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哈佛、耶鲁法学院院长联名控诉特朗普压制“司法权”

2017-02-15 10:22:28

【2月9日,美国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裁定,以公民出入境自由等为由继续暂停特朗普所下的“禁穆令”。特朗普则怼之:“这事关国家安危,最高法院见”。这场围绕特朗普“禁穆令”导致的“府院之争”(总统府和联邦各级法院)持续发酵。本文两位作者均为美国精英学府的法学院院长,其立场自不待言。他们对特朗普以“行政权”弹压“司法权”的控诉,或许能说明美国传统的所谓“三权分立”正遭受结构性挑战。】

上周六,总统特朗普在推特里写到:“这个所谓的法官的意见,让执法工作无法在我国开展,这太荒谬了,我一定会推翻这个判决!”这是对联邦地区法院法官詹姆士·罗巴特的嘲讽,因为他宣布暂停执行总统的一份行政命令,这份命令宣布限制七个穆斯林国家的公民进入美国;而在嘲讽这位法官的同时,特朗普陷入了与法律为敌,与宪法为敌的险境。

特朗普2月9日发推:最高法见!

之后,当三人上诉合议庭被召集起来,审查罗巴特的裁决时,特朗普轻蔑地将他们的审慎思考称为“可鄙的”法律论证,觉得“高中混混也能明白这道理”——而在他发出评论之后,上诉法庭才一致同意维持罗巴特的裁决。

现在,特朗普攻击一切质疑他的人,这里面包括参议员、科学家、公民团体、媒体以及民主党。他的世界里只有朋友和敌人,这鲜活地展示了卡尔·施密特臭名昭著的政治哲学。施密特认为,政治是一场生存的斗争,为了活下去,我们要摧毁一切反对自己的人。因此,毫不意外的,特朗普说他与媒体在玩“生死时速”,而他的心腹顾问史蒂夫·巴农让新闻界“闭嘴,安心听讲”。

事实上,穆斯林是特朗普最不重要的敌人。最近起草的这个行政命令只是用来安慰那些助他登基的选民。特朗普很清楚,这一惊世骇俗的提议破坏了美国的神圣传统——保护宗教自由与平等,因此他只敢躲在白宫里起草这份行政命令,拒绝让相关的联邦行政部门——国土安全部、国防部、国务院以及司法部——派法律专家审查这份命令。他的所做作为,充分说明了他只想尽可能扩大这份命令的政治影响力,不尊重法律可能带来的合理限制。

特朗普在华盛顿发表演讲时,重申总统在移民问题上的权力

这份命令造成了毫无意义的行政混乱,也伤透了许多人的心。它通过行政手段,鬼祟地撤回了超过十万人的美国签证,给他们带来难以言喻的无妄之灾。尽管白宫一开始声称只有109个签证持有者受到此命令的牵连,但行政部门这一暧昧不清的解释,至少也体现出他们对命令的人道主义后果漠不关心。显然,穆斯林的痛苦不算在内,谁叫他们是特朗普众多敌人之一呢?

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助长了“文明冲突说”的气焰,而这一学说恰恰被伊斯兰极端势力利用,用于招募对美国本土发动攻击的人,其中甚至包括心怀不满的美国公民。美国这一世界灯塔,照亮的竟然是充满宗教和族群歧视的场景。也正因为这样,我们最近看到了反犹主义在国内抬头,看到了仇恨犯罪数量节节攀升。

美国民众抗议特朗普的政策

我们都是知名法学院的院长。我们始终信仰法律能用理性克制暴力,并为此奉献出自己的职业生涯。法律不仅仅代表着社会的不同利益,它更象征着我们的共识。法律尊重异议;它耐心地考虑不同的证据和主张;它听取所有人的观点。所有人,不仅仅是美国公民,在法律面前都是平等的。法律的历史源远流长,它的目的就是要结束无休止的复仇与“以牙还牙”,它用公认公开的合理制裁取代仇恨与敌意。

这也说明了我们为什么对特朗普的行径感到如此困扰,他公然指责罗巴特法官,仅仅因为这位在布什时期就职的法官宣布暂停执行他的行政命令。如果特朗普自信能与法律为敌,与宪法为敌,无论他曾在就职典礼上如何宣誓,特朗普也将是合众国的敌人。法律人精益求精的技巧与职业文化让政治得以运行;它使政治不被卷入暴力的漩涡之中。

在质疑法官的合法性与权威的同时,特朗普近乎把法律视为一个需要不时敲打的敌人,妄图让它屈服。如今,法律职业及它所能给予的保护危在旦夕,我们的自由与安全也唇亡齿寒,不要忘记,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正是法律在民主饱受摧残的暴行之中保护了我们。

特朗普与他提名的大法官候选人尼尔·戈萨奇

所有关心美国的人们,是时候站出来了,因为这个国家最具权力的机构正被用于威胁法律体制,威胁合众国自成立以来的稳定与繁荣。特朗普对“所谓的”罗伯特法官的攻击,对他“荒谬的”裁决的攻击,展示了我们的民主是多么脆弱。就连总统自己提名的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尼尔·戈萨奇,也认为特朗普对法庭的攻击“让人沮丧、泄气。”我们应时刻保持警惕,保护美国宝贵的美德:是渴望自由、追求公平,是承担责任、乐于合作,也是“合众为一”(e pluribus unum)的精诚团结。

法律至关重要,因为它将这些美德凝结在一起。维持法治,不应是党派之争的口号,不应仅仅只是法律工作者的关切。我们必须挺身而出,满腔热血、全心全意地为之斗争。没有法治,我们“所谓的”总统也许实际上是个暴君。归根结底,这一抉择不仅仅关乎特朗普。它更关乎我们自己。

(原文来自《波士顿环球报》,雅理读书公众号:yalipub译,译者谢可晟)

罗伯特·珀斯特

罗伯特·珀斯特

耶鲁大学法学院院长
玛莎·米诺

玛莎·米诺

哈佛大学法学院院长

分享到
来源:雅理读书公众号(yalipub)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美国政治
美国政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