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沈逸:特朗普很需要习特会为自己加分

2017-03-31 15:54:04

【采访/观察者网 小婷】

【4月6日,美国佛州庄园见。

在万众期待中,中美领导人首次会晤终于敲定。尽管前期已经多次释放信号,但中美领导人如此迅速的会面,还是引起了一阵惊讶。在眼下国际局势尤其是东北亚局势不稳的情况下,作为传统大国和新兴大国,二者联动带给国际局势的震动自然引人注目。

对于中美两国来说,首次领导人会晤为何如此匆匆,这次会晤对中美关系会带来哪些改变,双方又会谈些什么?观察者网专访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沈逸,解读首次“习特会”。】

“习特会”会对中美关系和国际格局带来哪些影响,各方拭目以待

观察者网:之前有传闻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将在7月德国汉堡的G20上首次见面,但现在提前到4月,两国元首这么急切的会面,是出于什么样的必要?

沈逸:这次会面安排毫无疑问比较特殊,有观点认为,这样的首脑会面,最好能够尽速进行,这样双方可以通过会面建立良好的沟通机制,包括领导人之间的私人关系,并认为这样对中美关系稳定发展有好处。但我觉得,这次的情况可能会与之前历次首脑会晤有点不同。根据目前美国国内的情况,尤其是华盛顿的动态看,对于此次会面,美方那边可能政治和象征性的需求比较多,根据特朗普目前在内政外交方面面临的局势来看,美方对这次会面的重视是因为它希望这能够为特朗普的内政,为他的形象、政治前途加分,以此来证明特朗普有领导力。同时或许美方希望能够通过一些谈判技巧的使用,比如在话语和用词上使用中方的一些概念,在里面包装上美国的需求,来实现某些突破。

要理解此次会谈,必须对特朗普就职以来美国国内政治的发展变化形成全面的认识:特朗普在竞选时无疑是一匹黑马,他的气势,以及美国对特朗普胜选预测的失误,导致外界可能对特朗普上任后的能力,形成比较明显的误判。就他目前上任至今的情况看,“高开低走”的特点比较显著:

从政权合法性来看,简而言之,相当数量的美国人,无论是国会议员,政府工作人员,还是美国普通民众,都没有真正认可特朗普这个总统,对其执政合法性的质疑没有真正结束,这对特朗普政府来说,是非常麻烦的。

从特朗普与美国政治制度的关系来看,特朗普“重新设定华盛顿游戏规则”的构想,从宣誓就职之后,就基本告一段落了。华盛顿规训特朗普的成效,是相当明显的。这表现为特朗普试图密集推进的重大政策议题,从缓和与俄罗斯关系,限制特定国家移民入境,到修改网络空间安全治理架构,废除奥巴马医保方案,没有取得任何能够证明其执政能力的进展和成果。

从“小团体”的分析来看,特朗普没有真正整合共和党,这严重制约了他将政策构想转化为行动的能力,民主党更是卯足了力气要好好地制衡特朗普总统,白宫团队内部至少形成了3个以上的派系小团体,这让政策过程的一致性、严谨性和权威性都面临严峻的挑战和考验。

综合以上几个方面,可以说特朗普执政团队面临非常严重的政治信任危机,特朗普是否有能力做好美国总统,将成为一个重要的问题。在这个背景下,特朗普希望通过中美首脑会晤来树立权威,证明执政能力,是可以预期的。

“习特会”消息发布的第二天,特朗普发推表示要谈贸易赤字和中国导致美国工作流失等问题

与美国不同,中国对中美关系的重视以及战略,有很强的一致性和内在延续逻辑,但需要注意的是中美之间存在显著的战略文化差异,特朗普更是一个不习惯按照常理出牌的人。此次中美首脑会晤,特朗普可能更多的是采取某些具有视觉冲击效果的战术乃至战略层面的投机行动,而非如以往那样中美领导人面对面好好谈谈,对此,需要做好充分的心理建设与预期管理。某些基于东方战略文化背景的“一厢情愿”,以及某种超出人们事先预期的结构性的战略短视行为,可能会面临来自特朗普“意外言行”的严重冲击。特朗普最新推特上说这是一个困难的会面,要谈贸易赤字和中国导致美国工作流失等问题,就已经是显著的信号了。要重视特朗普的信号,而不是停留在美国国务卿访华使用的辞藻上。

简而言之,中方不应对这次首脑峰会的过程与成果有过高的预期,而且要对“特朗普式外交”有充分的思想准备,特别是注意特朗普迫切要证明自己的外交战略能力的动机可能带来的影响,要预防他可能在贸易平衡、网络安全、地区安全、宗教等方面向中国示强。

此前不久,有美国议员联名写信给驻美大使崔天凯,要求开放中国的云市场。实际上这个所谓的开放云市场,翻译过来就是希望允许谷歌、Facebook能够进入中国市场。特朗普可能在首脑会晤中直接提出相关的问题,并且套用美国传统的贸易战逻辑,采取比较强硬的博弈策略,对此,中方应该做好充分的准备。

观察者网:根据您的分析,其实现在中国面临的国内形势也好,国际形势也好,都要好于美国。那么这次中美元首会晤,是不是美国会比中国要急迫些?

沈逸:是的。其实我个人认为,美方需要此次会面,超过中方在现阶段的需求;现在需要的是稳住中方原有优势,避免减分。中方必须明确,现在心理上的优势和筹码应该是在我们这一边。

相比之下,特朗普更需要通过这次会晤搭建一个表演的舞台,但在这个舞台上,他可能不会和风细雨,我们还要警惕他大吼大叫,拍着桌子让中国承认美国的游戏规则,即使谈不成,特朗普至少可以说我对中国表现出了强硬的态度,这正是美国所需要的。

观察者网:这次首次会面采用的是庄园会晤这种形式,这一度成为中美外交的美谈。这种形式毕竟不是正式国事访问,双方会不会更放松,避免出现像您刚才分析的那种强硬的针锋相对?

沈逸:恰恰因为它不是一个正式的国事访问,舞台表演的随意性更大,才让特朗普具备了示强的可能。为什么他是在推特上说要考虑下“一个中国”原则,而不是通过正式文件提出?因为这样你反倒没有办法正面回应。特朗普自己很清楚,一旦采用正式文件出现失态,如果我们来个强硬回应,他很尴尬,我们也很尴尬。所以就在非正式场合“表演”一下,他解释的空间就大了,他甚至还可以说你理解我一下嘛,我就是演一演嘛。

但问题是,我们有什么义务和好处去配合你这种演出呢?在人际关系中,我们两个如果是比较好的朋友,或者说遵循共同的价值标准,那么我说我们互相体谅给个面子,但问题是特朗普不这么想啊。我们可以查查记录,有哪一次是中国体谅美国之后,美国给予善意回报的?上一次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美国有求于中国,希望中国能帮助它稳定美元汇率体系,交换条件是增加中国在IMF投票投票比重。后来我们在G20上确实做了有助于稳定美国汇率的表态,美国兑现承诺了吗?并没有。IMF推了八年改革美国国会就是不批准注资方案。所以在对美交往中,我们是不能有侥幸心理的,毕竟我们还没有强大到让美国来学习我们的战略文化。

中美首脑首次会晤地点——海湖庄园

观察者网:但蒂勒森3月访华,释放的信号还是蛮善意的,包括承认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这次“习特会”,在中美关系上会如何界定?

沈逸:蒂勒森上次的东亚三国行,已经很明显地表现出了一种实用主义的“话语技术”,通俗的说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上次来完全就是为了特朗普团队搞政治加分来的,他严格的使用了一些词汇,但对词汇的解释和界定还是根据美国的利益来界定的,同样的互利共赢,美国说的和中国倡导的,就基本完全不是一回事。

如果从中美关系上来说,我认为这次“习特会”可能是中美关系转入两者整体实力不断缩小的新阶段的新起点。当然中美实力差距一直在不断缩小,但之前对中美之间整体的行为和认知没有产生什么影响,现在可能到了对中美关系产生实质影响的阶段,这次首脑会晤可能就是这个阶段的开始。我们会逐渐发现,在这个新的阶段美国不再是中国想象中的,或者说以往熟悉的那个超级大国。

所以对于中国来说,也需要从这次会晤开始认真思考,我们可以向美国提出什么要求,或者说美方满足了中国什么要求之后,我们再来同意会晤。以往是我们抓紧一切机会接触领导,说得不好听一点,我们非常希望通过跟新的领导沟通一下,避免可能产生什么误解。原先安排这种会晤,美方提条件比较多一些,现在可能中方要学会提条件。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相比之下,中国政府在国内支持度、稳定度以及领导力和战略能力上来说,是占优势的,这也会影响双方在谈判桌上的心理优势,主动和被动的态势也会发生变化。

从预期的角度来说,如果我们能够在这种情况下打好我们自己的牌,这种非正式交流的渠道对于稳定中美战略关系的价值,可能比我们以前预期的要更多一些,原先可能更多是一种象征性的东西,现在已经变成一种实质性的东西了。中国要明白自己的要求,然后向美国提出自己的要价。

特朗普自己清楚,他面临的是一个不断强大的中国

观察者网:对首次“习特会”,外界也给予了很高的期待,之前有评论认为中美首脑首次会晤,不仅仅会界定中美关系,对于未来四年之内的国际格局都会产生影响。您怎么看这次会晤对未来国际格局的定调?特别是他的亚太政策,会不会通过这次会晤,逐渐明晰起来?

沈逸:我觉得这样的预期有点过于理想化了。不论是对国际格局的影响,还是特朗普的亚太政策,都不会通过这次会晤展现出来。根据目前特朗普和国会的关系,以特朗普团队的情况,应该还需要相当一段时间。特朗普在1月份的时候承诺要签一个网络安全的总统行政令,到现在马上4月了,他签了吗?美国网络安全的关键岗位到现在为止还没全部任命完。这种情况如果得不到解决,那么特朗普现在本质上就是个比较典型的“纸老虎”,是一个空壳子,很多想法他完全落不了地。

原先大家认为特朗普上台后会势如破竹,一夜之间马上大展拳脚,确立一套完全全新的模式。记得当初在个别讨论美国选举的群里面,某些在美国的华人还言之凿凿地用来自国会议员的只言片语来当内幕消息,讨论“特朗普马上要做且一定能做成的若干件事”。当然这些碎片化的信息已经差不多都被人给忘记了;但事实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现在的情况是特朗普被建制派给有效的规训和制衡了,他被困住手脚的程度远远超过他改造现状的程度。当然,如果通过这次“习特会”,大家相互摸个底,最终我们摸清特朗普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可怕,也算是一种价值。

观察者网:那我们现在能不能做一个展望,在习特首会上,哪些问题会是必谈?

沈逸:目前透露的信息太少了,还很难判断。但就是我刚才说的,就算把中美关系中可能涉及的问题全部谈到,但按照现在特朗普在美国国内政治结构中的地位,他所作出的承诺最起码得打个对折,因为很难落地。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说,中美关系现在已经进入到了一个稳定的,或者说具有自稳定、自运行机制的阶段。领导人的作用,尤其是美国那边最高战略决策者的作用,看上去至少在特朗普这边来说是比较弱。

至于大家都非常关心的台湾问题,这是由中美的整体战略力量对比和战略利益结构所决定的,从目前双方力量对比和利益结构的发展特点来说,台湾问题正在变得越来越稳定,台湾已经变成美国的一块战略鸡肋。现在说实话,某种意义上美国面临的是怎么在台湾体面退场的问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沈逸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