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夏仁巍:跟着西方唱衰“一国两制”的中国人是什么心态?

2017-07-11 08:18:29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夏仁巍】

香港媒体人练乙铮前几日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一国两制”是现代版的土司制度》,其英文标题为《中华帝国的手段:过去与现在》,在他看来“一国两制”框架正在迅速崩解,而这种衰退应该放到所谓“中华帝国主义”的长期历史规律中去思考。练乙铮的这两个观点都站不住脚:首先,“一国两制”模式仍然具有极大的弹性和韧性;其次,伴随香港现代性产生的问题,应被理解为英帝国主义的产物,而不是被看作中华帝国的历史延续。

近年来,西方某些人唱衰中国香港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歇斯底里,出现了“一国两制”已死之类耸人听闻的错误论调。其实,“一国两制”这个具有独创性的政治结构目前非常健康。香港按照主权移交前所达成的共识,保留了不同于内地的资本主义经济体制和原有的货币,也在世贸组织等国际组织中保有独立席位。此外,香港还一直保持着独立的法律体系,公民也拥有集会抗议的权利。就连香港居民的护照,也和内地居民的不一样。前段时间适逢香港回归20周年,西方媒体集体为“一国两制”发讣告,不但严重失实,而且暴露了它们的短视和对香港政治现实的无知。

2017年6月30日,《纽约时报》评论版刊登练乙铮文章

实际上,中国内地为了维护“一国两制”可谓是矢志不渝,尤其是考虑到内地与香港之间经济关系已经发生重大转变,这种做法就更加值得钦佩了。1997年主权移交之际,香港高度繁荣且国际化,被视为中国通往世界的贸易门户,也是未来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要素。然而今天,这种动态关系已经逆转过来。目前,香港只是排在上海港、深圳港、宁波-舟山港之后的中国第四大港口,而且社会的方方面面几乎完全依赖于内地,连赴港的游客都大部分来自于内地。尽管香港的相对地位发生变化,但中国中央政府对香港“一国两制”的承诺依然不变,也证明了西方炒作的“香港被压迫论”大谬不然。

练乙铮在文章中提出,香港自主权“被削弱”与中国古代改土归流等削弱地方自治权的所谓“帝国主义历史”一脉相承。这种说法暴露出作者对中国历史的认识太肤浅。虽然中华帝国的确采用羁縻等手段统治夷狄之地,但这些地区最终都被庞大的文明国家消化吸收。相比之下,世界上的其他帝国,尤其是欧洲帝国,在领土扩张的过程中无论是直接统治还是由当地代理人管理,都缺乏明确的融合规划,从未真正打算把新领土和居民整合到中央集权的国家之下,使其成为连贯的整体。

与其用西方帝国主义概念生搬硬套在中国朝代史上,不如将后者理解为一个文明。公元前221年秦统一六国,开启了中国作为巨型政治体的悠久历史,直到十九世纪末被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打断。因此,英国剑桥大学资深研究员马丁·雅克认为,“早在成为民族国家之前,中国就作为清晰可辨的实体持续存在了很久”,中国独特之处在于其古代文明与现代国家高度重叠。这意味着“中国人的国家认同很大程度上是文明历史的产物,而不像西方国家那样,主要是由民族国家历史所塑造的。”

翻开从公元前221年到公元1911年的中国历史,帝国中央政府在征服某些“蛮夷之地”后,确实曾通过地方代理人统治少数民族。但是,它和今天政治语境下的“帝国主义国家”是有区别的。中国成功地将其征服的民族和土地融入了庞大的中华文明,最终导致超过90%的中国人产生汉民族身份认同。也就是说,帝国是中国迈向文明国家的路径。

2010年,马丁·雅克在TED论坛上指出中国不是西方意义上的民族国家

中国的历史与西方殖民史形成鲜明对比,对西方而言,帝国是进一步增强经济实力、巩固政治权力的手段。作为典型的殖民主义国家,英帝国鼎盛时期占领着25%的世界土地面积。面对如此广袤的领土,英国或直接统治,或由代理人治理。以印度为例,英属印度地区由英国人从伦敦直接管理,土邦则借由土著王公间接统治,与中国唐朝的岭南地区不无相似之处。然而至关重要的是,尽管英国对印度实行殖民统治长达几个世纪,却从未打算将印度纳入单一的民族国家或文明。

练乙铮把现代香港描述为中华帝国主义在当代的重生,从更宽广的角度来看,这套历史叙事存在许多偏颇之处,毕竟岭南等地区最终成为了中华文明一以贯之的组成部分。相反,我们应该从西方帝国主义的框架出发去认识香港。

现代香港是英帝国殖民的产物。香港在鸦片战争后成为英国殖民地,随后由伦敦委任港督直接统治。由于这段西方殖民历史的存在,使练乙铮以古代中国的所谓“帝国主义”来解释香港近年政治现状的说法显得非常牵强。

要了解香港,我们必须把聚焦其作为英国殖民地的过往,这一个半世纪的历史比起所谓“中国扩张主义”更能解释香港现代性中的纠结成分。正如伦敦市前副市长罗思义最近在观察者网发表文章所述,英国人启用大量“买办精英”来协助殖民者治理香港,形成了与社会上大众割离的买办阶级。这部分买办精英在英国殖民统治的扭曲下,在各个方面都瞧不起中国内地,难以对中国内地形成客观的看法,阻碍着香港社会与内地进一步交融形成完整的中国身份认同。

殖民征服和虐待当地民族是英国历史上不光彩的一页,有鉴于此,英国呼吁香港民主化的声音听起来显得尤其虚伪,甚至很可笑。事实上,在香港作为英国殖民地的155年里,所有28任港督都从6000英里以外的伦敦直接“空降”,莫非这便是所谓的“民主”!进一步而言,某些英国人提出用“民主体制”终结“一国两制”,恰恰表现出后殖民时代常见的帝国主义选择性历史遗忘症。如果西方真的想了解中国和香港,首先应该检视自身的历史。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夏仁巍

夏仁巍

斯坦福大学历史系学生,青年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杨晗轶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