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旁普什·雷娜:非洲人在印度受到的歧视,你想不到有多令人发指

2017-07-27 11:55:08

随着中国近年来在非洲投资不断增长,引来了许多国家的嫉妒。今年5月,非洲开发银行第52届年会在印度古吉拉特邦举行,印度总理莫迪在会上反复炫耀,将与日本共同大力推进所谓“亚非增长走廊”计划,意在叫板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引发西方媒体一片吆喝。

日印作为资源匮乏的人口大国,早已对非洲的自然资源与能源垂涎已久。早在2010年,两国就启动了关于非洲问题的双边对话。2015年,他们提出了“印度和日本愿景2025”,成为后来开展非洲合作的初稿。2016年,莫迪访日期间,正式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发布联合声明,提出了“亚非增长走廊计划”,共同拓展非洲的投资市场。

2016年11月11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晤到访东京的印度总理莫迪

莫迪和安倍一拍即合,兴奋地认定两国正可在投资非洲中互相取长补短。日本能够提供充足的外援资金,而印度作为接受外援经验丰富的发展中国家,可以为非洲提供发展经验。印度同时十分骄傲与非洲的历史渊源,但事情有这么简单吗?

2017年5月23日,印度总理莫迪与非洲开发银行总裁阿帝西纳交谈

印度确实曾一度深刻影响了非洲的历史进程。甘地说过,“如果非洲仍被桎梏,印度的自由也不会完整。”非暴力抵抗精神对非洲反殖民运动影响深远,南非国父曼德拉、加纳国父克瓦米·恩克鲁玛、肯尼亚国父乔莫·肯雅塔、坦桑尼亚国父朱利叶斯·尼雷尔、赞比亚国父肯尼思·卡翁达领导解放民族运动时,都参考了这一路径。冷战期间,许多非洲国家元首甚至都在印度接受过培训教育。

直至目前,据印度非洲学生协会估计,仍有约25,000名非洲人在印度留学。非洲学生往往比印度本土的学生需要支付更多学费,而他们的奖学金则有印度政府专项资助,因此成为学校的重要收入来源。但即便如此,并不意味着非洲从印度感受到的就是友谊。

相反,这些帮助中掺杂着高人一等的优越感,甚至赤裸裸的敌意。许多去过印度的非洲人都证实了这一点。25岁的多术库·阿拉巴于2013年开始,从尼日利亚到印度留学。他在这里备受同学欺凌,被嘲笑、针对,印度人给他起的绰号是“卡鲁”(在印度语中意为黑皮)。

阿拉巴说,“他们觉得所有非洲男人都是毒品贩子,非洲女人都是妓女。”饮食禁忌也让他和印度格格不入,“许多印度教徒都不吃肉,而在非洲,吃肉是很正常的。但是,如果你在这里吃肉,他们就会说你是非洲食人族。”阿拉巴愤怒地说,“我们不是食人族,这是典型的种族歧视,但很多印度人都相信这一套。”

即使印度政府出于拉拢非洲的外交需要,招来了大批非洲留学生,仍然无法弥合两国民众共心理上的鸿沟。

一名尼日利亚政府公务员阿卜杜尔-喀林,今年到印度斋普尔的大学进修信息技术,但他尴尬地发现,几乎不可能和印度同事交朋友。他说,“印度普遍将非洲人视为被社会抛弃的流氓地痞,同事都很害怕被其他印度人看到和非洲人呆在一起。”他辗转了八间出租屋,按时支付账单和租金,保持房屋整洁,但仍不断遭房东驱赶。当他质问房东时,房东都告诉他,这里的文化不允许他们和黑人住在一起。

2016年9月8日,印度昌迪加尔民众因种姓制度抗议,示威者与警察冲突

“新德里电讯”新闻网站的创始人瓦拉达拉杰透露,在印度的非洲人很容易被盯上,“房东总是会多收钱,而且警察也会以打击贩毒和卖淫为借口骚扰他们;就连普通印度人,也越来越容易对他们诉诸暴力。”

当然,印度媒体很少报道这些敏感内容。印度政府也不会统计追踪这些针对特定种族的犯罪行为,他们认为这只是世界各国普遍存在的对新移民的不满,但问题并不那么容易掩盖。

印度社会学家奥曼指出,在印度传统的种姓制度中,高种姓比低种姓的皮肤颜色更浅。皮肤的颜色,因此被认为和阶层与美丽息息相关。印度种姓制度的梵文“Varna”,本意就是指“阴影”或“颜色”。虽然印度公开对外宣扬,称其近代历史是黑皮肤人的胜利,将自己从白皮肤人的压迫中解放出来。但印度北部的小麦色皮肤,仍然被认为比印度南部的深色皮肤更美更“上等”。


非洲过去由于和印度距离遥远,直接接触不多,没有成为印度种族主义直接攻击的对象。但随着印度试图和日本联手展开非洲攻势,可想而知这样的伤害会越来越多。奥曼说,“我们如今向在印非洲人展示的东西,只是冰山一角。”

67岁的哈特曼·德苏萨是从肯尼亚来印度的第三代移民作家,他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报道印度对非洲人的歧视。他回忆曾采访一位来自塞拉利昂的年轻人,这位年轻人有前往欧洲留学的机会,但他放弃欧洲选择了印度,因为印度是圣雄甘地的故乡。然而,这位学生在印度遭受的欺凌,深刻改变了他对这块土地的看法:他的同学残忍地要求他不断洗手,直到把黑色从他的皮肤上洗去为止。德苏萨说,尽管印度曾经这样侮辱非洲人,如今印度对非洲群体的暴力仍是他闻所未闻的。

2013年,印度果阿邦政府的一名部长直接将在印的尼日利亚人贬称为“癌症”。2014年,一名暴徒在新德里袭击了来自加蓬和布基纳法索的一群黑人,暴行被发布到视频网站后引发激烈批评。2016年1月,一名坦桑尼亚学生驾车经过班加罗尔某车祸现场,只因为是非洲人,就被印度警方怀疑是罪犯,被推下车门并殴打。2016年5月,一名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黑人留学生,因乘坐黄包车与三名印度青年发生争执,在新德里街头被活活殴打致死。

这起事件酿成了一次严重的外交危机,非洲国家驻印外交官全体拒绝参加当月印度举办的“非洲日”文化活动,以示抗议。他们表示,将建议政府不再派任何新学生到印度大学,直到他们同胞的安全得到保障。

但事情没有迎来任何转机。今年3月,一群印度人冲进新德里一家购物商场,将一名尼日利亚黑人青年打成重伤的视频再次在网上流传,非洲青年的群情激愤。

而非洲国家和印度的关系因此受损,也是难免的事。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南亚问题专家艾莉莎·艾勒斯分析,“印度年轻人愤怒踢打非洲客人的视频,传递了和印度声援非洲完全相反的信息。”

2016年8月28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出席在肯尼亚举行的第六届非洲开发会议

安倍如果了解印度和非洲真实的关系之后,还会愿意和莫迪继续携手吗?毕竟,印度政府对此毫无改变的意图,“新德里电讯”新闻网站的创始人瓦拉达拉杰评价说:“在印度这样一个无知和偏见泛滥的国家,暴力本来就容易盛行。政府的失败——拒绝承认这些问题,以及缺乏有效的法治,成为这些问题的症结。”安倍如果继续与印度在非洲问题上合作,类似的冲突只会越来越多。

除了制衡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日本急于在非洲展开经济外交攻势,还有更大的图谋。冷战结束后,日本企图推翻二战结束后的国际制度安排,改革联合国安理会,在其中担任常任理事国,甚至不惜拉上印度一起争取“入常”。他们拉拢非洲,也是为了获得非洲各国在此问题上外交支持。但拖上了这样一位“猪队友”,安倍所觊觎的非洲民心,只怕是没那么容易争取到了。

旁普什·雷娜

旁普什·雷娜

专栏作者

分享到
来源:文汇APP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印度惊奇
印度惊奇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