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人民日报客户端反驳谣言:长征中,有红军战士救百姓自己饿死

2016-10-21 08:21:55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长征路上,吃饭问题关系到红军能否翻过雪山、越过草地,胜利到达战略后方。毫不夸张地说,“吃”的问题关系到红军的生存和发展,关系到中国革命的前途与命运。

那么,红军长征途中到底吃什么?缺少粮食时,如何解决吃的难题?是不是像网络上有些人说的把沿途老百姓的口粮都抢光、吃光了?

油画《过雪山》作者:吴作人

质疑一:红军长征途中伙食很好,吃皮带是杜撰?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长征,由于敌情紧急,准备工作仓促,导致时常出现粮弹不继的情况。爬雪山、过草地时,情况就更加严峻。然而,有人却在网上杜撰,红军在大部分时期伙食其实很好,甚至经常到饭店点菜。这是真的吗?

从当时发布的电文就能看出红军的缺粮状态。1935年6月,红军发电:“我野战军目前所处地域给养非常困难……戊、每天改为两餐一干一稀;辛、抛弃和浪费粮食者严罚……”过草地前,中革军委和总政治部除要求部队节约用粮外,还下达了许多通知和规定。

时任红四方面军31军卫生部部长的熊友刚回忆过草地前:“我向一个同志打听彭军团长(彭德怀)的住处,又顺便问了一下粮食的情况,他摇摇头说:‘困难极啦!……有的连队,打了几天,每个人还没有打到三五斤粮食……’”

可见,当时粮食是非常紧缺的。这种情况下,红军怎么可能“伙食很好,常去饭店点菜”?

【事实为证】长征路上,红军真的吃皮带


任弼时长征过草地时吃剩的皮带。国家博物馆官网图

有人问,长征路上,红军真的吃皮带吗?答案是肯定的。但红军吃的皮带不是现在经过工业化加工制成的皮带,而是当年农牧民经过简单初加工的皮制品,以及原本就准备在路上充饥的皮带。

国家博物馆珍藏的两条皮带见证了那段艰苦的历史。

其中一条皮带是红二方面军领导人任弼时留下的。过草地时,许多战士因为饥饿昏倒。任弼时和警卫员将皮带切成若干段,放到锅里煮,每次每人只能分得3小块。虽然味道难闻、难以下咽,但他们却风趣地称为吃“煮牛肉”。走出草地后,他将剩下的半条皮带一直保存着。

质疑二:红军抢百姓粮食,除了“一针一线”什么都拿?


红军给群众写的买猪收条

“风雨侵衣骨更硬,野菜充饥志越坚。”红军一向以铁的纪律著称于世,然而如今有人却在网络上调侃,说“红军除了‘一针一线’,什么都拿”,甚至有人说红军因为吃饭问题,一路抢光、吃光了百姓的口粮。

我们先来看看当时中央的要求。

1934年11月,《红星》报刊文向各部队提出“不乱打土豪,不乱拿群众一点东西”“不强买东西,买东西要给钱”等7项号召。1935年5月,红军总司令朱德在四川冕宁发布的《中国工农红军布告》写道:“军纪十分严明,不动一丝一粟;粮食公平购买,价钱交付十足。”1935年6月,中革军委和红军总政治部又先后制发了《关于收集粮食的通知》《关于粮食问题的训令》等一系列文件,强调“收买粮食时一定要给足价钱;不征得本人同意,不得强迫购买”等。

如果有人不遵守纪律怎么办?1934年12月,朱德、周恩来、王稼祥等发现有些部队存在违犯群众纪律的现象,责令“开展斗争,立即克服一切侵害群众、脱离群众行为”。1935年1月,总政治部发出布告,指出:“如有侵犯群众利益的行为,每个群众都可到政治部来控告。”

红军的纪律严明,连敌方的蒋介石都引起了重视。1935年3月,蒋介石致电正在同红军作战的刘湘、潘文华称,朱毛红军“窜川南时,对人民毫无骚扰,有因饿取食土中萝卜者,每取一头,必置铜元一枚于土中。”

【事实为证】红军用“一袋干粮”救下母子三人,自己却被饿死


军博馆藏国画《一袋干粮》

中央红军战士刘文章曾向人们讲述过“一袋干粮”的动人故事:

红军战士谢益先在过草地时,发现了从川陕苏区逃出的母子三人,看到母亲和两个孩子饿得面黄肌瘦、啼哭不止,谢益先暗中将自己的全部口粮送给了她们。谢益先仍像之前一样工作,只是每次吃饭时都悄悄走开找野菜。

走出草地后,部队遇到了被谢益先救下的母子三人,母亲手捧着绣着“谢”字粮袋来寻找谢益先时,谢益先已经因饥饿牺牲在了草地上……

红军到底是如何解决吃饭问题的呢?

为解决吃饭难题,红军采取了这些措施。

一是组建应急机构,比如设立没收征发委员会、先遣队、筹粮委员会等,加强给养工作组织领导。据不完全统计,仅中革军委先遣工作团,从遵义到草地这一段,就筹款到70余万元以及相当数量的粮食。

二是制定筹粮相关的政策制度。总政治部于1934年10月发训令指出:注意收集资财,保障红军给养。一切豪绅地主与反革命的财产、用具、米谷,应尽量发给当地群众,金银现款交没收委员会。在筹粮的具体执行中,还规定了公平买卖、不同民族政策等。

三是在特殊情况下,采取超常措施。物质极度匮乏时,动员人人筹粮食、挖野菜、摘野果;长征途中,给养人员相互支援,相互配合;主力红军会师时,互赠互助,慷慨解囊。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红军仍表现出来严明的纪律性。

【事实为证】百姓逃离,红军收割青稞后在田头立下“收麦牌”

1935年8月,红一方面军到达松潘地区毛儿盖。这里属于藏区,时值青稞成熟季节,但老百姓都逃离了。红军就自己动手把青稞收了。

按照总政治部专门规定,每个部队收了哪块地,必须在田头立一块“收麦牌”,木牌上写着收粮食的数量,等群众回来后可以拿着木牌向任何一支红军部队要粮款。

2011年藏历新年前,毛儿盖克藏村村民仁青卓玛发现一块写有汉字的木板。后经确认,这正是当年红军留下的“割麦证”。如今,木板上的文字依稀可辨:“请你们归来以后,拿住这块木板,向任何红军部队或苏维埃政府,都可兑取与我们吃你们青稞价值相等的银子、茶叶或你们所需的物品……”,落款是前敌总政治部。

人民日报客户端

人民日报客户端

人民日报客户端

分享到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 责任编辑:周顺子
专题 > 长征胜利80周年
长征胜利80周年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