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世界第二大水电站白鹤滩开建,四川金沙江27级水电雏形初现

2017-08-03 14:25:16

据澎湃新闻8月3日报道,在建规模全球最大的水电工程、四川金沙江下游干流河段梯级开发的第二级——白鹤滩水电站,主体工程今天全面开工建设。

白鹤滩水电站的装机总量达1600万千瓦,建成后将成为仅次于三峡电站的世界和中国第二大水电站,也是中国继三峡、溪洛渡、乌东德之后的第四座千万千瓦级巨型水电站。工程总投资约1778.9亿元,水库具有年调节能力。

根据金沙江下游四级开发方案,从上至下分别为乌东德、白鹤滩、溪洛渡、向家坝四个梯级。上述四座水电站总装机容量为4646万千瓦,相当于两个三峡水电站,均由中国三峡集团承建开发。

其中,白鹤滩坝址位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宁南县与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交界的金沙江下游干流河段,坝址上游距乌东德水电站约182公里,下游距溪洛渡水电站约195公里。工程开发任务以发电为主、兼顾防洪,是“西电东送”的骨干电源点之一。

下游四级电站中,溪洛渡和向家坝水电站全部机组已于2014年投产发电,装机容量分别为1386万千瓦和640万千瓦,是目前中国已投运的第二、第三大水电站。2015年12月24日,乌东德水电站主体工程全面开工。加上三峡及葛洲坝水电站,长江中上游梯级开发的格局大致形成。

7月27日,在建的白鹤滩水电站位于金沙江上游的崇山之间@视觉中国

据澎湃新闻统计,目前,金沙江中下游河段部分水电站已陆续投产运营,上游水电梯级开发相对缓慢。上游开发较慢的背后,除了建设成本较高之外,还有一重不容忽视的原因——当前电力市场供过于求的格局,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电力企业的开发积极性。

金沙江全河段开发现状:中下游陆续投产,上游进度缓慢

根据施工总体规划,白鹤滩水电站大坝将于2021年5月下闸蓄水,同年首批机组投产发电,全部机组将于2022年底建成投产。

白鹤滩水电站采用混凝土双曲拱坝坝型,坝高属300米级高拱坝。水库具有年调节能力,正常蓄水位825米,防洪限制水位785米,水库控制流域面积43万平方公里,占金沙江流域面积的91%。水库淹没影响涉及川、滇两省近10万移民。

金沙江是长江上游干流河段,全长2308公里,流域面积近50万平方公里,其干流落差3300米,水能资源蕴藏量达1亿千瓦,技术可开发水能资源达8891万千瓦,年发电量5041亿千瓦时,富集程度居世界之最,是中国最大的水电基地,也是“西电东送”的重要能源基地。

金沙江全流域共计划开发27级水电站,包括上游13级、中游10级,以及下游4级,总装机量超过8000万千瓦,规模约为四座三峡工程。

金沙江中游河段规划的10级电站分别为:龙盘、两家人、梨园、阿海、金安桥、龙开口、鲁地拉、观音岩、金沙、银江。(注:包括《国家计委办公厅关于印发“金沙江中游河段水电规划报告”审查意见的通知》(计办基础[2003]37号)文件中的“一库八级”以及2013年国家发改委批复的《金沙江攀枝花河段水电规划报告》中提出的金沙江攀枝花河段按金沙和银江两级开发)

目前,金沙江中游的部分水电站已投产运营。比如,金安桥水电站的机组已于2012年8月全部投运;龙开口水电站、鲁地拉水电站也均于2014年全部投运。

在中游开发中,除了金安桥为民企汉能所开发之外,其他项目的开发主体以发电央企为主。龙盘、两家人、梨园、阿海水电站由云南华电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承建开发,该公司是由华电集团公司、华能澜沧江水电有限公司、中国大唐集团公司、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云南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按33%:23%:23%:11%:10%的股比组建的大型水电流域开发公司。金沙、银江水电站目前分别由四川省能投攀枝花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承建开发和华润承建开发。

相对中下游而言,金沙江上游河段的水电站开发缓慢。

金沙江上游规划河段,指的是金沙江在青海玉树巴塘河口至云南迪庆奔子栏间的河段,流经青、藏、川、滇四省(区),河段长约772公里。

2011年11月,国家发改委会同国家有关部委和川、藏、滇、青四省(区)政府对金沙江上游流域水电规划报告进行审查,同意以岗托为龙头水库的“一库十三级”水电规划方案,总装机容量超1000万千瓦。其中,川藏段8级电站分别为岗托、岩比、波罗、叶巴滩、拉哇、巴塘、苏洼龙、昌波电站,均由华电集团旗下的华电金沙江上游水电开发有限公司开发。

按照国际水电界关于梯级开发的通常说法,河流全流域梯级开发的次序一般是“先上游后下游”。这种立项和开发顺序的好处在于,在上游开发之后,开发下游时无需截流。但在中国,这种情况反而不太普遍。实际开发中,有时上游在先,有时下游在先。越靠近城市负荷中心的,往往在开发序列上会越靠前。

“金沙江从中下游往上游开发,主要是基于距离用电负荷中心的远近和方便建设的考虑。离负荷中心近的项目输电线路更短,建完之后输电线路和施工道路可以继续沿用,经济性更高。”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对澎湃新闻解释称。

2016年4月,金沙江上游水电规划中的第10个梯级电站——苏洼龙水电站全面开工,这也是金沙江上游河段首座开工建设的大型水电站。

金沙江中游龙头水电站进度有望提速

白鹤滩水电站的多年平均发电量为624.43亿千瓦时,相当于北京市2015年全年用电量的三分之二。据三峡集团介绍,白鹤滩水电站与装机总容量1020万千瓦的乌东德水电站将在建成后送电至华东、华中和华南等地区。

金沙江虎跳峡@视觉中国

据澎湃新闻了解,上述两个项目的具体送电省份和落地点,至今尚未确定。这在中国水电项目开发史上并不常见,乌东德和白鹤滩必须面对的是电力消纳市场疲软、电力装机阶段性过剩的现状。

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2015年,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仅0.5%,较2014年回落了3.3个百分点,增速创1974年以来年度最低水平。2016年全社会用电量5919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5.0%,但从历史数据来看,这一增幅并不算高。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预测,今年全年全国电力供应能力总体富余、部分地区相对过剩。

业内人士预计,乌东德和白鹤滩的具体送电点,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省份煤电去产能的推进力度。

除全行业的电力需求疲软外,水电行业还面临另一个棘手问题——水电大省的大量“弃水”。近年来,西南水电基地频频出现大量弃水。2016 年,四川省、云南省弃水电量均超过 300 亿千瓦时。“弃水”有正常与非正常之分:正常弃水是指下游水位较低的正常开闸放水及丰水期库容不够的放水;非正常弃水则是电力供过于求,让本该用于发电的水白白流走。

针对金沙江目前的梯级开发现状和水电站的出力特性,水电行业多次呼吁,具有蓄丰补枯调节作用的龙头水库的建设尤为迫切。龙头水库的作用在于,能够有效平抑水电出力的峰、枯矛盾,更好地适应电力系统需求特性和电力外送,提高水电电能质量。

据澎湃新闻了解,金沙江中游梯级电站的龙头水电站——龙盘水电站,推进进度有望加快。

华电集团云南公司8月1日的一则新闻稿显示,“抓好龙头水库坝址比选和龙盘电站前期工作,争取年内完成选定坝址的预可研报告,全面启动可研工作,细化前期工作及政策争取工作,按省委省政府安排,力争2019年开工建设。”

(澎湃新闻记者 杨漾 王灿)

分享到
来源:澎湃新闻 | 责任编辑:张珩
专题 > 超级工程
超级工程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