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沈逸:美国这场权力的游戏,特朗普结局会怎样

2017-07-27 14:14:35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当龙妈带着龙和庞大的舰队回归龙石岛筹划反攻维斯特洛大陆时,当囧雪诺和昔日的三傻争论夜王和瑟后哪个更加危险时,当霸气艾莉亚复刻血色婚礼屠光佛雷家族给狼母和三狼复仇时,亚美利加大陆上美利坚合众国首府华盛顿的宫斗戏也迎来了新一轮的高潮:

2017年7月25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419票赞成3票反对的绝对多数通过了一项法案,法案编号为H.R.3364,全称是《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Countering America’s Adversaries Through Sanctions Act),提案人是来自加利福尼亚第39国会选区的共和党众议员Edward Royce (Ed),现任国会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2016年携妻子窜访了宝岛,去了空心菜的办公室搞了个合影。

此公在国会众议院交际能力不错,在几百个众议院议员的跨党派活动能力指数排名中排名第27,很有几分长袖善舞的意思;在2016年的国会议员竞选中,此公募集了400万美元捐款,花了350万美元,主要出资方包括加州的设备租赁公司(Northwest Excavating)、德意志银行(Duetche Bank)、摩根斯坦利(Morgan Stanley)以及名为Nor Pac的公司;关注权钱交易政治资金透明度的阳光基金会(Sunlight Foudation)给此公披露信息的网站打了24%的评分,一般来说40%是及格线,此公信息披露程度不达标,虽然是温和保守派,但显然也是有点背景的。

此公会成为新的共和党反特朗普的核心人物吗?

知道民主灯塔国美利坚立法程序的人都清楚,立法至少分三步:第一步,打开冰箱大门众议院通过;第二步,把大象放进冰箱参议院通过;第三步,关上冰箱大门总统签署。现在只是三步长征走完了第一步,有啥好嗨森的呢?又算哪门子高潮呢?

这件事情背景大概是这样的,自从床破大帝特朗普总统参选、胜选、宣誓就职以来,查通俄,反特朗普的大戏就始终没断过,基本上已经是民主共和两党“勇士”联手打击瑟后与夜鬼特朗普与普京的格局了;但是,极其重要的核心屠龙勇士麦凯恩,前一段时间突然被查出罹患脑癌,基本就是倒计时领盒饭的节奏,屠龙军团群龙无首,来自加州的共和党众议员Royce横空出世祭出《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7月21日进入众议院议程,7月24日向相关委员会通读介绍,7月25日压倒性通过,有没有囧雪诺重新扛起北境之王旗帜的即视感?

万万岁!

说正经的,这部法案引发关注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持反特朗普立场的媒体,将其通过看作是国会众议院内跨党派的反特朗普以及不满特朗普的力量进行重新整合的标志;是共和党内反特朗普核心主导人员新老交替的重要标志,如果不出什么特殊的变化,在麦凯恩因为健康原因失去魅力,布什家族新成员战力低下难堪重任的大背景下,提出这个草案的Royce议员Ed,可能成为新的共和党内反特朗普的核心人物。当然,他2018年面临改选压力,此次通过提出这个法案进行卡位,想必也不乏为了选举需要,迎合部分对特朗普不满的选民的需求。

这份法案是一份非常有心机的法案,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抓了伊朗和朝鲜陪绑,把俄罗斯、伊朗和朝鲜打包处理,让特朗普或者其可能的支持者无法轻易的反对。虽然所有人,包括所有的媒体,在报道时,都称此法案是强化对俄罗斯制裁的法案,但法案文本里面包含的制裁对象是三个,即伊朗、俄罗斯、朝鲜,这是一种精湛的立法技术纯熟运用的经典案例;

第二,这份法案有明确的项庄条款,就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条款,即明确提出了限制总统在外交事务上权力的诉求,就是限制了总统特朗普的外交权限,要求总统必须获得国会批准后才能修改或解除法案中的制裁条款。美国是一个习惯法国家,先例和既成事实,在其中发挥了特殊的作用。虽然这里的条文公开指向的是特朗普总统通俄的嫌疑,为避免其因为亲俄而放松制裁,但相关条款根本性的触及了总统在外交领域的权限。

传统上,美国国内的政治斗争,包括国会的各种动作,停止于两洋,也就是聚焦于内斗,国家之间的外交与安全事务,是总统的空间,是总统享有帝王般权力的空间;当然,20世纪70年代通过战争权力法案之后,总统的权力受到了削弱。而现在,虽然指向的是通俄门,但国会在制裁这样比较具体的外交政策工具上开始给总统划线,或许预示着美国政治斗争,尤其是府院之争,可能因此走入一个新的阶段。

记得当初奥巴马在任内的时候,有一次几乎是撕破脸皮地说,国父设置三权分立,是为了制衡,而不是瘫痪政府;但从2016年总统选举至今的情况看,似乎整个美国的体制至少在相当一部分,正在朝着将政府制衡到瘫痪的方向高速前进。福山说美国开始变成某种否决体制,当然,现在去问福山的话,他肯定不会说是美国的体制出了问题,他肯定会用各种科学的模型和数据告诉你,是俄罗斯黑客的干预而不是美国的体制问题。

这当然是很讽刺的,天下武功出少林,全球颜色革命圣地是美国,作为和平演变与互联网外交发源地的美国,现在弄得像个纯洁的小白兔一样,声泪俱下地控诉俄罗斯干预内政,杜勒斯国务卿的棺材盖看来是要压不住了。这种比较罕见的撕裂与内斗,当然是值得观察的,因为很少有机会亲历这样一种超级大国实践no zuo no die的历史进程。如果最后真把自己给折腾废了,或许就会再度验证老虎克莱蒙梭的那句名言:这个国家生于不义,自当死于耻辱。哦,当然,老虎说的是宿敌德国。

大幕已经拉开,龙妈能否夺回铁王座,囧雪诺能否力敌夜鬼,黑化三傻、无敌艾莉亚与腹黑瑟后三个女人一台戏怎么搅动维斯特洛大陆风云,特朗普第一任期内民主共和两党联合反特以及通俄调查的最终结局如何,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沈逸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