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彼得·古德曼:美国在亲手毁掉自己缔造的国际秩序

2018-04-21 08:41:03

【近日来,美国特朗普政府屡次以“贸易公平”为名抨击中国,制造贸易摩擦,其保护主义政策遭到西方国家甚至许多盟国反对。贸易摩擦黑云压城,中国一方面强调开放、合作、共赢,一方面毫不犹豫地捍卫自身利益;那么美国的传统自由主义精英又如何看待特朗普对多边主义的蔑视?美国经济记者彼得·古德曼哀叹,特朗普的做法无异于拆毁美国二战后缔造的国际秩序,最终将使美国成为国际社会的不稳定因素。】

历史本不该走到这一步。

西方国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取胜后,构筑了一系列国际机构——北约、欧盟和世界贸易组织——希望通过集体性军事力量和共享式繁荣来维持和平。他们在推销民主理想和国际贸易的同时,也不断强化一个概念,即协约联盟可以消解民族主义带来的破坏。

在过去70多年里,这种模式一直是地缘政治事务的主流,但现在它显得越来越脆弱了。该模式的基础原则受到民族主义浪涛的冲击,它的根本制度则遭到其缔造者的挑战——这种攻击尤其来自特朗普治下的美国。

在贸易纠纷、安全、气候变化等社会性问题上,国家利益取代了合作,成为人们的首要选择。部落主义的团结怒吼淹没了多边合作的声音,而人们对经济状况的焦虑则进一步加剧了这种现象。

“我们观察到,自由民主遭遇了反弹”,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政治学家阿曼迪恩·克雷斯比指出,“大众普遍认为自由民主体制没有恰当地代表自己的利益。”

即便全球主义面临民族主义的攻势,国际关系的最终形态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目前仍有投资者认为谈判能够避免中美之间爆发贸易战,这种乐观心态防止美股市场一再暴跌;而美国、加拿大等西方国家声援英国驱逐俄罗斯外交官的举措,也意味着昔日联盟尚未瓦解。

尽管如此,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公众依然对传统权力中心怀有激烈的怒意,特朗普的当选已经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他以巩固美国全球独尊地位为名,对全球建制派和国际机构发动攻击,给美国对北约的承诺带来不确定性,还直斥世贸组织无异于一场“灾难”。

近日来,白宫内部风云激荡,民族主义者在和全球主义者的斗争中占据了上风。3月,特朗普的经济政策顾问、高盛系官员加里·科恩离开白宫,反华急先锋、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则重返权力场。随后,特朗普宣布对钢和铝加征关税,在把中美推向贸易战的同时,将核心盟国们逼到了反对的立场上。

然而,砸毁战后秩序基石的势力,远远不止美国一个。

英国抛弃了欧盟,而后者之所以存在,就是基于对一体化维护欧洲和平的信仰。不久前,两个民粹主义政党在意大利上位,它们一向煽动民众欧盟的敌意。

西方曾把原属苏东阵营的波兰和匈牙利视为民主胜利之花,但现在这两个国家则在诬陷媒体、打击公众集会、攻击法院体系的独立性。

冷战结束后重新崛起的威权主义削弱了欧洲政策的核心驱动力。北约和欧盟向东扩张吸收东欧国家,本应敦促新成员国接受其他成员国的自由民主价值观,但并未起到预期效果。

自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中国靠自身经济实力加强国家权威,西方终于认清中国融入全球经济不会导致所谓的民主转型。

而俄罗斯自从2012年加入世贸组织以来,对抗西方一直处于其外交政策的核心。

如果今天还有人倾向于认为自由主义民主是人类进步的必然产物,而各种战后国际机构不过是加速了这一过程,那么上述事件无疑应让人清醒过来。

美国前驻芬兰大使、洛杉矶西方学院麦金农国际事务中心主任德里克·席勒指出,“我们正在向大国政治回归”。

每个国家出现这种转折的具体原因各不相同,但共同之处在于公众感觉遭到了遗弃,对政府机构失去了信任。

在美国和英国,受到失业困扰的工薪阶层发现自己生活水平不如从前,而政治领导人出台的政策却只对精英阶层有益,贸易协定越签越多,银行管制越来越少。在贸易支撑下,美英两国经济总量上升,但经过层层渗透工薪阶层获得的利益却极为有限。

即便中美之间某些贸易行为存在争议,跨太平洋商贸往来也切实提振了美国的经济。但另一方面,美国领导人未能向工人提供就业培训和其他规划,以缓解大规模进口给相关社群带来的打击。

“在过去数十年中,欧美国家许多人没能从经济整体增长中获益,他们自然会对政策和领导人持怀疑态度。”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院长道格拉斯·埃尔门多夫说道,“但解决办法并不是放弃自由主义秩序,而是以政府政策为辅助,让人们能真正分到好处。”

在外部经济压力和内部本土主义的双重作用下,西方民众对权力中心产生了越来越深重的敌意。

波兰、匈牙利、英国和意大利等国的大量民众对欧盟不信任,他们对自由移民政策和穆斯林国家人口大规模涌入感到愤怒。在美国,特朗普的支持者正是那些倾向于将失业归咎于移民、将安全隐患归咎于穆斯林的人。

特朗普提出“让美国再次伟大”和“美国优先”的口号,说明他已经背弃了美国一直以来对共同理想的承诺。

当特朗普绕过世贸组织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时,他再次展现出对多边主义的蔑视,认为那只是软骨头的庇护所。他似乎认为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经济体必须毫不掩饰地追求自身利益,而不必天真地崇拜规则、受全球贸易体系的约束。

特朗普随意践踏贸易规则、谴责巴黎气候协议、对北约模棱两可,这一系列行为迫使欧洲人对美国的可靠性产生怀疑。

“美国在二战后的世界秩序中一直被视为维稳的力量”,布鲁塞尔自由大学的克雷斯比女士说道,“从欧洲的角度看,现在的美国变成了和俄罗斯一样的不稳定因素,而中国却显得十分温和。”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创建的国际机构从来不缺乏批评,也不乏无法兑现高谈阔论的实例。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批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过于迎合投资者阶层,却对受危机影响国家的普通民众实行紧缩政策。贸易协定的条款更倾向于满足有政治背景的特殊利益。劳工团体则指责欧盟沉迷于以不健康的方式避免财政赤字,导致失业问题加剧。而西方国家为了追求自身战略目标不惮于支持专制政权,把民主信念抛在脑后。

如果说过去自由主义秩序仅仅是正义性存在争议,那么现在其基本的耐久性也受到挑战。

20世纪90年代初期,柏林墙倒塌、西方国家宣布冷战胜利后不久,斯坦福大学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发表了著名理论,断言全球权力安排已经划上句号。

“我们所见证的恐怕不仅仅是冷战的结束,或者二战后某个特殊历史时期的结束,而是历史的终结”,福山用这句充满挑衅意味的话作为书名,并写道,“即人类意识形态演变的终点,西方自由民主普世化,成为全人类最终的政府形式。”

意识形态光谱上的各路思想家纷纷谴责福山过早写下了历史的讣告。有人指责他充当了美国强权的布道者,也有人认为他对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威胁、俄罗斯复兴和中国崛起视而不见。

去年,随着特朗普上任、英国退出欧盟、民族主义崛起,福山又写了一通讣告,这次死亡的是自由主义世界秩序。

特朗普上任一年多以来,福山的忧惧越来越深。

“当前的局势非常险恶,因为民主国家内部出了问题”,他在接受采访时说道,“不仅仅是美国,还有匈牙利、土耳其、波兰、俄罗斯,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领导人正在试图拆毁‘自由民主’中‘自由’的部分。我们面临这前所未见的新威胁。”

历史还在继续。新领导人也许有能力颁布政策,恢复民众对国际主义的信念。但就目前而言,长期处于统治地位的全球主义者正在节节败退,取而代之的,是不断攻城略地的民族主义叛乱分子。

“目前这个关键时刻,特朗普在削弱美国”,前美国驻芬兰大使席勒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的是,美国应坚强、团结、坚决维护我们的价值观。所谓‘美国优先、单独行动’的说法是错误的,这对我们有害,也对世界有害。”

(观察者网黄悦译自《纽约时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彼得·古德曼

彼得·古德曼

《纽约时报》驻欧洲特派经济记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杨晗轶
作者最近文章
欲练“关税神功”,美国挥刀斩向自己的……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