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沈晓雷谈津巴布韦土地改革:一个漫长而复杂的故事

2017-11-21 07:32:10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晓雷】

自11月15日军人干政并软禁穆加贝总统以来,津巴布韦一夜登上国际各大媒体头条,且其局势的发展一直吸引着世人的目光。笔者在此不拟对此次事件进行追踪与评析,更不对此次事件背后的各种阴谋论调展开讨论。笔者想要向各位读者介绍的,是长期遭到各方人士口诛笔伐的土地改革。土地改革,正如穆加贝本人一样,几乎已经完全被妖魔化,而笔者想做的,是尽量客观地对其加以还原。

提到津巴布韦的土地改革,人们肯定马上想到的是2000年之后的那场土地革命,其正式名称为“Fast-track land reform”,中文可翻译成“快车道”土地改革。但其实在此之前,津巴布韦就已经进行了长达20年的土地改革,那场改革从1980年独立后即开始,津巴布韦政府将其称之为“土地重新安置”(Land resettlement)。

津巴布韦政府之所以独立之初便开始土地改革之旅,原因在于执政党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在独立战争时期,将土地问题作为了获取民众支持的基础,也就是说他们在独立斗争中,宣传的是“打土豪分田地”,即打白人种族政府,分被白人强行占有的土地。

津民盟靠此赢得了独立并取得了执政地位,他们有责任也有义务来兑现承诺,而且在他们与英国签署的、赋予津巴布韦独立地位的《兰开斯特大厦协议》中,土地问题被明确写进了其中。

兰开斯特大厦会谈,图片来源:作者搜集,下同

如有读者对津巴布韦独立之前的土地问题感兴趣,可翻翻笔者在《世界民族》杂志发表的《津巴布韦殖民时期的土地剥夺、种族隔离与民族反抗》一文。

笔者在此只提供一点简单的资料:殖民(南罗得西亚)当局为剥夺非洲人的土地而出台《土地分配法》,该法规定欧洲人地区占土地总面积50.8%,非洲人无权在欧洲人区(这本来就是非洲人的土地)占有土地,居住在欧洲人区的非洲人必须在6年之内搬到土著区。根据统计,殖民政府在1930—1965年间颁布的44个与土地有关的法令中,有22个与《土地分配法》有关,而且每次修改,针对黑人的条款都会更加严厉,都是为了更方便地将非洲人驱逐出白人地区。

写到这里我不仅去想,如果能够熟知津巴布韦独立前的这段历史,有些人在评价2000年之后的土地改革的时候,是否就会对以前的某些想法有所保留?

但英国人绝非吃素的,他们强迫穆加贝在《兰开斯特大厦协议》中接受了遵守“愿买愿卖”的原则来开展土地改革的规定,该原则的要点在于:其一,禁止强制征收白人正在使用的土地;其二,必须出钱购买未充分利用的土地,且需以市场价立即用外汇支付;其三,该项原则10年之内不能修改。英国人还联同美国人一起,承诺将为津巴布韦土地改革提供资金支持,但正如大多美好的爱情承诺最终都会烟消云散一样,他们后来也没有如数兑现这一承诺。

穆加贝与撒切尔

在讲述津巴布韦独立后的土地改革之前,我们有必要对津巴布韦独立时的土地占有情况进行简单介绍:约6000名大型白人商业农场主占有1550万公顷的土地,约70万户村社地区的农民则只占有1640万公顷的土地,而且他们所占有的土地,从降雨量和土壤条件等方面根本无法与白人占有的土地相比。

穆加贝政府在独立后,很快便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土地重新安置计划,其最终目标,是在1985年将16.2万户家庭重新安置在900万公顷土地上。事后证明,鉴于当时津巴布韦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英国无法兑现援助承诺,政府逐步改变施政重点,以及白人农场主的百般阻挠(如仅将位于降水稀少、交通不便和条块分割的土地出售给政府,且在出售时漫天要价等)等方面的原因,这一目标直到2000年也没有实现。最终的结果是,到1998年,只将11%的大型商业农场从白人农场主手中拿走用于分配给黑人,到2000年仅安置了8万户居民。

穆加贝回国受到民众欢迎

关于津巴布韦的土地改革,一直流传着一个说法,那就是土地一旦从白人转移到黑人手中,必定会生产率下降,甚或逐步荒废。这其实也是当时很多人在津巴布韦独立后土地改革之初对其的看法,但经过10多年的观察,到20世纪90年代末的时候,大部分人,尤其是长期研究津巴布韦土地改革的西方学者,均承认了获得土地的黑人的劳动生产率更高,这场改革对农业生产和减贫具有积极意义。20世纪八九十年代津巴布韦被誉为南部非洲的“面包篮子”,固然白人农场仍是主力,但黑人农场也没有拖后腿。

土改后的农场

步入20世纪90年代之后,在土地改革逐步放缓,津巴布韦人对土地的需求不断上升的背景之下,又出现了其他一些至关重要的因素,这些因素与津巴布韦人的土地需求相结合,最终导致了2000年的“快车道”土地改革。

这些因素具体包括如下几个方面:

其一,世界银行自1990年10月强加于津巴布韦的结构调整计划导致经济发展速度骤然下降,通货膨胀、财政赤字等问题逐步显现;

其二,津巴布韦与英国的关系逐步恶化,尤其是英国在1992年之后不再向津巴布韦提供土地援助资金,英国女王曾在1994年授予穆加贝荣誉爵位,但到1998年的时候,穆加贝开始大肆攻击布莱尔,两国关系降到最低点;

其三,20世纪90年代的初的民主化浪潮虽没有给穆加贝政府带来冲击,但随着经济问题和土地改革进程的缓慢,人们开始对穆加贝政府不满,工会运动、游行示威在90年代后期逐步增多,争取民主变革变革运动在1999年的建立与迅速崛起,更是对穆加贝政府形成了严重的冲击。

穆加贝和布莱尔

可以说,到2000年的时候,穆加贝政府遇到了自独立以来最大的政治危机。当穆加贝最终面临执政危机和下台风险,需要在黑人农民和白人农场主,在政治利益与经济利益之间做出选择的时候,他最终选择了黑人农民和政治利益,也就是说,他开启了“快车道”土地改革。

这一激进土地改革的导火索是穆加贝政府在2000年2月的宪法草案全民公投中失败,此次全民公投的焦点有两个方面:一是对总统权力及总统任期的限制,二是关于土地征收条款的相关规定。穆加贝政府主导起草的宪法草案规定最大限度地保留了总统的权力,在土地问题上则强调对征收的白人土地不再加以赔偿,认为赔偿的责任应该完全属于英国。

宪法草案全民公投的失败,被老兵及无地黑人解读为津巴布韦在近期内不会进行土地改革和重新分配土地,执政党津民盟也由此而感到了反对党民革运的威胁。以此为基础,津民盟大幅改变斗争策略,正式对老兵所领导的、始于1998年的占地运动进行支持,并将其称之为即第三次民族解放运动,希望以土地为口号,以白人定居者为对象,重塑津巴布韦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情感,从而获得津巴布韦广大人民的支持。2000年7月,穆加贝政府正式启动“快车道”土地改革计划。

回头来看,穆加贝政府实施激进土地改革计划,无疑是各种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诚然,政治因素是其中很重要的原因,但人民对土地的需求,也许更为根本,否则,穆加贝很难以此为机获得民众的支持。当然,此前的土地改革农场所取得的成效也在一定程度上坚定了穆加贝政府开展土地改革的决心。

在与津巴布韦一些学者进行交流的过程中,他们认为穆加贝政府开展土地改革的原因,与上文的分析基本差不多。不多对于这次土地改革所采取的方式,他们还是有一些意见,最重要的一点,是土地改革开展的方式过于激进,政府没有能力进行规划和管理,没有资金进行投入,没有人员进行培训,许多黑人农民则没有耕作土地的经验,没有购买农用物资的资金。由此,“快车道”土地改革在短期内导致津巴布韦农业生产大幅下滑,农业生产的下滑又导致通货膨胀急剧恶化,并最终导致了津巴布韦整个国民经济的崩溃。

大家对津巴布韦2000-2009年的都已经很清楚,西方国家的制裁,恶性膨胀,上万亿面值的纸币,选举骚乱,空无一物的商店货架,凡此种种。但大家也许不知道的是,在2009年之后,津巴布韦农业乃至整个国民经济实现了较大幅度的恢复,并曾实现过10%以上的增速。

对于津巴布韦的这场激进土地改革,国际社会直到2010年之前都是一篇谴责之声,但此后这种局面出现反转,2010年,英国学者伊恩·斯库恩斯等人出版《津巴布韦土地改革:神话与现实》一书,2012年,英国学者约瑟夫·汉隆携手津巴布韦学者珍妮特·曼珍格瓦等出版《津巴布韦收回自己的土地》一书,同年,津巴布韦学者普罗斯珀·马通迪出版《津巴布韦的“快车道”土地改革》一书。

这三本书均通过长期跟踪研究,而对津巴布韦的这场土地改革进行了肯定:这场改革并非彻头彻尾的失败,很多获得土地的农民已经走出泥淖实现发展;土地改革的受惠者主要为没有土地的黑人农民,虽然也有一些政治“权贵”获得了土地,但总体规模没有媒体所宣传的那么大;土地的闲置情况较改革之前有所改观,土地利用率要比白人农场主更好;土地改革有利于增加产量和降低贫困。

津巴布韦的黄金烟业

我们也可以从具体数据找到支持,津巴布韦的农业生产在2010、2011和2012年分别实现33%、9.6%和4.6%的增速;到2013/2014农业季,玉米、谷物和烟草等主要作物的产量已经达到甚至超过20世纪90年代的平均水平,而其中土地改革后的面积比较小的A1农场和A2农场生产了一半以上的玉米和烟草。津巴布韦整体经济的增幅,在2010-2013年增幅也分别达到了6.9%、5.9%和3.1%。

津巴布韦的黄金烟叶

当然,也许不得不提的是,津巴布韦的土地改革已经给其他非洲国家,如南非、赞比亚等带来了重要的启示,有南非学者甚至将津巴布韦的土地改革与中国建国后的土地改革相提并论,认为其是世界上少数几次成功的土地改革之一。

笔者在2014年底前往津巴布韦调研的时候,确实看到很多土地仍然处于闲置状态,但笔者也看到很多黑人农民取得了切实的成功,有些已经从种植几公顷土地开始,经过几年的努力,现在已经种植了上百公顷的玉米或几十公顷的烟草,年收入可达几十万美元。

现代化的烤烟炉

以上是笔者通过对津巴布韦土地改革的研究所得出的一些体会,但我认为,津巴布韦土地改革的是非功过,还是应等待时间的推移,尤其是后穆加贝时代的来临,让津巴布韦人民自己去评说。

最后跑下题,谈下对穆加贝的看法。津巴布韦此次事件之后,很多人问我穆加贝是否是独裁者。对于这个问题,我从来没有正面回答。的确,穆加贝近年来确实在治国理政、经济发展和权力移交中犯了很多错误,但他也的确为津巴布韦人民的独立解放和独立后国家的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在此次事件之中,我们可以看到尽管军方软禁了穆加贝,但还是希望给他一个体面的退路,甚至反对党领导人茨万吉拉伊在发表让穆加贝下台的声明中,也对他尊敬有加。津巴布韦人固然希望穆加贝尽快下台,这在11月18日的游行示威中表现的尤为明显。但我想对于穆加贝一生的是非功过,等此次事件过后,津巴布韦人民在心中肯定会重新作出评价。

推翻一个掌权者容易,评价却难。何况我们还是旁观者,而且是远隔千里的旁观者。所以我想,对于津巴布韦,我们所关注的应该是其未来的发展,至于如何评价穆加贝,应该是执政党津民盟,或者更确切地说是津巴布韦人民自己的事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沈晓雷

沈晓雷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非洲之窗
非洲之窗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