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深圳启用全国首个“移位左转”路口 通行能力增29%

2017-10-20 10:44:09

“你看,离路口还有几百米,路两边和路面上就设有各种指示牌和标志,跟着指示标志行驶一般不会走错。”深圳出租车司机王师傅在经过彩田-福华路交汇处的“移位左转”交通组织路口时说。

据界面新闻10月19日报道,这是深圳启动的全国首个“移位左转”交通组织路口,实现了相对方向直行和左转同时放行。王师傅已是第二次通过这个交通组织路口,但他依然格外小心,因为一旦误入其他方向的车道,将面临着300元的罚款,并被记3分。

自10月7日,“移位左转”交通组织路口启动至今,经过十多天的观察,深圳交警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启动“移位左转”后,该路口交通信号周期缩短了40秒,通行能力增加29%,车辆误入其他方向车道的几率低于千分之一。


部分设备无法播放视频请点击这里观看

路口通行能力提升29%

10月18日下午,正值下班高峰期,车辆沿着彩田路由北向福华路口行驶,离交叉路口还有几百米,道路两边便设置了多个指示牌,提示着司机们前方“移位左转”,福华路东行车辆靠左行驶。车辆按照指示牌靠左前行,停止线前方的天桥上,也挂着LED交通指示牌,提醒着这个路口的行驶方向。

经过一段近似“S”型的道路后,车流已经位于相对方向的直行车道上。司机们等待着交通信号灯的指示,绿灯一到,左转车辆和直行车辆同时放行。以往需要等三个方向的红灯,缩短为只需要等两个方向的红灯。

车辆根据LED交通显示屏指示行驶。图:梁宙/摄

深圳交警介绍称,“移位左转”又称为连续流交叉口(CFI Continuous Flow Intersection),是世界上最前沿的交通组织手段之一。通过将左转车道渠化转移设置,重组道路断面来实现相对方向直行和左转同时放行。

深圳交警交通处道管科科长王乐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自从在彩田-福华路口设置了“移位左转”交通组织后,该路口的通行效率提高了29%,接近30%的最高理论值。

“一条潮汐车道对整个路口提升的通行率基本不超过6%,‘移位左转’交通组织相当于在一个十字路口的4个方向全部设置了潮汐车道,甚至提升的通行效率比这个值还要高。”王乐说。

在彩田-福华路口设置的“移位左转”交通组织也经过反复的论证。王乐称,这个路口一方面交通拥堵,南往北方向过不去,北往南方向也过不去,但其实南北道路还有富余,它的唯一瓶颈就是路口的放行能力不足。

其次,地铁10号线占道施工,导致路口严重错位,8条直行车道需要进行“F”型的扭曲才能过去,导致直行效率很低。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做了移位左转,这个路口就会扭回来,直行道被拉直了,既增加道路的通行效率,又提升了通行秩序和安全。

司机误入率低于千分之一

原理上,“移位左转”是“时间型”的交通组织,通过断面车道的重新组织分配,利用路口放行的相位“时间差”,消除相对方向左转和直行车流的交织,消减信号相位,将传统4相位组织路口消减为3相位甚至2相位路口。

不少人对“移位左转”的原理表示难以理解,包括灯控的方案,也比较复杂。不过,深圳交警表示,这个交通组织对司机朋友来说一点也不复杂。

王乐表示,作为司机来讲,即使不清楚这个原理,也不容易走错。在实施“移位左转”交通组织之初,他们也曾担心司机会误入,但是根据这段时间的观察,车辆误入其他方向车道的几率低于千分之一。

车辆开始移位左转。图:梁宙/摄

“这两天,我们在路口盯上一个小时,也看不到一辆误入的车辆,因为对于司机而言,只需要根据指示牌和信号灯在路上行驶,左转靠左边走,直行往中间走,右转就靠右边走,跟着地上的箭头,看到红灯就停,看到绿灯就走,基本不会走错。”王乐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10月17日,深圳交警通过官方微信公号发布称,通过9天的观察、调试和记录,绝大多数司机都能按照标牌和信号指引正确驶入移位左转区域并通过路口。路口总通过流量由4218PCU/h提升至5441pcu/h(相当于每小时多放1223辆车),通行能力增加29%。

其中,最拥堵的南进口通行效率提升达57.6%(相当于每小时多放668辆车),南进口的排队长度缩短215米,东进口的排队长度缩短160米,道路通行效率提升显著。由于通行相位的减少,深圳交警将原有180秒的信号周期缩短为140秒,使各方向等待红灯的时间都大幅减少,交叉口平均延误降低了24.1%。

未来有望获得推广

实际上,彩田-福华路口并不是深圳交警考虑设置“移位左转”交通组织的第一个路口。从2015年开始,深圳交警就一直想将“移位左转”交通组织在深圳落地,也曾反复讨论过包括红荔-彩田,红荔-皇岗等其他五六个路口,但都不合适。

左转车辆在相对方向的直行车道上等待绿灯。图:梁宙/摄

“它是个比较大的工程,跟现在的道路通行方式不同,涉及到交通组织的变更,以及很多土建工作,有一些路口符合通行条件,但不符合工程条件,也有一些符合工程条件,但不符合通行条件。”王乐说。

王乐回忆称,在论证彩田-福华路口的时候,大部分人认为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个路口都是可控的,即使出现一些小问题,也能控制得住,而且可以通过设计解决,所以最后实施的时候大家的意见比较统一。

目前,我国其他城市仍未有设置“移位左转”交通组织的先例。王乐表示,一方面,我国的道路按照传统组织来建设,大多数“移位左转”的设置都要涉及土建,很多城市在未看到成功案例之前,要下土建的决心还是比较困难。

第二个方面,“移位左转”交通组织是一个复杂的控制技术,需要相关的技术积累。如彩田-福华路口除了正常的红绿灯以外,深圳交警还额外增加了4组红绿灯和2组显示屏,相当于有6组红绿灯要进行联合的协调控制。此外,还需要深圳地铁集团等各方都支持。

今年7月,高德地图联合公安部交管局发布《2017年第二季度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显示,深圳拥堵排行第23名,是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中,唯一排名没有进拥堵前10名的一线城市。

近年来,深圳交警陆续启动了全国首批交替通行路口、全国首条快速路HOV车道、全国首条自动化潮汐车道、全国首条机场网约车通道、全国首条遥控护栏潮汐车道。

“目前深圳的交通压力还算理想,但在一些重点核心区域和核心交叉口,治堵压力仍很大,离大家理想的舒舒服服开车还有差距。”王乐说,将来深圳在设置大型交叉口的时候,如果各方向都设置“移位左转”交通组织,那么通行能力将会大大提高,希望未来“移位左转”能成为深圳某些路口解决交通问题的一种标配。

(记者 梁宙)

分享到
来源:界面新闻 | 责任编辑:赵可心
专题 > 智慧交通
智慧交通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