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中国最难隧道:大瑞铁路大柱山隧道 工期罕见从5年延长到13年

2017-06-05 08:29:45

在我国西南边陲,百年滇越铁路的西边,奔流不息的澜沧江畔,一条铁路正在紧张施工之中。它叫大(理)瑞(丽)铁路。未来它将连入泛亚铁路网,成为又一条连接中国与东南亚的交通要道。

9年前,大瑞铁路大(理)保(山)段开工建设。从那个时候起,建设者们就和这段铁路“卯上了劲”。穿越横断山脉,豆腐式的软岩,突泥、涌水、高地热……在大江南北建设过不少铁路、公路、桥梁的建设者们在此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全长14.5公里的大柱山隧道就是一个“超级拦路虎”。作为大瑞铁路全线工期控制性工程,这条隧道的工期从最初的5年半,一度调整为8年,又再度调整为13年,预计到2021年才能完工。一洞13年,相当于举世闻名的三峡大坝的建设工期,只因为“太难了”!有位建设者说,以前觉得在喀斯特地貌打隧道难,现在才知道跟这儿比一点都不算什么。

“中国最难隧道”到底有多难?日前,新华社记者驱车辗转大山深处,走进大柱山隧道建设工地,一探究竟。

大柱山下,澜沧江如一条长龙蜿蜒而过并于此处骤然收窄。因此处宽度仅五百,故桥梁都选择从此处跨江而过,而一座弯月般的巨大桥拱跨立两岸,最为显眼。那是施工中的大理-瑞丽铁路。桥西,涌出瀑布的洞窟就是世界上最难凿通的隧道——大柱山隧道。图片来源:新华社、北京时间。

在豆腐里打洞——

打隧道,最怕的就是地质太复杂。

位于青藏高原东南部的横断山,是全世界最复杂、险峻的山系之一。山在这里一改自西向东的惯例,齐刷刷由北向南横贯而下,阻断东西方向的交通,故名“横断山”。

历史上,人类在此开辟的每一条道路都付出了沉重代价。1938年修筑的滇缅公路有着“血路”之称,修筑过程中几乎每一尺公路上都凝结着鲜血,而半个世纪之前修筑成昆铁路时,一千多名铁道兵埋骨青山。

“放在20年前,这样的项目想都不敢想。”中铁一局四公司纪委书记游宏生说,成昆铁路实际上只是从横断山边缘擦过去,而330公里长的大瑞铁路是穿越横断山脉的第一条铁路,其中仅大柱山隧道就需穿越6条断裂带。

断裂带意味着什么?自大柱山隧道开工以来,全国先后有500多专家人次来此考察。他们共同的结论是:大柱山隧道融合了国内长大隧道复杂断层、涌水涌泥、软弱围岩大变形、高地热、岩爆等各类风险,地质极其复杂多变,施工难度极大,施工技术和组织难题众多,是大保段唯一一座极高风险隧道。

大柱山隧道设计为单线铁路隧道,全长14484米,设置“两横一平”,隧道最大埋深为995m。隧道洞内纵坡设计为 “人”字坡,除出口段2750米为3‰上坡外,其他最大纵坡23.5‰。隧道施工只能从进出口独头掘进,无竖井、斜井等辅助施工条件,最大独头反坡掘进8400m。隧道正洞和平导施工受洞口场地条件限制,施工干扰较大。平导辅助正洞施工,其多工作面施工在长距离通风、运输、供水、供电等方面存在较大的干扰和难度,施工协调管理能力要求极高。

图片来源:北京时间。

“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那天,我们开了工。”中铁一局四公司负责大柱山隧道的项目经理姜栋此前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按照设计,隧道预定2014年结束。没想到,这条14.5公里的隧道折磨了他9年,仍未完成。

“批复这个项目时,有关部门没有意识到它的复杂性。现在看来,打通大柱山隧道要在2021年后。”大瑞铁路业主代表曾劲说,“穿越横断山的铁路像一段地铁,桥隧相连。14公里长以上的隧道有4座。其中,大柱山隧道更是刷新了铁路历史,是中国前所未有的最难的一条隧道。”

2009年8月5号,燕子窝断层。工人刚在断层上钻孔放炮后,没想到施工的掌子面左上角很快出现了直径20公分的溃口,不断喷涌而出的泥石流让溃口越来越大。不到5、6个小时,200多米长、6米高的洞里就全被泥石流灌满了。

“勘探时知道有断层,但没想到有这么脆弱,就相当于在豆腐里打洞,周围全是泥石流。”中铁一局大瑞铁路项目经理姜栋说,隧道灌满了泥石流,施工者们只好又再挖回去,在距离泥石流20米的地方建止浆墙,再注浆到泥石流中加固,“把豆腐变成冻豆腐”,再一点点挖开。

燕子窝断层,核心地段156米,从2009年8月到2011年10月,他们整整花了26个月。在业内人士看来,这好比博尔特跑出乌龟的速度。

洞中能行船——


图为施工场景,隧道内涌水不断。图片来源:新华社。

说起“超长、高压、富水岩溶断层”,许多人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即使看过许多隧道建设的记者也没想到,隧道里的水会“多到能行船”。

站在隧道口,记者换上了雨靴,流到洞口的水形成了一方水洼,已经有10公分左右。走入隧道,水流哗哗之声格外清晰,地面的水流得又快又急,有如夏日雨后的河流。不多时,记者一行雨靴里已灌满了水,再加上头顶也不断有水柱滴下,一会儿就全身湿透。

走到隧道正在开挖的掌子面,尽管一路“水中跋涉”,但眼前的景象还是让记者们吃了一惊。如人腰粗的几股水流从施工口不断喷涌而出,施工异常艰难。“不知是不是遇上了暗河,但是地质太复杂,怎么都找不到水源从那儿来。现在一天光这个掌子面水流就达到6万方,我们预计接下来还会越来越大。”姜栋说。

大柱山隧道进口突泥涌水时洞口瞬间汪洋一片。图片来源:中国网。

这样的场景,隧道开挖以来已多次出现。

2013年9月24号,隧道出口平导反坡段。早上4点半,姜栋接到现场工人的电话:掌子面大涌水。早上6点多,姜栋和同事们只能划着皮划艇进洞察看险情,6米高的拱顶被淹到只剩1米,伸手就能碰到。就这一两个小时的功夫,水已经漫到7、8百米开外。

“一小时仅一股水涌水就达到1500方,一天下来涌水近6万方。抽水泵的速度赶不上,只好撤到更远的地方换更大的水泵。水位一降就码沙袋继续抽。”项目书记张斌说。

6万方,相当于30个标准游泳池的水量。9年来,隧道累计涌水量达到1亿4千万方,相当于10个西湖。

百分之九十的时段,施工人员都要处理涌出来的积水和泥浆。图片来源:北京时间。

“水深”更兼“火热”——


图为施工人员把手放到冰块上降温。图片来源:新华社。

“水深”之外,又遇“火热”。

建设者不但要经常在“水帘洞”中被迫“淋浴”,还会经历“桑拿”。隧道出口端有一段地层处于高温地段,洞内空气温度值为非作业施工环境下34摄氏度,作业施工环境最大温度达42摄氏度,工人干一会儿活就需要坐在冰上降温。为了确保作业人员的安全:隧道里还加强了通风措施,并设置有空调房。


2015年6月,施工者遭遇了3.5公里长的高地温段落。隧道里一年四季几乎都是37、8度的高温,再加上洞内涌水十分潮湿,施工者们苦中作乐,说施工最大的福利就是天天“蒸桑拿”。

工人坐在冰块上休息。图片来源:上观新闻。

在一井水断层掌子面施工现场,记者一下车,就感觉一股湿热之气扑面而来。施工现场地上堆着成吨的冰块。每天,项目上会派司机从保山蔬菜公司冷库运冰块,一次一吨,一天得运4、5次,5个多小时就全化掉了。冰块其实对隧道内降温起不了多大用,不过工人们干一会就能到冰块边坐一会儿,总算有了休息的地方。即使这样,一个班也只能撑两小时。

就在这样的条件下,施工没有停歇,而是24小时不间断地向前挺进。来自保山当地的工人王玉福只有23岁。这个不折不扣的“90后”干的是最苦的钻孔,打孔时要嘛烟尘四溢,汗水落到眼里又痒又疼,要嘛被涌出的水浇成“落汤鸡”。可是小伙子却说:“没觉得有啥苦,热了就地还有水冲澡呢,多方便。”

一洞13年——


图为记者采访施工人员。图片来源:新华社。

“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句口号在大柱山隧道就是现实。

“水深火热”之中,建设者们没有退缩,在大山深处他们写下了两个大字—坚守。

“9年了,有些人大学毕业分配到我们这里,恋爱,结婚,已经生了两个孩子。”姜栋说,“当然也走了很多人。但留下来的人都准备坚守到最后。”

提起家人,姜栋的眼泪默默地流过了脸颊。刚到工地时,女儿才小学二年级,如今女儿已经上高一。一年父女能够在一起的日子加起来也就15到20天,由于交流少,女儿不太爱接姜栋的电话。

“我没想过不干,难是确实难,可是这么多兄弟在这儿,我们说了要干就得好好干完。”姜栋说。

1992年出生的吴浩也选择了坚守。“跟我回家吧,咱家不缺这点工资!”去年,吴浩父亲从陕西渭南辗转来到保山,花了好几天动员吴浩跟他走,可就是怎么也劝不动。吴浩父亲有个PVC厂,等着吴浩回去接班,可是他却说:“来了嘛,就是为了证明自己,咋能半途就跑了呢。”

自23岁大学毕业,二工区经理程瑞就把自己“钉”在了大瑞。老婆是工地同事介绍认识的,在四川达州工作;两岁的儿子跟着爷爷奶奶在陕西渭南,三个人三个地方早已是生活的常态。

离大柱山隧道不远的地方是保山市水寨乡海棠村。这是个贫困村,村民们都盼着铁路修好能把山货给运出去,成为一条致富路。经常去隧道口转转的村书记杨德和提起隧道的“娃娃们”直说,“太可怜了,遇到这么大的困难”。

许多去过大瑞的人感慨,隧道施工施工风险极大,你们却干得这样好;也有许多没去过的人说,一天只打0.5米,进展太慢。大瑞铁路的人说“我们大家约好了,隧道贯通时,不见不散!”

2016年5月7日,大柱山隧道平导掘进顺利突破万米大关。目前,大柱山隧道掘进已经突破11000米,正在攻克最后一个断层。按照这个进度,大瑞铁路有望在2021年开通运营,这意味着来自各地的500余名建设者还要继续坚守在澜沧江岸和大柱山下,他们还将放弃更多节假日和家人团聚的机会……

届时,火车只需5分钟,就能穿越14.5公里的大柱山隧道。坐在车厢里欣赏风景的旅客也许很少会有人知道,为了这5分钟的畅通,有那么一群人付出了13年青春。

2017年5月24日,云南保山,大柱山隧道进口端涌出的水从山上泻下如瀑,注入澜沧江。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大柱山隧道出口平导涌水抢险。图片来源:中国网。

大柱山隧道进口平导涌水,水量最大2000m³每小时。图片来源:中国网。

大柱山隧道进口正洞燕子窝断层掌子面涌水涌碴。图片来源:中国网。

大柱山隧道进口正洞燕子窝断层帷幕注浆。图片来源:中国网。

掌子面附近挂着救生衣和游泳圈。图片来源:上观新闻。

工人在透水区的岩石上钻孔。图片来源:上观新闻。

分享到
来源:新华社等 | 责任编辑:梁福龙
专题 > 观察者头条
观察者头条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