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普拉巴特·帕特奈克:贸易战凸显美“金融资本帝国主义”

2018-08-22 17:25:45

西班牙《起义报》8月12日发表题为《金融资本的帝国主义和贸易战》的文章称,美国总统特朗普是个毫无定性的领导者。他痛恨旧秩序,恨不得马上摧毁冷战后帝国主义集团精心建立的全球化机制。上台伊始他就宣布将就北美自贸协定重新谈判,并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如今他又对欧盟、中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等国家和地区加征关税。

美国的贸易赤字巨大,其中对华贸易逆差最大。特朗普表示要通过加征关税等一系列保护主义措施削减赤字。他曾承诺要让美国“再次伟大”。这句口号成为他一切瞽言妄举的借口,让美国人幻想着他的政策能够提高生活水平。然而,两年过去了,依然毫无改善的迹象。收入不公依然是美国社会的顽疾。

《起义报》来到位于印度新德里的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对该校社会学名誉教授、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普拉巴特·帕特奈克进行了专访。

特朗普“以邻为壑”必将受挫

《起义报》记者问:您对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的第一印象如何?这是一个真正的政策转变,还是仍有待观望?

帕特奈克答:我认为关于特朗普保护主义政策的所有观点都是错误的。特朗普通常被描述成一个在快乐世界中突然发动贸易战的恶棍,这完全是错误的。整个资本主义世界一直处于严重而持久的危机中,这是新自由主义的恶果。自由资产阶级当权派对危机讳莫如深。特朗普将危机摆在了桌面上,但却是以一种法西斯的方式。他勇于承认危机的存在,却将原因归咎于他人,拒不承认这其实是一场系统性危机。

特朗普希望化解由新自由主义造成的美国危机,但却不能摆脱新自由主义的束缚。换言之,他并不希望违反新自由主义的主要规则——资本自由流动。

有必要厘清新自由主义造成这场危机的机制。新自由主义导致全球收入分配方式从工资转为剩余价值。这种转变所引发的趋势成为世界经济爆发生产过剩危机的前兆。而这种趋势一直受到美国“互联网”和“房地产”泡沫的左右。这些泡沫一个接一个破灭,最终引发了危机。由于全球金融资本不接受国家对凯恩斯所倡导的“需求管理”进行干预,因此只有形成新的泡沫才能在新自由主义框架内缓解危机。但是这样的泡沫即使能够形成,最终也不可避免地会破裂,从而引发新的危机。

特朗普正试图通过增加财政赤字来摆脱这种局面,美国在这方面的确享有一定豁免权,因为美元被认为和黄金一样保值。也正因为美国最近上调利率并承诺继续上调,世界各地的金融资本纷纷涌入美国。然而,如果这种对需求的刺激只会为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创造就业机会,而以美国外债雪球越滚越大为代价,那么保护主义对美国来说就变得不可或缺了。

因此,特朗普的政策不仅仅是对其他良性自由主义秩序的干预,而且是一种连贯的政策。然而,这一政策将不再奏效。因为它相当于一种“以邻为壑”的政策,只是通过破坏邻国的经济状况来解决自己的经济问题,并错误地假设其他国家不会报复。

特朗普给其他大国的建议当然不是报复,而是通过增加军费来促进自身经济发展。但这种支出会加剧金融资本从其经济中逃逸,导致利率上升,从而阻碍经济活动的增长。因此,在经济活动无法增长的情况下,面对美国的保护主义,它们不会轻易就缴械投降,而是将自己变成保护主义者,从而使特朗普的战略受挫。

我认为加征关税本质上是对美国内部危机的回应,内部危机的严重性不可低估。当然,加征关税还有其他副作用。下面这个指标完全可以反映出危机的严重程度:近年来白人男性劳动者的死亡率一直很高,明显高于其他没有参与战争的西方国家。这种高死亡率缘于失业导致的不安全感和尊严的丧失,因为失业总是伴随着滥用毒品和酒精。

2015年日本农民进行反TPP谈判示威

贸易战倒逼中国政策调整

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印度储备银行(央行)前行长拉古拉姆·拉詹曾经说过,中国和美国之间的互动犹如“魔鬼的拥抱”,两国关系是不稳定且危险的。您同意这个观点吗?

答:我不赞同。是美国资本自己决定将生产转移到中国以获取更多利润。因此,这不是“美国对中国”的问题,而是“美国对美国资本”的问题。这种情况在美国境内造成社会矛盾,特别是在当前长期的经济危机期间。特朗普正试图通过其保护主义政策,从某种程度上抑制美国资本被重新配置到境外生产当中,但却无法限制美国金融资本,或更准确地说,国际金融资本在世界范围内自由流动。由于这种保护主义会导致美国资本的逃逸,因此特朗普正以大幅降低企业税收的形式加以弥补。

问:看似平稳的美国经济表现能否对中国的政策产生影响?除了征收报复性关税的第一反应,中国还将对特朗普的假动作作出什么反应?

答:显然,除了提高关税,中国将更多地依靠国内市场来维持其经济增长速度。这将需要增加公共开支,提高农业增长率,并促进收入平等。这些都是在传统上与社会主义相关的政策(前提是政府支出都用于教育、卫生和社会服务)。特朗普的政策可能迫使中国做出调整,而这样的调整将促使中国采取更多社会主义公共政策。我乐见其成。中国在这方面具有很大优势,因为能以非常低的成本向以国内市场为导向的政策过渡。与印度不同,中国从未完全向无限制的资本流动敞开大门,因此在过渡期间不会出现资本外逃。而且,中国拥有国际收支经常账户盈余,因此在过渡期间为当前的赤字融资完全没有问题。

美元地位短期内难以撼动

问:几年前,彼得·高恩曾在著作中谈到,美元和华尔街互为促进,美元的控制力使得美国积累了巨额赤字,并使美国的金融体系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信贷来源。这个体系依然健在吗?

答:尽管特朗普宣布了保护主义政策并且增加财政赤字(这么做通常会削弱美元),但美国依然在吸收来自世界各地的金融资本。这种动态促使美元持续升值。美国的利率的确有所上升,而且未来增加幅度将更大。但这也表明,美元作为维持世界经济财富的稳定手段的地位仍然不可撼动。

问:你认为如果特朗普的政策继续朝着这个方向发展,那么美元作为世界主要货币的地位以及华尔街作为主要信贷来源的地位可能会再次受到威胁吗?

答:美元的作用以及华尔街的相关作用之所以会存在,是因为世界资本主义经济需要一种稳定的手段来维持财富,目前还没有其他货币可以发挥这一作用。欧元一直是美元的次级产物,但也曾对美元构成潜在的挑战,不过无果而终。

当然,任何人对货币稳定性的信心都源于其他人也对这种货币有信心。“和黄金一样保值”的货币必须具有某些特征。它所属的国家必须能够在其领土内保证资本主义所有制关系的安全。这个国家还必须足够强大,能够通过包括军事干预在内的干预措施,保证世界各地资本主义所有制关系的安全。它还必须拥有充足的劳动力储备大军,通过以军事力量为后盾的全球经济体制,对原材料生产者实施“收入通缩”,以避免任何通胀威胁到本国货币。换句话说,它必须是主要的帝国主义力量,世界资本主义运作的堡垒或基地。尽管存在经济问题和政策变化,但美国仍然如此,在可预见的未来,它仍将如此。

在房地产泡沫破灭后,美国成为爆发金融危机的震中地带,来自世界各地的金融资本纷纷涌入美国而不是逃离美国。当资本感到恐惧时,就会采取最直接的路线返回行动基地。同样地,现在也有类似的金融资本涌入美国。因此,它是资本的基地这一事实与更深层次的因素有关,而不仅仅与其具体的政策及其效果有关。

普拉巴特·帕特奈克

普拉巴特·帕特奈克

印度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

分享到
来源:参考消息网 | 责任编辑:吴立群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作者最近文章
特朗普冲击,将使中国采取更多社会主义公共政策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