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帕拉格·康纳:亚洲人正在构筑自己的世界秩序

2017-09-06 07:53:57

【翻译/观察者网马力】近一段时间以来,美国特朗普政府出台的政策与正常人类观念之间的冲突不断加深,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却在通过展现其全球领导能力让人们看到了新的希望。

当特朗普在兜售他的保护主义思想“美国优先”时,中国的习近平主席却在达沃斯的讲台上为守护全球化而大声疾呼;当特朗普的美国刚刚从巴黎气候协定中抽出身来,中国却与欧盟就清洁能源签署了新的合作协议;当特朗普抨击北约其他国家的防务开支太过小气时,中国甚至已将“一带一路”倡议涉及到的100多个国家召集在一起举行了峰会,这意味着迄今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跨国基础设施建设计划正在步入实施阶段。

事实上,无论是否与特朗普有关,不可否认的是,美国社会乃至美国政坛存在着大范围的深度焦虑,这导致一些美国人对自由贸易、多边主义乃至很多有约束力的全球规则产生了质疑。曾几何时,美国是上面三项内容的积极倡导者和推动者,而今天的美国却对其极力加以批判。

《亚洲人正在构筑自己的世界秩序》

另外,美国与其他利益攸关者之间日益明显的认识鸿沟在地缘政治领域也已经有所浮现。

我们可以看看最近在朝鲜出现的僵局。朝鲜的能力超过此前人们的预估,这个半岛国家的邻居们面对这一现实,变得比此前更加相信:外交磋商是解决朝核问题的唯一途径,即使通过承认其政权合法性来换取核试验的暂停也并非完全不可接受。不过,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赫伯特·雷蒙德·麦克马斯特(H.R.McMaster)和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妮基·海利(Nikki Haley)都坚持认为,军事解决朝核问题仍是不能放弃的选项,这其中不排除对朝鲜发起先发制人的打击。

另外,还有俄罗斯。此前,德国自由民主党主席克里斯蒂安·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的一席话引起了轩然大波,虽然他的观点对大多数德国人来说并不新鲜:与俄罗斯的敌对关系并不符合欧洲的利益,而欲与俄罗斯达成和解,欧洲必须承认2014年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吞并。其实,在听到美国最新的对俄制裁措施之后,德国政府是非常愤怒的,因为这无异于在惩罚俄罗斯的同时,顺便强迫欧洲购买美国的天然气。

最后是伊朗。针对伊朗弹道导弹的武器开发项目,西方发起了最新的制裁措施,不过这些制裁只会让伊朗和俄罗斯互相抱得更紧——俄罗斯一直以来都十分渴望扩大坦克、战斗机和地空导弹等对德黑兰的军火出口生意。

当然,继续维持对伊朗的制裁只会让这个国家有更强烈的动机推动其核武器研制计划,因为伊朗从遵守“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即有关各方达成的伊朗核问题最终全面协议。按照协议规定,伊朗被允许保留多处核基础设施,伊朗还获得了在本国境内进行铀浓缩作业的权利,但协议同时要求伊朗在未来10至15年的时间内限制、部分减少核活动,并同意联合国下属的核监督机构国际原子能机构进入伊朗核设施进行深入检查。作为交换,伊核问题六国同意在伊朗履行协议中列明的一系列核相关承诺后,解除针对伊朗的所有联合国制裁措施——观察者网注)中并不会获得多少好处。

美国的盟友和伙伴质疑华盛顿的某些政策,原因并非在于观点上的分歧,实在是因为美国的那些政策已经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破坏。美国主动放弃了全球领导权,这已经在一些全球性议题的处理上引发了重大变化,其他全球性大国已经在那些议题上获得了难以忽视的影响力。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中国已经是全球124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而以美国为最大贸易伙伴的国家仅有52个。

在超过10年的这个超长经济增长周期里,亚洲国家大量且多元的消费需求推高了商品价格,拉美和非洲都借此取得了较高的经济增长率,而究其原因,主要是中国和印度的需求在其中发挥了核心作用,美国市场对此的贡献并不显著。而如今商品价格暴跌,亚洲国家消费需求的增速也在下降,那些新兴市场国家向哪里去寻求资金的来源呢?日本和中国(包括内地和香港)是当下全球最大的对外投资国,而德国排在第三位。

由中国出资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在联结亚欧大陆的新丝绸之路计划方面扮演着最主要的多边融资平台角色。亚投行的出现说明,亚洲国家不再固守自身人口稠密的地盘,他们开始积极地伸展躯体,希望与全世界分享自己的发展模式并与世界各国构建长期的合作伙伴关系。

着眼于上述现实,我们需要给“领导世界”中的“领导”赋予新的定义。所谓“领导”,不只是派出军舰在公海上航行,也不只是向世界热点地区派出军队,更不是如某些美国政治领袖,在德国的勃兰登堡门发表一篇面向欧洲人的演说,这些都不足以定义当今世界的“领袖”形象。

在今天的这个世界上,一个合格的世界领袖国家应该向各国提供基础设施融资、建筑机械设备、施工技术援助以及其他一些国家现代化过程中必须的基础性元素,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有相当多的国家渴望实现现代化,而一个世界领袖国家应该为他们提供帮助。某些西方评论家在虚幻的象牙塔里待了太久,他们从未到真实的世界里去实地考察一番,这也导致他们对冷战后时代的世界有着怎样的需求知之甚少。

从2008年华尔街金融危机到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过去10年里发生的这些历史事件促使人们开始重新思考这个世界。西方自由民主制度20世纪在全世界获得了优势地位,但除非那些人口众多的新兴市场国家可以从这一意识形态中获得重大利益,否则20世纪的成就并不能确保自由民主制度在21世纪仍然可以赢得人心。实际上,这个“除非”已经不可能发生了,即使在美国这个民主灯塔国家,失望也已经远远超过了希望。当然,某些正在崛起的强国仍然看得上硅谷的高科技和商业创新,但除此之外美国已经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可以吸引他们抬头看上一眼了。

习近平和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等亚洲国家领导人已经在各自国内建立起强大的个人威信,执政思路清晰连贯。经济学家泰勒·科文(Tyler Cowen)最近甚至撰文表示中国的国家治理模式“让人产生学习模仿的冲动”,而印度被认为将在下一个十年里成为增速最高的几个主要经济体之一。

要知道,即使魅力如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那样的人物也没能从根本上加强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他甚至都没能减缓美国衰落的速度。对于衡量一个人的权势来说,个性魅力是个有些缺乏持久性的因素。而在新总统特朗普身上,我们看到他的个性已经对他的工作造成了持续性的损害。

虽然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赢得了法国大选,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也很可能将再次当选德国总理,但整个西方世界却缺乏一位有全球号召力的领袖人物,也没有一个西方国家能够吸引全世界紧紧跟随自己的脚步。

不要说没有出现,即使西方政坛上出现一个既有能力又有号召力的新星,要想削弱亚洲国家目前在全球领导地位上的优势恐怕也是极为困难的。

当我们仔细考察人类历史,我们会发现最强大的力量来自人类的需求和相应的供给,美利坚帝国的能量实在是微不足道的。而着眼当今的世界,是东方而非西方正在更好地满足着全人类的需要。

(观察者网马力译自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网站,部分内容有删节)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帕拉格·康纳

帕拉格·康纳

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与全球化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中国梦
中国梦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