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帕梅拉·德鲁克曼:“性”与法国选举

2017-04-08 08:21:20

【翻译/青年观察者张成】去年年末,法国新闻时政周刊《巴黎竞赛画报》在封面刊登了一幅照片:一位30多岁的帅气小伙与一位60多岁、富有魅力的金发老妇手挽着手在散步。这不是他们第一次上该杂志的封面:在去年春夏两期的封面上,分别是他们二人盛装出席国宴,以及在海滩牵手的照片。

随着法国即将在2017年4月迎来总统大选(或许会持续到5月份第二轮选举),这对夫妻或许能够使法国免于成为继美国之后又一个陷入仇外民粹主义的国家。他,是政坛新秀、总统候选人伊曼纽尔·马克宏;她,是马克宏高中时期的法语老师布里吉特·特罗涅。如今,特罗涅是马克宏的顾问和爱人。

现年39岁的马克宏是法国前任经济部长。在总统选举的民意测评中,他的支持率于本周早些时候超过了保守党的弗朗索瓦·菲永,暂居第二。菲永因陷入“潘妮洛普门”等丑闻正在接受调查,据称他出生在威尔士的妻子潘妮洛普担任政府公职领取高额薪水,实际上却没有参与工作。

但是,马克宏仍然落后于民调冠军玛丽娜·勒庞。她主张法国削减移民数量,并退出欧盟,而马克宏则是欧盟的坚定支持者,并在美国总统特朗普颁布难民禁令的第一时间表示反对。民调显示,如果大选进入第二轮,马克宏很可能轻松击败勒庞。

法国总统候选人伊曼纽尔·马克宏及其夫人布里吉特·特罗涅(资料图)

他受益于全球政治气候下选民想要打破传统的心态。一方面,马克宏毕业于法国国立行政学院(这所学校是培养法国总统和政要的精英学校),在成为法国社会党的明星之前他曾是投行高管。然而去年他同执政的社会党决裂,成立了自己的中间派政党。他的年纪使他更显得像一股政坛清流。

非同寻常的个人经历使马克宏看上去和其他国立行政学院的毕业生大不一样。马克宏15岁时认识了他未来的妻子特罗涅,当时他是亚眠耶稣高中的在校生,而40岁的特罗涅则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其中一个还是马克宏的同班同学。当时她随夫姓奥兹业尔,教授法国文学,兼任戏剧社的负责老师。

据知情者称,马克宏是个早熟的年轻人,他的钢琴演奏造诣不凡,学习成绩十分突出,而且是戏剧社里的小明星。(马克宏担任经济部长时,曾在法国电视节目上背诵《莫里哀》的剧本。)特罗涅在接受法语纪录片《伊曼纽尔·马克宏:流星战略》专访时表示:“显然,他和其他的学生不一样。他总是跟老师们呆在一起,不像是个青春期少年。”

马克宏上11年级的时候曾劝说特罗涅与自己一起写剧本,自此他们的关系变得暧昧。“因为创作剧本,我们每周五都待在一起,这使得我们间产生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亲近感,”她告诉《巴黎竞赛画报》。

也许是因为马克宏的父母起了警觉,也许是特罗涅感到心力交瘁,马克宏在高中最后一年转学到巴黎亨利四世中学就读。据说在离开前,他曾向老师保证:“你不可能甩掉我。我会回来娶你的。”

马克宏从巴黎给特罗涅打去一通又一通长途电话,逐渐让她放弃了抵抗。特罗涅最终与丈夫离婚,在巴黎谋了一份教职。她说:“我告诉自己,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我会错过自己的人生。”

2007年他们举行了婚礼,婚礼上马克宏感谢特罗涅的孩子们对他的接受,并称他们“绝非寻常的夫妻——虽然我不喜欢这个形容词——我们是存在于现实中的夫妻。”

他们的婚姻的确招来了非议。因为特罗涅长了一双大长腿,她被电台脱口秀主播称作“更年期的芭比娃娃”,另一些批评者则把马克宏唤作“老师的小宝贝”,说他靠私生活来为自己的竞选拉票。

不过法国媒体总体上对他们的婚姻抱以正面态度。一些杂志将特罗涅称为时尚偶像,并且刊登马克宏给继孙喂奶的照片。

尽管他们产生情愫时马克宏还是未成年人,但法国大学里的师生恋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与普通的师生恋不同,马克宏和特罗涅几十年后还在一起。

只要双方是真爱,打破再多传统观念也不会被法国社会所不容。去年秋天法国文学界发生的头等大事是前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出版了写给婚外情人安娜·潘乔的1276页情书集《给安娜的信》。他们相遇时,安娜19岁,密特朗45岁。两人相恋七年后,密特朗在一封信中写道:“我觉得自己从1963年8月15日开始,就在一刻不停地与你做爱!”

法国巴黎(资料图)

不对他人进行道德审判,是法国人引以为豪的一件事。从政者的私生活不一定要循规蹈矩,也没人想听他们公开讨论私生活。玛丽娜·勒庞有两任前夫,而她与现任丈夫——一名党内官员——确定关系也花了许多年。

但别把“不进行道德审判”和“没有兴趣”混淆起来。奥朗德政治生涯走向破产的标志之一就是没人关心他和谁睡在一起。社会党力推的总统候选人是前教育部长,而他的民调支持率排名第四,与前几名有较大差距。

法国民众对政治家的要求是,他们的爱情应当是真诚的,对那些注重塑造公众形象的政客来说更是如此。去年11月,马克宏在电视上否认了自己是同性恋、过“双重生活”的传闻。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他的性取向,而在于他是否说了真话。如果他和特罗涅的爱情故事是虚假的,那么法国民众就会认为他的施政纲领也缺乏实质内容。

为了法国的未来着想,我们只能期盼他的爱情是真挚的。

(青年观察者张成译自2月2日《纽约时报》,观察者网杨晗轶校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帕梅拉·德鲁克曼

帕梅拉·德鲁克曼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法国见闻
法国见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