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四川大熊猫栖息地被伐木2万亩 国家林业局回应

2015-10-23 09:09:56

据中国日报10月22日报道,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昨日发布对四川省天然林保护情况的实地调查结果。结果显示,在四川省大熊猫栖息地的范围内,存在着以“低效林改造”为名义的大面积皆伐天然林的违法事件(采伐种类分主伐、间伐、择伐和皆伐,皆伐就是就是在一片伐区之内,凡胸径在8公分以上的树木,一律伐倒)。皆伐的天然林面积多达19,425亩,相当于四分之三个成都市。

这片世界自然遗产保存有全世界30%的野生大熊猫,被誉为全球最完整的大熊猫栖息地。绿色和平称,违法毁林直接导致四川大熊猫栖息地减少和破碎化,同时可能导致珙桐、红豆杉等多种国家一级重点保护植物被非法采伐。

四川省是中国天然林资源最为丰富的省份之一,已经实行天然林保护工程十余年。2014年最新发布的第八次森林资源清查数据显示,四川省的森林覆盖率达35.22%,面积为1703.74万公顷,相当于2,386万个世界杯标准足球场。其中天然林占到了较大的比重,为全省所有林地面积的66.49%,而蓄积量则占到总蓄积量的90.5%。这些天然林是中国一些最重要珍惜动植物的主要栖息地和分布地,如国宝大熊猫、金丝猴等。

在过去两年里,绿色和平组织的天然林调研团队七赴四川。调查结果显示,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大川镇和宝兴县蜂桶寨乡新华村等地存在着以低效林改造名义,利用政策漏洞大面积皆伐天然林的违法行为。这些天然林皆伐区域均位于世界自然遗产的范围内,其中大部分位于邛崃山系最重要的大熊猫基因交流走廊带中。

其中,芦山县大川镇铜厂河谷里,大面积连片森林被皆伐,总面积达17,715亩,其中属于天然林的皆伐占到了总面积的91.1%。

在宝兴县新华村,当地林农以“震损林修复”的名义,将面积3,285亩林相好的天然林皆伐并转换为柳杉人工林。而野生大熊猫在人工山木林中是无法生存的。

“如果继续允许对天然林进行更替改造,2017年天保工程扩展到全国范围时,中国三分之一的天然林依然面临着被更替为人工林的威胁。因此,未来两年中解决低效林改造所存在的问题刻不容缓,”绿色和平森林与海洋保护项目副经理潘文靖说。

而栖息地廊道被破坏则意味着,大熊猫无法自由迁徙和繁殖,容易造成种群隔离。全国第四次大熊猫调查显示,栖息地破碎化是目前野生大熊猫生存的最大威胁。

对此,绿色和平呼吁国家林业局对世界自然遗产内被皆伐的天然林展开调查并制定生态修复方案,并组织修订《低效林改造技术规程》,停止针对天然林的更替改造;同时呼吁完善天保工程区内天然商品林的可持续经营方案,最终为达到“将全国天然林都保护起来”的目标而排除阻力。

国家林业局:已着手进行调查

据了解,绿色和平此前已经将四川省近两万亩天然林遭违法砍伐的调查材料分别提交给国家林业局、国家住建部、四川省林业和住建部门。

国家林业局对中国日报提交的采访提纲进行了书面回复,称已经收到相关举报内容,并已责成当地林业部门着手调查。

对于绿色和平提出的三点改进建议,国家林业局表示同意,并称将在今后的工作中吸纳意见中的核心内容,并不断改革和完善相关办法,以及积极争取国家财政的补贴支持提高林农收入。

“(相关报告)我们将转四川省天保工程管理部门,责成对其相关情况进行调查,并将调查报告和处理情况报国家林业局,我们也将相关情况反馈给绿色和平。”

近几年来,环保组织针对中国的环保状况时有建议。国家林业局表示,对于环保组织的监督,非常欢迎。

“保护天然林不但是林业部门和天然林保护部门的职责,也是全社会的责任,非常欢迎社会各界,尤其是像‘绿色和平’等环境保护组织对天然林的关注和监督。”

低效林改造:问题之源?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到底何谓低效林改造?为什么现有政策会允许对天然林进行更替改造?《低效林改造技术规程》的主要制定者、四川省林业调查规划院副总工程师周立江对此做了分析。

周立江介绍,《低效林改造技术规程》是为了提高森林生态效益和林地生产力而制定推行的,改造标准里不包括原始林(即天然林中基本没有受到人为影响的森林)和优质次生林(即虽然受到人为影响但非常优良的森林),仅有次生林中的残次林和劣质林可以被纳入低效林改造。

“当时(这个规程制定)启动时间很早,2003年国家林业局就下达了计划。当时主要是针对我们国家森林资源质量不高、森林生态功能较差等情况。因为这一部分森林(主要是人工林和劣质次生林)主要分布在人口和人为活动较为密集的区域,它们长期遭受人为活动地破坏。”

周立江称,当初制定该规程的时候,花了六年的时间,做了大量的基层调研工作,“跑了十多个省区,广泛征求了基层和科研单位的意见”,出发点则是“为了指导全国各地森林培育活动的正常开展”。

该标准在2007年正式开始实施。四川省也随着全国低效林改造的热潮在2009年正式启动了全省的低效林改造,规划用10到15年时间,对全省现有的3,000万亩低产低效商品林进行改造,其中更替改造900万亩。

绿色和平称,改造从总体来看,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提高了四川森林的质量和林地生产力,增加了林农的收入,但在改造过程中出现了不少问题,违法事件时有发生,背后原因主要是巨额利益驱动、低效林判定标准不清晰和地方监管疏忽。

四川法制报报道,2010年9月至2011年底,犯罪嫌疑人杨某某在四川荥经县某乡林地实施低产低效林改造工程,在采伐中指令民工不加区分地对该片林区实行砍伐,致使该林地内的国家一级保护植物155株被采伐,并将所采伐珍贵树木混同其他林木销往成都。2012年8月,犯罪嫌疑人魏某也以同样方式采伐该珍贵树木358株。

据了解,依据《低效林改造技术规程》,林权所有者可以通过此类改造对从前无法动手的天然林进行采伐并种植人工林,获得很高的经济收益,同时还可以获得国家的低效林改造补助。可观的收益造成了各方对“低效林改造”一拥而上。

绿色和平介绍,在天然商品林被划入低效林,改造的途径有补植、封育、更替、抚育、调整、复壮等,但是由于林农没有资金、能力和技术采取其他的改造方式来对次生林进行经营,经济收益最高、砍伐方式最容易的更替改造毫无疑问地成为了最普遍的改造方式。

例如,林农通过将其林地上的次生林进行皆伐并将采伐的木材卖出,可以很大程度上回收种植杉木的成本。而种植杉木15到20年后,再次采伐的纯利润按目前价格计算为每亩大概2到3万元,对于平均拥有百余亩林地的林农而言,这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益。

随着集体林改后林权流转的广泛实施,也吸引了部分外来承包商得以通过流转获得小林农手里的大面积连片次生林并进行改造。这些改造由于面积较大,往往还能成功申请到每亩数百元的国家低效林改造的补助,进一步降低改造的成本,提高了最终的利润。

《低效林改造技术规程》中允许对被认定为残次林和劣质林的天然次生林进行更替改造,然而其认定标准以定性为主,这就造成了少数地区为了经济效益,出现了盲目扩大规模、违反规程规范、主观判定改造对象的情况,使得不少天然次生林被认定为“劣质林”而被皆伐和转化为人工林。

如,对于商品天然林,在规程中可以以经济标准的条件来判定为低质低产林,如“林分钟的目的树种组成比重占40%以下“。目的物种往往指生长较快、经济价值较高的树木,但对于天然次生林,特别是南方地区的阔叶林而言,绝大多数林分组成较为复杂,目的树种所占比例较小。

周立江称,这次随同绿色和平一起去调研,在当地看到了被皆伐的有一些是优良的天然林,有很大一部分甚至是原始林,有着较为优良的自然状态,层次结构也非常完整,基本上是没有受到干扰的。

四川省林业部门在2012年就明确将天然林划出了低效林改造的范围,但违法事件时有发生。

“低效林改造时需要做调查和规划设计,而这个调查需要先报有关部门审批。如果不是低效林,就不能进行改造。审批环节要把关。而改造时用什么方式也很重要,并不是只有更替这个办法,”周立江补充道。

“我们的日常管理肯定还是出现了漏洞。这主要还是因为当地把关工作没有做好,因为(低效林改造)审批是在县一级,缺乏相应的监管。”

(中国日报记者 苏舟)

分享到
来源:中国日报网 | 责任编辑:杨秀楠
专题 > 熊猫政治
熊猫政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