谋者们想让希拉里在她处理机密邮件的“重大失误”中得到开脱,同时用希拉里雇的人挖掘的黑料扳倒特朗普基,如果此事属实,水门事件相比之下真是“小巫见大巫”。

在这里,我们可能已经触及媒体恐慌的原因。

媒体内敌视特朗普的人可能会害怕,备忘录也许能证明,希拉里口中那些“可悲可叹的(deplorables)”特朗普支持者是正确的。而精英媒体则一直在被政府里秘密操纵的小圈子(deep state)利用,媒体如此憎恨特朗普,以至于无视现实。他们愚弄了自己,甚至将推翻美国民选总统的重大阴谋视作高尚之举。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帕特里克·布坎南

帕特里克·布坎南

前美国总统高级顾问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传媒帝国
传媒帝国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