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邵宇:特朗普之后 全球化进入中国时代?

2016-11-29 16:22:57

【从希拉里被FBI重启调查,美国资本市场大跌,到特朗普当选之后跌了数小时,就迎来一派红红火火,有学者研究说,华尔街对特朗普由恨转爱只用了四个小时。而对于机构宏观分析师来说,这个感受则更为真切,本文作者邵宇就是其中一员。

11月23日,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研究中心、美国研究中心联合举办的《川普当选和中美经济前景》沙龙上,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回顾了特朗普当选前后,市场戏剧性的一面。而就是在10月份,观察者网应邀出席的另外一场邵宇的演讲中,他已经做出预言,英国退欧之后,欧美市场上的黑天鹅,将不是一只,而是乌泱乌泱的一池黑天鹅。

而美国的这个黑天鹅貌似格外大,但对资本市场的影响却并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惨。但特朗普上台的旋风,已经让美国股指不断飙升,美元指数冲上了100,未来还会继续昂扬的态势吗?邵宇却没有那么乐观。他说,我始终觉得特朗普欠世界一次大跌。所以,劝大家最好是拉紧安全带,坐稳、扶好,等待风暴的来临。

在邵宇看来,特朗普上台,意味着我们要告别全球化3.0时代,而全球化的4.0时代,中国将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呢?】

详情请浏览邵宇的演讲实录,经作者审核,授权观察者网发布。

23日,复旦经济学院《川普当选和中美经济前景》沙龙现场

各位同学们下午好,很高兴有这个机会跟在座各位做一个交流。最近做宏观分析的,包括我在内都比较崩溃,因为川普当选这件事情。

10月15日在纽约时代广场有一个活动,当时CNBC一位女记者采访我,CNBC问问题是比较刁钻的。

她问我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人民币汇率会贬到什么位置?当时在海外就比较五毛一点,我说不会贬太多,特别相对其他国家而言,应该是贬的略微少一点,当时我说的目标价是6.8到7左右。10月份到现在,中国对美国的贬值幅度排倒数第3,其他货币最多的贬了近10%了。

第二个问题,她问,你们中国人民比较喜欢川普还是希拉里。我当时听了这个问题我就吓一跳,这个问题不能回答,因为涉嫌粗暴干涉他国内政。我说我可以讲讲,但你不能录。首先我说,我不代表中国人民,我只代表我自己,我自己觉得川普应该可能会上。当时这个记者惊呆了,问为什么?我说很简单,川普上来美国就很混乱,美国一混乱中国就崛起。呵呵,当然这只是一个玩笑。

TPP被废,我们不要太高兴了

我们大致认为,川普是一个非常具有个人特征的商人。因为是一个商人,他会跟中国做生意,只不过成本高一点。但是高到什么程度?很难说。最近的新闻大家看到了,他要上台第一天就把TPP废了。但是有没有想过,中国不喜欢TPP,为什么美国人也不喜欢TPP呢?没道理。

有人说,这个TPP是对中国的一个阴谋,中国人不喜欢TPP很正常,它会提高我们出口产品的价格,自然会抑制了我们的制造业和出口。为什么美国人不喜欢TPP?因为他们觉得TPP对中国人、越南人,对这些后发的国家太过仁慈了,他们觉得不够严厉,饭碗其实是被这些后发国家抢去了,美国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是这个原因就放弃TPP了,并不是说是为对中国示好。

那TPP是跟中国什么重要的事情联系在一块呢?跟自贸区连在一块,为什么我们3年前要推出自贸区,要做大力改革推进新一轮的开放。因为我们觉得要应对TPP要求的标准,中国要做很多的结构化的改革,这样才能面对它。

TPP是什么?TPP意味着严格的知识产权,严格的劳工保护、严格的环境保护和竞争中性…某种意义上中国想做的升级和转型,也包括这4件事情。我们也想蓝天白云,我们也想要劳工收入好一点,我们也需要良好的知识产权保护,凭什么中国制造都是山寨过来的,我们也想要自己原创的东西。这有什么错呢?所以我觉得不是一个简单的阴谋。

现在我倒是觉得有点遗憾,为什么呢?如果TPP某种程度上是以开放倒逼改革的话,那么现在没有外力,我们的改革动力还能够那么强劲吗?目前大家普遍感觉好像改革的动力不是那么强劲。同时,如果TPP放弃以后,按照川普的性格,包括他的宣誓,他一定会拿一个更大的棒子来敲打中国,因为他觉得TPP不够严厉。一定会体现在汇率、关税,或者其他想象不到的事情,请大家做好准备,不要太高兴了。

华尔街就是个“碧池”

最近这段时间看资本市场的反应也比较有趣,美国撤了,将来更专注本国事务,我们中国人就上了?我们真心希望是这样,但是很难说。

我也不瞒大家说,美国大选当天,希拉里跟川普身上我各压了500块钱,因为川普对希拉里的赔率是3赔1,所以我赢了一千块钱。虽然我判断对了,但是我也很受伤,因为同时也看多黄金,也建议大家购买黄金。

第二天早上起来,川普当选了,本来把宏观报告撕掉重写,突然发现没有必要撕了,你还是维持那个报告,只是把那个总统的名字偷偷换掉,你懂得……

对宏观分析师而言,最讨厌的是逻辑错误,因为我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所以我就没有办法说服客户或者其他人。我们认真的想,究竟华尔街怎么了?你看整个事情的经过,当FBI重新启动对希拉里调查的时候,当时我们觉得希拉里一定会挂。

今年一季度时我们就说的很清楚,因为川普核心致命点是他那张破嘴,希拉里的致命点是“邮件门”,因为这涉及一个诚信的问题,很多美国的领导因为这个而下课,包括尼克松,所以这个应该是致命一击。

大家看一些支持川普的选票,基本上都是属于中部的白人大叔,这个我待会儿再解释。如果这样来看,华尔街在那个时候注意到,美股连续跌了9天,黄金大幅上涨,美元指数大幅下降。也就是大家已经做好准备,有可能川普会上。

川普确认当选之后,确实当时的市场表现,美国的三大股指都是大跌的,美元指数也是暴跌。到了亚洲股市的时候非常有趣,日本是最受伤的,当时跌了5-6%,跌懵了。跌到了欧洲那边突然好起来了,到美国那边什么事都没有,跌了四个小时之后又涨起来了。

我入行的时候,很多老前辈谆谆教导:市场永远是对的,你应该敬畏市场。可是经过这一轮以后,觉得市场就是个“碧池”、华尔街就是个“碧池”。坦率的说,赚钱是资本的唯一职责,我们只能这样理解。

大家好多在YY(意淫)川普要减税,就像里根;还要搞基建,还有建美国和墨西哥之间的那堵墙。罗斯福干基建,有两个正面的效果一个负面效果,因此大家就看多特朗普,美国资本市场一片红火。逻辑简单粗暴。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说市场永远是对的,你要敬畏市场,我真的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能说市场很情绪化。

全球化食物链上的中国和美国

更重要的是,接下来会怎么样,为什么是这样的结果?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理论解释框架,我称之为全球化3.0理论。现在到了我们跟全球化3.0告别的时候!

我们生活的全球化3.0时代,是从两个方面连接起来的。第一方面是贸易投资方面,这张图给大家很明确的演示,最后一张人民币汇率非常清楚。

全球化3.0食物链,点击可看大图

我们以前传统的经济学告诉大家,全球的贸易链中,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有自己的相对比较优势,彼此的竞争就是终端产品比较优势的竞争。如果是这样的话,中国永远是在做那些劳动密集型的产业,鞋子袜子我们也已经干了很多,而那些苹果之类的产品都应该是美国人玩的。

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的。

这就是一个食物链的结构,食物链的顶端是大宗商品原材料的提供者。这里面有一个严格的定义,美国每年经常帐户赤字占到GDP的10%也就是每年拿出1.5万亿美金全球买买买。为了支持这每年1.5万亿终端产品的需求,他有大量的订单来到中来到世界上其他国家。这正是驱动全球运转的根本动力。

在这个全球化里面,有三个越来越重要的困惑。

第一个困惑,中国人买什么什么就变得非常贵,中国人卖什么什么会变得非常便宜。第二、中国人民币对外是升值的,对内是贬值的。第三,中国人想买的东西别人都不给你,而且中国人买的东西全是赔钱的东西。更重要的是,中国企业在食物链终端获得的,是什么,是美元,是作为储备货币的一种投放的形式。中国企业拿到这个很高兴,因为可以把它变成人民币,人民币可以房,可以搞基础设施,可以搞产业升级,完美!

但是换成人民币之后,美元没有了,消失了,又回到了美国,因为买了美国的长债,当你买了更多的长债,你买的越多价格就越低。同样的一个美元,在中国创造了这么大的购买力,到了美国,压低了美国长债的价格,就创造了一个双重泡沫。直到这个泡沫足够大,毁掉了美国的房地产行业,顺带全球化3.0也就结束了。

这里面有一个非常深刻的道理在哪里?其实英国主张脱离欧盟这帮人,跟在中部选川普成为美国领袖的这帮人,以及未来在欧洲将支持右翼崛起的这帮人,他们是同样一帮人,也就是在全球化里面的失败者。

全球化最终有三个胜利者。第一、拥有核心资产和资本的权贵;第二是科技新贵;第三、在座的所有中国人都是,因为你取代了那些国家低端的工作岗位。

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所谓的社会自由保护运动就开始了,他反过来要求更多的政治权力,以及反全球化、民粹,就这样开始了。很多年前这帮人一直存在,为什么他们今天才开始,才觉得要发出最后的愤怒的吼声呢?很简单,因为他在三个层次得到了弥补或者补偿。

第一、他可以使用廉价的中国劳动力,在一般情况下也能过上很体面的生活。

第二、他有福利国家支持,结果大家也知道了,整个国家的债务很高。

第三、由金融机构创造的各种各样的复杂产品,为他们提供了足够的金融支持,比如说美国穷人就可以买个大房子,居民的杠杆永久性上升了。

以前美国人觉得这个很便宜,为什么?因为总体而言经济是有增长的,他可能从这里面得到了补偿。但是危机改变了这一切,美国人突然发现原来穷人跟富人的鸿沟是如此之大,原来失去的工作岗位是如此之多。那就让我们重新回到这个世界。

全球化4.0 中国有了更多机会

到了12月份,风险开始转向了欧洲,欧洲估计黑天鹅太大了。到了明年更重要的是欧洲三大经济体、荷兰、法国和德国在春秋两季进入大选。根据我们判断,明年很可能是欧元和欧盟的末日。这其实就是一脉相承的逻辑,我觉得这只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倾向。

我们看到英国脱欧的公投,在1996年当时加入欧盟的时候也有类似的事件,当时愿意加入欧盟的人占到整个人口的86%,而现在大家愿意留下来的是48%。也就是说20%的人从原来的立场开始退却,他们是谁,为什么这样?数据显示,这一次事件中主张离开欧盟的人选年龄在50岁左右。所以在20年前他们是年轻的,他们欢迎移民,他们看到的是更大市场,他们乐于竞争。20年过了以后,发生了一个根本的变化。

所以现在我们处于更加未知的世界,坦率的说,如果美国变成孤立主义的话,对这个世界来说,不一定是好事,因为他已经形成了巨大的地缘断裂带,包括西太平洋、中东以及欧洲和俄罗斯边界。

这个时候中国是不是有扩张的空间?有,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还只是一个区域主义,我们还当不了世界警察,美国留下了如此多的真空,我们是不可能填补的。更大的情况是我们把区域搞好就挺好了,更何况我们自己还有不少麻烦。

如果这样的话,全球化3.0已经结束了。大家问1.0和2.0是什么?1.0是大航海时代、殖民时代。大家要注意,从1.0开始所有的全球化都是西方化,在1.0之前,这个世界有很多选择,好像说现在的计算机有很多操作系统一样,比如说有天朝的朝贡系统。人家给你5块,你给人家10块,实际上是不平衡贸易。当然,天朝愿意给得多一点。

在1.0结束升级到2.0,也就是英国和英镑所引领的全球化2.0的时候,基本上所有的系统都被格式化掉。比如说美洲全军覆没、枪炮、细菌跟钢铁,可以说整个是灭族的。而非洲的黑人到美国成为制造产业链基础。

我看了唯一的一个例子,本地土著在全球化里面仍然保存、并且成为这个国家的主体,是新西兰。新西兰非常感谢中国人民。为什么呢?因为当时是1842年,英国所有的舰队为了打鸦片战争全部去了中国,一共就3万军队。所以新西兰就自由了,这就是全球化。

全球化2.0的霸主英国,大家看到了已经脱欧,不跟欧洲玩了。全球化3.0的霸主美国也这样做的话,那未来是什么样子?未来也许是全球化4.0。

全球化4.0也就意味着中国可能有更多的表现机会,不管是在治理、经济、贸易还是在投资方面。请允许我插播一下广告,我刚刚出版了一本书叫《全球化4.0 中国如何重回世界之巅》,这本书英文名字起的稍微早了一点,现在我决定把第二版的英文名字改了,叫Make China Great Again!

确实,美国主导的全球化3.0时代已经结束了,美国又变得更加孤立主义,世界将失去方向,我们会看到乌泱乌泱的一大群黑天鹅。

坦率的来说,我们对川普做了大量的研究。研究的结果告诉你,现在越研究越困难。本来川普当时是玩票的,主要是推销他的地产生意的,结果不小心就成功了。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他大部分政策内在有巨大矛盾和冲撞的,他没有逻辑的。要做罗斯福式的基础建设,又要做里根式的减税。钱从哪里来了呢?您又不跟中国做贸易,印钞?他说美联储耶伦太过政治化,下次要换掉,换掉意味着可能收紧美国的货币。你又要搞赤字又不印钱,钱会从天上掉下来吗?不可能的。这个时候经济肯定崩溃了,坦率的说是反复崩溃。

所以,现在对于美国未来的政策前景做出判断,我觉得还为时过早。只能有几个关键基本点。比如他在60分钟的谈话节目里反复表述,他也不知道怎么做,只是确定有这么几件事情发生:

第一、减税,减税目的一方面是给富豪减税,另一方面是希望让很多的制造业回到美国。这个事情将来会是大概率事件。

第二、跟墨西哥的墙估计也会修,那个是砖混结构。至于谁来修?我估计中国的施工企业来修,你看中国中铁、中国建筑都在想办法了。

另外,我始终觉得他欠世界一次大跌。所以,劝大家最好是拉紧安全带,坐稳、扶好,等待风暴的来临。

谢谢!

以下是问答环节。

提问:您刚才提到特朗普当选以后有两个可能施行的政策,一个是减税,减税的目的是吸引美国制造业回流。如果这个政策会落实,具体而言有哪些产业可能真正回到美国去,以实现他所谓的重振美国的计划,同时产业回流会对中国有什么影响?谢谢。

邵宇: 跨国企业比如科技型企业,在全球会有一个产业链布局,在亚太地区设立制造中心。我们现在听到的版本大概是这样的,回美国可以免收15%的税,说白了现在也是科技企业家的一个机会。这个对全球产业链格局影响非常大。比如说苹果产业链如果都回去了会怎么样。如果不能回到美国,至少要给中国出口到美国的苹果手机一个惩罚性的关税,这样美国可能觉得比较平衡。

我担心这两个都会做,一方面吸引一些企业回去,主要是科技性企业。一般低端的制造业,鞋子袜子的厂不可能回美国,中国也有一些企业在美国的南部比如南卡做制造业投资,但是这个不是大趋势,因为是低端的。TPP施行之后,其实受益最大的是越南等经济追赶型国家,TPP废除之后,可能美国会出台其他方式的组合政策。这是我的回答。

提问:川普上台对美联储的政策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比如川普他是主张快速加息的。大家认为是12月份加息是大概率事件,这种加息对中国或者全球的经济有哪些影响?

邵宇: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首先我们觉得12月份的加息有90%的概率。在选举的时候,他提到耶伦本人比较政治化,可能到明年加息的节奏会变快,现在一年一次可能变成两次。

现在很简单,现在全球经济经济治理,主要是协调两件事情,美国的利率政策和中国的汇率政策。为什么这两政策特别关键呢?因为这个政策决定全球99%以上的短期资本的流向。如果他加得快,我们贬得快,马上就进入到了一个危机模式,因为资本流动的主要是非居民。这个危机最大的受损者一定新兴市场,包括中国。所以现在整个资本市场压力非常大。

刚才吴心伯老师也提到,我们现在是不是让人民币贬值更加市场化一点,贬得快一点,等到特朗普上台谈判之后,再拉回来。其实挺难的,不需要负担这样的责任,这是一个比较微妙的局面,谁先动,谁可能会背这个黑锅。

我们的判断是这样的,今年美元指数已经突破100,但是每次突破100的时候都会引起一系列问题。从2014年8月份到现在才2年多,所以风险才刚刚开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邵宇

邵宇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苏堤
专题 > 美国大选
美国大选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