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沈逸:为稳定政局,特朗普又找了个替罪羊

2017-05-15 19:50:47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2017年5月9日,履职4个月不到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开除了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二次出现总统开除联邦调查局局长的事:上一次是在24年前的1993年,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开除了拒绝因为操守问题自动辞职的联调局局长Sessions。

相比Sessions,特朗普开除科米在美国媒体,尤其是那些在2016年总统选举中持反特朗普倾向的媒体中激起了轩然大波:根据这些媒体的描述,特朗普开除科米,是因为科米向司法部申请了更多的资源用于调查特朗普适否涉嫌“通俄”。按照这些媒体的逻辑,开除决定不仅凸显出特朗普“心虚”,而且折射出其日趋凌驾于美国政治体制之上的傲慢,也是美国面临政治危机的象征。

特朗普开除科米的真实原因,唯一掌握准确答案的估计就是特朗普自己。从网络上流传的特朗普开除科米的亲笔信扫描件来看,基本是这样说的:开除的直接原因是特朗普收到了来自美国联邦总检察官和副总检察官的信,称科米不适合继续担任联邦调查局局长一职。但值得玩味的是,信件第二段开始没头没脑地扯了一句:尽管我(特朗普)个人很高兴你在三个不同场合告诉我并没有被调查,但我还是接受了司法部关于你不再适任的判断。

如果将解雇科米的事件放在更加宏观的框架来看,可以认为,这是一场从2016年总统选举中后期延烧至今的政治博弈进入新阶段的象征;如果结合特朗普的另一个举动,即在5月11日,以总统行政令的方式成立一个廉正选举总统顾问委员会(Presidential Advisory Commission on Election Integrity),委员会由副总统彭斯任主席,下辖不超过15名由总统任命的精通选举、选举管理、竞选等事务的成员,副主席由彭斯在总统任命成员中挑选产生;那么,或许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特朗普正试图开展凌厉的反击,谋求扭转自2017年1月20日宣誓就任至今的不利态势。

这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华盛顿上演的这幕大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至于这种反击是星战系列的《帝国反击》抑或者是《绝地武士反击》,可能还需要进一步的观察。但可以确认的是,伴随着这种反击,以及越来越近的2018年美国国会选举,某种形式的政治危机的乌云正日趋密集的笼罩在华盛顿特区的上空。

客观的说,按照美国的政治传统,科米确实已经不太适合继续担任联邦调查局的局长,因为他对于美国政治,尤其是两党政治的介入,有点越线了。对美国人来说,科米的举动,无论之前对希拉里邮件门的调查,抑或者对通俄门的调查,可能多少都会让人想起FBI史上传奇的胡佛局长;但显然,今天的美国,尤其是今天的美国政坛,不仅不需要一个胡佛,也不具备胡佛存在的土壤。一如《政治》等相对较为客观的政治媒体所报道的,科米最终尴尬的卡在了希拉里邮件门和特朗普通俄之间,他在这两件事情上的表现,都没有体现出足够的专业主义,表现的更像是一个试图滴水不漏的职业政客,而非精明干练、就事论事的FBI干员。

特朗普解雇科米,一方面完全在总统的职权范围之内,另一方面也确实可以看作是扭转政治被动态势的重大反击举措:在2016年总统选举结果明确之后,客观的说,民主党确实没有如希拉里所说的接受选举结果,其进行的与其说是反思,不如说是反扑,而且遵循的还是美国在其他国家搞颜色革命的玩法,即通过持续散布难以证实或者证伪的信息,来达到削弱执政者合法性的目的。在此过程中,对特朗普通俄的官方调查,以及联邦调查局主持这项调查,事实上成为了显著偏向于民主党的一项政治斗争,而非纯正意义上的国家安全调查。

综合各方情况看,所谓特朗普与俄罗斯“私通”的问题,从特朗普参加共和党内初选时就已经开始,历经党内初选、竞选以及选后三个阶段,从共和党党内竞争对手,到民主党竞争对手,再到FBI、CIA等情调机构,调查不仅在持续进行,而且是累积进行的。考虑到美国情报界的能力,考虑到通俄事件可能对选举结果产生的致命影响,以及客观上美国-俄罗斯两国在相关领域的能力,不是很客气地说:如果真的有证据,那么早就应该被发现并被曝光;如果没有,那么可能真相就是没有。但显然,从美国国内政治的角度看,保持这个调查的持续进行,对民主党来说,就等于在特朗普以及共和党身上开了一个沥血不止的伤口,不仅可以打击特朗普,而且能够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获得难以名言的巨大收益。科米,目前看来,可能是民主党这个政治游戏中的关键人物。

记得此前在竞选过程中,微信圈里流传特朗普与某人在拳击台互殴的视频,视频发布者以此来说明特朗普后发制人,不动则已动则一招制敌的性格。如果这种判断成立,那么特朗普解雇科米,同时成立廉正选举委员会,或许就是这样一种表现:他可能已经受够了民主党的持续攻击,同时认为民主党持续实施攻击的时间和力度,都超过了正常失败后心里自然补偿期的长度,而需要到了强力反击的阶段。

后续的发展会怎样,目前看起来还不清楚,但现在已经是2017年5月了,显然特朗普也比较清楚,必须对通俄门等事件有个快速的止损,必须让民主党产生必须停止政党斗争回归治理的常态,不然,特朗普第一任期内最宝贵的时间,将被没有实质意义的党派斗争拖入实质性空转状态,这不仅是满怀重振国威雄心的特朗普的噩梦,更可能是一场美国都无法承受之重的危机。华盛顿能否避免这场危机,世界又将因此受到怎样的影响,值得人们高度关注,仔细观察。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沈逸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