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鲍勃·卡尔:为何澳大利亚对最大贸易伙伴中国如此出言不逊?

2017-10-21 08:57:08

【翻译/观察者网马力】今年,澳大利亚开启了对中国的口水战(rhetorical war)。自1972年两国建立外交关系以来,澳大利亚领导人在谈到对华关系时从未像今天这样使用如此不温和的语言。他们的语句中充斥着明显的敌意,其程度超过美国任何一个盟友的领导人,甚至连一向与中国不和的日本人也要甘拜下风。

不过令人颇感讽刺意味的是,在澳大利亚领导人对华态度骤变的这6个月里,澳大利亚对华出口却创下了历史新高(甚至超过了2003-2012期间对华资源出口激增的那段时期),而且在这6个月中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42%的澳大利亚受访者认为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对澳大利亚的核心利益构成了“严重威胁”。

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中心主任、澳大利亚前外交部长鲍勃·卡尔9月22日在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发表评论文章:《为何澳大利亚对最大贸易伙伴中国如此出言不逊?

今年初,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朱莉·毕晓普(Julie Bishop)发表了两次讲话,呼吁美国更多参与亚洲事务,以抗衡中国的强势崛起:“大多数国家都希望美国更多地展现自己的领导力,而不是更少,大多数国家都不希望看到除美国之外的其他国家在这个世界上发号施令”。

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防战略研究中心教授休·怀特(Hugh White)看来,毕晓普无疑还陷在对旧日时光的怀念中无法自拔——当时美国还是亚太地区唯一的强国、唯一对澳大利亚有重大影响的国家。毕晓普如此表态将为我们的国家带来巨大风险,因为这意味着澳大利亚开始实施对华遏制战略,而澳大利亚历任领导人从未实施过这一战略。

3月13日,毕晓普更进一步,她声称如果中国希望完全释放自己的经济潜力,就必须接受西方民主制度。撇开中国6.9%的经济增长率不谈,撇开中国日益向服务经济转型的现实不谈,关于西方民主制度,澳大利亚领导人一直是避免向中国共产党进行任何说教的,可以说毕晓普此番言论是创造了历史。正如澳大利亚前外交秘书彼得·瓦吉斯(Peter Varghese)最近指出的,“所谓价值观,其作用应该在于塑造我们自己成为怎样的人,而不在于要求他人成为怎样的人”。

6月2日,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总理指出,“中国版的门罗主义意在形成对本地区的主导”,澳大利亚与周边亚洲邻国在日益崛起的中国面前,“有决心、有能力主张并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针对特恩布尔总理的这一表态,休·怀特认为,本地区从未有任何一位国家领导人的言论如此锋芒毕露,甚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涉华言论也从未如此毫无顾忌。

在此,我想指出,上述言论非常不合时宜,他们严重误判了形势:自去年以来,除了越南,几乎所有与中国存在领土争端的东南亚国家都与中国展开了双边磋商。今年初,澳大利亚前国防军司令安格斯·休斯顿(Angus Houston)表示:“现在想打乱中国的南海战略为时已晚”。

澳大利亚国防部长玛丽斯·佩恩(Marise Payne)提议召开由澳、美、日、印四方参加的对话会。这一想法非常不切实际,完全罔顾当今的国际现实。该提议首先遭到了印度的婉拒,印度当然不愿为了取悦澳大利亚而牺牲自己在制定对华政策时的灵活性。

为何澳大利亚领导人的对华态度近几个月来急转直下?人们对此有各种猜测。

有一种观点认为,澳大利亚的对外政策制定权已经被防务和安全机构的人从外交贸易部的手中夺走。澳大利亚前驻华大使芮捷锐(Geoff Raby)今年6月表示,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现在“已经沦为了一个执行部门”。在谈到澳大利亚防务和安全机构时,他认为“那些人在全球性问题上可能有一定经验,不过对中国并不是非常了解”。

2015年,澳大利亚将达尔文港的使用权卖给了一家中国公司,当时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非常震怒,这已并非什么秘密。奥巴马总统与特恩布尔总理举行会谈时甚至还特意提到了这件事。

时任澳大利亚国防部秘书丹尼斯·理查德森(Dennis Richardson)当时曾明确表示,这宗交易不会对国家安全造成任何影响。不过美国人的指责还是让澳大利亚政府觉得,要想消除美国人的疑虑就必须撇清与中国的任何关系。

与此前在达尔文港问题上的态度完全不同,5月12日,丹尼斯·理查德森在发表退休演讲时表示:“中国针对我国的情报活动非常活跃”。理查德森无疑是在暗示,澳大利亚政府已经掌握了中国在我国进行情报活动的证据,只是细节不宜公开。

出于中国恐惧症,澳大利亚媒体对此做了大量相关报道,不过那些长篇累牍的报道中所呈现的证据还是太过虚弱了。截至目前,关于中国对澳大利亚实施间谍活动,唯一的例子发生在一位澳大利亚公务员身上,这位公务员把几份公文带回了家,而他的妻子恰好是一个中国人。此事发生至今已有两年,由于没有这位公务员或其妻子实施间谍行为的任何确凿证据,他们并未受到正式的指控。

虽然我们的媒体上经常有关于中国人在澳大利亚政坛上用金钱开路获取影响力的报道,不过截至目前仅曝光了两个政治捐款案例,其中一笔捐款还是来自一位20年前就已获得澳大利亚公民身份的商人。澳大利亚中国商会有300多家中国公司会员,可经过长篇累牍报道的轰炸之后,我们发现其中仅有两家公司涉及政治捐款。澳大利亚媒体的报道与现实之间的距离有点太大了。我今天还在报纸上看到这样一条标题:“澳大利亚的国家主权正处于中国共产党的严重威胁之下”。

为何作为美国盟友的澳大利亚人对维护以美国为核心的联盟体系如此坚定?一项民调为我们提供了线索。据澳大利亚智库罗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调查结果,有45%的澳大利亚受访者认为,对我国来说澳美关系是最重要的双边关系,而43%的受访者认为澳中关系才是。在评价自己对不同国家的好感度时,满分为100分,澳大利亚受访者给中国打出了59分,落后于美国的69分。

此前的澳大利亚领导人都很擅长在美中两国之间为我国找到合适的位置,我们与美国是盟友,而与中国是合作伙伴,这两条路线是并行不悖的。被划为极端保守派的前总理约翰·霍华德(1996-2007期间担任澳大利亚总理,他奉行对华友好政策,曾先后8次访华——观察者网注)曾对中国领导人表示,澳大利亚虽然是美国的盟友,但即使作为美国盟友,澳大利亚也不会做出直接针对中国的事情。这一表态让北京感到满意。澳大利亚若希望同时处理好澳美和澳中两对双边关系,思路是现成的,只需照搬前任领导人的成功做法即可。这种做法不正是体现了外交的真谛吗?难道澳大利亚现任领导人对何为外交都已经失去最基本的理解了吗?

下面是读者在这篇文章后的留言,观察者网摘取部分翻译如下,仅供参考:

马尔科姆·特恩布尔领导下的右翼政府正在将中国变成澳大利亚的敌人,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澳大利亚人意识到,在长达几十年的对付穆斯林的战争中,盎格鲁人已获胜无望。而更具长远眼光的中国人基于和平、平等原则制定了自己的外交政策,中国人因此收获了友谊并不断崛起。因此澳大利亚希望联合美日等好战国家,加入反华联盟。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朱莉·毕晓普希望美国更多地展现自己的领导力,这意味着什么?她不过是在怀念2003年将澳大利亚卷入野蛮非法的伊拉克战争的美国领导人而已。盎格鲁人无法接受其他国家变得强大。盎格鲁人和野蛮的日本人一样,他们会不择手段地打击削弱像中国这样(有可能超过自己)的国家。不过这些战争贩子和娘娘腔并不是中国的对手。满嘴谎言、蓄意挑衅的澳大利亚政府最终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袋鼠们这是要露出本来面目了?中国人对此也做不了什么,只不过在面对澳大利亚人时,中国人心里时刻不要忘记这群袋鼠的本性就好。其实中国人对此也不必感到意外,整个亚洲地区如今都在为该如何与一个强大的中国相处而焦虑不安。这种焦虑情绪意味着,那些国家对历史根本毫无认识。其实他们对中国的恐惧是毫无根据的,如果中国人真的那么可怕,(历经几千年至今)他们早就变成中国的一部分了。


对于母语非英语的国家来说,五眼联盟(该联盟由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五国的情报机构组成,二战时为破解德国和日本海军密码而建立,但战争结束后并未解散并一直存在至今。这五个国家组成的情报网络内部实现了情报信息的互通,窃取来的政治、军事、科技以及商业信息在这些国家的政府部门和公司之间实现了共享——观察者网注)的成员国绝不应获得任何政治或商业上的信任。中国人最好记住我的这一忠告。

其实说到最后,澳大利亚还是会选择美国,而不是中国。毕竟,血浓于水。澳大利亚当然记得二战时是谁帮自己战胜了日本人,中国人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这一点。如果需要的话,澳大利亚完全可以避开中国,为自己的食品和资源选择其他的出口市场。最后说点轻松的,我很喜欢文中这幅熊猫和考拉的图,这两个不再进化的物种能存活至今,靠的完全是在人类面前卖萌。

(观察者网马力译自9月22日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鲍勃·卡尔

鲍勃·卡尔

澳大利亚前外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中国外交
中国外交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